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夢:2008.6.24 Rubicon(盧比孔)武器將會被用來抵擋人類

Rubicon(盧比孔)武器將會被用來抵擋人類

異夢被賜給使徒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2008年6月24日

* * * * * * *

更新:我不知道網站管理員把這個夢張貼到了事工的網站上。在7月6日,我看到了一則盧比孔木瓜汁的電視廣告。現在我不是說這個果汁跟那個夢有任何關聯,但對我而言那無疑是一種確證。

以莉莎法的錄音:我實際上聽到自己在睡夢裡喊叫,而且是我尖叫了,我不明白,但我不能醒過來。我只是接著睡覺。當我……這是我做的異夢。我不知道是否是現在的事。我不知道它是否正被研發,但政府有了一種武器。我知道那武器會在大灾難中被使用,它會被用來對付那些他們想控制的人。當然那將意味著在大灾難中,針對那些真正聖潔的人。

武器是一種毒藥,但這毒藥不會殺死人。毒藥會控制人們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它的名字是「Rubicon(盧比孔)」。盧比孔所做的是:引起巨大恐慌。人們不想反擊因為他們已被注射了這種毒藥。他們認為那只是他們自己的情感,但他們處於極度恐慌中。他們不會反擊,甚至是小孩子們都不會——在夢中有一個小女孩,我的工作是設法保護人們。

* * * * * * *

異夢

夢裡有一個孩子們的房間和一個小女孩。孩子們都睡在一個房間裡。敵人已潜入了孩子們的房間裡。那些小孩子們很勇敢。他們知道亞哈威將會保護他們。除了一個晚上我開始聽到在孩子們的房間裡有很多騷動。我進入那房間。房間很大,裡面只有小孩子。他們每個人有自己的小床。他們都在哭,特別是這個小女孩。

我進dart 到房間裡問道,「出什麽事了?」

接著我看到有一個人飛奔出窗外,而她不停地在說話,主要的是他們忘了自己已中毒了。那是一種注射,他們忘了自己已中毒了。但我能及時抓到了她。她只是不停地說著一件事,「Rubicon(盧比孔),毒藥,盧比孔。」

然後我知道——因為這個小女孩,她就像我的女兒或者她就是我的女兒。我不知道是哪種——那就是我(在睡夢中)尖叫的時候,因為我意識到孩子們已被注射了這種盧比孔,而且我們不知道有何治療方法。

然後我回到大人們和孩子們的父母那兒。我去告訴了他們這件事。當我告訴他們的時候,他們就被擊垮了,因為我們就像,嗯,我們全都是戰士,但我們知道有一件事我們不知道答案,我們也不知道要如何反擊。這種盧比孔的其中一個症狀就是强烈的嘔吐。孩子們嘔吐得很厲害,我們就開始禱告。

我希望我能告訴你這個異夢有個開心的結局,但並非如此。

* * * * * * *

以莉莎法開始禱告:

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阿爸亞哈威,我們現在提前為我夢裡稱為Rubicon(盧比孔)的東西禱告:我們禱告這個不會被造出來。我們禱告祢不會允許這件事發生。我們禱告你會給予針對盧比孔的解藥。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會開始,也就是即就是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新娘會開始提前禱告:政府,就像現在他們說他們獲得一種藥,那種藥能讓人停止害羞——那種藥是用來控制情感的。當我說政府的時候,我是指政府所使用的科學家們。我們現在提前說。我現在要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提前禱告對抗這事。

我們禱告這不會發生。我們禱告祢會使這事失敗。我們禱告祢不會允許撒旦完成牠已開始的事,因為祢的話語說——並且我們也站立在祢的話語上——祢「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靈,而是剛强、仁愛和謹守的心」,我們宣告那句話!

禱告結束

我們有的唯一對抗這個武器的武器,當我後來跟其他人說起時,我說,「我們該怎麽辦呢?」

就像現在,科學家們說, 「牠全都是從幹細胞研究開始,當他們被允許做那事,用胚胎做那個研究,全都是從那裡開始的。邪惡的閘門就被打開了,就像Frankenstein(科學怪人)——亞哈威稱他們為「設計嬰兒(訂製嬰兒,基因編輯嬰兒)」,「人類的『設計嬰兒(訂製嬰兒,基因工程嬰兒)』」。

就像現在一樣,我剛讀到他們知道如何能使一個人脫離害羞/腼腆——這樣他們就能控制他們認為在一個人裡面不好的性格——他們忘記了亞哈威創造了一些外向的人,也創造了一些內向的人,還有一些人,我們的造物主想讓他們更加腼腆一些。祂想要讓他們是更加安靜的。

我將永遠不會忘記當我年輕的時候我只是想變得冷靜。我說其他牧師是那麽冷靜,我會禱告,我會說,「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冷靜的人。從我出生以來我就一直不是一個冷靜的人。我是一個易激動的人。我是一個情緒化的人。

當我禱告的時候,祂告訴我,當我禱告的時候,亞呼贖阿告訴我, 「如果我想要你冷靜我就已把你創造成冷靜的人。我是按我想要妳成為的方式創造了妳。」

亞哈威並不想要我們所有人都一模一樣。

祂喜歡我們有各種不同的性格。因此當我跟(我家人)說話的時候,我說,「我不知道要怎麽禱告抵擋這事。我不知道他們是否現在已經在〔飛機〕化學航跡雲(Chem Trails)踪迹裡在做這件事。我不知道科學家是否已透過水、透過食物做了這件事。我知道的是,大衆已經在被恐懼控制著。很多事正在被政府做成,而且人們都被愚弄了。我們只是驚訝地搖著頭。

人們為什麽?為什麽你們會允許自己通過飛機場掃描,允許自己被陌生人看得一清二楚?為什麽你們允許這樣?

父母們,為什麽你們現在允許你們的孩子被像小小的嬰兒一樣教導並控制著。被教導同性戀是對的。你們都不被允許能夠管教你們自己的孩子。如果每個父母,每個父母都去這些學校——成群地去這些學校——所有的人都說,「我不會容忍這件事。」他們不能把每一個父母投進監獄。

我不明白這點。但我說,「我不知道怎麽做。」祂向我顯明了這些事,我不知道如何去阻止。我不知道這個Rubicon(盧比孔)已經被製成了。突然,我聽到怎麽去禱告了。

* * * * * * *

以莉莎法開始再次禱告:

我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祈求,那些讀到這個禱告的會認同我——哇,那些敵人會興起攻擊這禱告,但我不在乎。

你們看,聖經說了,亞哈威賜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靈,而是剛强、仁愛和謹守的心(提摩太后書1:7),我們不會接受這膽怯/恐懼的靈。我們會反擊這膽怯/恐懼的靈。

既然這個是透過人工方法做成的,科學家在做這個事——我祈求他們還沒有成功。我們現在就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祈求——每一個試圖用這個Rubicon(盧比孔)或其它任何方式控制大衆的科學家,他們試圖(就如亞哈威說的,「它是人的設計嬰兒(訂製嬰兒,基因工程嬰兒)」,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祈求我們就呼求一個詛咒現在就臨到你們身上!

我們請求阿爸亞哈威讓你們的大腦亂成一團。你們將無法知道2加2等於幾。我們請求那位唯一真正的造物主,時間的創造者,我們現在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請求祢阿爸亞哈威送出一個瘟疫臨到科學家們的大腦。在他們的大腦裡——那些想出這個邪惡的人,那些膽敢把人和動物混合在一起的人,噁心,他們在製造現代的「科學怪人」。

禱告結束

* * * * * * *

混合雜交動物的異夢

我做了一個夢。我當時在一個「床和早餐」的餐廳裡。在一個洞裡——這個夢距今有幾個月了——我當時想這是一個我做過的最荒唐的夢。我現在知道它不是一個荒唐的夢。事實上,我想夢是在年初,2008年一月份,因此這是在好幾個月以前的異夢。

在我的夢裡,在墻上的一個洞裡,我看到這個生物不停地從洞裡飛進飛出。在「床和早餐」裡的人,他們有寵物如猫之類的。我看到這個生物,牠有四條腿,但有一個人的腦袋,它會在抓住一隻小猫後馬上進入墻上的那個洞裡。

我問「床和早餐」的老闆,「那個住在墻裡的是什麽東西?」

他們只是回答說,「我們拿牠沒有任何辦法。牠是半人半獸。只要我們把自己的寵物給牠吃,牠就不會給我們搗亂。」

異夢結束

現在我知道他們在哪裡混合雜交(動物和人類),特別是在英國,這種混合雜交在進行。但不光是英國。他們在製造半人半牛的東西。那樣做的目的是什麽呢?

* * * * * * *

以莉莎法再次禱告:

哦,亞哈威,您必須差遣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過來,必須很快差遣祂過來。除了您之外,我們沒有任何辦法抵抗這樣的東西。那就是為什麽您告訴我要禱告,要代禱勇士們開始禱告。

我們唯一擁有的武器不是屬肉體可朽壞的,而是屬靈的。阿爸亞哈威我們現在就用那屬靈的武器,您告訴我要為這事禱告——這些科學家在扮演神,這些科學家認為他們自己是造物主,這些科學家認為他們可以控制大衆,認為他們可以重新設計你的創造。現在,就在2008年6月24日這一天——我們在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聖潔的人,我們祈求您釋放一個瘟疫臨到這些科學家們的大腦上。就像我說的,當您這樣對付他們時,他們將無法做2加2等於幾。

瘟疫將會如此快地臨到他們。他們將無法完成人的設計嬰孩。他們將不能完成他們嘲笑您的計劃——要使瘟疫臨到他們所有的人,不要讓他們任何一個逃脫。不要對他們有任何憐憫,毫無憐憫!阿爸亞哈威,我們的天父,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我禱告祈求用快速死亡來結束這一切。將這些邪惡、卑鄙的科學家們從地球上鏟除,殺一儆百,以警告那些扮演造物主的下場。

禱告結束

* * * * * * *

天父您已經告訴我這些電影明星——這些女人她們已做了那麼多次墮胎,她們不敢讓自己的身材因懷孕而走樣。突然之間她們有了雙胞胎。你們知道自己是誰。哈!不光是那些有雙胞胎的人——那些不能懷孕的人,你們購買了你們的「設計嬰兒(訂製嬰兒,基因編輯嬰兒)」。

你們連嬰孩眼睛的顔色,性別,頭髮的顔色,個性都設計好了,你們認為你們在愚弄別人,你們認為自己有完美的小孩。那個小孩連自己的一半年日都活不到。它只是個克隆罷了。你們當中的一些人已經被揭露了。

媒體已給你那個小女孩取了名字,你知道自己是誰。都知道她是個異形。你們可以看她的眼睛,在她的眼睛裡看不到靈魂。這就是今天我必須要說的話。

我們唯一的武器是禱告。我們唯一的武器是請求我們的阿爸亞哈威報應這些重新創造生命的邪惡科學家們。

他們說,「當我們將科學當神使用時我們能創造得更好!」因此科學家看起來像造物主。科學家看起來像神,但只有一位神——科學家們被世界的眾政府利用,在人們身上進行種族滅絕、或控制人們、或重新按政府想要的形象創造他們以便政府能控制他們。

現在的這個Rubicon(盧比孔),這個藥被注入人的體內——現在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寶血對抗它。

就像我說的,如果他們是一名真先知,他們就只能做兩件事。先知會祝福那些亞哈威說要祝福的人,同時也會詛咒那些亞哈威說要詛咒的人,並且祝福和詛咒都會發生。真正的先知知道全能神亞哈威的權能。我已被告知了要怎樣禱告對抗這些科學家。

現在我會要那些聖潔的人禱告對抗這些科學家。現在最後我只求一件事,那就是親愛的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聖靈和新娘說,「快來!」——祢的聖靈,祢的寶貴、寶貴的聖靈,我們寶貴的媽媽如阿克.哈.古德西,聖靈和新娘說,「快來,亞呼贖阿, 快來,」(啓示錄22:17)。

因為我們知道我們身處這個世界,但我們不會效仿這個世界。我們在地獄的頂端行走,眾惡魔/邪靈想要包圍抓取我們。我們甚至行走在異形當中。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時刻了。世界各地到處都是所多瑪和蛾摩拉。

在地球表面有哪一個國度,哪一個國家,哪怕是一個、一個島嶼會主張聖經所說的那位是真正的亞哈威,還說真正的彌賽亞就是亞呼贖阿呢?那就是會有神迹、奇事並異能跟隨的國度和國家。就是那樣的國度!就是那樣的國家!就是那樣的島嶼!他們永不會挨餓,在那裡亞哈威將會親自捍衛你們。

你們在哪裡?我們想住那裡。聖潔的人想住那裡。因為我們現在再次進入亞拿尼亞和撒非拉的時代。他們將無法踏足到那個真正代表亞哈威的土地上!

它不是以色列。以色列不再是聖地。以色列將會成為聖地,當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再來之時。但是以色列墮了更多的胎,以色列有同性戀驕傲游行。以色列,妳不再聖潔!妳一度主張聖潔,妳將來也會再次主張聖潔!但是現在,妳像其他每一個國度和每一個國家一樣深陷在罪中。

只有當亞呼贖阿來臨時,當祂執政掌權時,當祂踏足於橄欖山並橄欖山分裂時,妳才會再次變得聖潔。人們,你們要嚴肅對待這件事。亞哈威永遠不會太早,祂也不會太遲。

我已相信這個藥現在只是處於發明階段。我禱告藥的發明還沒有完成。但那些發明這種藥的科學家有禍了!

禱告是你唯一的武器!禱告是我們唯一的武器!用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寶血——當你們看到空氣中的化學航跡雲時,哈,世界各地的每種報紙都已經報道了這事——祈求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寶血覆蓋那些化學航跡雲。反轉那詛咒返回到在空氣中散播它的那些人身上。反轉那詛咒返回到製造它的人身上。

他們以為他們有免疫不會受其傷害。富人認為自己有抗生素。但是阿爸亞哈威,很久以前,您就已經告訴我我要向他們證明他們的抗生素將不會起效。他們必會死在他們自己的毀滅性武器之下。但那些被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寶血覆蓋的人不會被碰觸。單單祂的寶血就是所有武器中最強大的武器。

要被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所流的寶血覆蓋,意味著你要行得聖潔。你不要效仿這個世界。「今日就選擇你所要侍奉的神。」(約書亞記24:15)你不能以為去教會就可以得救。

有一個聖潔的標準,亞呼贖阿就是我們的榜樣。當你搞砸時——我不是說有完美的人,因為衆人都犯了罪,虧欠了亞哈威的榮耀。只有一個完美的人曾經行在這地球表面,祂就是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但你要盡自己的最大努力、最大努力去得到阿爸亞哈威的喜悅。

你們認為自己會「被提」的人,你們最好要有像以諾那樣的明證。那是我們一直的禱告,它在一個異夢裡被賜給了我——我們要像以諾一樣,在我們被接到天國之前,在以諾被接到天國之前他已有了這個明證,他得到了亞哈威的喜悅的明證。

如果你沒有被發現得蒙亞哈威的喜悅,如果你認為自己可以做(在五鳩)的賴利(Riley)所說的:你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每個人都正在倒退——賴利牧師,我會找到你!這個事工會找到你!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名!

你是個直接來自地獄深處的騙子,你教嗦人們犯罪沒有關係,他們仍然可以在空中跟亞呼贖阿相遇。 你是個直接來自地獄深處的騙子,我已讀了你的垃圾,我看到你將大衆都領入了企圖。人們想聽你的垃圾。他們想被拍拍頭,說「去犯罪吧!沒事。你所要做的只是說這個小小的救恩禱告,我保證你去天堂。」

你是個騙子,所有那些傳揚你的假福音的人都是來自地獄,你是個騙子!

事實上亞呼贖阿說,「你為什麽稱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順服我?你怎麽能說愛我但却不順服我呢?」真理就是:「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這就是真理。

你是個騙子,牧師賴利(Riley)!你設定「被提」的日子,但設定的日子來了又過去了,人們都害怕斥責你!2008年8月1日……我當面嘲笑你!我當面嘲笑你!

很悲傷,因為你正將那些真正、真正愛亞呼贖阿人領入歧途!但你已經欺騙了他們,你告訴他們「按你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生活,沒關係!祂不指望你完美。亞呼贖阿/耶穌基督不指望你守十誡。沒關係!不管你想不想,你都會『被提』」。

你是個直接來自地獄深處的騙子。我相信你是政府的一個臥底。我相信你為這些人所設置的是永久的「被提」,但不是被提到天堂。我不知道怎麽說這些因它們都連在一起。說謊的牧師們……說謊的先知們……拍拍別人的頭……無論什麽都可以。感覺良好的先知們……確保你們自己沒有說任何讓人不安的話!

噢,我不怕冒犯你們!如果你們最終的結局是在地獄,那就是我對你們最大的冒犯了。我每一刻的存在,我的思想意念、身體、靈和靈魂的每一處都敬畏、害怕冒犯亞哈威、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和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

我知道當我離開這個地球時,我會去哪裡。你最好將每一天都當作是你的最後一天生活。你最好將每一天都當作「被提」的日子生活。雖然真理是只有極少數的人會在第一次「被提」。只有,我重複一遍,只有啓示錄14章裡的初熟的果子從地上被贖(即被提)。你自己去看那一章。

第二次「被提」是當兩位見證人和殉道者在同時期被殺。這些才是在亞呼贖阿裡死了的人先復活,聖經裡說我們活著的人會被接到空中與祂相遇。活著的人是指啓示錄7章裡在這地球上被封印被保護的人,還有他想在那次被提中接走的任何人。

我甚至都不會去構想,因為我對第二次「被提」得到的啓示不多,但我所知道的就那麽多。不止一次「被提」。

我被賜予肉耳可聽的話語:「首先一個被提,然後是為了那些我所愛的另外一個被提」。我堅定地、堅定地、堅定地相信,我知道至少有兩次「被提」。

哦,聖潔的代禱勇士們,回頭去看我所說的,你們就知道怎麽禱告了。禱告這些科學家們的大腦變成一團亂麻。

那就是我必須要說的。這就是我被告知要禱告的方式。這件事從現在開始要列入我們的禱告中。科學家們會被制止。真正的創造主將會制止這件事。這些做了這件事的科學家們有禍了!你們製造了你們自己的毀滅性武器,亞哈威是不會被輕易嘲笑的!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禱告!阿門!

以莉莎法的禱告結束

* * * * * * *

當我跟另一位先知一起禱告祈求異夢的含義時,我被給予了關於Rubicon(盧比孔)首先是如何被發現的啓示。有一種藥物或毒藥正被用在派去打仗的士兵身上,這樣他們就不會有任何恐懼,創造了極端的烈士。然後科學家們將這個藥反過來,製造了Rubicon(盧比孔的配方,即導致恐懼。

當我們做了研究並查閱Rubicon(盧比孔)這個詞的意思時,我很驚訝,因為我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那個詞。因為Rubicon(盧比孔)是意大利的一條河,我不得不懷疑他們是否會利用水資源來散布這個盧比孔。

抄錄員的評論:維基百科(2009)是這樣說意大利境內的河流Rubicon(盧比孔):「渡過盧比孔河」(Crossing the Rubicon)是一句很流行的成語,意為「過了不歸點passing the point of no return」。指的是在公元前49年凱撒大帝故意橫渡盧比孔河以發動戰爭。當羅馬法律禁止任何羅馬部隊的軍團橫渡(盧比孔)河時,該河便一舉聞名。這條河被認為是山南高盧的羅馬省北部與意大利本土以南的界綫。因此該法律保護了共和國免受內部軍事威脅。在公元前49年,推定為羅馬日曆的1月10日,當凱撒大帝和他的軍隊橫渡盧比孔河進軍羅馬時,他打破了那條法律,造成了無法避免的軍事衝突。根據古羅馬歷史學家蘇維托尼烏斯(Suetonius)的記載,凱撒說了一句著名的話「alea iacta est (骰子已經擲下)」。蘇維托尼烏斯同時描述了當凱撒靠近那條河時他自己也還是很明顯地猶豫過。作者將實際的橫渡歸功於一位超自然的幽靈。「渡過盧比孔河」這個短語被保存下來意指任何將自己置之於沒有退路的危險境地的人——類似於現在的說法「過了不歸點」。在少數情形下,也會使用它的本意就是某人對自己的祖國使用武力的行為。

不歸點是指某人或某組人已超出了那一點,他們必須繼續他們目前的行為,要麽是因為返回實質上是不可能的,要麽是因為返回會异常昂貴或危險。它也被使用於下列情形,即返回的距離或所需的勞力遠遠超過繼續走下去的行程或要完成之任務所需的勞力。

一個特殊的不可逆轉的行為(如引爆或簽合同)可以是一個不歸點,但不歸點也可指在一個連續行動中(如飛行中)的一個計算好了的點。

在我抄錄完這個禱告後,我在靈裡歇息的時候看到三個异象。我跟你們分享因為我相信他們對這個禱告來說有顯著意義。

1)一個大概33歲左右的中年男性,普通的白人,他有一頭棕發,帶著霓虹橙色鏡框的太陽鏡,提著一個文件箱走進一棟樓。走在或去左邊。

如果他是一個帶著跟這個rubicon(盧比孔)相關資料的科學家,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名我禱告抵擋他,我禱告讓亞哈威神毀滅他文件箱裡的所有信息,這樣這些導致人恐懼的計劃文件都不會實現,這樣人們將不會被敵基督用這毒藥控制他們。

2)接著我看到一個銅制的佛,它的眼睛閉著,面向右邊。我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名禱告反對佛的靈。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將佛教徒的詛咒送回到他們自己頭上,他們的詛咒對亞呼贖阿的聖徒們起不到任何傷害。

3)黑桃3對我而言代表邪惡的三位一體:敵基督,假先知和魔鬼。我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禱告:邪惡的三位一體將不會走在亞哈威神的時間前面,並祈求聖徒們會被保護免受他們的傷害。我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祈求我們在敵人的眼前和耳前是隱形的。我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祈求亞哈威保護在佛教國家裡祂的子民。阿門!

使徒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如果你對這個異夢有任何分辨請發郵件跟我分享。

* * * * * * *

聯絡我們:
amightywindasianbranch@tutanota.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
http://allmightywind.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亞洲分支網址
http://asian.allmighty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