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 不明飛行物(UFO)和外星人要來了!

不明飛行物(UFO)和外星人要來了!

這些都是關於外星人的異夢,是我們神聖的受膏禱告勇士們在最近幾個月內發給我們的。各位,現在這些異夢正在發生並不是個巧合。留意觀察天空

* * * * * * *

新娘會安全脫離不明飛行物(UFO)

2008年11月9日

我所記得的是在這個夢裡裡,我是和另外兩個人在一起:一個年輕的黑人男人和一個年輕的黑人女人。(我現在聽到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在說,我們代表的是黑人社區)我們正在逃避一個形狀像碟子的不明飛行物(UFO)。我們上了一輛紅色的麵包車。那個年輕的黑人男人在開車。他在一扇大門前停了下來,我走出麵包車去按一個按鈕,讓大門打開。
然後我跑回麵包車,我抬頭看見那個不明飛行物(UFO )已經停在一座巨型的拱橋上。我很害怕,就趕快回到紅色的麵包車裡。然後我們開車進入一個安全的大院。我們身後的大門自動關上了。那個年輕的黑人男人把麵包車停在一個停車位上,我們就下了車。我抬頭看,但沒有看到不明飛行物(UFO)。因為有小窗戶,從外面我站著可以看到,安全的大院裡有一些小公寓。安全大院裡有一個很大的停車位,旁邊有樹。

夢境結束

紅色代表的是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流下的寶血。
那輛麵包車代表的是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祂正在帶領著我們。
安全大院代表著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將會保守祂新娘的安全。

* * * * * * *

關於外星人的異夢

2008年12月14日

我(J姊妹)在荷蘭,我從我的車裡走出來,那是一輛藍色的旅行車(station wagon)。(我在想, station(車站)這個詞可能意味著外星人駐扎在荷蘭,然後我聽見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說它們駐扎在全世界。)(那輛車代表舍金亞媽媽,她正帶領我們進入一切的真理,藍色代表恩膏。這是我所聽到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告訴我的事。)

我當時站在一個購物中心停車場的停車位上。我抬頭看天空,這是一個昏暗的陰天,我看見遠處有某種看起來像雲柱的東西。我看到一組十個小光圈從雲柱底部落到地上。

就這樣一直持續著,接著是另一組十個小光圈。我環顧四周,想看看是否有其他人能看到我所看到的景象,但那裡的人都在店裡各自顧著購物。我知道它們是不明飛行物(UFO),因為我曾經在一部電影(世界大戰)裡看過,這情景跟電影裡的一模一樣。在這部電影裡,也是在一個昏暗的陰天,外星人從一個看起來像雲柱的東西裡落到地上。

(這是一種嘲笑,它讓我想起出埃及記34:5裡的經文 :亞哈威從雲中降臨;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還帶領我去讀這些經文:出13:21-22,19:16 出埃及記20:21)

然後我看見自己在我前男友的家裡,我看見他的姑姑和其他家庭成員。我告訴他們我剛才所目擊的事。我說當外星人朝你走來的時候,你要拿起一根木棍(那時候我手裡拿著一把長柄掃帚),你要用油恩膏那木棍(先祈求祝福那油,就是請亞哈威恩膏它,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名),然後你要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擊打它們的頸部。(那木棍代表我們親愛的主被釘死的十字架。)

我向他們解釋說,外星人來是為了吸取那些不屬於亞呼贖阿我們瑪西阿克的人的生命力,然後外星人的靈進入人類的身體。外星人在愚弄人,以為牠們就像人類一樣。但你能够通過它們走路的樣子認出它們,我告訴他們這事。(外星人走起路來就像嫁給足球運動員大衛.貝克漢姆的前辣妹“維多利亞·”。)

然後突然,我站在我前男友的房子外面。我看了看我停車的那個停車位(離我的車有一小段的距離)。我在車旁看到一個十幾歲的女孩(事實上,這個女孩是我以前住在荷蘭的鄰居的女兒)。她穿著黑色的衣服,穿著短褲,一件短夾克(我聽見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說,這只是進入下一個階段的短暫時間),她穿著高跟鞋,戴著一條白色的珍珠項鏈,還拿著一個小的手提包。她看起來很緊張,她一直在環顧四周,想看看是否有人在看著她,然後她闖進我的車裡。

突然間,我和那個十幾歲的女孩,我摟著她,我們走在一個像是機場隧道的地方(當你走向飛機的通道)。我看見一個棕色毛絨絨的巨人從我們身邊走過,這讓我想起一個卡通人物(大脚)。我就跟那個十幾歲的女孩談論我們的救主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有時候亞哈威,亞呼贖阿和我們的媽媽伊媽亞透過我說話,我把手放在胸前示意她說,我是說祂們透過我的口說話。在我的夢裡,我在想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告訴她這事,就是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媽媽伊媽亞有時候透過我說話。我就告訴她說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非常愛她,祂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

(現實中2003年我在荷蘭向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做見證時,我才剛剛被拯救大概3個月。我覺得我的胸口有一種强烈的感覺,談論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感覺真好,我看到她的臉亮起來了。突然,我感到恐懼進入了我的內心,我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麽,然後我說,順便問一下,你想不想來我們的教堂,我們正在舉行晚宴。從那以後,我覺得很可怕,撒旦折磨著我,說這個女孩將會因為我而去地獄。我相信亞呼贖阿已經救贖我脫離了過去所發生的事,祂讓我在夢裡向她作見證。)

讚美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媽媽伊媽亞為我做了這事。

夢境結束。

* * * * * * *

2008年10月6日
來自荷蘭的J姊妹

這不是一個異夢。它是一個開放的異象,而且非常真實,J姊妹以為這事真的正在發生。

我在靈裡出現在荷蘭。我看見墮落天使們和貓頭鷹從天而降。墮落天使們有很大的翅膀,猫頭鷹也很巨大。墮落天使非常高,樹頂才剛剛到牠們的膝蓋!墮落天使和貓頭鷹都有同樣的顏色;都是紅棕色的。

然後我發現自己躺在我朋友的房子裡;他躺在沙發上。他在電視裡看電影。電影裡的畫面跟我所見證的是同樣的事。我告訴他們這事是真實的;這事即將在末時發生。唯一能得救的辦法就是接受亞呼贖阿進入你的心。

“亞呼贖阿,請進入我的心,讓我在你裡面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我正要離開,他拿了一本記事本,把我說的都寫了下來。我說:“要用你自己的話,讓它發自你的內心。”

我請他幫我叫一輛出租車;他姐姐給一個開出租車的新朋友打了電話。她說:“他們都在睡覺。”已經過了午夜,我的朋友試圖給另外一個出租車司機打電話。然後我就醒了,我就聽到說:“惡魔的入侵。”

異夢結束

凱瑟琳亞的評論:
 “我正要離開,”可能是即將離開地球,被提嗎?
“那些出租車司機(不知道為什麽出租車司機)都‘睡著了’;那麽多人都‘睡著了’就是即將發生在這個世界的事!”
“已經過了午夜。”我們現在是在亞的恩典時間裡—不再是午夜了,而是午夜之後了。

* * * * * * *

J姊妹的夢
打僵屍戰
2008年4月

她看見一群人。他們大概是4個人。有一位老婦女,是一位老師,大約50歲,有一個12-15歲左右的青少年男孩,一個十幾歲的女孩,還有一個男人。她看見這群人。有一個小鎮。所有的街道都很髒。商店都用木板封了起來,到處都是塗鴉。街道空蕩蕩的。那群人在奔跑。他們在逃避僵屍。J姊妹看見僵屍在他們後面奔跑。牠們看起來像人類,但是臉色蒼白。

J姊妹能够看到那群人在打僵屍。他們說:“奉耶穌的名,去死吧。”他們用木棍擊打僵屍的頸部。僵屍的脖子部分脫落,幾秒鐘內又迅速長回來。J姊妹出來了,她去過其中一家商店,她說:“不,奉亞呼贖阿的名,去死吧!”然後她擊打了其中一個僵屍——一個男性僵屍——用厨房的鏟子,它就死了,像灰塵一樣粉碎了!然後那個躺在地上的老師說:“牠們不喜歡我。”接著,那位女士,那位老師說:“我再也跑不動了,我累了。”她躺在地上,J姊妹告訴她說:“你必須這麼做。你必須戰鬥。你必須跑,才能繼續。”那位女士說,“我再也跑不動了,我太累了。”

那個男孩走過來,站在她旁邊說:“拜託,你必須試試。”

她說:“不,反正他們不喜歡我。”於是男孩哭了。

她說:“這就是原因。”她把手伸進口袋,給了J姊妹一個棕色的信封。J姊妹和那個十幾歲的女孩走進一家商店去看那封信。在棕色的信封裡,喬恩尼亞看到了一些照片,是戰爭時期的照片,是女人年輕時的照片,是她過去所做的事。她出生在戰爭時期,好像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她看見那個女人跪在一個巨大的胸前祈禱。她是個猶太人。那胸部發出彩虹般的色彩,像媽媽一樣。胸前閃爍著彩虹般的光芒。J姊妹聽就聽到有聲音說:“約櫃”。

J姊妹說:“這就是他們不喜歡你的原因,”看著她躺在地上,男孩還在為她的身體哭泣,說:“你是猶太人。”

然後,J姊妹就和那個十幾歲的女孩再次走到外面和那群人在一起,但她沒有再看到那位老婦人。接著一位黑人男人來了,看上去很正常,一個瘦削的男人。J姊妹也用鏟子擊打他的頸部。他說:“我不是僵屍。”她不相信他。她就不停地打他。那群人都在看著她。他有點出血了。他一直在說:“我不是僵屍。”

她說:“我只是想查驗你,我必須確定。”她不再打他了,因為他有點流血了。

然後她和那群人,在那個黑人的陪同下往外面更遠的店鋪走去。他們抬頭看,因為有觸手從水泥橫梁的洞裡伸出來。好像有4個或5個觸手從橫樑洞裡垂下來。那些觸手是血肉做成的。在觸手的末端有一個巨大的鈎子,好像一個肉鈎。J姊妹說:“噢,他們想我們自己上鉤,被鉤上去。”然後她說:“沒門,那些人是外星人。”

異夢結束

* * * * * * *

在美國的R姊妹
2008年9月3日

好吧,兩天前的晚上,(我現在感覺全身發抖!)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裡,我走出家門(那是我童年時代在佛羅裡達的家),我在外面凝望天空思量著,天空是紫色的,當我凝望天空的時候,我看見5盞巨大明亮的燈排成一行。接著它們開始變得越來越小,突然間,數幾盞小燈出現在整個天空,它們都飛快地向南移動(我知道是因為那是朝著我面對的方向)。然後我跑進家裡,我很害怕,因為我感覺好像我被監視著,就像它們知道我在監視它們一樣。我跑進屋子裡,告訴我的家人把所有的窗戶都關上,並且把所有的門都鎖上,然後我們都躲在這個房間裡。但幾分鐘後,有個外星人就在我們藏身的房間門口的旁邊。牠把牠戴著的電腦取下來放在我們旁邊。我一直在問:“你的任務是什麼?”它用我不懂的語言回答,它在電腦上給我看了一些東西,是“任務”這個詞。但牠不會告訴我任務是什麼。後來我被我的一個姐姐叫醒了,夢就結束了。

* * * * * * *

在芬蘭的J弟兄
2008年9月30日

昨晚我也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一個人想要吃我。在夢裡,我意識到他一定是部分外星人。可能他是個雜交混血人,這是我所記得的。

在我的夢裡,還有一個女孩,她能夠變換她的眼睛。她把她的眼睛變成外星人的眼睛,我對我旁邊的人喊道:“她是個蜥蜴人”。然後我叫那個女孩再變換一次眼睛。於是她再次變換了她的眼睛。然後突然三個光明會的人出現了,他們想抓走那個女孩。我想保護那個女孩,我聽到其中一個男人好像在說:“所以你也想被同等對待。”我意識到他們已經對那個女孩做了什麽。可能是某種外星人實驗。然後我和那個女孩開始逃跑。我們飛了起來。

我只想寫下這個夢,因為這個夢很奇怪。

* * * * * * *

在法國的s姊妹
2008年9月23日

我也做了關於外星人的夢,是一個不愉快的夢境,我意識到它們(宇宙飛船和不明飛行物(ufo)在我房間外面,到處飛來飛去。

讚美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因為祂們的道高過我的道!

一切榮耀都歸給全能神!

* * * * * * *

在美國的S弟兄
2008年10月3日

這個夢剛開始的很奇怪,可能是“垃圾”,所以我就不說這部分了。它跟我作為一個體育比賽的觀眾或參加某種運動有關。

“我看見外星人入侵了。”

做夢的時間:2008年7月29日上午

我一直在一個棒球隊打球,我從外場跑進來,坐在小看臺的右邊,坐在地上,在一個人的前面。 當時是在晚上, 那是一個巨大的露天棒球場。 這也是全明星賽的時間,伴隨著烟花,就像7月4日那樣。人們都很興奮。

當我們坐著的時候,有些人在看臺上,其他人在地上,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突然,宇宙飛船開始出現/飛行在夜空中。有很多不同的形狀和規模。我不記得有人驚慌失措,但只是驚訝和好奇。像其他人一樣,我仍然坐在那裡。我開始告訴我周圍的人說,這些東西都是幻象,是全息技術。就像我在做夢一樣,我知道這是藍光計劃。

有一些青少年坐在我右邊的地上。我看不太清楚她,也不能確切地記得她說了什麽。她說了一些大意是沒有足够的證據來判斷這些太空船是不是真的。我知道她是錯誤的。她試圖用一種“科學”的方法來解釋整件事。外星太空船一直在頭上飛著。我轉向左邊,並告訴坐在看臺上的人類似的警告話語。

在某一時刻,有一個聲音引用了一些關於耶羅波安和門檻的經文,以 “證明”或 證明外星人的存在是正當的。我不能確切地想起被引用的經文。我對我自己說:這只是試圖用聖經來證明外星人的存在。任何被巧妙引用的經文使之合理化,為之辯解:“它們是來幫忙的,它們是好的。 ” 但我知道這是錯誤的/假的。

以下一些事件的順序似乎在某些點上混合在一起。

有一次,當飛船在頭頂上飛過時(他們正在飞越),體育場的另一端,正對著我們坐的地方,有一座巨大的水墻。巨大的海嘯在體育場向我們襲來。突然,船和水墻停止了移動。一個聲音說是外星人阻止了這堵水墻,拯救了我們(人類?)。我從不害怕,知道即使是水也是一種幻覺,不會傷害任何人。

還有一次,一個髒兮兮的舊棺材被抬到我們面前。它被打開了,我可以看到裡面這個“人”胸部以上部分。這東西似乎完全是用深褐色的泥土做的。它是禿頂的,身上沒有毛髮。它的眼窩裡沒有眼睛。抬出棺材打開棺材的人,把兩個很小的燈泡扔進眼窩。這東西就活過來了。它現在站著。我不知道那些抬棺材的人是誰,也不知道他們後來去哪裡了。

燈泡:可能代表它們被虛假的光/生命照亮。燈泡代表人造光,與上帝創造的太陽是自然的光相比,它是不自然的。另一件事,亞在其他夢中顯明,燈可以代表敵人試圖收集情報/窺探我們。以下是與燈泡相似之處的鏈接:
http://www.bulbman.com/index.php?main_page=product_bulb_info&cPath=3900_3902&products_id=8209

突然間,有很多這樣的生物,牠們看起來都一樣。人們現在對這些生物的行為感到震驚。牠們會包圍一個人或一群人來“窒息”他們。我從來沒有害怕過。不知為什麼,我左邊看臺上的人就坐在那裡。他們沒有試圖逃跑。他們不願意逃跑。這並沒有阻止這些生物攻擊他們。到處都是這種生物。

我現在站起來了。當我用木勺(我廚房裡用的)打這些東西的時候,我就開始說“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寶血責備你”。我會打他們2到3次(腹部,側面,頸部?)他們就翻身倒地再也不會起來了。我對許多這些生物重複了同樣的話和動作。有一次,我在做空手道,前臂橫過他們的胸膛,也會有同樣的效果。我記得這比木勺更有效,因為它不需要多次擊打。最後,當我要宣告“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血責備你”的時候,我聽到其他的聲音跟著我一起說。我從來沒見過有人這麼說或打這些生物,但我知道他們在效仿我。

最終,這些生物已經所剩無幾了。據我所知,看臺上的那些人從未做過任何事。我感覺到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是老年人。我還覺得我三個未得救的祖父母中有兩個在看臺上。他們是我的外公外婆。還有一個人坐在看臺右邊最低的座位上。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清楚地記得他。

我從沒上過看臺。在他們左邊的地上還有其他人。他們是黑人。好像他們和我們分開了。他們當中的一個人走到我跟前。他大概15-16歲的樣子,很瘦。他穿著一件深褐色的長袍,頭上戴著一個頭巾。我和一小群人跟著他走出體育場。我現在在想這個體育場可能是競技場的象徵。他帶我們去了一些碼頭。

當我們一路走來時,這群人中有兩個人吵了起來。兩人過去都寫過關於藍光或類似的書。甲對乙的書提出控告,乙回答說:“至少我沒有寫一本書否認這一點,至少我試圖警告人們。”他們中的一個寫了一些可以稱之為“科幻類的書籍”,另一個寫的是關於這一事件的非科幻類書籍。真的想不起到底誰寫了什麽。

我們上了碼頭。有人和木船在我右邊。我們從他們身邊走過,一直跟著這個黑人少年。碼頭很低,幾乎與水面齊平。我們到了碼頭的盡頭,現在正朝著大海從水上走去。這個像蛇一樣的大生物出現在我們的正下方。它是霓虹紅色的,而且非常透明。它背面的中部到頭部露在水面上,而另一半則在水下。我們本來是站在它的背上,但那部分在水面以下。它就像是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而且似乎是在引導我們。

然後蛇類生物潛入水下,我們也一樣。我們正朝著海底巨大的金屬爐排下降。一道亮黃色的光從兩道杠之間射出來。在夢中,我想,“這就像是海洋王國。”據我所知,這就是夢結束的地方——在下降的地方。

醒來的時候,我並不喜歡我們要下去的這個奇怪的金屬爐排。我不知道該怎麼去想我用我的前臂而不是用木勺去打棺材生物。這是否意味著我在用自己的力量去做這事?不過,這些生物倒下去了,再也沒有起來。也許它代表我用的是亞哈威的臂膀,就是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祂在舊約中多次被提到是主亞哈威的臂膀。我認為這可能是對這一部分的真正解釋。它也可以代表一個新的,更强大的恩膏或屬靈武器,可以用來打擊牠們。

我之前沒有提到的是我認出了兩艘太空船。他們從東方飛過天空,幾乎就在我面前。我相信我的弟兄就站在我旁邊。這兩艘飛船來自《星球大戰》。第一部來自老電影,第二部來自新電影。關於第一個,我說它叫“無畏號”。關於第二個,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它全是紅色的。

有人分辨出了什麽嗎?我知道這和J姊妹幾個月前的做的夢想很相似。

阿爸亞哈威祝福你們所有人,並保護我們所有人不受這些詭異的陰謀和生物的傷害,奉亞呼贖阿我們瑪西阿克的名!

如果你最近做過關於飛碟或外星人的夢,或者如果你對這些夢有分辨力,請發郵件給我分享。

使徒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 * * * * * *

聯絡我們:
amightywindasianbranch@tutanota.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