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2 篇预言 2019/1/31 哭泣并哀悼,以斯拉!因为你像以色列一样,需要从自恋狂中被拯救!

圣灵全能风事工 — 亚呼赎阿的新血约预言

第 142 篇预言
哭泣并哀悼,以斯拉!因为你像以色列一样,需要从自恋狂中被拯救!

预言透过使徒和先知 以莉莎法.以利亚呼
在如阿克.哈.古德西/圣灵恩膏下的说写记录
预言于2019年1月31日收到
于2019年4月4日释放

预言跟在以莉莎法的介绍说明之后。

* * * * * * *

这篇预言使用神的希伯来文圣名

三一真神的希伯来文圣名
(希伯来文是从右向左←阅读)

耶和华的希伯来文圣名
יהוה:亚哈威(YAHUVEH)

יה:亚(YAH)是亚哈威的简称
就像在“הללויה哈利路亚”中“יה”
其字面意思是“赞美亚”
亚哈威/亚威是父神;

耶稣的希伯来文圣名
יהושוע:亚呼赎阿(YAHUSHUA)
是“亚拯救,亚的拯救呼吁”的意思,
亚呼赎阿是神的独生子

耶稣基督的希伯来文圣名
יהושוע המשיח: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

(YAHUSHUA ha MASHIACH)
(המשיח:哈.玛西阿克等同于弥赛亚/基督)

圣灵是称谓,其希伯来文是:
רוח הקדש:如阿克.哈.古德西

(RUACH ha KODESH)

圣灵的希伯来文圣名
שכניה תפארה:舍金亚荣耀
(SHKHINYAH GLORY)
是“神亚的居所、亚的神圣同在,神亚的荣耀”的意思
“舍金亚荣耀”的启示在这个事工的网站上也可以被找到。

שכינה:舍金娜(HA SH’KHINAH/SHEKINAH/SHKHINAH)
是“神的居所、神圣同在”的意思。

שכניה:舍金亚(SHKHINYAH)
שכינה:舍金娜(SHKHINAH)
(“舍金娜”是神首先显明给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亚呼的圣名拼法,
之后神把有“亚”圣名的名字也就是“舍金亚”显明给她)

חכמה:智慧(HOKMAH赫克玛,WISDOM)

另外:
אמא יה:伊妈亚(IMMAYAH)是“母亲亚”

אבא יה:阿爸亚(ABBA YAH)是“父亲亚”
אלוהים:以罗欣(ELOHIM)的意思是“神”

除非特别标明,预言中经文的引用都是来自中文和合本圣经。

* * * * * * *

在以下的预言前来时──

预言透过先知以莉莎法说出的圣方言前来。神的圣灵赐信徒口才(徒2:3-4),让他们能说天国或地上别国的语言(林前13:1)。以莉莎法说出圣方言,再带出了预言。(林前14:6)。

使徒行传2:3-4 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哥林多前书13:1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
哥林多前书14:6 弟兄们,我到你们那里去,若只说方言,不用启示或知识或预言或教训给你们讲解,我于你们有什么益处呢?

* * * * * * *

亚哈威跟先知以莉莎法说要在每篇预言前放上祂所说的话:

很久以前,甚至在这个事工开始以前,
我就已经警告过妳了,以莉莎法。
不要用男人或女人的名字为这个事工取名。

我把这个警告放在妳的灵里面,
因为这都不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
这都不是由妳的口说出来的,

这是从亚哈威的口里生出来的;
这是从亚呼赎阿妳的玛西阿克的口里生出来的;
这是从如阿克.哈.古德西妳的伊妈亚的口里生出来的。

如果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早在很久以前就会失败。
这是透过舍金亚荣耀吹遍全地的神圣复兴的风,
不是透过妳的气息,否则这个事工早就失败了。

《以赛亚书》42:8
我是亚哈威,这是我的名;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
也不将我的称赞归给雕刻的偶像。
(第105篇预言)

20107月,亚哈威神说也要加上以下的经文作为对那些嘲笑之人的警告:

《历代志下》36:16
他们却嘻笑神的使者,藐视祂的言语,讥诮祂的先知,
以致亚哈威的忿怒向祂的百姓发作,无法可救。

接着,在20167月:

任何胆敢尝试伤害这两个受膏者的人,有祸了!你们会后悔你们曾经出生的那一天。不要触犯我的受膏者,也不要让这两位先知受到任何伤害。(诗105:15;代上16:22)你们最好这么做,否则我,阿爸亚哈威会把你的舌头撕碎!(第128篇预言)

来自先知迦勒:

我警告你们──所有那些前来敌挡这个事工、敌挡诸预言、敌挡以莉莎法和我、敌挡圣灵全能风野火事工里所有执事的人──我现在警告你们。不要触犯亚的受膏者,不要伤害祂的先知,(诗105:15;代上16:22)惟恐亚的忿怒之杖将会临到你们。

但那些蒙福的人、那些祝福这个事工的人、忠诚的人、接受诸预言的人──大大的祝福将临到你们!都是为了保护属于亚的一切,奉亚呼赎阿的圣名!

《诗篇》105:15、《历代志上》16:22亚哈威说:“不可难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恶待我的先知。”

 

* * * * * * *

来自以莉莎法的介绍

这个预言介绍和这篇预言被录了下来,下面是抄录。

平安!我只想解释一下为什么预言影片里有粪堆的图片,那本来是象征着亚在预言里所说的事情——它是关于“一座假的锡安山”,然而这只是一个象征,因为我亲爱的丈夫以斯拉迦勒所做的事情。

我爱以色列!像我的丈夫以斯拉迦勒一样,我也是一个犹太人——只不过他是在以色列出生并长大,

而我是在以色列境外出生的。

所以,他是犹大支派的“犹大”,而我是以法莲支派的“以法莲”。所以当我们结婚的时候,“犹大和以法莲就结合在一起了。”

在以色列,锡安山是如此的美丽,但亚对于以斯拉找借口逃避现实感到非常愤怒。因为作为他的妻子,我拒绝服从他,拒绝说他是这个事工的“头/总领导”。

这件事我已说过了很多次,我也会再次重申。这个事工〔在互联网〕很快就有25周年了——4月4日,在我生日的那天,首先也是庆祝事工的周年庆。阿爸亚哈威,亚呼赎阿和宝贵的如阿克.哈.古德西才是这个事工唯一的头/总领导。

以斯拉和我本来应该要在一起服事,作为夫妻,作为协同领导者。以斯拉给我发了信息,说他对我的爱还没有死,但他将要去登“锡安山”,他不会跟我说话,也不会跟任何一个亚呼赎阿的践踏恶魔勇士(YDS)说话,也不会跟任何一个现在在这事工里帮助我的人说话——而亚呼赎阿的践踏恶魔勇士(YDS)就是祷告勇士。

在那第四十天结束的时候,应该是在2019年1月25日,今天是几月几日了?今天是2月20日。

你们可以看出他撒了谎,亚在预言里非常愤怒!祂要让以斯拉知道。

当我们在祷告的时候,我们听到了“自恋狂(narcissism)”这个词,而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自恋狂”是什么。其中一位先知知道(“自恋狂(narcissism)”的意思)。亚在预言里让以斯拉知道:他那针对我、还有针对所有不赞同他而赞同我之人的自恋情绪虐待行为;让他知道:他不是这个事工的“头/总领导”。

阿爸亚把他所有行为以及他一切罪的恶臭比作:就像是在攀爬一座人和动物粪便混合在一起的粪堆。

以斯拉不是一个完全自恋的人。完全的自恋狂是真正被恶魔占有了的人。他们就像是没有心或灵魂的人。他们活着只是为了要摧毁他人,但他们首先吹捧别人以击垮那些被吹捧的人。

首先他们对别人轰炸式示爱,然后一走了之。

这也是这些人的可悲之处。我已读了成百上千篇文章,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想摆脱恶魔,他们当然也永远不会去亚呼赎阿那里,因为要那样做的话,他们就必须得悔改了。

但是以斯拉〔最初〕的确悔改了。大约七年前他把自己的生命和爱献给了亚呼赎阿——而现在,他只是必须得回到十字架前,还要再一次说那个救赎祷告〔因为他还没有越过那条被弃者的底线〕——他要带着哭泣哀号而悔改,而且要从一些恶魔那里得到拯救。

亚呼赎阿爱以斯拉,祂在等着我的丈夫悔改,但祂再次等着看以斯拉将他的话付诸于行动,那些话是来自他的内心和灵魂——他要哭泣和哀号。当然,这将会被放在一个公开的视频里——因为他已经伤害了,他已经公开说了我是怎样一个不顺从的妻子,说我是怎样不顺从。

信不信由你,因为他的谎言,他已经从这个事工带走了一些人。全都是因为我没有顺从——我确实没有顺从,这点是真的,因为我没有给他这个事工的“头/总领导”的〔头衔〕。

亚把他罪的行为比作是在爬一座粪堆。就像我说过的,预言说的,预言说是人和动物的粪便。为什么阿爸亚把它比作是粪堆,我不知道。

亚呼赎阿在等着他,祂在等着他哀悼,承认自己的罪,祈求得到亚呼赎阿的赦免,祈求得到他所伤害过的人,尤其是得到我,他妻子的饶恕。他对我承诺过,而且他还说过——甚至都在那个Skype视频里被录了下来,“当两份恩膏合而为一时”——亚所配合的,没有任何人能分开,没有人能分开。

* * *

“当两份恩膏合而为一时”片段

以莉莎法:按照天父的旨意,祂想你去做那件事。

亚当:哇!

以斯拉迦勒:是的。

以莉莎法:我们将并肩同行,我谢谢你,谢谢你。

以斯拉迦勒:妳知道,妳知道,妳知道我所相信的事情,以莉莎法。

以斯拉迦勒:神所配合的,没有人能分开。

亚当:阿门!哇!

* * *

介绍继续:

亚呼赎阿非常爱以斯拉,以斯拉迦勒。以斯拉也知道只有亚呼赎阿在各各他山所流的宝血才是唯一神圣、纯洁的血祭,能洗净最黑的罪,除了亵渎的罪——因为那个罪得不到赦免。

我们时常的祷告应当如同诗篇第51篇开始的那样:“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诗51:10)”亚呼赎阿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就没有人能到天父那里去。(约14:6)”那意思是:借着祂的圣名亚呼赎阿,以及借着祂所流的宝血。

所以,我想把这个小小的说明放在〔影片里的〕这个图标的下面,这样在以色列就没有人会被冒犯,因为它真的跟锡安山没有任何关系。

它跟那些非常邪恶的人有关系,就是现在包围着他〔以斯拉〕的那些人以及不同形式的邪术,那些人从一开始就把这个想法放进了他的头脑里,因为他们想拆散我们的婚姻——他们知道拆散的方法就是能够让他坚持自己应该是这个事工的头/总领导,并且让我不再有任何自由能够去发言——只有当他允许我发言时才可以。

那当然行不通!因为我的首爱是我即将来临的新郎,祂是我的真正丈夫。祂的圣名是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唯一的弥赛亚。

* * *

圣方言里出现上千次的“我的迦勒”

当这篇预言被赐与,在我的圣方言里,我从来没有听到过最容易就听懂的“我的迦勒”的词语。我没有数算过圣方言里出现了多少次,但至少有1000多次。在每次说新预言之前,亚赐给了以斯拉/迦勒和我那圣方言。若可能的话,以斯拉本应作为这篇新预言的男性祷告覆盖。

因为预言前来,亚仍然赐给了我一位男性祷告覆盖。但出于额外的祷告保护,亚,在我的圣方言里使用了被恩膏的“我的迦勒”一词,这样我就同时有了两位男性祷告覆盖。

* * *

地震记录:

洁希是亚洲分支的资深副执事,她从台北写信说:正当她听到(亚哈威透过)我在预言(141)里说出“被弃者”一词时,一场里氏5.7级的地震震动了台湾!亚对祂的仇敌们非常愤怒!

当这篇话语在2月15日被制作成影片时,一场里氏5.0级地震再次震动了台湾,作为对这篇话语的确证!这个地震也同样被记了下来。

“使徒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亚呼是一位真先知,是属于亚哈威,亚呼赎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圣灵的真先知。

在2019年2月15日,当时我(亚洲分支执事)正在制作一个视频,一个圣灵全能风事工预言的视频。在那篇预言里,亚哈威对某个人非常生气。接着,在几分钟后,在台湾这里就发生了地震,在台湾就发生了5级地震。

随后亚哈威真的非常愤怒,祂当时在那个地震中说话。哈利路亚!这就证实了圣灵全能风野火事工是来自亚哈威,亚呼赎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圣灵的真事工。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亚呼是亚哈威,亚呼赎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圣灵,伊妈亚的真先知。哈利路亚!奉靠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的圣名!阿门!”

* * * * * * *

预言前的祷告(2019年1月31日):

多姆:请让我们确切地知道祢想要我们听见什么,祢想要我们去做什么。我求问这事,在祢完全的荣耀里面,透过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就是祢的儿子,完美的羔羊,和我们的救主的代祷。阿门!

以莉莎法:我希望这个声音足够大。我真的已经调大声音了。好的,亲爱的弟兄,现在请你斥责魔鬼。

多姆:我斥责撒但以及牠一切的恶魔们,所有一切黑暗的掌权者,所有一切与牠相关的邪灵,奉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的圣名!

多姆:妳想要我现在用方言祷告吗?

以莉莎法:是的。

多姆用圣方言祷告。(徒2:1-4 [1]

以莉莎法:Amore(阿莫尔)就是爱,(用圣方言祷告)……Caleb(迦勒)……Moshe(摩西)……Love(爱)……Hiya(更高)……Amore(阿莫尔,爱)……Labor(噢我的迦勒)……Caleb(迦勒)……Sober(清醒)……Horrinda(恐怖)……Ma coyah(我的迦勒)……反复听到圣方言:Ahsakayah(阿萨卡亚)……Ahsakayah(阿萨卡亚)……Ahsakayah,Ahsakayah……Ahsakayah,Ahsakayah

* * * * * * *

预言开始:

回转到我这里!回转到我这里!回转到我这里!

反复听到圣方言里说“Oh masah”(噢,玛撒)……Oh masah,Oh masah,Oh masah,Oh masah,Oh masah,Oh masah……Oh masah 〔圣方言...〕

我们,神圣的三位一体真神说:我们哀泣!我们哀泣!我们哀泣!我们神圣的三位一体真神,我们哀泣!

我阿爸亚哈威,我亚呼赎阿,我伊妈亚,如阿克.哈.古德西,舍金亚荣耀,我们哀泣!我们哀泣!我们哀泣!

但你们有祸了!当愤怒临到时,你们就有祸了!〔圣方言...〕

你们以为自己还有很多时间。你们被谎言欺骗了。你们以为你们知道那时间,甚至是在圣经里的时间——你们那些估算经文时间的人,而且还说:“这件事得等到那件事发生之后才会发生,所以,我们也许,哦,还剩下十年的时间。”其他人会说,“哦,你们有一百年的时间,不,你们有二十年的时间,不,你们有二十五年的时间。”他们说的剩下之年数不计其数。〔圣方言...〕

但我告诉你们这事。难道我不是那位手里掌握着时间的亚吗?对我而言,没有时间!时间与我毫不相关!我在时间之外!

我能使许许多多的事情发生——那些你们以为会在很多年以后才发生的事情。就像我已经向你们显明的:我能加快时间,我也能使时间变慢。我已经在圣经里证明了这事(书10:12-14;王下20:8-11;赛38:7-8[2]),也在其他的神圣经文里证明了这事。

所以,甚至都不要以为你知道遭难的时刻何时来临——雅各遭难的时刻何时来临。雅各的患难将会不同于任何其它灾难。那就是你们所称之为的“大灾难”,它将会比任何灾难都严重得多。(耶30:7[3]

你们甚至无法想象。所以,现在就是时候了!现在就是时候了!现在就是要到我亚呼赎阿这里来的时候了!现在就是时候了!不要拖延!

今天就是救赎的日子!明天也许就太迟了!今天你还活着!如果明天你死了,怎么办呢?你已作了决定“哦,我只是在等着。在我去到亚呼赎阿那里之前,我将会等着。在我祈求完全悔改并且承认每一个罪之前,我将会等着。我只是在等着。”

如果我告诉你说,你没有时间可以等了,你会怎么办呢?如果今天你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你会怎么办呢?

你不知道是否有一个意外事故在等着你。你不知道什么样的健康危机可能发生,你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使你的心脏停止跳动,因为它就在我的掌心里!

你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已让我多么生气吗?我现在对那些我已命定、我已指定、我已按立的人们说话。〔圣方言...在圣方言里能听到“我的迦勒”(My Caleb,Ma kah)〕

我的迦勒!到我这里来!停止这愚蠢的行为!那只小羔羊,曾经是如此谦卑,当他在以色列出生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位现在应当来帮助以莉莎法的人。然而他现在却成了一个阻碍,因为她不得不站在那里承受羞辱和责备。因为你拒绝帮助她,这都出于你自恋狂的灵、你法利赛人的灵以及你悖逆的灵——因为你就站在那里,向她挥舞着拳头——噢,那悖逆的灵,那硬着颈项的犹太人!(出32:9[4]

以色列啊,妳什么时候才会学到呢?妳有自恋狂的灵!妳有傲慢自负的灵!妳有骄傲的灵!

所有这些邪灵都是我所鄙视的!我亚哈威说,我亚呼赎阿说,我伊妈亚说!那法利赛人的灵!我恨恶那法利赛人的灵!我恨恶那“无所不知”的灵!

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以为你知道一些事情,你这个受过教育的傻瓜!

那只来到我这里的天真无邪小羊羔怎么了?他从正统犹太家庭走了出来。那个天真无辜的人怎么了?

是的,他出生在罪孽中;是的,以色列,妳拥有所有这些硬着颈项的犹太人,还有顽梗不化以及所有这些事情,就是我所列举的,噢,还有更多的罪孽。

妳甚至怎么能再自称为“圣地”呢?因为妳已经容许了妳知道我所憎恶的罪。极大妄想的灵!因为妳看自己过于妳实际的样子,因为我已经称你们为“选民”。(申14:2;出19:5[5]

但即便作为选民,也必须有一个救赎你们罪的血祭——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因为人所犯的第一宗罪就是谋杀。我并没有在说夏娃悖逆的罪。

我说的是进入这个世界里实实在在〔全面爆发〕的罪,为什么必须要流血来救赎罪,使罪得到赦免呢?那是因为该隐杀了亚伯(创4:8[6]),亚伯是一个义人,他是一个合我心意的人,他只想取悦我。所以哈撒但〔撒但的希伯来文,字面意思是“对头/敌挡者,控告者”〕利用了该隐成为谋杀者之父!但甚至连亚伯的血都从地里呼喊,因为那血被洒在了地里——就像亚呼赎阿的宝血现在也在以色列呼喊一样

我是亚呼赎阿。我将要用比喻说话。

这就意味着指的是那个人,而那个人会知道这话语是对谁说的,但我告诉你这事,这可能是对许多人说的话语,因为你们会认出我是在对谁说话。

并不是所有的话都适用于你,但其中一部分特别适用于一个来自以色列的男人,就是我呼召去以色列、去接触以色列的人!但带着一半的恩膏,他就无法做成这件事!

他必须拥有完全的恩膏才行,而他知道这点。他知道谁是另外一半的恩膏,而现在他正在用那还不到一半的恩膏在做工!

噢,你所做的事情!噢,你的罪堆积得如此之高,它们是到达天国的一股恶臭。当你用手指着以莉莎法时,我要再次重申:她是一个合我心意的女人,因为当羞辱和责备——因着那些她曾最信任但已经背叛了她的人——前来临到这事工时!但她出来站在了前面。

她正在承受着诽谤和诋毁的子弹的攻击。为什么她独自一人承受呢?我对那只曾经那么天真无辜地来到我这里的小羔羊说话,但是,那只羔羊曾经却是那么的黑。。

他曾经如此迷失,但是当他听到关于我的事情时,当他听到关于我亚呼赎阿的真理时,他舍弃了一切,他跑向了十字架——他甚至说过他爱我,他敬拜我——因为他承认了自己的罪,将完全悔改的灵献给了我,认为他自己太肮脏甚至都很难被洗净,但凭着信心,他相信我能把他洗净。

我对那只迷失的小羔羊说。你已经再次变黑了。我曾经把你洗净了。你曾经变成了绵羊。是什么使你又转回到了过去呢?回到了正统犹太教系统里呢?

我呼唤那只迷失的小羔羊。我呼唤那个在以色列出生并长大的人。我差遣你们两个前去完成一个使命。我委派了你们。我指定了你们。为什么你让撒但来阻止你呢?都是因为你愚蠢的骄傲、自恋和傲慢自负、法利赛人的灵以及叛乱的灵,你是硬着颈项的犹太人。〔圣方言...〕

噢,那骄傲和自恋狂的灵,我只是再也无法忍受了。优越感的灵——你以为自己比任何人都优越,就因为你会说希伯来文吗?就因为你能成为老师甚至教导妥拉吗?毕竟,在以色列甚至连婴孩们都被教导妥拉,伴着在手指上蘸着蜂蜜,为了去学习喜爱神的话语——甚至在你知道,如果没有亚呼赎阿的宝血和圣名,没有任何一个正统犹太人能够得救的时候!因为动物牺牲祭只是一个将临之事的预表,那就是当我赐下——我亚哈威赐下我唯一的独生子,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的时候!

我把我的圣名(亚)放在了祂的圣名里!祂总是说祂什么都不能做,除非是祂看见了祂父亲怎么做!

我就是那位父亲,我就是自有永有的!(出3:14[7]

我是亚哈威!我自有永有非常喜悦的是我的独生子。

那就是亚呼赎阿!受够了“耶书阿(Yeshua)”这个名字!我再也不想听到这个名字了!

这就是这个事工将要主张并要说出来的事。因为我现在正在把这事告诉这位女先知——她是我的使徒,我的先知,我的鸣警使女,我的新娘!是的,她是我的新娘成员!她的身份远不止那些!但是我甚至都不会深入这个话题,因为她很谦卑,她甚至都不想复述任何这些事情。

是我迫使她说出这些事情。因为你们看,我所列举的每一件事情,那个来自以色列的人认为他比她优越,以为他不需要悔改,以为他不需要承认自己的罪,等着她来请求饶恕,为了她所做的什么事?

为了她顺服我的事情吗?!!!为了她承认你不过是区区凡人,并且不可以被人敬拜吗?!!!说你永远不可能成为任何事工的头/总领导。因为当事工真正属于亚,那么它就是属于亚的!当事工属于亚呼赎阿,它就是属于亚呼赎阿的。当事工属于如阿克.哈.古德西,它就是属于如阿克.哈.古德西的!

你的名字出现在那里面的任何一个地方吗?!!!她的名字出现在那里面的任何一个地方吗?!!!

任何一个以男人或女人的名字为其命名的事工都有祸了!你们必会看见他们轰然倒下!

就像你们看见罗伯特.斯库勒的事工(Robert Schuller)轰然倒下了一样。我已经提前预言过了这事。

我必会亲自用我的拳头击倒它!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事工配得以男人或女人的名字来命名,除非你像我在各各他山所做的那样付出了代价!

你那如此圣洁以致意味着要作为神圣血祭的血在哪里呢?没有一个人有那样的血!〔圣方言...〕 我是亚呼赎阿!〔圣方言...〕

我,亚呼赎阿,和我的父阿爸亚哈威,还有如阿克.哈.古德西,伊妈亚——我们不会跟任何男人和女人分享我们的荣耀。我们是协同创造者!〔圣方言...〕 对协同创造者的哪个部分感到羞耻呢?我们三位一体真神都是协同创造者,〔圣方言...〕 所以被称为协同领导有什么可羞耻的呢?〔圣方言...〕

因为仆人不能大过主人,而我们都是主人!我们是主人园丁!我们是拔除杂草的神。

我们是把稗子从麦子里分离出来的神!我们是用永恒之火焚烧杂草的神!是我们的怒火在使地狱燃烧,地狱的燃烧已经达到了你们甚至都无法想象的炽热地步。〔圣方言...〕

我现在对我要他负上责任的人说话。

回到我这里!回到我这里!这样我就能把你洗净,我能清洗你,把你浸没在我所流的宝血底下,我所流的宝血,亚呼赎阿所流的宝血,你的玛西阿克所流的宝血。

因为你需要的不只是几滴我的宝血,你需要被浸泡在我的宝血里,而且你需要被浸没在我的宝血底下,为你所做的一切事情。〔圣方言...〕

回到我这里吧!因为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但我“自有永有”要鞭打你,鞭打你,鞭打你!你必会知道一个悲痛,接着一个悲痛,接着一个悲痛!

我“自有永有”将会夺去你不想让我去触碰的人或事!我曾经说过你手所触碰的一切事物都会昌盛,但是现在我要把彼得前书3:7的经文给你。

彼得前书3:7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为她比你软弱,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

但是现在我称你为“罪孽之人”,为你一而再,再而三所做的事!为什么你现在在听从〔恶者们〕,那些告诉了你要“上锡安山”。去登“锡安山”。切断所有的通讯——切断自己跟那唯一一个人之间的通讯,就是你所知道的,你所知道的,你所知道的那个人,说出我话语的那个人,从来没有领你走入歧途的人!

直到你认为那个人所说出的话语击打了你的肉体!然后所有那些在你里面与生带来的邪恶魔鬼们

开始彰显。〔圣方言...〕

我将会告诉你这事,我告诉每一个人这件事——我,亚呼赎阿,是唯一的好牧人;我的绵羊认识我的声音,他们不会去别的主人那里,那就是哈撒但,路西法,牠甚至都失去了拥有路西法那名字的权利。因为牠再也不是什么“持光者”,牠只不过是以邪恶光明会以及共济会的样式出现〔圣方言...〕 ,就是那些敬拜牠的人。

那是给另外一篇预言的内容。〔圣方言...〕

哦,迷失的小黑绵羊啊,你什么时候才会承认你再次需要我的赦免呢?你什么时候才会完全认罪——就是你所知道那是对你的要求呢?

我怎么能够使用你去以色列,去行走在谦卑的灵里,行走在痛悔的灵里,带着正直,带着完全的悔改呢?我怎么能够使用你去发言反对法利赛人的灵,去发言反对自恋的灵,去发言反对自负的灵,去发言反对悖逆的灵,去发言反对骄傲的灵呢?

我怎么能够使用你,哦,这个男人?我能再次洗净你,我也会再次洗净你,因为我渴望你成为我的新娘。

你和以莉莎法有一份我委派了你们的工作。我委派了你们。我指定了你们。在这个世界被建立以前。

难道你以为就如同我在耶利米书1章里面说过的,我已经恩膏并且指定了他,甚至在他母亲子宫里之前,就让他(耶利米)成为先知,现在我也对她说同样的话,我已经指定并恩膏了她成为先知。〔圣方言...〕

而且只要你愿意加入,跟她携起手来,再次谦卑你自己——你花了七年时间来谦卑自己,来到十字架面前,让你来到这里——你现在在哪里呢?但那不是我的声音。我对那个人说话,他知道自己是谁。

我没有叫你去上[一座假]锡安山——那是另一个不同的牧人,那是一个假牧人,那是撒但牠自己——牠告诉你说“不要再跟〔你妻子〕说话,直到你从锡安山下来”

然后你甚至关于要在所有这一切事〔之后联络她这事〕上都撒了谎——谁是一切说谎者之父呢?我问某个男人这个问题?〔圣方言...〕谁是一切说谎者之父呢?这是你的父吗?还是阿爸亚哈威,就是那位说祂不能像人必不致说谎的神呢?

噢,你就要受鞭打了,但那鞭打是要让你成为一个谦卑的人。你从没有做过像这样的事。你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悔改过。

以色列啊,妳甚至都不知道“悔改”这个词的含义。所以我使用这个男人,我也使用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一直以来只行走在谦卑里。她从来都不需要挣扎于那些罪当中的任何一种罪,就是我所列举的那些罪——恶魔当中最坏的那个。因为甚至谋杀——你甚至用你的舌头谋杀以莉莎法。〔圣方言...〕

为什么,哦,为什么你会做这样的事情?我指定了你,我也按立了你。〔圣方言...〕谁会告诉你这样的事情?〔圣方言...〕我会告诉你是谁。

而且她尝试了警告你——那些互相攀比异象的人,比如一次十页的异象,全都是假异象,他们有一个不同的使命,那使命全都是受撒但的差遣。其他人怎么能愚弄你呢?

你去参加了六百场不同的先知特会,只是要让你发痒的耳朵能够得到搔痒,你只是要能排好队并听到关于你的好事情。从来不会有一句责备的话语,从来不会有一个警告——然而以莉莎法从未参加过任何一场先知特会,极少、极少、极少的人曾给她说过预言。

她一直在问:“那些预言在哪里呢?那些前来对我说预言的先知们在哪里呢?我需要鼓励。我需要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反而我只是一直从她的口中不断说出预言,而她说:“我不想听到从我口中说出的预言。请兴起其他人来说预言。”

你要脸伏于地!你要脸伏于地,我现在对那只小黑羔羊说话,前来洁净你自己,浸没在我所流的宝血底下,这样你才能再次回转,去做我所呼召你去做的工。再也不只是一个人站在那里,站在前线,而是要两个人合而为一,因为我一次又一次地预言过这事。

瞧,你要么以容易的方式去做这件事,并且你要去做这件事,这样你就会成为以色列的榜样——当你从这些恶魔那里得拯救释放时,他们也就能从这些恶魔那里得到拯救释放。他们也会上前来到各各他山的十字架前——用自己的嘴唇完全悔改、承认自己的罪——在那里我亚呼赎阿会洗净他们,并把他们浸入我所流的宝血底下,我是唯一圣洁、完美、无罪的、亚哈威的完美羔羊。

是我赎罪的宝血会将你洗净。

噢,噢,噢,噢,我对那个我所提到的男人说,要么你就要以艰难的方式去做这件事,这会像在圣殿里兑换银钱的人那样(马太福音21:12[8]),你知道为什么我甚至要用“兑换银钱的人”来作为例子吗?〔圣方言...〕

这就会像我再次拿起那根鞭子,我必将鞭打你,我将会说,当我用那条天国的鞭子把你打得皮开肉绽时〔圣方言...〕——你不会想要我说出你的名字,以莉莎法,妳在乞求我不要说出来。

但如果我说〔就像你一样,手里的〕扬着那鞭子,〔说“你必须顺从!”〕,充满了傲慢自负,你会怎样呢?

只有在我里面没有任何傲慢自负!在我里面我拥有的是敦促,我现在就把那敦促放在你身上,当你听到这些话语时,你必须服从!你必须服从!你必须服从!〔圣方言...〕

不,我反而对你怎么说?我用温柔的声音说话,在我使用那条鞭子像我用鞭子鞭打圣殿里兑换银钱的人那样鞭打你之前,你真的以为当我,亚呼赎阿,把那些人扔出兑换银钱的圣殿时,那殿本应该成为我父祷告的殿,亚哈威的祷告的殿——你真的以为我只是将他们轻轻地扔在了地上吗?

难道你忘了我既是成肉身的人,而且我也是属灵的神吗?你们甚至都不能想象他们在空中飞了多远;他们在空中飞出去,因为我用一只手就把他们扔出了圣殿!你们甚至都不能想象,被那只握着我来自天国之鞭子的手所鞭打的感觉!

但你将要经历那鞭子的鞭打,如果你不认罪,如果你不对你所做的伤害作出悔改的话。你已经把大磨石栓在了小孩子们的身上,那些小孩子在我亚呼赎阿里面只有一两岁,你却把他们淹死在你的谎言里(马太福音18:6)——因为你甚至都已经让他们藐视她的名字,还与她断绝了属灵母亲与子女的关系,而且还说:“你们只需要一位属灵的父亲”。〔圣方言...〕

难道我不是那位曾经说过“不要挡住,不要挡住,不要把任何人挡在外面。不要把她挡在外面。不要缄默我的众先知。不要伤害她。”的神吗?

多少次,多少次,划掉了再划掉,在诸预言里面,它们就是那样〔被划掉了〕。

回到我这里来吧!我爱你!我不想用我将不得不用的方式鞭打你!〔圣方言...〕现在,你没有在做我告诉过你要去做的事情。

你没有以任何方式在顺服我,然而你却是那个在指控她不顺服的人,而她却在每一个方面都顺服我?!她首先是服在我的权柄之下!在任何男人能在她身上声称任何权柄之前,她首先服在我亚哈威,我亚呼赎阿和我伊妈亚的权柄之下!

只有当你符合我的权柄时,〔你〕才能拥有同样多的权柄!因为天国的权柄已经被赐给了你!

回到我这里来吧!承认你只不过是个罪人。是的,你也需要得到拯救,就像以色列一样!你以为为什么我要把以法莲和犹大联合在一起呢?难道你以为是因为犹大比以法莲更好吗?你的确是这样认为的,不是吗?

你说服了每一个人去相信那种说法。在以色列的人也认为他们是“选民”,所以,他们以为他们比其他任何人都好,因为我的儿子是“犹太人的王”(马太福音2:2[9])。

我亚哈威说:我的儿子,亚呼赎阿,是犹太人的王。〔圣方言...〕但是我让每一个会接受我儿子亚呼赎阿的人都嫁接进入那葡萄树——因为他们都只是枝子,祂是那葡萄树——我甚至把野橄榄树嫁接进了真橄榄树里面,〔圣方言...〕他们就合而为一。

任何人,只要承认他们的罪,在我亚呼赎阿面前确实完全悔改,并跪下来举手请求赦免,乞求我赦免他们一切的罪孽,我亚呼赎阿会信实地赦免他们的罪,我会用我所流的宝血再次把你洗净。只要停止预谋犯罪!

停止试探我!停止在你坠入地狱之前,看看你能把我推多远!否则,你就会在涂抹册上了,就是在世界建立之前名字就被涂抹了的人。如果你名字已经被涂抹了,你就不能做任何事去挽回了!

就像如果你是在得救之册上,我的羔羊册上,羔羊的生命册上一样,我就不会丢失你们任何一个!我会前来得到你,无论是你被提到我的怀里,〔圣方言...〕还是你会在这个地球上呼吸最后一口气,然后你会在天国睁开你的眼睛。

我不会落下任何一只属于我的小绵羊和羔羊。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接受兽的印记,除非他们的名字没有被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圣方言...〕

只是不要试探我!〔圣方言...〕我对这个男人说话!我把你从你所谓的“锡安山”扔下去,我告诉你,那只不过是一堆粪!而你正在那粪堆上爬!

你爬上了一座粪堆!你知道那事吗?那甚至都不是一座大山!甚至连座小山都算不上!

那只不过是纯粹的粪!人类的粪便!动物的粪便!混合在一起伴着撒谎的异象,撒谎的话语,那是直接来自撒但的口中!

从一个看起来像人形象的口中说出来,但牠是一个伪装的堕落天使!在最邪恶的邪术之下运行,当你已经在你面前亲眼目睹变形人时,你却拒绝相信这样的事!

是啊,你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事呢?就是当牠是在整个互联网面前,变形人被证实了的事情呢?〔圣方言...〕不要试探我,因为你已经大大地激怒了我!〔强烈的圣方言...〕 你竟胆敢说“圣灵全能风野火事工网站(AMIGHTYWIND.COM)已经被劫持了,说话的不再是以莉莎法了。”而当任何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我必会说出,一篇接着一篇,一篇接着一篇的预言!

他们认识那声音!他们认识我那从她口中说出话语的声音!你这个受过教育的傻瓜是何等的愚蠢!

你这个在叶史瓦(YESHIVA)〔受教育的〕——你这个受过教育的傻子!〔强烈的圣方言...〕你在那里学到了什么,你去那里上学,只是为了一个男人的缘故,只是为了自己能取悦他,这会拯救你的灵魂吗?!会带领任何一个人去天国吗?

你告诉我!我让你按自己的方式行了事。你变成了那个文士。那怎么能带领任何一个人去天国呢?以莉莎法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带领着成百上千万,数以千万计,不计其数的灵魂。

她是从什么时候,从她还是青少年时期就已经开始了——我就一直在使用她——而撒但那时候,反而想把她当作一个血祭。〔圣方言...〕

现在她出去拯救其他要被当成血祭的人,警告关于恋童癖,警告再警告关于“吃婴孩的人”,是的,吃人肉的人。我甚至都警告过——我警告过,甚至当我第一次在一篇预言(79)里告诉你们有关安息日的真理时。

我说过〔在星期天教会里〕谁会成为那肉,那会是为我亚呼赎阿殉道之人的肉。我说过了会是什么在那圣餐杯里,那会是殉道者们的血。

现在,又有什么不同呢?我所预言过的事已经应验了!噢,但是他们在黑暗弥撒中做这事,撒但教徒们和最高级别的光明会(illuminatis),共济会(masons,石匠)成员。

噢,我的小孩子们,我的小孩子们,他们被怎样地献了祭!她含着泪来到你这里,含着泪乞求并且恳求说:“帮助我!帮助我!为那些小孩子们祷告。”你有你的秘密,不是吗,跟共济会。〔圣方言...〕

哦,以色列啊,妳与那高高在上的共济会有联结。你以为摩洛神是从哪里来的呢?那血祭是从哪里来的呢?

你以为从孩子们开始做血祭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的血被流干并被喝掉?〔圣方言...〕你以为吃孩子们的肉,活活焚烧孩子们是从哪里来的呢?〔圣方言...〕

回去做你知道你要去做的事情。(我现在也对你们其余的人说——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为时已晚之前,回到各各他山的十字架面前!)停止试探我!

绝对不要把血缘家人置于我亚哈威,亚呼赎阿或如阿克.哈.古德西的前面!绝对不要!绝对不要!绝对不要!因为他们不能拯救你的灵魂!永远不要以我们为羞耻!

你必须承认谁是弥赛亚,不要让敌基督的灵吸引你〔圣方言...〕,说你现在必须回到以色列。〔圣方言...〕 不要回去!〔圣方言...〕 如果你没有在亚呼赎阿的宝血里被洗净,因为现在敌基督的灵遍布整个以色列。

我不在乎以色列的旅游业〔圣方言...〕,也不在乎这些话语会被怎样地憎恨!你需要亚呼赎阿的宝血!

要与敌玛西阿克的灵争战!你们称牠为“敌基督”。我称牠为“撒但之子”。〔圣方言...〕

我甚至现在都可以告诉你们那个名字,但你们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亚呼赎阿的新娘,你们会知道。〔圣方言...〕我会在你们的灵里说这事,而且当时候来临时,你们就会知道要做什么,那时看起来似乎没有选择。

你要么按血缘家人的方式去做事——是的,我也对那些在以色列的人说话——要么你就按我亚哈威的方式、亚呼赎阿的方式和伊妈亚的方式去做事。你要证明你最爱谁。

你必须愿意把每一个人都放在牺牲的祭坛上,那些我不想他们待在你生命里的人。因为,难道我没有说过“我亚呼赎阿带着分离的剑而来”吗?难道我没有前来甚至分离了血缘家人吗?那是血缘关系的家人。那不是属灵的家人,就是那些真正敬拜我、事奉我、顺服我的人;他们是被宝血赎买、被宝血洗净了的人,透过我在各各他山所流的宝血。〔圣方言...〕

只要知道:每个声称他们属于我的人,然而他们也,用自己的同一张嘴巴,将说“不要再去听预言。不要再去圣灵全能风野火事工。不要再去听以莉莎法.以利亚呼所说的话语,因为她已经被一个邪灵控制了,因为她不会来服在我的权柄之下。”(亚在大声笑。)

我,亚哈威,嘲笑你。你很快就会因说那样的话而感到被掴了一记耳光。当时候来临时,你就会知道。

我不在乎。甚至当你在亚呼赎阿所流的宝血里洗净了之时,你仍然将受到非常严厉的管教,你将会大声哭喊……伏在以莉莎法的肩上哭,你将会哭。

我的意思是:你将会悔改,你将会在完全的悔改中跪下双膝,就像摩西一样,就像大卫王为他和拔示巴的儿子恳求生命一样。

当这些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时,就像现在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一样,我正向你关闭一切的门。

我正在做这事,这样你就会看到,你的灵魂是无价的。这样撒但将不能声称拥有你的灵魂。〔圣方言...〕因为现在牠就在询问“你灵魂的价格是什么?”

在被称为好莱坞的“地狱坞”里,有多少人已经给出了他们的价格。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已经给撒但开出了自己的价码?〔圣方言...〕然而我将要鞭打,而且我还要管教,我还要击打,我还要掴耳光,我还要拔你的胡子,直到你的胡须被拔光只剩下光秃的毛孔!

你就会知道我,亚哈威,很生气!即便当你得到赦免时。即便当你再次被宝血洗净时,我不能让这件事就此罢休,因为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难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恶待我的先知。”(见诗105:15;代上16:22)。

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对我的新娘不尊重。”我已经警告过你!尤其是你,你知道的比普通人都多。

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男人。

你知道,因为现在,那个敦促感实实在在地使你摇晃震动,“她口里要说出来的下一句话会是什么呢?”〔圣方言...〕不要缄默,永远不要再缄默这位先知,因为我会喊得非常大声!

甚至在台湾都发生了一场地震,这事已经被记录下来了,就在你们听到新预言(141)的那一时刻。

就在你们听到“被弃者”这个词的那一刻,当时我正在说出一个警告——那时就有了一场地震,正如它被记录下来的那样,这件事将会成为新预言的一部分。

你不能阻止——你不能阻止这事。你不能延迟这事。我已经设定了日期。那就是我在“我的骨中骨”里面所说的事,年长新娘的婚礼。那就是我在说的事,当亚呼赎阿的践踏恶魔勇士们(YAHUSHUA’S demon stompers)最初诞生时,当以莉莎法和天使长米迦勒——

那巨大的翅膀悬挂在妳的床边,在亚呼赎阿的践踏恶魔勇士们诞生的那一天,那个名字当时被赐予了妳,因为那是给新代祷勇士们的名字。但是不要失望,我年幼的孩子,我的以莉莎法,他们来了,他们又走了。难道妳不明白?他们所有人——所有人都必须被考验。

他们配得被称为“亚呼赎阿的践踏恶魔勇士(YAHUSHUA’S demon stompers)”吗?他们配得被呼召成为接下来的——我将把名字更改为“亚呼赎阿的践踏恶魔勇士菁英(YAHUSHUA’S demon stompers elite,YDS Elite)”的成员吗?以及现在的这个名称是“亚呼赎阿的践踏恶魔勇士菁英,菁英中的菁英”(YAHUSHUA’S demon stompers elite, the best of the best)的成员吗?

不要都揽在妳自己身上。甚至都不要开始责备妳自己。他们认识我的声音。他们知道自己有多想服事这个世界。他们知道自己真的有多想成为亚呼赎阿的新娘。他们知道。

在全世界有五十万人(500,000),就像妳感觉妳非常孤单一样——我告诉妳,五十万(500,000),即使他们只是用圣方言祷告;甚至当他们还从未听说过这个事工名字时,或者甚至都没有听到过妳的名字,他们都在为妳祷告,他们都在为妳的另一半祷告。

他们持续高举你们,这就是为什么这篇预言正在前来。

我现在已带来了一位弟兄,是妳已经认识了那么多年的弟兄,他一直称妳为牧师和先知,但是他一直以来都不同于其他的朋友。那是一位能做他所做之事的男人,现在他站出来了,他甚至在预言之前做祷告,因为妳知道妳需要一位男性的祷告覆盖。〔圣方言...〕

当这些预言前来时,他们将会注意到缺少一个声音。一个原本应该出现在那里的声音。

我从未给过允许,以斯拉,让你出去分发那些杖,好像它们是糖果一般,你分发给你想给的人。你知道这事。如果你不知道这一点,你甚至都不会把这事放在祷告中,甚至不会来求问!

现在那些被弃者,那些行巫术、撒但主义,以及海妖魅惑魔法的人,他们都有了杖。而且他们甚至使用这些杖来抵挡我赐下杖的那第一个人——她的见证已经在那里了。(参见以莉莎法.以利亚呼在夏威夷所经历的恩膏https://asian.allmightywind.com/hawaiianointing/

噢,罪,罪,堆积得高高的罪!你都做了什么!你都做了什么!你都做了什么,我的儿子!随后你好奇,为什么呢?〔圣方言...〕

然后,〔圣方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YAHSladynred频道,自从2009年以来,它如此强大地站立在Youtube那里抵挡仇敌。你知道哪些人应该对此负责(译注:把YAHSladynred频道撤下来)。我说。我“自有永有”将会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圣方言...〕

你看,难道我不是那同一位亚,曾说过:“对枯干的死人骸骨说话,看着他们再次复活(以西结书37:4[10])”吗?现在我对这个男人说话;现在你知道自己是谁;许多人都已经在猜了。〔圣方言...〕

回来。回来。

离开旧〔血〕约。回来,要学习新的血约。回来!回来!回来!你游荡得太远了。

你正在拉扯着那根属灵的肋骨,〔那与你妻子的联结〕,这不是一根橡皮筋。这不是测试的时候——看看你能够走离多远,当你也与我连接在一起时。你不仅从她那里离开了,你也从我这里离开了。因为你回到了旧的血约里。

你带领人们不只是读妥拉分篇,但是现在你还让他们甚至称新的血约为妥拉。是的,我是活的妥拉。是的,我——是同一本书——既包含旧约,也包含新约。但是你为什么不再教导真理了呢?

亚呼赎阿的教导在哪里呢?天堂和地狱的教导以及警告在哪里呢?为什么你害怕对以色列提及这事?你必须用亚呼赎阿的宝血被洁净。你必须得到洁净。

所有这些在以色列的邪灵——如果不首先从你里面赶出这些邪灵,你怎么可能帮助以莉莎法透过这个神圣的事工按照我所按立、指定并且委派你们两个人的方式去接触以色列呢?!——我为了这个目的和这个时候,让这个事工诞生了。

谦卑你自己!跪膝俯伏在地!像虫一样爬行,如同大卫做的那样,在我眼前。他说过他鄙视自己,他变成了什么样的人。

我是亚呼赎阿,我是信实的,我告诉你,我爱你!我永远不会停止爱你。我告诉你,你的名字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但你必须停止!

停止试探我!你必须,必须停止试探我!〔圣方言...〕我有很多方法让你受苦——那些方法你甚至连做梦都想不到。

我的意思是就在这个地球上,我现在对每一个试探我的人说话!对令我失望的人说话。你说:“哦,我会接受亚呼赎阿”,或者接受你称之为耶稣基督的那一位,但我告诉你:我的圣名是亚呼赎阿!

因为我的名是在我父的圣名里面。我们是合一的。还有伊妈亚。圣名亚也在她的圣名里面。母亲亚就是智慧母亲。我知道行巫术的人已经窃取并仿冒了每一件事。

在这个地球表面上,没有一件事是撒但不会设法仿冒的!我要给你们举一个例子。火能被利用,但火可以被用作好的用途,使你们暖和。火能被用来煮你们的食物。但是火也能被用来杀人、毁灭和烧毁房屋。

你还不明白吗?凡我所创造的每一件事物都能够被利用:它可以被用作好的用途,也可以被用作坏的用途。〔圣方言...〕

你以为就可以缄默她了,因为你不会在那里,去作为一位男性祷告覆盖来祷告覆盖她。我告诉过你我会做什么。我总是会兴起其他人,来成为那个男性祷告覆盖。

当我想说话时,我不会让任何事情阻止我说话!从这整个世界,我拣选了这个男人,一个不同于其他弟兄的弟兄,一位朋友,一位男性朋友,不同于任何其他的男性朋友。

我不是在说那些围绕着她的孩子们。这位必须是一位成年人。

这位必须是某个与我有良好关系,是取悦我,尽全力取悦我的人——然而他并不声称自己是完美的,

但我现在使用的这个男人,我称其为多姆,〔圣方言...〕 (因为他不想他的名字出现在那里——他很谦卑)——你们可以学习他的谦卑。

你们可以学习她的谦卑,因为我已经使以莉莎法谦卑了下来,从她被孕育的那一刻开始。因为甚至连她的亲生母亲都试图把她打掉,我却亲手隐藏了她,否则她甚至都不会在这里了。

在她的整个人生当中,她所知道的全部就是苦难和虐待(直到我带来了一个男人)因为每一篇预言都有代价要付。你以为撒但想要这些话语出来吗?〔圣方言...〕

因为看哪,甚至在预言里,甚至现在,当她用方言祷告的时候,你们听到“我的迦勒”这个名字从中出现了多少次。你们看,只有这一个弟兄是不够的——我也使用你的名字。〔“我的迦勒”在圣方言里... 〕

哦,我的...,哦,我的...,哦,我的...,哦,有祸了,有祸了,有祸了!我不喜欢责打我的孩子们。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事:

你最好停止这事!你现在最好停止这种行为!我将要差遣某个人去你那里,一个甚至不会自称是先知的人,但是我差遣他作为一位信使去你那里。这是你的选择,就像大卫曾经有一个选择一样,当拿单被差遣去他那里时[11]。这是你的选择:你怎么对待一位先知。

无论我何时差遣只是一位信使——他们甚至都不需要有先知的职位,只是一位信使。甚至可能是一个孩子,可能是一位信使。〔圣方言...〕这是你的选择:你想要我怎么责打你。

你想我把你的胡子拔出来多少?你想我把你的那个胡子扯下来多少?你想我把你从你所谓的“锡安山”扔下去多远?我称它不过是一堆人和动物的粪便,就像你说的,你把其他人也带过去了?

哦,不,不,不,不,我的儿子。是他们把你带过去了——直接来自地狱深坑的说谎、说谎异象,让你自认为高于自己所当看的,一个区区男人。

你拥有像什么样的灵,你就是属于什么样的灵〔也就是说,是属灵上的,不是实际上的〕。就像以莉莎法拥有以利亚呼的灵一样,但那并不会使她现在就成为以利亚呼。她是一个得到了拯救并被宝血洗净了的女人,跟其他人一样,用的是相同的在各各他山流下的宝血。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耳朵每天24小时都侧耳调向我。如果她醒着,她都是在以某种方式祷告,无论她在做什么,她都在向我呼求。她的耳朵都在调向我的声音。

然而你竟胆敢说——你们这些控告者——说她再也不能听到天国的声音了?噢,哎呦!那会会很痛的!那会让你很痛的!

即使当你跟她在一起时,这还是会很痛的!即使当你回转到我所呼召你去做的事上时,这还将会是很痛的!我不会忘记。我会饶恕,但那全都是关乎管教。只是你不想受管教,你想要受鞭打!

你们要受鞭打。对于每一个胆敢呼叫审判临到她的人,呼叫亚所能给她的最严厉惩罚临到她的人!对于每一个胆敢那样说的人!对于每一个赞同那个说法,胆敢放上亚呼赎阿的圣名,胆敢试图把人从这个神圣的事工赶走的人,这个地球表面上没有任何一个像这样的事工!还胆敢警告别人要远离这个事工,要远离这些预言,说他们可能会被“操控”了,全都是因为你害怕我现在正在说出的话语。

哎呦!你们将会受伤!

你们将会痛得尖叫。但你们会知道:你们该受每一次鞭打,就是我亚呼赎阿要给你的鞭打,就像我鞭打他们那些在圣殿里兑换银钱的人一样,那是我父祷告的殿,就像这个事工一样!

它是等同的,它在属灵上是等同的。因为那么多的祷告都出自这个事工。它也是我父祷告的殿。它是我祷告的殿。它是隐形的城墙,那是没有任何城墙的圣殿。

因为它涵盖了世界上所有互联网存在的地方。当书籍出版发行时,那里必须有新的见证,那将会是一次悔改,以教导他们如何悔改,以及那个人必须要从什么当中得到解救,因为以色列将要如何,哦,如何来学习,如果我没有给出一个例子的话?

他们要怎样学到他们需要从那些我已列举的我绝对恨恶的——我亚哈威,我亚呼赎阿,我伊妈亚,我们恨恶的!我们憎恶的——最邪恶的灵那里得到解救!

这些是邪灵,撒但使用牠们来行毁灭,来行毁灭——牠来就是要行偷窃、杀害和毁灭之事,但是牠毁灭不了这个事工!——牠毁灭不了我已放在你们两个人生命里的使命——牠毁灭不了它,但那并不是说你们不会因此而受苦。

如果你想以一种艰难的方式去完成它,我就会让你以艰难的方式去完成。这就像个一孩子,来到母亲或父亲面前。母亲或父亲会说:“你认为我该为你所做的事而打你多少次?你做了什么事?在我管教你之前,我想要你先承认错误。你所做的事是一种罪,我的孩子,你知道你本不该做的,对吗?”

那就是什么叫认罪。悔改就是当那个孩子说:“噢,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请原谅我,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请原谅我。”

那就是向亚呼赎阿呼求的孩子。而我亚呼赎阿会说:“我原谅你,我的孩子。现在你所做的事情——你必须吸取教训。这样你就不会再重复犯了。”但我会拿起那个罪,我会把它扔得远远的,就如同东离西那么远。

但还是会有一个惩罚随着罪而来。违背任何律法难道不用受惩罚吗?

所以,我的孩子,我应该打你多少次呢?我应当轻罚你,只给你两鞭子吗?因为你该受鞭打,而不是用手打——你们当中许多人现在正听着。

对于以莉莎法,对她的情形,我甚至都不需要提高我的嗓门。在她的生命当中已听到过我三次提高嗓门,她已从中吸取了教训。我永远不需要打她。但是你们这些悖逆的孩子当中有多少人,你们甚至都回到我身边,我把你们洗净了,你们又走回去,再次回到粪山里。

挖呀,挖呀,挖呀,挖呀。挖呀,挖呀,又再次挖进那粪堆里。挖呀,挖呀,挖呀,挖呀。再次在那粪堆里把你的手指弄脏。而你在说什么?

你请求我的饶恕吗?你承认你的罪吗?你去了那个你伤害得最深的人那里吗?当然没去。为什么呢?因为你有这些恶魔,一层,一层又一层成群结队的恶魔,牠们告诉你,说你才是那个需要接受别人道歉的人。

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所以,那个孩子现在有一个选择。我的鞭子要抽打多少次?我的鞭子要鞭打多少次呢?多少悲痛,接着悲痛,再接着悲痛,那将是那些会被带走之人的死亡。但是你还有机会去至少知道,你已经做了以西结书3:17-21[12]里的事,你已经警告了他们。

你警告了他们,我甚至对那些在以色列的人说话。你警告了他们。你用希伯来文张贴了出来。你们警告了他们,你们把预言翻译成了你们的语言。因为我已经兴起了如此多的翻译者,五十种语言并且更多。

你们警告了他们,不要让血沾在你们的手上。你们看,你们所要做的全部就是去警告他们,接下来,若他们继续待在他们的罪里——如果他们继续否认我,继续试探我,继续看看他们是否真的会下地狱——那血就不会沾在你的手上了,但是如果你不发出我所赐予的警告,那么他们就会死在他们的罪里,他们就会下地狱,但他们的血会沾在你们的手上。

因为你会一直记得,你曾经有一个机会去警告他们!然而,因你如此害怕冒犯他们的肉体,你就拒绝去警告他们。

所以,你拒绝了多少次呢?这就是我,亚呼赎阿,现在想在结尾所说的话语。

你看,我正向你们显明亚呼赎阿的一方面,那个方面你们没有在读,也没有在看。但我正在赐予这些启示,我正透过以莉莎法说出这些启示。为什么呢?因为她能够听到我的声音,而我“自有永有”在天国。

祸哉!那个说了“她再也听不到天国的声音了!”的人,单单因为那样说就要挨鞭打!

被鞭打的感觉就像是肉一块块从你的身体、灵和灵魂剥离。当这些话语最终被完全理解时,并且你意识到你自己所做的事,你会跑回到那位你知道你能够信任的人身边,不只是我,亚呼赎阿的身边。

你知道,哦,男人,我“自有永有”正在说的是谁。甚至不要试图以不知情作为辩解,否则我会因那事而鞭打你!〔圣方言...〕

所以,孩子们,你们决定吧,当你们回到各各他山的十字架前之时——你们这些背道者们,我在对你们说话。我不是在跟你们这些新信徒说话,这是你们第一次听说我。

我不是在对你们当中的任何人说话。我欢迎你们!我是亚呼赎阿,我张开双臂欢迎你们!我知道你们是迷失的小黑羊。但是我欢迎你们!我亲吻你们,我拥抱你们,我爱你们,我紧紧搂着你们,在我所流的宝血下我洗净你们。

你们所要做的全部就是到我这里来、悔改并且承认你们的罪。这就是你们所必须要做的全部。我对新信徒们更加格外宽容。我爱你们!我亲吻你们!我拥抱你们!

是那些一直继续游荡徘徊的人——他们进入狼窝;他们进入粪堆,他们去玩,把自己的手指弄脏,当他们声称要去攀登“锡安山”——那就是我不得不打断他腿的人,这样我这位好牧人才能扛着他们,把他们紧紧地抱在我的胸前,直到他们学会不再游荡进入魔鬼的领地里——并且会吸取教训,这样,以色列也就会吸取教训。

所以,我告诉你们这事。我想把这个最后的信息留给你们,因为我是亚呼赎阿。我爱你们!甚至当我在不得不鞭打你们的时候。即便我不得不鞭打你们,不得不打你们,我仍然会原谅你们,只要你愿意并单单请求我。

我仍然会原谅你们。只要请求我。向我承认你所做的事情。不要像那个淘气的孩子说“哦,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呀,爸爸妈妈,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要打我”,并且还对我撒谎。

不要做那样的事。因为你知道我已经知道你做了什么事以及你怎样犯了罪——罪是任何违背亚旨意的事——罪是任何违背我十条诫命的事。我父亲用祂炽热的手指亲自写下了十诫。

当古时的摩西拿着那两块石版——那不是用普通的石版凿成的——而是用最珍贵的宝石做成的,这就是它的材质——把它扔在地上摔碎了,那在我眼里是罪(阿爸亚炽热的手指没有再次把十诫刻在上面,而是古时的摩西必须把十诫刻在上面),但是他悔改了。

他是一个能悔改的人。而且他知道怎样悔改,知道向我,亚哈威,呼求饶恕。而我饶恕了他,但当他击打那块磐石的时候,我就不能饶恕他——〔虽然〕我确实饶恕了他;在属灵界的范围里。然而在物质界,他仍然必须死去,并且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不能进入应许之地。

所以当我在这篇预言里加入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们要仔细思考揣摩。并且要思想那个袭击台湾的地震。因为当我的鸣警使女发预言时,就有着极大的权能。

你们所有企图窃取她名份的人——甚至试图窃取这事工名字的人,甚至把诸预言从书里拿出来,并声称这些预言属于自己的人,那些从这个事工偷盗的人——这就像是从亚哈威和亚呼赎阿的口袋里偷窃一样。

要考虑因做那样的事而接受另一次鞭打。

因为你们看,我就是那位决定我将给予你们击打的神。我就是那位决定“你只是需要用轻柔的声音责备,或是需要被打一顿屁股,还是你需要被鞭打一顿”的神。

一顿鞭打就是用那曾把我打得皮开肉绽的鞭子去抽打,但却是撒但的手使用了那鞭子,并利用人的手把我打得皮开肉绽,把我损毁得几乎认不出人的样子——牠进入到一个男人里面才能做这事。但我不会像那样鞭打,我不会像那样打屁股。

我打你屁股是出于爱。我管教你是出于爱。如果我不管教你,那么我就不爱你(来12:6[13])。我只是生一小会儿气不是更好吗?然后在你请求得到我的饶恕之后,在你完全认罪悔改之后,我会把你抱在我的怀里,我会用亲吻覆盖你。

我想要拥抱你,所以,回到我这里来吧!现在你们所有那些背道者们,回到我这里来吧!来,让我们一起来理论理论!虽然你的罪像朱红,我能够拿掉那朱红,我能够把你洗得更干净,能够把你洗得比任何雪都白。(诗51:7[14]

我在各各他山所流的宝血会做这事!我会做这件事。我那么地爱你!我不只是在各各他山代替了你的位置。我还做了更多的事。

我受的那些鞭伤甚至医治了你。我背负了你的羞辱,因为他们剥光了我的衣服,我赤身露体,为我的衣服拈阄,并且把唾沫吐在我脸上,还把我的胡子拔掉。

你们甚至不知道我所经受的折磨——哪怕只是为了你们当中的一个人,我也会愿意再次重新经受所有的这一切!你们当中名字被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任何一个人,你们都是带着从天国所定的使命而来到了这个地球,你们甚至都还不知道自己的使命。

所以,现在许多人在说:“我是谁?我有一个使命吗?”

是的,你有一个使命,就是用我的真理去接触其他人。因为你怎么能只把真理留给自己呢?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过:“口里承认才能得拯救,”即便你只是向一个人承认。

别犯傻进入一个不允许你能去说(口里承认)的共产主义国家里。你们一定要弄清楚我想要你去对谁说话。只要向某个人承认(亚呼赎阿为主)。

口里承认这事,说你是属于我。我是那唯一的弥赛亚!

任何将要去以色列的人要当心了!因为这一切事都正在被执行。当圣殿正被建造时,以色列就有祸了,有祸了,有祸了!敌玛西阿克的灵将要遍布整个以色列!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就是拯救的日子!

甚至都不要想去那里度假,除非你知道自己被亚呼赎阿的宝血赎买了、被宝血洗净了,并且顺服亚呼赎阿。这不是一篇以色列想要听到的信息,但这是一篇我的孩子们会想要听到的信息!

并要斥责敌弥赛亚的灵,牠将设法前来跟在你们每个人后头,使你们怀疑我是“自有永有”的神,我是亚哈威唯一的独生子,我也是唯一的弥赛亚,唯一的完美羔羊,唯一没有任何罪之斑点或皱褶的神,在思想、话语或行为上都没有犯罪——虽然我被撒但试探了三次,然而每次我什么都没做,除了复述经文回应牠之外。

所以,牠试探我〔并失败了〕——牠在那时候试探了我,牠在那时候试探了我——牠再也不能试探我了。牠只是尝试过了,牠只能得到肉体,并设法试探我。

所以,是什么让你觉得魔鬼不会设法把怀疑置于你们里面呢?并让你们以为你们可以随心所欲地犯罪?“你们还有时间悔改。”

它会大大地冒犯你的肉体,你不想悔改或认罪。你只想等另外一天。谁说你还有另外一天呢?

你们当中有些人要听这篇预言,你们不会有另外一天了。你们最好严肃认真对待这事。

我使那个地震发生是有原因的。这些预言只会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有力——从以莉莎法口中所说出的预言话语,当她等待着她的另一半时——只会变得更加强大。

当两人再次合二为一时,当心了,世界!当诸预言前来时,你的肉体会被冒犯!但出于你灵魂的缘故,你要谦卑自己,你要脸伏于地,要哭泣,要哀号——还要悔改!

我会信实地饶恕你,会信实地把那些罪扔进遗忘之海里。但是我仍然会管教那些我所爱的人——就像身为母亲和父亲的你们一样。

如果你们不管教自己的孩子,那么你们就不爱他们。如果你们不教导他们对错并告诉他们会有后果,因为违背了这个家的家规,那么你们就不爱他们。因为你们是在直接把他们交在撒但的手里。

预言结束

* * * * * * *

预言后的祷告

以莉莎法:阿爸亚哈威,亚呼赎阿和宝贵的伊妈亚,我也为我曾经以任何方式得罪过祢们的事情而祈求饶恕——甚至为今天那遗漏的罪。

因为今天我忘了说这个祷告:“愿每个堕胎诊所下面都有天坑”。那是祢告诉过我们要祷告的事。阿爸亚哈威,我哭求,我哭着说:“那些孩子们该怎么办呢?那些孩子们该怎么办呢?难道祢不在乎那些孩子们吗?当我哭喊时,我知道那些孩子们正被谋杀,他们正在遭受折磨,他们正在被鸡奸至死,甚至是新生儿,天父。

有一种罪被称为“遗漏疏忽”。遗漏疏忽意味着我们有如此多的事情要为之祷告——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是完美的。

我们不可能为我们要祷告的每一件事情祷告,但我为每一个人都祈求祝福。我祈祷,天父,当他们听到这篇预言时,那些名字被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他们会跑回到亚呼赎阿的十字架面前,或者他们跑向亚呼赎阿的十字架面前,如果他们以前从未去过十字架那里的话。

天父,至于那些令祢非常生气的人,那些祢不得不鞭打他们的人——我祷告,阿爸亚,奉亚呼赎阿的圣名,他们只会更加爱祢,他们会哭求,他们的确会完全悔改,尤其是那个要给以色列作榜样的人,这样我们就能够一起去教导他们。

父啊,我所能教导他们的全部就是要怎样才能顺从地行走在谦卑里,我没有任何祢所列举的那些罪。我感谢祢,我赞美祢,因为如果事情必须是以〔这样的方式〕的话,因为我所经历的生活,以及我一生中所经历的痛苦,那么就这样吧,阿爸亚!

我感谢祢,祢没有允许那些罪进入我里面,因为我一直都敬畏祢——甚至在我还不认识祢之前,在我第一次说救赎祷告或是知道祢的圣名之前。

我只是一直觉得有一位神——那里一定有一位神将会惩罚我,甚至当我还不知道的时候,我还不明白有关亚呼赎阿的宝血的时候。我一直都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有我必须要顺服的某个人,那就是我的创造主。

现在我也为那些事祷告,天父——这将会如此有恩膏,祢现在就在滴下这恩膏,现在就带着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膏,现在就直接从天国滴下恩膏油,还有活水。

天父,我现在就正在祈求,奉亚呼赎阿的圣名,祈求世人会跑向祢!我们将会把“救赎祷告”放在那里,就是我在24年前写下的“救赎祷告”。

放在那里的将会是那被翻译成希伯来文的“救赎祷告”,我感谢祢,我赞美祢,阿爸亚哈威,他们将会跑进祢的怀里,祢会拥抱他们并且爱他们,当他们在祢面前承认自己的罪,并全心全意悔改,祈求饶恕时,当他们真诚地悔改时,祢会饶恕他们每一个人。

我感谢祢,我赞美祢,阿爸亚哈威,对于那些知道得更多的人,然而他们却试探祢,再试探祢,还有那些“受过教育的傻瓜们”,天父,他们竟敢一直不停地在进一步试探祢——还一直不停地在犯罪,一直不停在称那些祢说“不,那是善”的事为“恶”,天父,他们就会记住为什么他们必须要付出那被鞭打之代价的原因,那是因为祢如此爱他们。

祢正在让他们脱离地狱!

并且〔鞭打〕到确保他们的脚被放在了坚固的地面上,确保他们完成自己被差遣到这个地球来完成的使命——确保他们为以色列树立了知道要怎样悔改的榜样,知道要怎样能悔改:知道要怎样认罪,知道要怎样谦卑他们自己——即使这意味着他们会感到自己受到了羞耻,遭到了羞辱。

尽管如此,天父,我们必须,我们必须,我们必须降服于祢的旨意,而这就是祢的旨意。所以,奉亚呼赎阿的圣名,我要再次说,天父,谢谢祢饶恕我任何遗漏疏忽的罪——饶恕我以任何方式所犯的罪,任何我也许没有听到但是本来应该现在要说的话,我都请求饶恕,天父。

请使用我。祢使用了这个泥土的嘴唇。因为嘴唇是用泥土做成的。祢创作了这舌头,祢使用这嘴唇来说出祢的话语。

我感谢祢从未允许我发出过一个假预言。我感谢祢,阿爸亚,因为我如此地信任祢。祢永远也不会允许〔我说出假预言〕,因为我的嘴唇被亚呼赎阿的宝血封印了。

我宁愿祢扯出我的舌头,也不要允许我把这些小孩子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领向任何其他的教义,除了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福音的教义以外——除了见证那就是亚呼赎阿的见证——祂就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能去到祢阿爸亚哈威那里,能去天国。

还有一件事就是亚呼赎阿的宝血,祂在各各他山所流下的宝血会洗净他们的罪孽。但是,当我们故意走不同的方向,而不是走祢所带领我们的方向,我们仍然有代价要付。

阿爸亚哈威,我祈求,我祈求,我祈求,我祈求,天父,我祈求祢正对他们说话的那些人,尤其是某个男人,他会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

下一次我见到那张脸时,父啊,我将会看到——〔那个男人〕跪下哭泣着哀号着,他将会拥有像古时摩西那样的灵,那是悔改的灵!认罪并悔改!

还有像大卫王那样的灵,那就是对罪的悔改和认罪!以前我从未明白为什么祢说那是一个灵。我从未明白为什么祢说:“你们有大卫王那样灵的人,兴起吧!”我以前不明白,但现在我明白了。

父啊,我也祈求以色列会跟随这个榜样———他们会意识到,他们将要遭受更严厉的鞭打和摔碎,在大灾难里,就是雅各遭难的时期,也被称为雅各悲痛的时期,但是这恰恰意味着因为祢如此爱他们以至于祢甚至会跟他们再次结婚,阿爸亚哈威。

祢甚至会跟他们再婚,但那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遭受痛苦。这个世界也必须要遭受痛苦。因为这世界与祢所教导我们的一切背道而驰。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它确实是被放在了我们的灵魂里面。

所以,感谢祢,亲爱的亚呼赎阿。我敬拜祢!祢是我们的国王陛下。我敬拜祢,阿爸亚哈威,祢是我们的创造主,祢是我们的国王陛下。我敬拜如阿克.哈.古德西,舍金亚荣耀,伊妈亚,甜美的圣灵,妳是我们的王后陛下。我们敬拜,我们赞美。我们爱祢们,我们爱慕祢们。因为我们那些名字被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我们不想遭受任何鞭打。我们甚至都不想祢必须得提高嗓门。

亚呼赎阿,祢受够了苦难!我们不想再让祢因我们给祢的圣名带来了羞辱而遭受痛苦了!

我祷告祈求,祈求从我曾经——在互联网上这二十四年以来——所说出的每个祷告,从我所说出的这个祷告,让这个祷告成为最有恩膏的祷告,成百上千万的人将会跑进祢们的怀里,因为这预言讯息会被翻译成那么多种不同的语言。尤其是对那位将要被拔掉胡子的人,从他所谓的“锡安山”被扔下的人,那个所谓的“锡安山”真的没什么,只不过是一堆粪罢了!

变形人!在他左右的堕落天使们,他被如此蒙骗以至于这个人以为他们是圣洁的。噢,阿爸亚,我呼求!我呼求!今天就做点什么吧!今天就做点什么吧!

对那些是被弃者的人,天父,他们会拿着这些话语,他们已经在涂抹册上了,他们甚至都还不知道这事。我们将会拿着这些话语,他们只想嘲笑我所说的这些话语。

阿爸亚哈威,感谢祢的伸冤报应。祢说过,亚哈威说:“伸冤报应在我”(申32:35[15])祢说过:“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罗9:13[16]

所以,当然,我们要恨恶那被弃者,因为祢恨恶被弃者,那就是以扫。所以对于那些有像以扫那样灵的人。你们最好走开。你们甚至都不应该听了这篇预言当中的任何话语。只要走开就好了。

不要再加添你所要经历的摔打了。走开吧!至于你们那些不明白预言的人。只要走开就好了。思考这事。到你的圣经里去查考。

找出先知是做什么的。先知要斥责、警告和鼓励。先知有来自天国的启示。先知是一根手指,指出通往天国或地狱的道路,那就是我的全部职责——只是一根手指,一位受膏的信使,我正把你们指向天国!

所有想去天国的人,所有愿意离弃他们罪的人,所有愿意在亚呼赎阿所流的宝血里被洗净的人。

还有对于那些身为希伯来人,在以色列出生的人,你们有最最艰巨的任务,要成为以色列的榜样,要悔改我所列出的所有那些罪——是祂阿爸亚,亚呼赎阿和伊妈亚所憎恶的。他们憎恶(那些罪)。他们憎恶(那些罪)。

我是以莉莎法.以利亚呼,这篇预言是在2月1日被赐给我的,是吧?我相信是在2月1日。

其他人:妳开始说预言的时候是1月31日。

以莉莎法:现在是2月1日了吗?现在仍然是1月31日?

其他人:是的。

以莉莎法:现在还是2019年1月31日。如果这篇预言已经以任何方式帮助了你,能请你在联络表给我写信吗?allmightywind.com/guestbook2017

能请你在宾客留言薄上留言吗?你的名字就会被记录在天国里,无论你在那里留下了什么祝福。

你会让我知道你今天得救了吗?会让我知道你正跑回亚呼赎阿的怀里吗?或者也许你从未待在亚呼赎阿的怀里,你今天刚刚得知,有关亚呼赎阿的救赎宝血能洗净每一个罪。

不要担心,你不会遭受鞭打。祂会拥抱你!祂会亲吻你!祂会爱你!因为你以前并不知道。这就是我所听到要说出来的话语。

感谢你们去我的youtube频道。那个频道现在必须被重建,用户名是YAHSladyinred,我们必须做那件事,我请求你们代祷,因为9年前,就是2009年,YAHSladynred (我原来的youtube频道)——因为谎言,声称那音乐属于他们,而那在youtube上的音乐,甚至根本就不属于他们。那个因把YAHSladynred频道拿下而要负责的人将会因此遭受鞭打,然而那个人知道〔他〕是应得的。

那些要为此而承担责任的人——我不是对被弃者说话,因为他们只是去往地狱的更低层次罢了,他们也要负上责任。然而你们那些曾经以为你们得救了的人,我对被弃者们说,那些我曾经称为属灵孩子们的人,我再也不会这样称呼了。

实际上,我祷告我可以看见你们所遭受的部分痛苦,哪怕只是极小部分,因为我真的受不了血和伤口,但我想知道因着你们像犹大一样的背叛而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

但对那个受这些被弃者们恶魔般影响的人,你听从了撒但的声音,然而你却不知道这事,当我看到你被鞭打时,我会哭,我也会安慰你,但是我不会说你不该受鞭打,你也不会说你不应该受鞭打。

你会感谢亚呼赎阿因为祂爱你深切才会鞭打你,甚至让悲痛,接着悲痛,接着悲痛而来,因为你要比其他所有的人负上更大的责任。我所对着说话的男人知道我在说谁。

这就是我必须要说的全部的话了——奉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的圣洁公义的圣名!——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我已经在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膏下说出来了,我知道这里面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出于我的肉体。

因为那事,我把荣耀归给祢们,阿爸亚哈威,亚呼赎阿和伊妈亚,宝贵的如阿克.哈.古德西,舍金亚荣耀,我的伊妈亚,感谢祢们!

因着祢们的怜悯和慈爱而感谢祢们!因着祢们赐予的恩膏以及将仇敌所窃取的一切都归还给我们而感谢祢们!阿爸亚,我因着最好的代祷勇士们而感谢祢!

感谢祢从全世界招聚了五十万人,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们的名字,或许你们也不知道我的名字,但我告诉祢,阿爸亚,我祈求祝福临到他们,当他们出,他们入都蒙福。天父,我祈求申命记第28章的祝福临到他们。

我祈求祝福临到这个新的团队——就像亚呼赎阿的践踏恶魔勇士们,当事情被清理干净时,我们将拥有由他们组成的一支军队!但现在有些事情我要非常保密,我只会托付给那些祢们已经告诉我的那些在爱中祷告的人,那些在爱中为那些甚至必须被鞭打之人祷告的人。我爱你们!

亚呼赎阿,我祈祷人们会听,他们会悔改,他们将会有像大卫王那样的灵,像新摩西那样的灵——只是意味着这一种方式,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出去说我就是摩西!我就是大卫王。

出于天国的缘故,让我们直接了当地说吧!这意味着你知道要如何悔改。你知道怎样成为一个合亚心意的男人或女人。奉亚呼赎阿的圣名,阿门!

抄录结束

预言在这日被如此说出,如此写下。奉亚呼赎阿.哈.玛西阿克的圣名

预言被赐给牧师以莉莎法.以利亚呼

2019年1月31日

* * * * * * *

[1] 使徒行传2:1-4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2] 约书亚记10:12-14当亚哈威将亚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约书亚就祷告亚哈威,在以色列人眼前说: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13于是日头停留,月亮止住,直等国民向敌人报仇。这事岂不是写在雅煞珥书上吗?日头在天当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约有一日之久。14在这日以前,这日以后,亚哈威听人的祷告,没有像这日的,是因亚哈威为以色列争战。
列王纪下 20:8-11希西家问以赛亚说:“亚哈威必医治我,到第三日,我能上亚哈威的殿,有甚么兆头呢?”9以赛亚说:“亚哈威必成就他所说的。这是他给你的兆头:你要日影向前进十度呢?是要往后退十度呢?”10希西家回答说:“日影向前进十度容易,我要日影往后退十度。”11先知以赛亚求告亚哈威,亚哈威就使亚哈斯的日晷向前进的日影,往后退了十度。
以赛亚书 38:7-8“我-亚哈威必成就我所说的。我先给你一个兆头,8就是叫亚哈斯的日晷,向前进的日影往后退十度。”于是,前进的日影果然在日晷上往后退了十度。

[3] 耶利米书30:7哀哉!那日为大,无日可比。这是雅各遭难的时候,但他必被救出来。

[4] 出埃及记32:9主亚哈威对摩西说:“我看这百姓真是硬着颈项的百姓。”

[5] 申命记14:2因为你归亚哈威你神为圣洁的民,亚哈威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
出埃及记19:5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

[6] 创世记4:8-11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9亚哈威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10亚哈威说:“你做了甚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11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

[7] 出埃及记3:14亚哈威神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说:你要对以色列人这样说,那自有的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

[8] 马太福音21:12-13亚呼赎阿进了神的殿,赶出殿里一切做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13对他们说:“经上记着说: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

[9] 马太福音2:2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

[10] 以西结书37:4-9他又对我说:“你向这些骸骨发预言说:枯干的骸骨啊,要听亚哈威的话。5主亚哈威对这些骸骨如此说:‘我必使气息进入你们里面,你们就要活了。6我必给你们加上筋,使你们长肉,又将皮遮蔽你们,使气息进入你们里面,你们就要活了;你们便知道我是亚哈威。’”7于是,我遵命说预言。正说预言的时候,不料,有响声,有地震;骨与骨互相联络。8我观看,见骸骨上有筋,也长了肉,又有皮遮蔽其上,只是还没有气息。9主对我说:“人子啊,你要发预言,向风发预言,说主亚哈威如此说:气息啊,要从四方而来,吹在这些被杀的人身上,使他们活了。”10于是我遵命说预言,气息就进入骸骨,骸骨便活了,并且站起来,成为极大的军队。

[11] 撒母耳记下 12:1-15亚哈威差遣拿单去见大卫。拿单到了大卫那里,对他说:“在一座城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富户,一个是穷人。2富户有许多牛群羊群;3穷人除了所买来养活的一只小母羊羔之外,别无所有。羊羔在他家里和他儿女一同长大,吃他所吃的,喝他所喝的,睡在他怀中,在他看来如同女儿一样。4有一客人来到这富户家里;富户舍不得从自己的牛群羊群中取一只预备给客人吃,却取了那穷人的羊羔,预备给客人吃。”5大卫就甚恼怒那人,对拿单说:“我指着永生的亚哈威起誓,行这事的人该死!6他必偿还羊羔四倍;因为他行这事,没有怜恤的心。”7拿单对大卫说:“你就是那人!亚哈威-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膏你作以色列的王,救你脱离扫罗的手。8我将你主人的家业赐给你,将你主人的妻交在你怀里,又将以色列和犹大家赐给你;你若还以为不足,我早就加倍地赐给你。9你为甚么藐视亚哈威的命令,行他眼中看为恶的事呢?你借亚扪人的刀杀害赫人乌利亚,又娶了他的妻为妻。10你既藐视我,娶了赫人乌利亚的妻为妻,所以刀剑必永不离开你的家。’11亚哈威如此说:‘我必从你家中兴起祸患攻击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嫔赐给别人,他在日光之下就与她们同寝。12你在暗中行这事,我却要在以色列众人面前,日光之下,报应你。’”13大卫对拿单说:“我得罪亚哈威了!”拿单说:“亚哈威已经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于死。14只是你行这事,叫亚哈威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故此,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15拿单就回家去了。

[12] 赐给圣灵全能风野火事工的呼召:结3:17-21亚哈威的话临到我说:17“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18我何时指着恶人说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劝诫他,使他离开恶行,拯救他的性命,这恶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原文作:血)。19倘若你警戒恶人,他仍不转离罪恶,也不离开恶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20再者,义人何时离义而犯罪,我将绊脚石放在他面前,他就必死。因你没有警戒他,他必死在罪中,他素来所行的义不被记念,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原文作:血)。21倘若你警戒义人,使他不犯罪,他就不犯罪,他因受警戒就必存活,你也救自己脱离了罪。”

[13] 希伯来书12:6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

[14] 诗篇51:7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

[15] 申命记32:35他们失脚的时候,伸冤报应在我;因他们遭灾的日子近了;那要临在他们身上的必速速来到。

[16] 罗9:13正如经上〔玛拉基书〕所记: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
玛拉基书1:2-3亚哈威说:“我曾爱你们。”你们却说:“你在何事上爱我们呢?”亚哈威说:“以扫不是雅各的哥哥吗?我却爱雅各,3恶以扫,使他的山岭荒凉,把他的地业交给旷野的野狗。”

* * * * * * *

聯絡我們:
amightywindasianbranch@tutanota.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
http://allmighty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