第 111 篇预言 2009/5/22 为那些需要的人,我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赐予你们神圣的离婚判决

圣灵全能风事工 — 亚呼赎阿的新血约预言

第 111 篇预言
为那些需要的人,我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赐予你们神圣的离婚判决

预言透过使徒和先知 以莉莎法.以利亚呼
在如阿克.哈.古德西/圣灵恩膏下的说写记录
预言于2009年5月22日赐予
于2009年6月27日释放

* * * * * * *

这篇预言使用神的希伯来文圣名

三一真神的希伯来文圣名
(希伯来文是从右向左←阅读)

耶和华的希伯来文圣名
יהוה:亚哈威(YAHUVEH)

יה:亚(YAH)是亚哈威的简称
就像在“הללויה哈利路亚”中“יה”
其字面意思是“赞美亚”
亚哈威/亚威是父神;

耶稣的希伯来文圣名
יהושוע:亚呼赎阿(YAHUSHUA)
是“亚拯救,亚的拯救呼吁”的意思,
亚呼赎阿是神的独生子

耶稣基督的希伯来文圣名
יהושוע המשיח: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

(YAHUSHUA ha MASHIACH)
(המשיח:哈.玛西阿克等同于弥赛亚/基督)

圣灵是称谓,其希伯来文是:
רוח הקדש:如阿克.哈.古德西

(RUACH ha KODESH)

圣灵的希伯来文圣名
שכניה תפארה:舍金亚荣耀
(SHKHINYAH GLORY)
是“神亚的居所、亚的神圣同在,神亚的荣耀”的意思
“舍金亚荣耀”的启示在这个事工的网站上也可以被找到。

שכינה:舍金娜(HA SH’KHINAH/SHEKINAH/SHKHINAH)
是“神的居所、神圣同在”的意思。

שכניה:舍金亚(SHKHINYAH)
שכינה:舍金娜(SHKHINAH)
(“舍金娜”是神首先显明给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亚呼的圣名拼法,
之后神把有“亚”圣名的名字也就是“舍金亚”显明给她)

חכמה:智慧(HOKMAH赫克玛,WISDOM)

另外:
אמא יה:伊妈亚(IMMAYAH)是“母亲亚”

אבא יה:阿爸亚(ABBA YAH)是“父亲亚”
אלוהים:以罗欣(ELOHIM)的意思是“神”

除非特别标明,预言中经文的引用都是来自中文和合本圣经。

* * * * * * *

在以下的预言前来时──

预言透过先知以莉莎法说出的圣方言前来。神的圣灵赐信徒口才(徒2:3-4),让他们能说天国或地上别国的语言(林前13:1)。以莉莎法说出圣方言,再带出了预言。(林前14:6)。

使徒行传2:3-4 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哥林多前书13:1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
哥林多前书14:6 弟兄们,我到你们那里去,若只说方言,不用启示或知识或预言或教训给你们讲解,我于你们有什么益处呢?

* * * * * * *

亚哈威跟先知以莉莎法说要在每篇预言前放上祂所说的话:

很久以前,甚至在这个事工开始以前,
我就已经警告过妳了,以莉莎法。
不要用男人或女人的名字为这个事工取名。

我把这个警告放在妳的灵里面,
因为这都不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
这都不是由妳的口说出来的,

这是从亚哈威的口里生出来的;
这是从亚呼赎阿妳的玛西阿克的口里生出来的;
这是从如阿克.哈.古德西妳的伊妈亚的口里生出来的。

如果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早在很久以前就会失败。
这是透过舍金亚荣耀吹遍全地的神圣复兴的风,
不是透过妳的气息,否则这个事工早就失败了。

《以赛亚书》42:8
我是亚哈威,这是我的名;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
也不将我的称赞归给雕刻的偶像。
(第105篇预言)

20107月,亚哈威神说也要加上以下的经文作为对那些嘲笑之人的警告:

《历代志下》36:16
他们却嘻笑神的使者,藐视祂的言语,讥诮祂的先知,
以致亚哈威的忿怒向祂的百姓发作,无法可救。

接着,在20167月:

任何胆敢尝试伤害这两个受膏者的人,有祸了!你们会后悔你们曾经出生的那一天。不要触犯我的受膏者,也不要让这两位先知受到任何伤害。(诗105:15;代上16:22)你们最好这么做,否则我,阿爸亚哈威会把你的舌头撕碎!(第128篇预言)

来自先知迦勒:

我警告你们──所有那些前来敌挡这个事工、敌挡诸预言、敌挡以莉莎法和我、敌挡圣灵全能风野火事工里所有执事的人──我现在警告你们。不要触犯亚的受膏者,不要伤害祂的先知,(诗105:15;代上16:22)惟恐亚的忿怒之杖将会临到你们。

但那些蒙福的人、那些祝福这个事工的人、忠诚的人、接受诸预言的人──大大的祝福将临到你们!都是为了保护属于亚的一切,奉亚呼赎阿的圣名!

《诗篇》105:15、《历代志上》16:22亚哈威说:“不可难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恶待我的先知。”

* * * * * * *

在亚呼赎阿.玛西阿克里的亲爱家人:

我得到一个新的指示:要进一步谦卑我自己并要分享我过去的一些经历,把它们跟最新的第111篇预言放在一起。我不得不写下所有这一切,并向一个名叫史蒂芬的男人倾诉,他来到我们(圣灵全能风事工的领导)这里咨询自己的婚姻,虽然他自己是一个基督徒婚姻咨询师。恩膏前来了,使我听到了这一篇新的预言:《我,亚呼赎阿.玛西阿克赐予你们神圣的离婚判决。》

当我分享我与属世前夫的真实故事时,请耐心听我讲完它。这会被包括在未来出版的自传中,如果被提没有在自传出版之前发生的话。噢,我何等恳切祈祷,被提会在2009年的犹太新年发生!我分享一些极少人知道的事,我很想继续保持如此(即只有极少人知道这些事)。凯瑟琳亚为了让我把我结婚之前的生活写下来而费了很多力气,因为我不愿意记起生命里以往的悲痛。我这样做,只是为了帮助其他人顺服亚呼赎阿.玛西阿克。

当我一想到我的仇敌们会阅读我过去的事情以及他们会如何使用我的过往作为一个武器攻击我时,我就感到畏缩。我知道我被亚告知自己所写下的事情会帮助其他人得到自由,我知道在很久以前亚就告诉过我,我在一个来自地狱所结合的婚姻里遭受了痛苦,以得到恩膏,那恩膏被用来让其他被(来自地狱婚姻)俘虏的人得到自由。神在大约10年前就告诉了我这事。在得到第111篇预言之后,我现在意识到这是多么确实。据我所知,没有一位牧师教导过这样的事,再一次,我是第一位被亚呼赎阿.玛西阿克所拣选来说出这篇预言讯息的先知,这样那些圣洁的人将会知道他们的祈祷已经被垂听和答复了。

我现在第一次意识到,亚呼赎阿.玛西阿克为何在数年前当我逃离虐待我的前夫时就告诉过我,我已经离了婚,并且在天国的眼中我从未与前夫结过婚,但因为这个在当时还非常年轻的青少年所签下的结婚合约,亚呼赎阿祂必须要亲自从天国把它作废,使它无效,让它没有效力,用祂所流的宝血签下亚呼赎阿的圣名,这样我就能被饶恕。这适用于所有那些与没有被天国所按立或祝福的男人或女人结婚的人。

当你阅读我只有在现今才被公开的部分见证时,要记住亚哈威早就在超过21年前当这个事工开始时对我所说的话:“如果苦难没有这么巨大,这事工便不会这么强大。”我现在知道我从前的苦难并不是徒然的,我的葡萄被压碎了,这样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就能带来新酒,即恩膏,来成为所有会接受并愿意品尝来自天国的新鲜吗哪之人的祝福。感谢每一个帮助支持这个事工的人,因为我们为了我们的弥赛亚亚呼赎阿的颂赞和荣耀去接触这个地球的四极!

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的译者前来,去翻译诸预言以接触更多的国家。如果你感到被带领要自愿翻译,请在“联络我们”的地方发邮件给我。当亚呼赎阿(在预言里)说出关于离婚之事以及离婚是否是罪时,不懂英语的人们怎样才能得到预言里的这些祝福呢?

“如果苦难没有这么巨大,这事工便不会这么强大!”

我的前夫有一个建筑业的伙伴,他的名字是约翰。约翰与一个名叫黛米的女人同居。我的双胞胎儿子杰森和乔纳森当时一岁大。我在这之前从未度过假。我的前夫在这之前从未带我去度过假,我害怕跟他去任何地方,因为他总是能找到方法虐待恐吓我,特别是在开车的时候。他会故意超速,有时高达时速90英哩,或者当他真的要恐吓我时,他会超速,然后尽可能挨近前面车辆的保险杠。

我曾有着一个纯地狱的婚姻。他活着就是为了恐吓我并证明如果他想要的话,他能在任何时候夺去我的性命,而他却称这为爱。我每次都从类似强奸的行为中怀孕。因为虐待,我最少流产了10次。好吧,回到我想要告诉你们的事。

有一天我的前夫回到家,告诉我他要带我们去佛罗里达州的迪斯尼乐园度假,我们要开车前往那里。他给我看了一些宣传册子,告诉我选出在迪斯尼乐园里想要入住哪个旅馆。他当时真的非常好,然而却令我害怕。长话短说,我选好了旅馆,却讶异地听到他说我们会在那里待一个星期,没有预算限制,没有其他的顾虑,只有最好的东西。他随后告诉我去打电话给黛米,告诉她有关旅馆的安排,因为她在安排度假的一切事宜。我并不喜欢黛米,我知道她行巫术,她因为我是一名福音传道者,总是试图把她领向耶稣而憎恨我。我当时就是那么称呼亚呼赎阿的,在那时我还未出现在网络上。

你或许在想这所有的一切如何跟亚呼赎阿给予的离婚判决有关系呢。有关系的,请再对我耐心一点。

我当时怀疑黛米跟我的前夫有奸情。他与她商讨每一件建筑业务里的事情,而不是跟约翰。现在,我被提供了一个度假,带着我的双胞胎们去参观佛罗里达州以及迪斯尼乐园。然而我却很畏惧我的前夫,也不太想跟黛米在一起。

因此我立即打电话给我的祈祷伙伴们,告诉他们要为我代祷,我与我的前夫要去佛罗里达,而我却为我的生命担忧。我请求他们为我祈祷覆盖,这样我的前夫和黛米就不能杀害我。

在驾车前往佛罗里达的途中,他像平常一样超速,我试图不露出我的恐惧。他喜欢看我处在恐惧中,有一次我看见计速器达到时速100英哩时,我大声地喊:“慢下来,想想孩子们!”他只是大笑,继续加速,知道他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把恐惧灌入了我里面。

当我们到达迪斯尼乐园时,许多迹象显示他们两人有奸情。例如,他会与她一同走在前面,而我会在他们后面推着载着双胞胎的婴儿车,约翰则走在我的后面。我只想要逃离,但却无处可逃。我当时一直去教会并向一位牧师倾诉了这些事情,他告诉我,无论我的前夫怎样对我,我都要告诉他我爱他,因为一位妻子被命令要去爱她的丈夫。

隔天,我的前夫告诉我,我们会租一条船并在凌晨出去,他命令我要在早上四点就准备好。我说:“我并不是早起的人,而且那么早很难让双胞胎准备好。”他说:“不要担心双胞胎,约翰会看着他们,黛米会和我们一起去。”在我里面的每一个警钟都响了起来,我知道他们要计划杀我!我说:“我不想去,我不会留下我的孩子们给约翰看管!”

他说:“这早就定下来了,黛米已经给那个船长支付了租船的费用。”

我整晚几乎不停地祷告,我知道他们的计划是什么,而且亚也向我证实了这一点。在那天早上,我告诉他当我醒来时我生病了,我不能去,我因为整晚没有睡再加上忧虑,我真的有些反胃。他向我大喊道:“妳要去!”我向亚祈祷,我应该做什么?亚对我说:“信任我,我会保护妳!”因此我信任了祂。这是我第一次乘船。

当我们与黛米相见时,她早已与船长在船上了。那时的云看起来确实是暴风雨要来临的样子。船长说他认为在这样的天气里出航并不明智,然而,我的前夫和黛米坚持他们已经先付给了船长费用,他们想要开船出去。我知道是亚带来了那风暴。船长说:“好吧,但是如果天气恶化,我便立即返回这里。”风那时已经吹得很猛了。

世人眼里的前夫把我领到他想要我站立的地方,我注意到那个地方很接近船的边缘,而他却远离船的边缘。黛米站在他的身边。船快速地航行,船长背着我们,浪很凶猛,风也很急。我的前夫不断地靠近我,黛米也是。我真的知道他们企图把我推到船外,我不会游泳,此外我们是在一个海洋中航行。我试图移开,但是他们却包围了我。

我当时在努力地祈祷,非常害怕。突然间我开始呕吐,那恶心很突然地临到了我,我都没有时间转身吐进水里。我猜测那是晕船,我的呕吐是喷射式的。

我当时非常尴尬,因为我吐在了他们两人身上!那导致他们跑到了船的另一边,他们捂着嘴,他们也在呕吐!这也引起了船长的注意,他说:“我要立即把这船掉头,看那天空,发出了龙卷风的警告,并且她也病了!”

嗯,我知道亚已找到了一个保护我的方法,但是我那时想,祂难道不能把他们推出船外吗?但我仍然赞美亚挽救了我的性命。

当我们回到旅馆时,地面似乎仍像在海浪上一般。我倒在床上,立即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我发现停电了,询问前夫发生了什么事。他说一个龙卷风摧毁了旅馆的电力供应!你能相信这事吗?在龙卷风发生期间我一直都在睡觉,后来我被告知,在那时,龙卷风袭击佛罗里达是不常见的。飓风是有的,但很少有龙卷风。我知道在那个龙卷风里有亚的愤怒,它制止了任何更多杀害我的企图。

那晚我们要去外面用餐,我打扮了一番。我穿了这件漂亮的黑色套装。黛米与约翰当然也与我们一起去用餐。我永远不会忘记前夫当时说,我看起来多么漂亮,他又多么爱我。现今通常一名女士听见妳的丈夫说爱妳时,妳会认为那是一个称赞,但是每一次我这世人眼里的前夫说那句话时,我便知道这又是另一个谋杀我的计划。亚已经告诉了我这些确切的话语:“当心那条毒蛇,因为他正准备攻击。”我就会看到一个异象:一条蛇露出尖牙准备攻击我。

我记得我当时的感觉就如同:噢,好,就让他杀我吧。我不能继续活在这样的恐惧里了。我告诉他:“你要知道,我宁愿一个说爱我的人来杀我,也不愿意一个甚至都不假装(爱我)的陌生人来杀我。”我知道我那时接下来要说的是谎言,但是我只想要看那些话听起来如何,此外,那个牧师告诉我,我被命令要去爱我的丈夫。因此当他的胳膊围着我的腰时,我透过镜子里两人的反射影像看着他并说:“我也爱你。”那些话以微小而又悲哀的声音被说了出来,当我现在写这事时,那仍然令我眼泪盈眶。

好吧,说那句话实在很愚蠢,我同意,因为我说了那话,亚呼赎阿后来确实责备了我,因我正是用我的口允许了撒但用世人眼里的前夫来杀我!要记住:在舌头上有生命也有死亡,有祝福也有诅咒(箴言18:21[1])。

当我们用完晚餐回来时,我只想要睡觉。我真的想要去死,因为前夫一直都在我睡觉的时候用注射器把一些东西──满是毒药或药物,我并不知道,因为我睡着了──注入我的体内,后来甚至都被一位医生证实了。我当时知道我有可能会在天国醒来。

要注意了,下一部分涉及到亚哈威为什么要我跟你们分享这个见证的原因。亚呼赎阿唤醒了我,我清楚地看见了衪。这并不是一个异象。

我飞快地看了一眼特大号床上的他,世人眼里的前夫,他正睡在床的那边。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亚呼赎阿,在那时我称祂为耶稣基督。

祂站在那里,穿着耀眼的白色长袍,但祂很生气,祂说了下面这些确切的话,现在我被告知要与你们分享那些话。我知道这些话也适用于所有与我有相同感受的人,他们把自己的婚姻比作被判处死刑的死囚,就像我在与我前夫的婚姻里所感受的那样。你们仍然尝试使自己相信你们爱他们。现在我被告知要告诉你们亚呼赎阿对我所说的话,祂现在对你们说:

“不要说妳爱这个异教徒,否则妳必共同承受他的惩罚!”

我非常震惊!我并不知道耶稣基督,我的亚呼赎阿.玛西阿克会对我生气!毕竟我爱慕祂、努力地顺服祂并服事祂。祂因为我用“爱”这个字而发怒,对于亚呼赎阿而言,这是一个侮辱,因为圣洁跟被弃之灵或未被天国按立的婚姻毫无相通之处!要记住,我也被告知要警告你们,尽管祂没有像在我面前显现那样在阅读这讯息的读者面前显现,但要记得这对你们而言,是同样的警告!

祂立刻就消失了,我开始认真的悔改。我一直都不明白,亚呼赎阿.玛西阿克,耶稣基督是在说我会去地狱吗?我并不想知道,因为在那之后我更加明白了。

另一位牧师让我陷入了大麻烦,因为他教导过我,当我的前夫以脏话(G-D话和F话)咒骂我时,我要直视我前夫的脸并说:“耶稣祝福你!”我试过一次,却再次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我并不经常惹恼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在这25年里我很少被亚呼赎阿或亚哈威责骂过。那就是为什么当我搞砸时,我会记得如此清晰生动。

数年后,前夫与我站在厨房里争吵。他当时在恐吓我,以诅咒的字眼称呼我,把我的背猛力推到厨房的柜台上。当他对着我叫嚷时,他的脸离我的脸很近。因为他的缘故,我讨厌听见男人咒骂和叫嚷。我看着他,按照牧师所说的,当我说“耶稣祝福你!”时,那些恶魔便会退下,因此我说了那句话。

下一件所发生的事,就仿佛像我在他脸上掴了一巴掌!他刚刚说了粗言(G-D M-F),并把耶稣基督这词用在了所有那些咒骂词语之前。 当我直视他并安静地对他说“耶稣祝福你”时,他离开我向后退了一步,他沉默了大约5秒钟,接下来他所做的事就是对我更加凶暴,更加恶劣、更大声地诅咒我。我无法记起他所说的话,我记得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我在情感上和精神上所感受到的痛苦,因为我不明白,我问耶稣为什么这句话行不通?我能听见亚呼赎阿用严厉的声音清楚地说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话:“妳不要祝福我没有告诉妳去祝福的;妳不要诅咒我没有告诉妳去诅咒的!”

知道我已令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生气的这一件事比前夫曾给我的任何伤害更加令我难受。自从我还是少女时就在法律上嫁给了我的前夫,直到我的双胞胎满了21岁,所以你们知道我受了许多苦。我也将那段婚姻比作判了死刑的死囚。因此当人们处在一个负不平等轭的婚姻里或处在一个没被亚哈威所按立的婚姻里时——即使是跟另外一个基督徒的婚姻,如果亚没有结合那婚姻,它也注定得不到祝福——我了解他们的感受。即便你的婚姻没有以法律上的离婚终结,在你心中你总会知道:自己犯了错,这位并不是由天国按立给你的配偶。或许你将会知道你从来就不是要结婚并有个配偶。

我正在告诉你们亚呼赎阿.玛西阿克所告诉我的事情。被困在不快乐的婚姻里是一个活的死亡,就像一个死囚。你们两个唯一的共通点就是你们两个所感受到的痛苦以及你们所感到的那些把你们监禁在其中的隐形监狱铁杆。我想起了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对我所说的那些令我震惊的原话,因为我顺服了其他属灵领袖,他们说在亚哈威的眼中我要被迫继续待在婚姻里,不管我多么不开心,多么悲惨,那都毫无关系,即便我的婚姻就像一个死刑。

我的孩子们遭受着痛苦并且能够感到紧张的关系、愤怒、无爱、苦楚,我与前夫的婚姻以比我所能写出的还要多的方式伤害了他们。亚呼赎阿对我说过:“不要因继续待在与异教徒的悲惨婚姻里而期望在天国里有任何奖赏。”天哪,那真是令人惊讶,我当时真的以为我会因为待在那个婚姻里而得到奖赏。毕竟,我都已经试图与这人离过5次婚了,但是他不断贿赂我的律师们。在2001年,一位在阿肯色州威康市的法官,甚至在听了我是如何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在恐惧中逃亡的事之后,他说了这些我永远都不明白的话,他说:“我能让妳离婚,但我不会。”那法官被魔鬼利用来使我遭受更多的折磨,他拒绝判我离婚!

我当时与我13岁的儿子暂时跑到阿肯色州去重新开启我的生活,还迫使我的前夫前去阿肯色州办理离婚手续,但是这个来自撒但的仆人拒绝判我离婚。我的律师目瞪口呆,他从未听说过这种事!

我的前夫当时本来要支付一笔高额的赡养费,因为那法官拒绝了判我离婚,前夫返回他所在的州并在他回去的当天背着我提出了离婚申请。他从未告诉我,直至离婚被决定了,但是所有该被共同分割的财产,他都从我这里夺走了。他故意不通知我,这样我就没法出庭,这样我就被告为蔑视法庭。

长话短说,甚至连那价值二十万美元的房子,他都背着我放弃了房产权, 声称另一个人得到了房产权。因为邪恶的阿肯色州威康市的法官所做的事,他极有可能接受了金钱的贿赂以拒绝让我离婚,我被迫与我12岁半的儿子一起躲藏,直至他满了18岁,这样我能保护他的安全,避免受到在这个世人眼里的前夫的跟踪。

然而,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却在很久以前就告诉了我,在天国的眼里我从未与这男人结过婚。其他的牧师因着经文而强迫我同意接受说离婚是罪,使我遭受了无止尽的痛苦!

要记得,我刚刚才从一个与前夫在世人眼里的合法离婚中得到了自由。

只有从天国所按立的婚姻,当夫妻双方都爱慕、顺服、事奉亚哈威,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和宝贵的如阿克.哈.古德西,爱祂们超过爱彼此──努力取悦神圣的三位一体真神超过取悦彼此,并且允许让祂们的爱与你们的爱结合在一起,这才是婚姻,如果没有这些的话,那么就没有幸福的婚姻,也没有一个被天国祝褔的婚姻。只要丈夫与亚呼赎阿.玛西阿克所说的话相符,妻子就应该一直顺服她亲爱的丈夫。

圣经说:“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妳没有义务去顺服一个异教徒的丈夫!经文已被男人们扭曲,使女人们像机器人一样服从丈夫的每一个指令,然而亚呼赎阿并不是一个独裁者,祂把祂的指示赐给我们,用的是怜悯和慈爱,并不是用无理的武力、愤怒、恐吓和操纵。

一位真正圣洁的丈夫将会做跟亚呼赎阿一样的事情,是在那位使自己顺服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圣洁丈夫里面的爱,让妻子渴望去顺服并顺从那借着亚呼赎阿.玛西阿克所赐给妳们圣洁丈夫的权柄。一位圣洁的丈夫永远不会告诉妳去做任何违背神圣经文的事,或者去做违背亚呼赎阿所告诉她(妻子)要去做的事。

我们已经收到了很多的电子邮件,恳求得到关于“与这配偶离婚是否是罪?”的答案。大部分情形下,我们用圣经经文,或者被给予我的部分预言话语写信回复。现在我有新的预言可以作为给所有人的答案,而那预言直接从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嘴唇传到了我的嘴唇。

如果读者在阅读这篇预言时被这些话语祝福了,请写信给我,我需要被鼓励。我知道我会因这给予我的关于“亚呼赎阿准许神圣离婚判决”的最新启示而受到攻击,但与此同时,我也知道有很多人会在他们的灵里知道这是真理,亚已经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并会按亚呼赎阿透过我所说出的话语去做。

可悲的是,那位名叫史蒂芬的男人,这个话语是被特别赐给他的,他被欺骗了,他情愿作为死囚待在一个罪的婚姻里,而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却已清楚地说了,他(史蒂芬)与希尔达(Hilda)的婚姻并不是从天国所按立的。我们花了无数天,无数个小时在德州免费服事教导这个男人,听他说他并不爱他的妻子,他也知道他犯了错,他还把自己的婚姻比作像被判囚禁终生的死囚,等待他死去时才能得到自由。

他拿着这些预言话语,虽然一开始他很高兴自己得到了自由,然而他现在却再次相信“离婚是罪”的谎言。他拿着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预言话语以及像是给男女死囚的特赦,然后又对亚呼赎阿说,“虽然这是我所祈求的,我却已决定待在不是您所按立的婚姻中要容易得多。”这不是很悲哀吗?

因此,我不想被提醒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特赦是怎样地被浪费在了他身上,这隐藏的预言话语至今为止都未被公开。我因为没有公开这篇由亚呼赎阿.玛西阿克所赐予的特赦之祝福而感到被定罪,而我如今就在公开这篇祝福。让那些有属灵之耳可听的人,听见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声音,让那些选择保持属灵耳聋的人,保持耳聋。

这便是神圣经文的证明:“天父的儿子亚呼赎阿弥赛亚若叫谁得自由,谁就真正得了自由 。”(约8:36[2]

令人感到庆幸的是,我现在甚少能记起与前夫那段来自地狱的婚姻,因为谁愿意想起如此可怕的回忆呢?我的大部分生命能存活下来都依靠着忘却。我承认我很少能记起我以前的生活经历。我是一个幸存者,而幸存者如果记起了他们生命中所有苦难、伤痛和虐待的话,他们就无法生存下来。有一些创伤除了亚呼赎阿.玛西阿克之外没人能碰触,我或许会把它们和我一起带到天国,因为在过了这些时间之后,它们依然存在。直到现在亚迫使我去讲述我过去的一些事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是怎样地还在承受着耻辱和伤痛。

多年来我在这属世的前夫手中遭受的痛苦已让我的情感和肉体受尽了折磨,但在属灵上我则变得更加强壮了,我能见证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在我的生命里获得了胜利。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在很久以前就告诉了我一句话:“妳已见识了最糟的男人,我将赐给妳最好的男人!”。我现在把那句话分享给每一位有信心去相信亚呼赎阿为我所做过的事以及亚呼赎阿将要为我所做之事的人。如果妳们耐心等待,祂同样会为妳们这么做。对于那些阅读这篇预言的男性读者们,要知道这篇话语也同样适用于你,只要听从这些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对你说的话:“你已见识了最糟的女人,我将赐给你最好的女人!”

拜托你们,我真的需要收到来自每一位说这些话语是祝福并会接受这出自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神圣离婚判决之人的信。它让我从过去生命里的许多创伤和问题中得到了自由,现在我祈求它能让所有需要听见“离婚并不是罪”的人同样得到自由。逗留在并非由亚哈威所按立的婚姻里则是罪。

公开这篇最新的预言“为那些需要的人,我亚呼赎阿.玛西阿克,赐予你们神圣的离婚判决”,我所得到的唯一好处是来自亚的祝福,知道我真的在顺服,我也希望听到一些鼓励的话语并从其他人那里听到有人见证听到了亚呼赎阿.玛西阿克从我说出话语的声音,并知道它是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一篇真理话语。你们听见这话语的时候,你们就已从死囚当中得到了释放。你们瞧,亚哈威在等着你们做这事,因为是因着肉体的情欲你们才跟他们属世合法的结了婚,但不要让骄傲或者恐惧阻止你们从一个属世合法婚姻的不平等轭之捆绑中得到自由,你们的属世合法婚姻在天国里并不合法。

这篇预言话语原是被赐给一位名叫老史蒂夫.罗希(Steve Rossi Sr.)的基督徒,但在它被说出和写下之后,亚呼赎阿.玛西阿克说了这篇预言是给每一个陷在像死囚数算日子直到死亡的婚姻中的人。要知道亚在你生命中必有另一个目的,并非这个悲惨的婚姻。亚呼赎阿在告诉我要去修改几个词,来让你们知道这对男人和女人都同样适用。我们非常接近圣经里所描写的大灾难,而与非信徒负不平等的轭则确实会让你们当中许多人付上生命的代价,因为他们将会向敌基督背叛出卖你们,他们还会接受兽的印记。

我曾犹豫要不要释放这篇预言,直到另一位在亚呼赎阿里宝贵的姊妹,与一位穆斯林/回教徒不开心地结了婚,她写信告诉我:牧师们和其他人都在告诉她“若与这男人离婚,她便犯了罪”。我现在感到如此内疚,并生自己的气,因为我一直对这篇预言话语适用的所有人搁置着这篇来自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神圣离婚判决。你会知道这篇预言是否适用于你,不需要特意写信询问我。这个话语适用于所有在祂面前行得圣洁的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信徒。一家纷争必站立不住,婚姻也是一样。

* * * * * * *

第111篇预言
为那些需要的人,我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赐予你们神圣的离婚判决

在倒数俄梅珥(Omer),等待五旬节的期间被赐予。

预言开始:

亲爱的儿子(或女儿),当我看见你把你与一个女人(或男人)的婚姻比成死囚在监狱里倒计时的时候,你令我哀伤的程度远远超过你所知道的程度。你害怕违背你的婚姻誓言,认为离婚是不被容许的,但我并没有按立这段婚姻,反而是你们两个按立了这段婚姻。

你选择了这个女人(或男人),并请求我祝福我没有结合在一起的婚姻。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你们两个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也会意识到这个婚姻的幻影就犹如铁达尼号(泰坦尼克号)的命运,最后它会成为撒但的另一个残酷笑话。

我的儿子(或女儿),要欢喜快乐,要知道我是亚呼赎阿.玛西阿克,我是你永恒的磐石、你的锚,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也不会离弃你。我永远不会让你离去!

在死囚牢里的男人(或女人)能因有权人士签下的特赦令而被释放。除了我“自有永有”之外,没有更高的权柄,因此透过天国的权柄、和我所流的圣洁宝血,我签下这个离婚判决。我,亚呼赎阿,你的主/神/玛西阿克现在特赦你!要记着,我应许过要给你更丰盛的生命,并且让你的生命充满我的荣耀,我来就是要释放那些被掳的人!(赛 61:1[3]

现在,我所要你去做的全部,就是将我说出的话语付诸于法律行动。在世人眼中合法离婚并为这个罪而悔改,不要再让这样的事发生。继续定睛在我身上,要做一个有信心的水上行走者,并要记住:你在抑郁绝望之海中若持续定睛在汹涌波涛上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如果你不定睛在我身上,汹涌波涛就会淹没你。

我现在已除去了你眼中的鳞片并且开通了你的耳朵,这样你就能看清楚并听明白你与那个女人(或男人)的不快乐婚姻是出自于你自己的情欲之手。你们在属灵上以多种不同的方式负着不平等的轭。不论你们怎样努力地尝试,你们的灵和个性都不会相互融合。它完全是一个骗局,是一个谎言。就像要试图把醋和油混合在一起,无论你怎样努力尝试,它们最终还是会分开。不要视这为另一个失败,相反地,要意识到我正以另一个全新的圣洁开端在祝福你。

你们两个主要的共通点是支离破碎的心、混乱和伤痛,因为你们两人都有了一个幻觉:以为这会是一个快乐的婚姻,你们再也不会失败。你们两个以为自己熟悉彼此,现在你们俩都不喜欢自己看到的在对方里面的灵。这个婚姻并没有发展成你或她(他)所认为原本应该成为的样子。那是因为,儿子或女儿,这不是在天国里被按立的婚姻,也没有被神圣的三位一体真神命定为一个祝福。因此透过我的圣名——亚呼赎阿.玛西阿克——你的主,神和救主,我现在把我的宝血涂抹在人为的结婚证上,并且对那些我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已经释放他们,他们就确实得到了自由的人说:“我现在就给予你们这个神圣的离婚判决!”

预言被如此说出,被如此写下。

* * * * * * *

我祈求在你读过这篇预言之后,你不会像那个史蒂芬一样,亚呼赎阿.玛西阿克最初是为他说出并写下了这篇预言。史蒂芬知道这是出自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一则神圣话语,但他只想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把这话语用作一个出狱证,就像大富翁游戏(Monopoly)里所使用的那样。你们是否曾经认识任何人,他们抱怨自己如何不快乐、如何遭受虐待,但当他们被赐予直接从天国而来的答案——他们无需再遭受痛苦——之时,他们却依然宁愿抱怨、宁愿受苦?他们的骄傲拒绝让他们自己得到平安的意念。

最悲哀的是,史蒂芬也祈求了一个征兆,关乎他那在世人眼中的妻子以及她与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真实关系,因为她自称为基督徒。在我们教导服事他的这段期间,史蒂芬得到了一个关于他妻子希尔达会在大灾难期间背叛他并接受那个兽印666的异梦。然而,当亚呼赎阿让他知道,和她离婚并不是罪时,他仍然坚持要在那个婚姻里受苦。

另一个悲哀的事是这个男人曾被呼召要成为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新娘,他再次得到了一个异梦,在梦里他坐在餐宴桌旁,他看见了我以及所有的新娘,我们全都拿着盛满着最好食物的盘子。就当他把最好的肉盛满他的盘子时,突然他的盘子被夺去并被放进了冰水里。

要记住这经文:“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太 22:14)史蒂芬被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呼召成为启示录14章或启示录7章里新娘的一员,但他反而选择了去做出一个决定,而且还允许他的新娘筵席盘子被一只无形的手夺去并放进冰水里。史蒂芬说他接受这个事工里的真理,并且接受来自亚呼赎阿的这则话语,但他依旧以他的行动证明他想要继续受苦。这真是令人心伤。我们爱史蒂芬,然而亚说祂不会越过史蒂芬的意愿。心怀二意的人不会得到任何东西,不要忘记那一点(雅1:8[4])。你顺服谁,谁便是你的神。亚呼赎阿.玛西阿克在圣经里说过:“你们为何称呼我主啊,却不遵行我的话呢?”(路6:46[5]

我拷贝了我写给他的邮件的部分内容,愿所有被困在世人眼中所认为的婚姻里的人——那不是由亚呼赎阿.玛西阿克所按立的婚姻——也能问他们自己同样的问题,就像我们问了史蒂芬那些问题一样。

既然到我们这里来寻求建议,我加上这些问题:“你为何想要持续待在没有爱的婚姻里呢?”“你认为你会从这个婚姻里得到什么呢?”而且,在你没有从死囚中得释放这件事里是撒但得到了所有的好处,因为这是牠的武器:继续让你受苦,继续在你家里活得不安宁,没有和谐。撒但会继续嘲笑你,因为你已经从我们的弥赛亚那里得到了特赦,你却又把特赦扔回到了亚呼赎阿.玛西阿克的脸上。一个神圣的婚姻就象征着当两个身体合为一体时,两者的心思意念、身体、灵和灵魂也被结合在了一起。撒但嘲笑那些被困在未被亚哈威和亚呼赎阿.玛西阿克所按立的婚姻里的人。

离婚是痛苦/艰难地去承认你的罪——就是你跟亚并没有把你们结合在一起的某人结了婚的罪。然而那也没有像生活在一个没有得到亚哈威祝福的不快乐悲惨婚姻里那般的痛苦。

我昨晚在读了亚直接对你说出的话语之后,看到了关于你的这个异象。

坚持逗留在一个不平等轭婚姻里的男人或女人之异象:

我看见你被锁在一个监牢小房里。我看见亚呼赎阿来打开了那监牢小房的门,因为祂听到了你恳求并哀哭要得到释放。我看见你惊讶于监牢小房的门被亚呼赎阿.玛西阿克那被钉的手开了锁并打开了──我看见监牢小房的门大开着,我看见你惊讶地看着那门,然后走开继续回去跪下祈祷、哀哭并恳求被亚呼赎阿释放得自由。虽然监牢小房的门一直打开着,你却仍然没有离去。

“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28[6]

以莉莎法

如果这篇预言已成为了你的祝福,请发送电子邮件让我知道。

* * * * * * *

[1] 箴言18:21生死在舌头的权下,喜爱它的,必吃它所结的果子。

[2] 约8:36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

[3] 赛 61:1主亚哈威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亚哈威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

[4] 雅1:6-8只要凭着信心求,一点不疑惑;因为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风吹动翻腾。7这样的人不要想从亚哈威那里得什么。8心怀二意的人,在他一切所行的路上都没有定见。

[5] 路6:46你们为什么称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遵我的话行呢?

[6] 约8:32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 * * * * * *

聯絡我們:
amightywindasianbranch@tutanota.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
http://allmighty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