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2 篇預言 2019/1/31 哭泣並哀悼,以斯拉!你,像以色列一樣,需要從自戀中被拯救得釋放!

聖靈全能風事工 — 亞呼贖阿的新血約預言

第 142 篇預言
哭泣並哀悼,以斯拉!你,像以色列一樣,需要從自戀中被拯救得釋放!

預言透過使徒和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在如阿克.哈.古德西/聖靈恩膏下的說寫記錄
預言於2019年1月31日收到
於2019年4月4日釋放

預言跟在以莉莎法的介紹說明之後。

* * * * * * *

這篇預言使用神的希伯來文聖名

三一真神的希伯來文聖名
(希伯來文是從右向左←閱讀)

耶和華的希伯來文聖名
יהוה:亞哈威(YAHUVEH)
יה:亞(YAH)是亞哈威的簡稱
就像在「הללויה哈利路亞」中「יה」
其字面意思是「讚美亞」
亞哈威/亞威是父神;

耶穌的希伯來文聖名
יהושוע:亞呼贖阿(YAHUSHUA)
是「亞拯救,亞的拯救呼籲」的意思,
亞呼贖阿是神的獨生子

耶穌基督的希伯來文聖名
יהושוע המשיח: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
(YAHUSHUA ha MASHIACH)
(המשיח:哈.瑪西阿克等同於彌賽亞/基督)

聖靈是稱謂,其希伯來文是:
רוח הקדש:如阿克.哈.古德西
(RUACH ha KODESH)

聖靈的希伯來文聖名
שכניה תפארה:舍金亞榮耀
(SHKHINYAH GLORY)
是「神亞的居所、亞的神聖同在,神亞的榮耀」的意思
「舍金亞榮耀」的啟示在這個事工的網站上也可以被找到。

שכינה:舍金娜(HA SH’KHINAH/SHEKINAH/SHKHINAH)
是「神的居所、神聖同在」的意思。

שכניה:舍金亞(SHKHINYAH)
שכינה:舍金娜(SHKHINAH)
(「舍金娜」是神首先顯明給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的聖名拼法,
之後神把有「亞」聖名的名字也就是「舍金亞」顯明給她)

חכמה:智慧(HOKMAH赫克瑪,WISDOM)

另外:
אמא יה:伊媽亞(IMMAYAH)是「母親亞」
אבא יה:阿爸亞(ABBA YAH)是「父親亞」
אלוהים:以羅欣(ELOHIM)的意思是「神」

除非特別標明,預言中經文的引用都是來自中文和合本聖經。

* * * * * * *

在以下的預言前來時──

預言透過先知以莉莎法說出的「聖方言」前來。神的聖靈賜信徒口才(徒2:3-4),讓他們能說天國或地上別國的語言(林前13:1)。以莉莎法說出聖方言,再帶出了預言。(林前14:6)。

使徒行傳2:3-4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哥林多前書13:1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哥林多前書14:6弟兄們,我到你們那裡去,若只說方言,不用啟示或知識或預言或教訓給你們講解,我於你們有什麼益處呢?

* * * * * * *

亞哈威跟先知以莉莎法說要在每篇預言前放上祂所說的話:

很久以前,甚至在這個事工開始以前,
我就已經警告過妳了,以莉莎法。
不要用男人或女人的名字為這個事工取名。

我把這個警告放在妳的靈裡面,
因為這都不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
這都不是由妳的口說出來的,

這是從亞哈威的口裡生出來的;
這是從亞呼贖阿妳的瑪西阿克的口裡生出來的;
這是從如阿克.哈.古德西妳的伊媽亞的口裡生出來的。

如果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早在很久以前就會失敗。
這是透過舍金亞榮耀的風,吹遍全地,神聖復興的風,
不是透過妳的氣息,否則這個事工早就失敗了。

《以賽亞書》42:8
我是亞哈威,這是我的名;我必不將我的榮耀歸給假神,
也不將我的稱讚歸給雕刻的偶像。
(第105篇預言)

在2010年7月,亞哈威神說也要加上以下的經文作為對那些嘲笑之人的警告:

《歷代志下》36:16
他們卻嘻笑神的使者,藐視祂的言語,譏誚祂的先知,
以致亞哈威的忿怒向祂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

* * * * * * *

來自以莉莎法的介紹

這個預言介紹和這篇預言被錄了下來,下面是抄錄。

平安!我只想解釋一下為什麼預言影片裡有糞堆的圖片,那本來是象徵著亞在預言里所說的事情──它是關於「一座假的錫安山」,然而這只是一個象徵,因為我親愛的丈夫以斯拉迦勒所做的事情。

我愛以色列!像我的丈夫以斯拉迦勒一樣,我也是一個猶太人──只不過他是在以色列出生並長大,而我是在以色列境外出生的。

所以,他是猶大支派的「猶大」,而我是以法蓮支派的「以法蓮」。所以當我們結婚的時候,「猶大和以法蓮就結合在一起了。」

在以色列,錫安山是如此的美麗,但亞對於以斯拉找藉口逃避現實感到非常憤怒。因為作為他的妻子,我拒絕服從他,拒絕說他是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

這件事我已說過了很多次,我也會再次重申。這個事工〔在互聯網〕很快就有25週年了──4月4日,在我生日的那天,首先也是慶祝事工的週年慶。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才是這個事工唯一的頭/總領導。

以斯拉和我本來應該要在一起服事,作為夫妻,作為協同領導者。以斯拉給我發了信息,說他對我的愛還沒有死,但他將要去登「錫安山」,他不會跟我說話,也不會跟任何一個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說話,也不會跟任何一個現在在這事工裡幫助我的人說話──而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就是禱告勇士。

在那第四十天結束的時候,應該是在2019年1月25日,今天是幾月幾日了?今天是2月20日。

你們可以看出他撒了謊,亞在預言裡非常憤怒!祂要讓以斯拉知道。

當我們在禱告的時候,我們聽到了「自戀(narcissism)」這個詞,而我們甚至都不知道「自戀」是什麼。其中一位先知知道(「自戀(narcissism)」的意思)。亞在預言裡讓以斯拉知道:他那針對我、還有針對所有不贊同他而贊同我之人的自戀情緒虐待行為;讓他知道:他不是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

阿爸亞把他所有行為以及他一切罪的惡臭比作:就像是在攀爬一座人和動物糞便混合在一起的糞堆。

以斯拉不是一個完全自戀的人。完全的自戀是真正被惡魔佔有了的人。他們就像是沒有心或靈魂的人。他們活著只是為了要摧毀他人,但他們首先吹捧別人以擊垮那些被吹捧的人。

首先他們對別人轟炸式示愛,然後一走了之。

這也是這些人的可悲之處。我已讀了成百上千篇文章,想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他們不想擺脫惡魔,他們當然也永遠不會去亞呼贖阿那裡,因為要那樣做的話,他們就必須得悔改了。

但是以斯拉〔最初〕的確悔改了。大約七年前他把自己的生命和愛獻給了亞呼贖阿──而現在,他只是必須得回到十字架前,還要再一次說那個救贖禱告〔因為他還沒有越過那條被棄者的底線〕──他要帶著哭泣哀號而悔改,而且要從一些惡魔那裡得到拯救。

亞呼贖阿愛以斯拉,祂在等著我的丈夫悔改,但祂再次等著看以斯拉將他的話付諸於行動,那些話是來自他的內心和靈魂──他要哭泣和哀號。當然,這將會被放在一個公開的視頻裡──因為他已經傷害了,他已經公開說了我是怎樣一個不順從的妻子,說我是怎樣不順從。

信不信由你,因為他的謊言,他已經從這個事工帶走了一些人。全都是因為我沒有順從──我確實沒有順從,這點是真的,因為我沒有給他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的〔頭銜〕。

亞把他罪的行為比作是在爬一座糞堆。就像我說過的,預言說的,預言說是人和動物的糞便。為什麼阿爸亞把它比作是糞堆,我不知道。

亞呼贖阿在等著他,祂在等著他哀悼,承認自己的罪,祈求得到亞呼贖阿的赦免,祈求得到他所傷害過的人,尤其是得到我,他妻子的饒恕。他對我承諾過,而且他還說過──甚至都在那個Skype視頻裡被錄了下來,「當兩份恩膏合而為一時」──亞所配合的,沒有任何人能分開,沒有人能分開。

* * *

「當兩份恩膏合而為一時」片段

以莉莎法:按照天父的旨意,祂想你去做那件事。

亞當:哇!

以斯拉迦勒:是的。

以莉莎法:我們將並肩同行,我謝謝你,謝謝你。

以斯拉迦勒:妳知道,妳知道,妳知道我所相信的事情,以莉莎法。

以斯拉迦勒:神所配合的,沒有人能分開。

亞當:阿門!哇!

* * *

介紹繼續:

亞呼贖阿非常愛以斯拉,以斯拉迦勒。以斯拉也知道只有亞呼贖阿在各各他所流的寶血才是唯一神聖、純潔的血祭,能洗淨最黑的罪,除了褻瀆的罪──因為那個罪得不到赦免。

我們時常的禱告應當如同詩篇第51篇開始的那樣:「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詩51:10)」亞呼贖阿說過:「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就沒有人能到天父那裡去。(約14:6)」那意思是:藉著祂的聖名亞呼贖阿,以及藉著祂所流的寶血。

所以,我想把這個小小的說明放在〔影片裡的〕這個圖標的下面,這樣在以色列就沒有人會被冒犯,因為它真的跟錫安山沒有任何關係。

它跟那些非常邪惡的人有關係,就是現在包圍著他〔以斯拉〕的那些人以及不同形式的邪術,那些人從一開始就把這個想法放進了他的頭腦裡,因為他們想拆散我們的婚姻──他們知道拆散的方法就是能夠讓他堅持自己應該是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並且讓我不再有任何自由能夠去發言──只有當他允許我發言時才可以。

那當然行不通!因為我的首愛是我即將來臨的新郎,祂是我的真正丈夫。祂的聖名是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唯一的彌賽亞。

* * *

聖方言裡出現上千次的「我的迦勒」

當這篇預言被賜與,在我的聖方言裡,我從來沒有聽到過最容易就聽懂的「我的迦勒」的詞語。我沒有數算過聖方言裡出現了多少次,但至少有1000多次。在每次說新預言之前,亞賜給了以斯拉/迦勒和我那聖方言。若可能的話,以斯拉本應作為這篇新預言的男性禱告覆蓋。

因為預言前來,亞仍然賜給了我一位男性禱告覆蓋。但出於額外的禱告保護,亞,在我的聖方言裡使用了被恩膏的「我的迦勒」一詞,這樣我就同時有了兩位男性禱告覆蓋。

* * *

地震記錄:

潔希是亞洲分支的資深副執事,她從台北寫信說:正當她聽到(亞哈威透過)我在預言(141)裡說出「被棄者」一詞時,一場里氏5.7級的地震震動了台灣!亞對祂的仇敵們非常憤怒!

當這篇話語在2月15日被製作成影片時,一場里氏5.0級地震再次震動了台灣,作為對這篇話語的確證!這個地震也同樣被記了下來。

「使徒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是一位真先知,是屬於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聖靈的真先知。

在2019年2月15日,當時我(亞洲分支執事)正在製作一個視頻,一個聖靈全能風事工預言的視頻。在那篇預言裡,亞哈威對某個人非常生氣。接著,在幾分鐘後,在台灣這裡就發生了地震,在台灣就發生了5級地震。

隨後亞哈威真的非常憤怒,祂當時在那個地震中說話。哈利路亞!這就證實了聖靈全能風事工是來自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聖靈的真事工。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是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聖靈,伊媽亞的真先知。哈利路亞!奉靠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阿門!」

* * * * * * *

預言前的禱告(2019年1月31日):

多姆:請讓我們確切地知道祢想要我們聽見什麼,祢想要我們去做什麼。我求問這事,在祢完全的榮耀裡面,透過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就是祢的兒子,完美的羔羊,和我們的救主的代禱。阿門!

以莉莎法:我希望這個聲音足夠大。我真的已經調大聲音了。好的,親愛的弟兄,現在請你斥責魔鬼。

多姆:我斥責撒但以及牠一切的惡魔們,所有一切黑暗的掌權者,所有一切與牠相關的邪靈,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

多姆:妳想要我現在用方言禱告嗎?

以莉莎法:是的。

多姆用聖方言禱告。(徒2:1-4 [1]

以莉莎法:Amore(阿莫爾)就是愛,(用聖方言禱告)……Caleb(迦勒)……Moshe(摩西)……Love(愛)……Hiya(更高)……Amore(阿莫爾,愛)……Labor(噢我的迦勒)……Caleb(迦勒)……Sober(清醒)……Horrinda(恐怖)……Ma coyah(我的迦勒)……反復聽到聖方言:Ahsakayah(阿薩卡亞)……Ahsakayah(阿薩卡亞)……Ahsakayah,Ahsakayah……Ahsakayah,Ahsakayah

* * * * * * *

預言開始:

回轉到我這裡!回轉到我這裡!回轉到我這裡!

反覆聽到聖方言裡說「Oh masah」(噢,瑪撒)……Oh masah,Oh masah,Oh masah,Oh masah,Oh masah,Oh masah……Oh masah〔聖方言...〕

我們,神聖的三位一體真神說:我們哀泣!我們哀泣!我們哀泣!我們神聖的三位一體真神,我們哀泣!

我阿爸亞哈威,我亞呼贖阿,我伊媽亞,如阿克.哈.古德西,舍金亞榮耀,我們哀泣!我們哀泣!我們哀泣!

但你們有禍了!當憤怒臨到時,你們就有禍了!〔聖方言...〕

你們以為自己還有很多時間。你們被謊言欺騙了。你們以為你們知道那時間,甚至是在聖經裡的時間──你們那些估算經文時間的人,而且還說:「這件事得等到那件事發生之後才會發生,所以,我們也許,哦,還剩下十年的時間。」其他人會說,「哦,你們有一百年的時間,不,你們有二十年的時間,不,你們有二十五年的時間。」他們說的剩下之年數不計其數。〔聖方言...〕

但我告訴你們這事。難道我不是那位手裡掌握著時間的亞嗎?對我而言,沒有時間!時間與我毫不相關!我在時間之外!

我能使許許多多的事情發生──那些你們以為會在很多年以後才發生的事情。就像我已經向你們顯明的:我能加快時間,我也能使時間變慢。我已經在聖經裡證明了這事(書10:12-14;王下20:8-11;賽38:7-8[2]),也在其他的神聖經文裡證明了這事。

所以,甚至都不要以為你知道遭難的時刻何時來臨──雅各遭難的時刻何時來臨。雅各的患難將會不同於任何其它災難。那就是你們所稱之為的「大災難」,它將會比任何災難都嚴重得多。(耶30:7[3]

你們甚至無法想象。所以,現在就是時候了!現在就是時候了!現在就是要到我亞呼贖阿這裡來的時候了!現在就是時候了!不要拖延!

今天就是救贖的日子!明天也許就太遲了!今天你還活著!如果明天你死了,怎麼辦呢?你已作了決定「哦,我只是在等著。在我去到亞呼贖阿那裡之前,我將會等著。在我祈求完全悔改並且承認每一個罪之前,我將會等著。我只是在等著。」

如果我告訴你說,你沒有時間可以等了,你會怎麼辦呢?如果今天你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你會怎麼辦呢?

你不知道是否有一個意外事故在等著你。你不知道什麼樣的健康危機可能發生,你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使你的心臟停止跳動,因為它就在我的掌心裡!

你知道你們當中有些人已讓我多麼生氣嗎?我現在對那些我已命定、我已指定、我已按立的人們說話。〔聖方言...在聖方言裡能聽到「我的迦勒」(My Caleb,Ma kah)〕

我的迦勒!到我這裡來!停止這愚蠢的行為!那隻小羔羊,曾經是如此謙卑,當他在以色列出生的時候,他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位現在應當來幫助以莉莎法的人。然而他現在卻成了一個阻礙,因為她不得不站在那裡承受羞辱和責備。因為你拒絕幫助她,這都出於你自戀的靈、你法利賽人的靈以及你悖逆的靈──因為你就站在那裡,向她揮舞著拳頭──噢,那悖逆的靈,那硬著頸項的猶太人!(出32:9[4]

以色列啊,妳什麼時候才會學到呢?妳有自戀的靈!妳有傲慢自負的靈!妳有驕傲的靈!

所有這些邪靈都是我所鄙視的!我亞哈威說,我亞呼贖阿說,我伊媽亞說!那法利賽人的靈!我恨惡那法利賽人的靈!我恨惡那「無所不知」的靈!

你什麼都不知道!你只是以為你知道一些事情,你這個受過教育的傻瓜!

那隻來到我這裡的天真無邪小羊羔怎麼了?他從正統猶太家庭走了出來。那個天真無辜的人怎麼了?

是的,他出生在罪孽中;是的,以色列,妳擁有所有這些硬著頸項的猶太人,還有頑梗不化以及所有這些事情,就是我所列舉的,噢,還有更多的罪孽。

妳甚至怎麼能再自稱為「聖地」呢?因為妳已經容許了妳知道我所憎惡的罪。極大妄想的靈!因為妳看自己過於妳實際的樣子,因為我已經稱你們為「選民」。(申14:2;出19:5[5]

但即便作為選民,也必須有一個救贖你們罪的血祭──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因為人所犯的第一宗罪就是謀殺。我並沒有在說夏娃悖逆的罪。

我說的是進入這個世界裡實實在在〔全面爆發〕的罪,為什麼必須要流血來救贖罪,使罪得到赦免呢?那是因為該隱殺了亞伯(創4:8[6]),亞伯是一個義人,他是一個合我心意的人,他只想取悅我。所以哈撒但〔撒但的希伯來文,字面意思是「對頭/敵擋者,控告者」〕利用了該隱成為謀殺者之父!但甚至連亞伯的血都從地裡呼喊,因為那血被灑在了地裡──就像亞呼贖阿的寶血現在也在以色列呼喊一樣

我是亞呼贖阿。我將要用比喻說話。

這就意味著指的是那個人,而那個人會知道這話語是對誰說的,但我告訴你這事,這可能是對許多人說的話語,因為你們會認出我是在對誰說話。

並不是所有的話都適用於你,但其中一部分特別適用於一個來自以色列的男人,就是我呼召去以色列、去接觸以色列的人!但帶著一半的恩膏,他就無法做成這件事!

他必須擁有完全的恩膏才行,而他知道這點。他知道誰是另外一半的恩膏,而現在他正在用那還不到一半的恩膏在做工!

噢,你所做的事情!噢,你的罪堆積得如此之高,它們是到達天國的一股惡臭。當你用手指著以莉莎法時,我要再次重申:她是一個合我心意的女人,因為當羞辱和責備──因著那些她曾最信任但已經背叛了她的人──前來臨到這事工時!但她出來站在了前面。

她正在承受著誹謗和詆毀的子彈的攻擊。為什麼她獨自一人承受呢?我對那隻曾經那麼天真無辜地來到我這裡的小羔羊說話,但是,那隻羔羊曾經卻是那麼的黑。

他曾經如此迷失,但是當他聽到關於我的事情時,當他聽到關於我亞呼贖阿的真理時,他捨棄了一切,他跑向了十字架──他甚至說過他愛我,他敬拜我──因為他承認了自己的罪,將完全悔改的靈獻給了我,認為他自己太骯髒甚至都很難被洗淨,但憑著信心,他相信我能把他洗淨。

我對那隻迷失的小羔羊說。你已經再次變黑了。我曾經把你洗淨了。你曾經變成了綿羊。是什麼使你又轉回到了過去呢?回到了正統猶太教系統裡呢?

我呼喚那隻迷失的小羔羊。我呼喚那個在以色列出生並長大的人。我差遣你們兩個前去完成一個使命。我委派了你們。我指定了你們。為什麼你讓撒但來阻止你呢?都是因為你愚蠢的驕傲、自戀和傲慢自負、法利賽人的靈以及叛亂的靈,你是硬著頸項的猶太人。〔聖方言...〕

噢,那驕傲和自戀的靈,我只是再也無法忍受了。優越感的靈──你以為自己比任何人都優越,就因為你會說希伯來文嗎?就因為你能成為老師甚至教導妥拉嗎?畢竟,在以色列甚至連嬰孩們都被教導妥拉,伴著在手指上蘸著蜂蜜,為了去學習喜愛神的話語──甚至在你知道,如果沒有亞呼贖阿的寶血和聖名,沒有任何一個正統猶太人能夠得救的時候!因為動物犧牲祭只是一個將臨之事的預表,那就是當我賜下──我亞哈威賜下我唯一的獨生子,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時候!

我把我的聖名(亞)放在了祂的聖名裡!祂總是說祂什麼都不能做,除非是祂看見了祂父親怎麼做!

我就是那位父親,我就是自有永有的!(出3:14[7]

我是亞哈威!我自有永有非常喜悅的是我的獨生子。

那就是亞呼贖阿!受夠了「耶書阿(Yeshua)」這個名字!我再也不想聽到這個名字了!

這就是這個事工將要主張並要說出來的事。因為我現在正在把這事告訴這位女先知──她是我的使徒,我的先知,我的鳴警使女,我的新娘!是的,她是我的新娘成員!她的身分遠不止那些!但是我甚至都不會深入這個話題,因為她很謙卑,她甚至都不想復述任何這些事情。

是我迫使她說出這些事情。因為你們看,我所列舉的每一件事情,那個來自以色列的人認為他比她優越,以為他不需要悔改,以為他不需要承認自己的罪,等著她來請求饒恕,為了她所做的什麼事?

為了她順服我的事情嗎?!!!為了她承認你不過是區區凡人,並且不可以被人敬拜嗎?!!!說你永遠不可能成為任何事工的頭/總領導。因為當事工真正屬於亞,那麼它就是屬於亞的!當事工屬於亞呼贖阿,它就是屬於亞呼贖阿的。當事工屬於如阿克.哈.古德西,它就是屬於如阿克.哈.古德西的!

你的名字出現在那裡面的任何一個地方嗎?!!!她的名字出現在那裡面的任何一個地方嗎?!!!

任何一個以男人或女人的名字為其命名的事工都有禍了!你們必會看見他們轟然倒下!

就像你們看見羅伯特.斯庫勒的事工(Robert Schuller)轟然倒下了一樣。我已經提前預言過了這事。

我必會親自用我的拳頭擊倒它!因為沒有任何一個事工配得以男人或女人的名字來命名,除非你像我在各各他所做的那樣付出了代價!

你那如此聖潔以致意味著要作為神聖血祭的血在哪裡呢?沒有一個人有那樣的血!〔聖方言...〕我是亞呼贖阿!〔聖方言...〕

我,亞呼贖阿,和我的父阿爸亞哈威,還有如阿克.哈.古德西,伊媽亞──我們不會跟任何男人和女人分享我們的榮耀。我們是協同創造者!〔聖方言...〕對協同創造者的哪個部分感到羞恥呢?我們三位一體真神都是協同創造者,〔聖方言...〕所以被稱為協同領導有什麼可羞恥的呢?〔聖方言...〕

因為僕人不能大過主人,而我們都是主人!我們是主人園丁!我們是拔除雜草的神。

我們是把稗子從麥子裡分離出來的神!我們是用永恆之火焚燒雜草的神!是我們的怒火在使地獄燃燒,地獄的燃燒已經達到了你們甚至都無法想象的熾熱地步。〔聖方言...〕

我現在對我要他負上責任的人說話。

回到我這裡!回到我這裡!這樣我就能把你洗淨,我能清洗你,把你浸沒在我所流的寶血底下,我所流的寶血,亞呼贖阿所流的寶血,你的瑪西阿克所流的寶血。

因為你需要的不只是幾滴我的寶血,你需要被浸泡在我的寶血裡,而且你需要被浸沒在我的寶血底下,為你所做的一切事情。〔聖方言...〕

回到我這裡吧!因為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但我「自有永有」要鞭打你,鞭打你,鞭打你!你必會知道一個悲痛,接著一個悲痛,接著一個悲痛!

我「自有永有」將會奪去你不想讓我去觸碰的人或事!我曾經說過你手所觸碰的一切事物都會昌盛,但是現在我要把彼得前書3:7的經文給你。

彼得前書3:7你們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為她比你軟弱,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這樣便叫你們的禱告沒有阻礙。

但是現在我稱你為「罪孽之人」,為你一而再,再而三所做的事!為什麼你現在在聽從〔惡者們〕,那些告訴了你要「上錫安山」。去登「錫安山」。切斷所有的通訊──切斷自己跟那唯一一個人之間的通訊,就是你所知道的,你所知道的,你所知道的那個人,說出我話語的那個人,從來沒有領你走入歧途的人!

直到你認為那個人所說出的話語擊打了你的肉體!然後所有那些在你裡面與生帶來的邪惡魔鬼們開始彰顯。〔聖方言...〕

我將會告訴你這事,我告訴每一個人這件事──我,亞呼贖阿,是唯一的好牧人;我的綿羊認識我的聲音,他們不會去別的主人那裡,那就是哈撒但,路西法,牠甚至都失去了擁有路西法那名字的權利。因為牠再也不是什麼「持光者」,牠只不過是以邪惡光明會以及共濟會的樣式出現〔聖方言...〕,就是那些敬拜牠的人。

那是給另外一篇預言的內容。〔聖方言...〕

哦,迷失的小黑綿羊啊,你什麼時候才會承認你再次需要我的赦免呢?你什麼時候才會完全認罪──就是你所知道那是對你的要求呢?

我怎麼能夠使用你去以色列,去行走在謙卑的靈裡,行走在痛悔的靈裡,帶著正直,帶著完全的悔改呢?我怎麼能夠使用你去發言反對法利賽人的靈,去發言反對自戀的靈,去發言反對自負的靈,去發言反對悖逆的靈,去發言反對驕傲的靈呢?

我怎麼能夠使用你,哦,這個男人?我能再次洗淨你,我也會再次洗淨你,因為我渴望你成為我的新娘。

你和以莉莎法有一份我委派了你們的工作。我委派了你們。我指定了你們。在這個世界被建立以前。

難道你以為就如同我在耶利米書1章裡面說過的,我已經恩膏並且指定了他,甚至在他母親子宮裡之前,就讓他(耶利米)成為先知,現在我也對她說同樣的話,我已經指定並恩膏了她成為先知。〔聖方言...〕

而且只要你願意加入,跟她攜起手來,再次謙卑你自己──你花了七年時間來謙卑自己,來到十字架面前,讓你來到這裡──你現在在哪裡呢?但那不是我的聲音。我對那個人說話,他知道自己是誰。

我沒有叫你去上[一座假]錫安山──那是另一個不同的牧人,那是一個假牧人,那是撒但牠自己──牠告訴你說「不要再跟〔你妻子〕說話,直到你從錫安山下來」

然後你甚至關於要在所有這一切事〔之後聯絡她這事〕上都撒了謊──誰是一切說謊者之父呢?我問某個男人這個問題?〔聖方言...〕誰是一切說謊者之父呢?這是你的父嗎?還是阿爸亞哈威,就是那位說祂不能像人必不致說謊的神呢?

噢,你就要受鞭打了,但那鞭打是要讓你成為一個謙卑的人。你從沒有做過像這樣的事。你從未在任何人面前悔改過。

以色列啊,妳甚至都不知道「悔改」這個詞的含義。所以我使用這個男人,我也使用這個女人,而這個女人一直以來只行走在謙卑裡。她從來都不需要掙扎於那些罪當中的任何一種罪,就是我所列舉的那些罪──惡魔當中最壞的那個。因為甚至謀殺──你甚至用你的舌頭謀殺以莉莎法。〔聖方言...〕

為什麼,哦,為什麼你會做這樣的事情?我指定了你,我也按立了你。〔聖方言...〕誰會告訴你這樣的事情?〔聖方言...〕我會告訴你是誰。

而且她嘗試了警告你──那些互相攀比異象的人,比如一次十頁的異象,全都是假異象,他們有一個不同的使命,那使命全都是受撒但的差遣。其他人怎麼能愚弄你呢?

你去參加了六百場不同的先知特會,只是要讓你發癢的耳朵能夠得到搔癢,你只是要能排好隊並聽到關於你的好事情。從來不會有一句責備的話語,從來不會有一個警告──然而以莉莎法從未參加過任何一場先知特會,極少、極少、極少的人曾給她說過預言。

她一直在問:「那些預言在哪裡呢?那些前來對我說預言的先知們在哪裡呢?我需要鼓勵。我需要知道未來是什麼樣子的。」

反而我只是一直從她的口中不斷說出預言,而她說:「我不想聽到從我口中說出的預言。請興起其他人來說預言。」

你要臉伏於地!你要臉伏於地,我現在對那隻小黑羔羊說話,前來潔淨你自己,浸沒在我所流的寶血底下,這樣你才能再次回轉,去做我所呼召你去做的工。再也不只是一個人站在那裡,站在前線,而是要兩個人合而為一,因為我一次又一次地預言過這事。

瞧,你要麼以容易的方式去做這件事,並且你要去做這件事,這樣你就會成為以色列的榜樣──當你從這些惡魔那裡得拯救釋放時,他們也就能從這些惡魔那裡得到拯救釋放。他們也會上前來到各各他的十字架前──用自己的嘴唇完全悔改、承認自己的罪──在那裡我亞呼贖阿會洗淨他們,並把他們浸入我所流的寶血底下,我是唯一聖潔、完美、無罪的、亞哈威的完美羔羊。

是我贖罪的寶血會將你洗淨。

噢,噢,噢,噢,我對那個我所提到的男人說,要麼你就要以艱難的方式去做這件事,這會像在聖殿里兌換銀錢的人那樣(馬太福音21:12[8]),你知道為什麼我甚至要用「兌換銀錢的人」來作為例子嗎?〔聖方言...〕

這就會像我再次拿起那根鞭子,我必將鞭打你,我將會說,當我用那條天國的鞭子把你打得皮開肉綻時〔聖方言...〕──你不會想要我說出你的名字,以莉莎法,妳在乞求我不要說出來。

但如果我說〔就像你一樣,手裡〕揚著那鞭子,〔說「你必須順從!」〕,充滿了傲慢自負,你會怎樣呢?

只有在我裡面沒有任何傲慢自負!在我裡面我擁有的是敦促,我現在就把那敦促放在你身上,當你聽到這些話語時,你必須服從!你必須服從!你必須服從!〔聖方言...〕

不,我反而對你怎麼說?我用溫柔的聲音說話,在我使用那條鞭子像我用鞭子鞭打聖殿裡兌換銀錢的人那樣鞭打你之前,你真的以為當我,亞呼贖阿,把那些人扔出兌換銀錢的聖殿時,那殿本應該成為我父禱告的殿,亞哈威的禱告的殿──你真的以為我只是將他們輕輕地扔在了地上嗎?

難道你忘了我既是成肉身的人,而且我也是屬靈的神嗎?你們甚至都不能想象他們在空中飛了多遠;他們在空中飛出去,因為我用一隻手就把他們扔出了聖殿!你們甚至都不能想象,被那隻握著我來自天國之鞭子的手所鞭打的感覺!

但你將要經歷那鞭子的鞭打,如果你不認罪,如果你不對你所做的傷害作出悔改的話。你已經把大磨石栓在了小孩子們的身上,那些小孩子在我亞呼贖阿裡面只有一兩歲,你卻把他們淹死在你的謊言裡(馬太福音18:6)──因為你甚至都已經讓他們藐視她的名字,還與她斷絕了屬靈母親與子女的關係,而且還說:「你們只需要一位屬靈的父親」。〔聖方言...〕

難道我不是那位曾經說過「不要擋住,不要擋住,不要把任何人擋在外面。不要把她擋在外面。不要緘默我的眾先知。不要傷害她。」的神嗎?

多少次,多少次,劃掉了再劃掉,在諸預言裡面,它們就是那樣〔被劃掉了〕。

回到我這裡來吧!我愛你!我不想用我將不得不用的方式鞭打你!〔聖方言...〕現在,你沒有在做我告訴過你要去做的事情。

你沒有以任何方式在順服我,然而你卻是那個在指控她不順服的人,而她卻在每一個方面都順服我?!她首先是服在我的權柄之下!在任何男人能對她聲稱任何權柄之前,她首先服在我亞哈威,我亞呼贖阿和我伊媽亞的權柄之下!

只有當你符合我的權柄時,〔你〕才能擁有同樣多的權柄!因為天國的權柄已經被賜給了你!

回到我這裡來吧!承認你只不過是個罪人。是的,你也需要得到拯救,就像以色列一樣!你以為為什麼我要把以法蓮和猶大聯合在一起呢?難道你以為是因為猶大比以法蓮更好嗎?你的確是這樣認為的,不是嗎?

你說服了每一個人去相信那種說法。在以色列的人也認為他們是「選民」,所以,他們以為他們比其他任何人都好,因為我的兒子是「猶太人的王」(馬太福音2:2[9])。

我亞哈威說:我的兒子,亞呼贖阿,是猶太人的王。〔聖方言...〕但是我讓每一個會接受我兒子亞呼贖阿的人都嫁接進入那葡萄樹──因為他們都只是枝子,祂是那葡萄樹──我甚至把野橄欖樹嫁接進了真橄欖樹裡面,〔聖方言...〕他們就合而為一。

任何人,只要承認他們的罪,在我亞呼贖阿面前確實完全悔改,並跪下來舉手請求赦免,乞求我赦免他們一切的罪孽,我亞呼贖阿會信實地赦免他們的罪,我會用我所流的寶血再次把你洗淨。只要停止預謀犯罪!

停止試探我!停止在你墜入地獄之前,看看你能把我推多遠!否則,你就會在塗抹冊上了,就是在世界建立之前名字就被塗抹了的人。如果你名字已經被塗抹了,你就不能做任何事去挽回了!

就像如果你是在得救之冊上,我的羔羊冊上,羔羊的生命冊上一樣,我就不會丟失你們任何一個!我會前來得到你,無論是你被提到我的懷裡,〔聖方言...〕還是你會在這個地球上呼吸最後一口氣,然後你會在天國睜開你的眼睛。

我不會落下任何一隻屬於我的小綿羊和羔羊。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接受獸的印記,除非他們的名字沒有被寫在羔羊的生命冊上。〔聖方言...〕

只是不要試探我!〔聖方言...〕我對這個男人說話!我把你從你所謂的「錫安山」扔下去,我告訴你,那只不過是一堆糞!而你正在那糞堆上爬!

你爬上了一座糞堆!你知道那事嗎?那甚至都不是一座大山!甚至連座小山都算不上!

那只不過是純粹的糞!人類的糞便!動物的糞便!混合在一起!伴著撒謊的異象,撒謊的話語,那是直接來自撒但的口中!

從一個看起來像人形像的口中說出來,但牠是一個偽裝的墮落天使!在最邪惡的邪術之下運行,當你已經在你面前親眼目睹變形人時,你卻拒絕相信這樣的事!

是啊,你怎麼會喜歡這樣的事呢?就是當它是在整個互聯網面前,變形人被證實了的事情呢?〔聖方言...〕不要試探我,因為你已經大大地激怒了我!〔強烈的聖方言...〕你竟膽敢說「聖靈全能風事工網站(AMIGHTYWIND.COM)已經被劫持了,說話的不再是以莉莎法了。」而當任何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我必會說出,一篇接著一篇,一篇接著一篇的預言!

他們認識那聲音!他們認識我那從她口中說出話語的聲音!你這個受過教育的傻瓜是何等的愚蠢!

你這個在葉史瓦(YESHIVA)〔受教育的〕──你這個受過教育的傻子!〔強烈的聖方言...〕你在那裡學到了什麼,你去那裡上學,只是為了一個男人的緣故,只是為了自己能取悅他,這會拯救你的靈魂嗎?!會帶領任何一個人去天國嗎?

你告訴我!我讓你按自己的方式行了事。你變成了那個文士。那怎麼能帶領任何一個人去天國呢?以莉莎法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是帶領著成百上千萬,數以千萬計,不計其數的靈魂。

她是從什麼時候,從她還是青少年時期就已經開始了──我就一直在使用她──而撒但那時候,反而想把她當作一個血祭。〔聖方言...〕

現在她出去拯救其他要被當成血祭的人,警告關於戀童癖,警告再警告關於「吃嬰孩的人」,是的,吃人肉的人。我甚至都警告過──我警告過,甚至當我第一次在一篇預言(79)裡告訴你們有關安息日的真理時。

我說過〔在星期天教會裡〕誰會成為那肉,那會是為我亞呼贖阿殉道之人的肉。我說過了會是什麼在那聖餐杯裡,那會是殉道者們的血。

現在,又有什麼不同呢?我所預言過的事已經應驗了!噢,但是他們在黑暗彌撒中做這事,撒但教徒們和最高級別的光明會(illuminatis),共濟會(masons,石匠)成員。

噢,我的小孩子們,我的小孩子們,他們被怎樣地獻了祭!她含著淚來到你這裡,含著淚乞求並且懇求說:「幫助我!幫助我!為那些小孩子們禱告。」你有你的秘密,不是嗎,跟共濟會。〔聖方言...〕

哦,以色列啊,妳與那高高在上的共濟會有聯結。你以為摩洛神是從哪裡來的呢?那血祭是從哪裡來的呢?

你以為從孩子們開始做血祭是從哪裡來的呢?他們的血被流乾並被喝掉?〔聖方言...〕你以為吃孩子們的肉,活活焚燒孩子們是從哪裡來的呢?〔聖方言...〕

回去做你知道你要去做的事情。(我現在也對你們其餘的人說──你們也好不到哪裡去。在為時已晚之前,回到各各他的十字架面前!)停止試探我!

絕對不要把血緣家人置於我亞哈威,亞呼贖阿或如阿克.哈.古德西的前面!絕對不要!絕對不要!絕對不要!因為他們不能拯救你的靈魂!永遠不要以我們為羞恥!

你必須承認誰是彌賽亞,不要讓敵基督的靈吸引你〔聖方言...〕,說你現在必須回到以色列。〔聖方言...〕不要回去!〔聖方言...〕如果你沒有在亞呼贖阿的寶血裡被洗淨,因為現在敵基督的靈遍佈整個以色列。

我不在乎以色列的旅遊業〔聖方言...〕,也不在乎這些話語會被怎樣地憎恨!你需要亞呼贖阿的寶血!

要與敵瑪西阿克的靈爭戰!你們稱牠為「敵基督」。我稱牠為「撒但之子」。〔聖方言...〕

我甚至現在都可以告訴你們那個名字,但你們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但是亞呼贖阿的新娘,你們會知道。〔聖方言...〕我會在你們的靈裡說這事,而且當時候來臨時,你們就會知道要做什麼,那時看起來似乎沒有選擇。

你要麼按血緣家人的方式去做事──是的,我也對那些在以色列的人說話──要麼你就按我亞哈威的方式、亞呼贖阿的方式和伊媽亞的方式去做事。你要證明你最愛誰。

你必須願意把每一個人都放在犧牲的祭壇上,那些我不想他們待在你生命裡的人。因為,難道我沒有說過「我亞呼贖阿帶著分離的劍而來」嗎?難道我沒有前來甚至分離了血緣家人嗎?那是血緣關係的家人。那不是屬靈的家人,就是那些真正敬拜我、事奉我、順服我的人;他們是被寶血贖買、被寶血洗淨了的人,透過我在各各他所流的寶血。〔聖方言...〕

只要知道:每個聲稱他們屬於我的人,然而他們也,用自己的同一張嘴巴,將說「不要再去聽預言。不要再去聖靈全能風事工。不要再去聽以莉莎法.以利亞呼所說的話語,因為她已經被一個邪靈控制了,因為她不會來服在我的權柄之下。」(亞在大聲笑。)

我,亞哈威,嘲笑你。你很快就會因說那樣的話而感到被摑了一記耳光。當時候來臨時,你就會知道。

我不在乎。甚至當你在亞呼贖阿所流的寶血裡洗淨了之時,你仍然將受到非常嚴厲的管教,你將會大聲哭喊……伏在以莉莎法的肩上哭,你將會哭。

我的意思是:你將會悔改,你將會在完全的悔改中跪下雙膝,就像摩西一樣,就像大衛王為他和拔示巴的兒子懇求生命一樣。

當這些事情發生在你身上時,就像現在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一樣,我正向你關閉一切的門。

我正在做這事,這樣你就會看到,你的靈魂是無價的。這樣撒但將不能聲稱擁有你的靈魂。〔聖方言...〕因為現在牠就在詢問「你靈魂的價格是什麼?」

在被稱為好萊塢的「地獄塢」裡,有多少人已經給出了他們的價格。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已經給撒但開出了自己的價碼?〔聖方言...〕然而我將要鞭打,而且我還要管教,我還要擊打,我還要摑耳光,我還要拔你的鬍子,直到你的鬍鬚被拔光只剩下光禿的毛孔!

你就會知道我,亞哈威,很生氣!即便當你得到赦免時。即便當你再次被寶血洗淨時,我不能讓這件事就此罷休,因為我已經警告過你「不要難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惡待我的先知。」(見詩105:15;代上16:22)。

我已經警告過你:「不要對我的新娘不尊重。」我已經警告過你!尤其是你,你知道的比普通人都多。

你知道我說的是哪一個男人。

你知道,因為現在,那個敦促感實實在在地使你搖晃震動,「她口裡要說出來的下一句話會是什麼呢?」〔聖方言...〕不要緘默,永遠不要再緘默這位先知,因為我會喊得非常大聲!

甚至在台灣都發生了一場地震,這事已經被記錄下來了,就在你們聽到新預言(141)的那一時刻。

就在你們聽到「被棄者」這個詞的那一刻,當時我正在說出一個警告──那時就有了一場地震,正如它被記錄下來的那樣,這件事將會成為新預言的一部分。

你不能阻止──你不能阻止這事。你不能延遲這事。我已經設定了日期。那就是我在「我的骨中骨」裡面所說的事,年長新娘的婚禮。那就是我在說的事,當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YAHUSHUA'S demon stompers)最初誕生時,當以莉莎法和天使長米迦勒──

那巨大的翅膀懸掛在妳的床邊,在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誕生的那一天,那個名字當時被賜予了妳,因為那是給新代禱勇士們的名字。但是不要失望,我年幼的孩子,我的以莉莎法,他們來了,他們又走了。難道妳不明白?他們所有人──所有人都必須被考驗。

他們配得被稱為「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AHUSHUA'S demon stompers)」嗎?他們配得被呼召成為接下來的──我將把名字更改為「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菁英(YAHUSHUA'S demon stompers elite,YDS Elite)」的成員嗎?以及現在的這個名稱是「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菁英,菁英中的菁英」(YAHUSHUA'S demon stompers elite,the best of the best)的成員嗎?

不要都攬在妳自己身上。甚至都不要開始責備妳自己。他們認識我的聲音。他們知道自己有多想服事這個世界。他們知道自己真的有多想成為亞呼贖阿的新娘。他們知道。

在全世界有五十萬人(500,000),就像妳感覺妳非常孤單一樣──我告訴妳,五十萬(500,000),即使他們只是用聖方言禱告;甚至當他們還從未聽說過這個事工名字時,或者甚至都沒有聽到過妳的名字,他們都在為妳禱告,他們都在為妳的另一半禱告。

他們持續高舉你們,這就是為什麼這篇預言正在前來。

我現在已帶來了一位弟兄,是妳已經認識了那麼多年的弟兄,他一直稱妳為牧師和先知,但是他一直以來都不同於其他的朋友。那是一位能做他所做之事的男人,現在他站出來了,他甚至在預言之前做禱告,因為妳知道妳需要一位男性的禱告覆蓋。〔聖方言...〕

當這些預言前來時,他們將會注意到缺少一個聲音。一個原本應該出現在那裡的聲音。

我從未給過允許,以斯拉,讓你出去分發那些杖,好像它們是糖果一般,你分發給你想給的人。你知道這事。如果你不知道這一點,你甚至都不會把這事放在禱告中,甚至不會來求問!

現在那些被棄者,那些行巫術、撒但主義,以及海妖魅惑魔法的人,他們都有了杖。而且他們甚至使用這些杖來抵擋我賜下杖的那第一個人──她的見證已經在那裡了。

噢,罪,罪,堆積得高高的罪!你都做了什麼!你都做了什麼!你都做了什麼,我的兒子!隨後你好奇,為什麼呢?〔聖方言...〕

然後,〔聖方言...〕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YAHSladynred頻道,自從2009年以來,它如此強大地站立在Youtube那裡抵擋仇敵。你知道哪些人應該對此負責。我說。我「自有永有」將會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聖方言...〕

你看,難道我不是那同一位亞,曾說過:「對枯乾的死人骸骨說話,看著他們再次復活(以西結書37:4[10])」嗎?現在我對這個男人說話;現在你知道自己是誰;許多人都已經在猜了。〔聖方言...〕

回來。回來。

離開舊〔血〕約。回來,要學習新的血約。回來!回來!回來!你遊蕩得太遠了。

你正在拉扯著那根屬靈的肋骨,〔那與你妻子的聯結〕,這不是一根橡皮筋。這不是測試的時候──看看你能夠走離多遠,當你也與我連接在一起時。你不僅從她那裡離開了,你也從我這裡離開了。因為你回到了舊的血約裡。

你帶領人們不只是讀妥拉分篇,但是現在你還讓他們甚至稱新的血約為妥拉。是的,我是活的妥拉。是的,我──是同一本書──既包含舊約,也包含新約。但是你為什麼不再教導真理了呢?

亞呼贖阿的教導在哪裡呢?天堂和地獄的教導以及警告在哪裡呢?為什麼你害怕對以色列提及這事?你必須用亞呼贖阿的寶血被潔淨。你必須得到潔淨。

所有這些在以色列的邪靈──如果不首先從你裡面趕出這些邪靈,你怎麼可能幫助以莉莎法透過這個神聖的事工按照我所按立、指定並且委派你們兩個人的方式去接觸以色列呢?!──我為了這個目的和這個時候,讓這個事工誕生了。

謙卑你自己!跪膝俯伏在地!像蟲一樣爬行,如同大衛做的那樣,在我眼前。他說過他鄙視自己,他變成了什麼樣的人。

我是亞呼贖阿,我是信實的,我告訴你,我愛你!我永遠不會停止愛你。我告訴你,你的名字在羔羊的生命冊上。但你必須停止!

停止試探我!你必須,必須停止試探我!〔聖方言...〕我有很多方法讓你受苦──那些方法你甚至連做夢都想不到。

我的意思是就在這個地球上,我現在對每一個試探我的人說話!對令我失望的人說話。你說:「哦,我會接受亞呼贖阿」,或者接受你稱之為耶穌基督的那一位,但我告訴你:我的聖名是亞呼贖阿!

因為我的名是在我父的聖名裡面。我們是合一的。還有伊媽亞。聖名亞也在她的聖名裡面。母親亞就是智慧母親。我知道行巫術的人已經竊取並仿冒了每一件事。

在這個地球表面上,沒有一件事是撒但不會設法仿冒的!我要給你們舉一個例子。火能被利用,但火可以被用作好的用途,使你們暖和。火能被用來煮你們的食物。但是火也能被用來殺人、毀滅和燒毀房屋。

你還不明白嗎?凡我所創造的每一件事物都能夠被利用:它可以被用作好的用途,也可以被用作壞的用途。〔聖方言...〕

你以為就可以緘默她了,因為你不會在那裡,去作為一位男性禱告覆蓋來禱告覆蓋她。我告訴過你我會做什麼。我總是會興起其他人,來成為那個男性禱告覆蓋。

當我想說話時,我不會讓任何事情阻止我說話!從這整個世界,我揀選了這個男人,一個不同於其他弟兄的弟兄,一位朋友,一位男性朋友,不同於任何其他的男性朋友。

我不是在說那些圍繞著她的孩子們。這位必須是一位成年人。

這位必須是某個與我有良好關係,是取悅我,盡全力取悅我的人──然而他並不聲稱自己是完美的,

但我現在使用的這個男人,我稱其為多姆,〔聖方言...〕(因為他不想他的名字出現在那裡──他很謙卑)──你們可以學習他的謙卑。

你們可以學習她的謙卑,因為我已經使以莉莎法謙卑了下來,從她被懷胎的那一刻開始。因為甚至連她的親生母親都試圖把她打掉,我卻親手隱藏了她,否則她甚至都不會在這裡了。

在她的整個人生當中,她所知道的全部就是苦難和虐待(直到我帶來了一個男人)因為每一篇預言都有代價要付。你以為撒但想要這些話語出來嗎?〔聖方言...〕

因為看哪,甚至在預言裡,甚至現在,當她用方言禱告的時候,你們聽到「我的迦勒」這個名字從中出現了多少次。你們看,只有這一個弟兄是不夠的──我也使用你的名字。〔「我的迦勒」在聖方言裡...〕

哦,我的...,哦,我的...,哦,我的...,哦,有禍了,有禍了,有禍了!我不喜歡責打我的孩子們。但是我要告訴你這事:

你最好停止這事!你現在最好停止這種行為!我將要差遣某個人去你那裡,一個甚至不會自稱是先知的人,但是我差遣他作為一位信使去你那裡。這是你的選擇,就像大衛曾經有一個選擇一樣,當拿單被差遣去他那裡時[11]。這是你的選擇:你怎麼對待一位先知。

無論我何時差遣只是一位信使──他們甚至都不需要有先知的職位,只是一位信使。甚至可能是一個孩子,可能是一位信使。〔聖方言...〕這是你的選擇:你想要我怎麼責打你。

你想我把你的鬍子拔出來多少?你想我把你的那個鬍子扯下來多少?你想我把你從你所謂的「錫安山」扔下去多遠?我稱它不過是一堆人和動物的糞便,就像你說的,你把其他人也帶過去了?

哦,不,不,不,不,我的兒子。是他們把你帶過去了──直接來自地獄深坑的說謊、說謊異象,讓你自認為高於自己所當看的,一個區區男人。

你擁有像什麼樣的靈,你就是屬於什麼樣的靈〔也就是說,是屬靈上的,不是實際上的〕。就像以莉莎法擁有以利亞呼的靈一樣,但那並不會使她現在就成為以利亞呼。她是一個得到了拯救並被寶血洗淨了的女人,跟其他人一樣,用的是相同的在各各他流下的寶血。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耳朵每天24小時都側耳調向我。如果她醒著,她都是在以某種方式禱告,無論她在做什麼,她都在向我呼求。她的耳朵都在調向我的聲音。

然而你竟膽敢說──你們這些控告者──說她再也不能聽到天國的聲音了?噢,哎呦!那會会很痛的!那會讓你很痛的!

即使當你跟她在一起時,這還是會很痛的!即使當你回轉到我所呼召你去做的事上時,這還將會是很痛的!我不會忘記。我會饒恕,但那全都是關乎管教。只是你不想受管教,你想要受鞭打!

你們要受鞭打。對於每一個膽敢呼叫審判臨到她的人,呼叫亞所能給她的最嚴厲懲罰臨到她的人!對於每一個膽敢那樣說的人!對於每一個贊同那個說法,膽敢放上亞呼贖阿的聖名,膽敢試圖把人從這個神聖的事工趕走的人,這個地球表面上沒有任何一個像這樣的事工!還膽敢警告別人要遠離這個事工,要遠離這些預言,說他們可能會被「操控」了,全都是因為你害怕我現在正在說出的話語。

哎呦!你們將會受傷!

你們將會痛得尖叫。但你們會知道:你們該受每一次鞭打,就是我亞呼贖阿要給你的鞭打,就像我鞭打他們那些在聖殿裡兌換銀錢的人一樣,那是我父禱告的殿,就像這個事工一樣!

它是等同的,它在屬靈上是等同的。因為那麼多的禱告都出自這個事工。它也是我父禱告的殿。它是我禱告的殿。它是隱形的城牆,那是沒有任何城牆的殿。

因為它涵蓋了世界上所有互聯網存在的地方。當書籍出版發行時,那裡必須有新的見證,那將會是一次悔改,以教導他們如何悔改,以及那個人必須要從什麼當中得到解救,因為以色列將要如何,哦,如何來學習,如果我沒有給出一個例子的話?

他們要怎樣學到他們需要從那些我已列舉的我絕對恨惡的──我亞哈威,我亞呼贖阿,我伊媽亞,我們恨惡的!我們憎惡的──最邪惡的靈那裡得到解救!

這些是邪靈,撒但使用牠們來行毀滅,來行毀滅──牠來就是要行偷竊、殺害和毀滅之事,但是牠毀滅不了這個事工!──牠毀滅不了我已放在你們兩個人生命裡的使命──牠毀滅不了它,但那並不是說你們不會因此而受苦。

如果你想以一種艱難的方式去完成它,我就會讓你以艱難的方式去完成。這就像個一孩子,來到母親或父親面前。母親或父親會說:「你認為我該為你所做的事而打你多少次?你做了什麼事?在我管教你之前,我想要你先承認錯誤。你所做的事是一種罪,我的孩子,你知道你本不該做的,對嗎?」

那就是什麼叫認罪。悔改就是當那個孩子說:「噢,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請原諒我,我不會再做這樣的事了,請原諒我。」

那就是向亞呼贖阿呼求的孩子。而我亞呼贖阿會說:「我原諒你,我的孩子。現在你所做的事情──你必須吸取教訓。這樣你就不會再重複犯了。」但我會拿起那個罪,我會把它扔得遠遠的,就如同東離西那麼遠。

但還是會有一個懲罰隨著罪而來。違背任何律法難道不用受懲罰嗎?

所以,我的孩子,我應該打你多少次呢?我應當輕罰你,只給你兩鞭子嗎?因為你該受鞭打,而不是用手打──你們當中許多人現在正聽著。

對於以莉莎法,對她的情形,我甚至都不需要提高我的嗓門。在她的生命當中已聽到過我三次提高嗓門,她已從中吸取了教訓。我永遠不需要打她。但是你們這些悖逆的孩子當中有多少人,你們甚至都回到我身邊,我把你們洗淨了,你們又走回去,再次回到糞山裡。

挖呀,挖呀,挖呀,挖呀。挖呀,挖呀,又再次挖進那糞堆裡。挖呀,挖呀,挖呀,挖呀。再次在那糞堆裡把你的手指弄髒。而你在說什麼?

你請求我的饒恕嗎?你承認你的罪嗎?你去了那個你傷害得最深的人那裡嗎?當然沒去。為什麼呢?因為你有這些惡魔,一層,一層又一層成群結隊的惡魔,牠們告訴你,說你才是那個需要接受別人道歉的人。

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愚蠢!所以,那個孩子現在有一個選擇。我的鞭子要抽打多少次?我的鞭子要鞭打多少次呢?多少悲痛,接著悲痛,再接著悲痛,那將是那些會被帶走之人的死亡。但是你還有機會去至少知道,你已經做了以西結書3:17-21[12]裡的事,你已經警告了他們。

你警告了他們,我甚至對那些在以色列的人說話。你警告了他們。你用希伯來文張貼了出來。你們警告了他們,你們把預言翻譯成了你們的語言。因為我已經興起了如此多的翻譯者,五十種語言並且更多。

你們警告了他們,不要讓血沾在你們的手上。你們看,你們所要做的全部就是去警告他們,接下來,若他們繼續待在他們的罪裡──如果他們繼續否認我,繼續試探我,繼續看看他們是否真的會下地獄──那血就不會沾在你的手上了,但是如果你不發出我所賜予的警告,那麼他們就會死在他們的罪裡,他們就會下地獄,但他們的血會沾在你們的手上。

因為你會一直記得,你曾經有一個機會去警告他們!然而,因你如此害怕冒犯他們的肉體,你就拒絕去警告他們。

所以,你拒絕了多少次呢?這就是我,亞呼贖阿,現在想在結尾所說的話語。

你看,我正向你們顯明亞呼贖阿的一方面,那個方面你們沒有在讀,也沒有在看。但我正在賜予這些啟示,我正透過以莉莎法說出這些啟示。為什麼呢?因為她能夠聽到我的聲音,而我「自有永有」在天國。

禍哉!那個說了「她再也聽不到天國的聲音了!」的人,單單因為那樣說就要挨鞭打!

被鞭打的感覺就像是肉一塊塊從你的身體、靈和靈魂剝離。當這些話語最終被完全理解時,並且你意識到你自己所做的事,你會跑回到那位你知道你能夠信任的人身邊,不只是我,亞呼贖阿的身邊。

你知道,哦,男人,我「自有永有」正在說的是誰。甚至不要試圖以不知情作為辯解,否則我會因那事而鞭打你!〔聖方言...〕

所以,孩子們,你們決定吧,當你們回到各各他的十字架前之時──你們這些背道者們,我在對你們說話。我不是在跟你們這些新信徒說話,這是你們第一次聽說我。

我不是在對你們當中的任何人說話。我歡迎你們!我是亞呼贖阿,我張開雙臂歡迎你們!我知道你們是迷失的小黑羊。但是我歡迎你們!我親吻你們,我擁抱你們,我愛你們,我緊緊摟著你們,在我所流的寶血下我洗淨你們。

你們所要做的全部就是到我這裡來、悔改並且承認你們的罪。這就是你們所必須要做的全部。我對新信徒們更加格外寬容。我愛你們!我親吻你們!我擁抱你們!

是那些一直繼續遊蕩徘徊的人──他們進入狼窩;他們進入糞堆,他們去玩,把自己的手指弄髒,當他們聲稱要去攀登「錫安山」──那就是我不得不打斷他腿的人,這樣我這位好牧人才能扛著他們,把他們緊緊地抱在我的胸前,直到他們學會不再遊蕩進入魔鬼的領地裡──並且會吸取教訓,這樣,以色列也就會吸取教訓。

所以,我告訴你們這事。我想把這個最後的信息留給你們,因為我是亞呼贖阿。我愛你們!甚至當我在不得不鞭打你們的時候。即便我不得不鞭打你們,不得不打你們,我仍然會原諒你們,只要你願意並單單請求我。

我仍然會原諒你們。只要請求我。向我承認你所做的事情。不要像那個淘氣的孩子說「哦,我沒有做錯任何事呀,爸爸媽媽,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們要打我」,並且還對我撒謊。

不要做那樣的事。因為你知道我已經知道你做了什麼事以及你怎樣犯了罪──罪是任何違背亞旨意的事──罪是任何違背我十條誡命的事。我父親用祂熾熱的手指親自寫下了十誡(出20:1-17;申5:4-21)。

當古時的摩西拿著那兩塊石版──那不是用普通的石版鑿成的──而是用最珍貴的寶石做成的,這就是它的材質──把它扔在地上摔碎了,那在我眼裡是罪(阿爸亞熾熱的手指沒有再次把十誡刻在上面,而是古時的摩西必須把十誡刻在上面),但是他悔改了。

他是一個能悔改的人。而且他知道怎樣悔改,知道向我,亞哈威,呼求饒恕。而我饒恕了他,但當他擊打那塊磐石的時候,我就不能饒恕他──〔雖然〕我確實饒恕了他;在屬靈界的範圍裡。然而在物質界,他仍然必須死去,並且在他還活著的時候,他不能進入應許之地。

所以當我在這篇預言裡加入這些事情的時候,你們要仔細思考揣摩。並且要思想那個襲擊台灣的地震。因為當我的鳴警使女發預言時,就有著極大的權能。

你們所有企圖竊取她名份的人──甚至試圖竊取這事工名字的人,甚至把諸預言從書裡拿出來,並聲稱這些預言屬於自己的人,那些從這個事工偷盜的人──這就像是從亞哈威和亞呼贖阿的口袋裡偷竊一樣。

要考慮因做那樣的事而接受另一次鞭打。

因為你們看,我就是那位決定我將給予你們擊打的神。我就是那位決定「你只是需要用輕柔的聲音責備,或是需要被打一頓屁股,還是你需要被鞭打一頓」的神。

一頓鞭打就是用那曾把我打得皮開肉綻的鞭子去抽打,但卻是撒但的手使用了那鞭子,並利用人的手把我打得皮開肉綻,把我損毀得幾乎認不出人的樣子──牠進入到一個男人裡面才能做這事。但我不會像那樣鞭打,我不會像那樣打屁股。

我打你屁股是出於愛。我管教你是出於愛。如果我不管教你,那麼我就不愛你(來12:6[13])。我只是生一小會兒氣不是更好嗎?然後在你請求得到我的饒恕之後,在你完全認罪悔改之後,我會把你抱在我的懷裡,我會用親吻覆蓋你。

我想要擁抱你,所以,回到我這裡來吧!現在你們所有那些背道者們,回到我這裡來吧!來,讓我們一起來理論理論!雖然你的罪像朱紅,我能夠拿掉那朱紅,我能夠把你洗得更乾淨,能夠把你洗得比任何雪都白。(詩51:7[14]

我在各各他所流的寶血會做這事!我會做這件事。我那麼地愛你!我不只是在各各他代替了你的位置。我還做了更多的事。

我受的那些鞭傷甚至醫治了你。我背負了你的羞辱,因為他們剝光了我的衣服,我赤身露體,為我的衣服拈鬮,並且把唾沫吐在我臉上,還把我的鬍子拔掉。

你們甚至不知道我所經受的折磨──哪怕只是為了你們當中的一個人,我也會願意再次重新經受所有的這一切!你們當中名字被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任何一個人,你們都是帶著從天國所定的使命而來到了這個地球,你們甚至都還不知道自己的使命。

所以,現在許多人在說:「我是誰?我有一個使命嗎?」

是的,你有一個使命,就是用我的真理去接觸其他人。因為你怎麼能只把真理留給自己呢?這就是為什麼我說過:「口裡承認才能得拯救,」即便你只是向一個人承認。

別犯傻進入一個不允許你能去說(口裡承認)的共產國家裡。你們一定要弄清楚我想要你去對誰說話。只要向某個人承認(亞呼贖阿為主)。

口裡承認這事,說你是屬於我。我是那唯一的彌賽亞!

任何將要去以色列的人要當心了!因為這一切事都正在被執行。當殿宇正被建造時,以色列就有禍了,有禍了,有禍了!敵瑪西阿克的靈將要遍佈整個以色列!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就是拯救的日子!

甚至都不要想去那裡度假,除非你知道自己被亞呼贖阿的寶血贖買了、被寶血洗淨了,並且順服亞呼贖阿。這不是一篇以色列想要聽到的信息,但這是一篇我的孩子們會想要聽到的信息!

並要斥責敵彌賽亞的靈,牠將設法前來跟在你們每個人後頭,使你們懷疑我是「自有永有」的神,我是亞哈威唯一的獨生子,我也是唯一的彌賽亞,唯一的完美羔羊,唯一沒有任何罪之斑點或皺褶的神,在思想、話語或行為上都沒有犯罪──雖然我被撒但試探了三次,然而每次我什麼都沒做,除了復述經文回應牠之外。

所以,牠試探我〔並失敗了〕──牠在那時候試探了我,牠在那時候試探了我──牠再也不能試探我了。牠只是嘗試過了,牠只能得到肉體,並設法試探我。

所以,是什麼讓你覺得魔鬼不會設法把懷疑置於你們裡面呢?並讓你們以為你們可以隨心所欲地犯罪?「你們還有時間悔改。」

它會大大地冒犯你的肉體,你不想悔改或認罪。你只想等另外一天。誰說你還有另外一天呢?

你們當中有些人要聽這篇預言,你們不會有另外一天了。你們最好嚴肅認真對待這事。

我使那個地震發生是有原因的。這些預言只會變得更加強大,更加有力──從以莉莎法口中所說出的預言話語,當她等待著她的另一半時──只會變得更加強大。

當兩人再次合二為一時,當心了,世界!當諸預言前來時,你的肉體會被冒犯!但出於你靈魂的緣故,你要謙卑自己,你要臉伏於地,要哭泣,要哀號──還要悔改!

我會信實地饒恕你,會信實地把那些罪扔進遺忘之海裡。但是我仍然會管教那些我所愛的人──就像身為母親和父親的你們一樣。

如果你們不管教自己的孩子,那麼你們就不愛他們。如果你們不教導他們對錯並告訴他們會有後果,因為違背了這個家的家規,那麼你們就不愛他們。因為你們是在直接把他們交在撒但的手裡。

預言結束

* * * * * * *

預言後的禱告

以莉莎法: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寶貴的伊媽亞,我也為我曾經以任何方式得罪過祢們的事情而祈求饒恕──甚至為今天那遺漏的罪。

因為今天我忘了說這個禱告:「願每個墮胎診所下面都有天坑」。那是祢告訴過我們要禱告的事。阿爸亞哈威,我哭求,我哭著說:「那些孩子們該怎麼辦呢?那些孩子們該怎麼辦呢?難道祢不在乎那些孩子們嗎?當我哭喊時,我知道那些孩子們正被謀殺,他們正在遭受折磨,他們正在被雞姦至死,甚至是新生兒,天父。

有一種罪被稱為「遺漏疏忽」。遺漏疏忽意味著我們有如此多的事情要為之禱告──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人是完美的。

我們不可能為我們要禱告的每一件事情禱告,但我為每一個人都祈求祝福。我祈禱,天父,當他們聽到這篇預言時,那些名字被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人,他們會跑回到亞呼贖阿的十字架面前,或者他們跑向亞呼贖阿的十字架面前,如果他們以前從未去過十字架那裡的話。

天父,至於那些令祢非常生氣的人,那些祢不得不鞭打他們的人──我禱告,阿爸亞,奉亞呼贖阿的聖名,他們只會更加愛祢,他們會哭求,他們的確會完全悔改,尤其是那個要給以色列作榜樣的人,這樣我們就能夠一起去教導他們。

父啊,我所能教導他們的全部就是要怎樣才能順從地行走在謙卑裡,我沒有任何祢所列舉的那些罪。我感謝祢,我讚美祢,因為如果事情必須是以〔這樣的方式〕的話,因為我所經歷的生活,以及我一生中所經歷的痛苦,那麼就這樣吧,阿爸亞!

我感謝祢,祢沒有允許那些罪進入我裡面,因為我一直都敬畏祢──甚至在我還不認識祢之前,在我第一次說救贖禱告或是知道祢的聖名之前。

我只是一直覺得有一位神──那裡一定有一位神將會懲罰我,甚至當我還不知道的時候,我還不明白有關亞呼贖阿的寶血的時候。我一直都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有我必須要順服的某個人,那就是我的創造主。

現在我也為那些事禱告,天父──這將會如此有恩膏,祢現在就在滴下這恩膏,現在就帶著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膏,現在就直接從天國滴下恩膏油,還有活水。

天父,我現在就正在祈求,奉亞呼贖阿的聖名,祈求世人會跑向祢!我們將會把「救贖禱告」放在那裡,就是我在24年前寫下的「救贖禱告」。

放在那裡的將會是那被翻譯成希伯來文的「救贖禱告」,我感謝祢,我讚美祢,阿爸亞哈威,他們將會跑進祢的懷裡,祢會擁抱他們並且愛他們,當他們在祢面前承認自己的罪,並全心全意悔改,祈求饒恕時,當他們真誠地悔改時,祢會饒恕他們每一個人。

我感謝祢,我讚美祢,阿爸亞哈威,對於那些知道得更多的人,然而他們卻試探祢,再試探祢,還有那些「受過教育的傻瓜們」,天父,他們竟敢一直不停地在進一步試探祢──還一直不停地在犯罪,一直不停在稱那些祢說「不,那是善」的事為「惡」,天父,他們就會記住為什麼他們必須要付出那被鞭打之代價的原因,那是因為祢如此愛他們。

祢正在讓他們脫離地獄!

並且〔鞭打〕到確保他們的腳被放在了堅固的地面上,確保他們完成自己被差遣到這個地球來完成的使命──確保他們為以色列樹立了知道要怎樣悔改的榜樣,知道要怎樣能悔改:知道要怎樣認罪,知道要怎樣謙卑他們自己──即使這意味著他們會感到自己受到了羞恥,遭到了羞辱。

儘管如此,天父,我們必須,我們必須,我們必須降服於祢的旨意,而這就是祢的旨意。所以,奉亞呼贖阿的聖名,我要再次說,天父,謝謝祢饒恕我任何遺漏疏忽的罪──饒恕我以任何方式所犯的罪,任何我也許沒有聽到但是本來應該現在要說的話,我都請求饒恕,天父。

請使用我。祢使用了這個泥土的嘴唇。因為嘴唇是用泥土做成的。祢創作了這舌頭,祢使用這嘴唇來說出祢的話語。

我感謝祢從未允許我發出過一個假預言。我感謝祢,阿爸亞,因為我如此地信任祢。你永遠也不會允許〔我說出假預言〕,因為我的嘴唇被亞呼贖阿的寶血封印了。

我寧願祢扯出我的舌頭,也不要允許我把這些小孩子們當中的任何一個領向任何其他的教義,除了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福音的教義以外──除了見證那就是亞呼贖阿的見證──祂就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能去到你阿爸亞哈威那裡,能去天國。

還有一件事就是亞呼贖阿的寶血,祂在各各他所流下的寶血會洗淨他們的罪孽。但是,當我們故意走不同的方向,而不是走祢所帶領我們的方向,我們仍然有代價要付。

阿爸亞哈威,我祈求,我祈求,我祈求,我祈求,天父,我祈求祢正對他們說話的那些人,尤其是某個男人,他會意識到自己所做的事。

下一次我見到那張臉時,父啊,我將會看到──〔那個男人〕跪下哭泣著哀號著,他將會擁有像古時摩西那樣的靈,那是悔改的靈!認罪並悔改!

還有像大衛王那樣的靈,那就是對罪的悔改和認罪!以前我從未明白為什麼祢說那是一個靈。我從未明白為什麼祢說:「你們有大衛王那樣靈的人,興起吧!」我以前不明白,但現在我明白了。

父啊,我也祈求以色列會跟隨這個榜樣──他們會意識到,他們將要遭受更嚴厲的鞭打和摔碎,在大災難裡,就是雅各遭難的時期,也被稱為雅各悲痛的時期,但是這恰恰意味著因為祢如此愛他們以至於祢甚至會跟他們再次結婚,阿爸亞哈威。

祢甚至會跟他們再婚,但那並不意味著他們不會遭受痛苦。這個世界也必須要遭受痛苦。因為這世界與你所教導我們的一切背道而馳。因為每個人都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它確實是被放在了我們的靈魂裡面。

所以,感謝祢,親愛的亞呼贖阿。我敬拜祢!祢是我們的國王陛下。我敬拜祢,阿爸亞哈威,祢是我們的創造主,祢是我們的國王陛下。我敬拜如阿克.哈.古德西,舍金亞榮耀,伊媽亞,甜美的聖靈,妳是我們的王后陛下。我們敬拜,我們讚美。我們愛祢們,我們愛慕祢們。因為我們那些名字被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人,我們不想遭受任何鞭打。我們甚至都不想祢必須得提高嗓門。

亞呼贖阿,祢受夠了苦難!我們不想再讓祢因我們給祢的聖名帶來了羞辱而遭受痛苦了!

我禱告祈求,祈求從我曾經──在互聯網上這二十四年以來──所說出的每個禱告,從我所說出的這個禱告,讓這個禱告成為最有恩膏的禱告,成百上千萬的人將會跑進祢們的懷裡,因為這預言訊息會被翻譯成那麼多種不同的語言。尤其是對那位將要被拔掉鬍子的人,從他所謂的「錫安山」被扔下的人,那個所謂的「錫安山」真的沒什麼,只不過是一堆糞罷了!

變形人!在他左右的墮落天使們,他被如此蒙騙以至於這個人以為他們是聖潔的。噢,阿爸亞,我呼求!我呼求!今天就做點什麼吧!今天就做點什麼吧!

對那些是被棄者的人,天父,他們會拿著這些話語,他們已經在塗抹冊上了,他們甚至都還不知道這事。我們將會拿著這些話語,他們只想嘲笑我所說的這些話語。

阿爸亞哈威,感謝祢的伸冤報應。祢說過,亞哈威說:「伸冤報應在我」(申32:35[15])祢說過:「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羅9:13[16]

所以,當然,我們要恨惡那被棄者,因為祢恨惡被棄者,那就是以掃。所以對於那些有像以掃那樣靈的人。你們最好走開。你們甚至都不應該聽了這篇預言當中的任何話語。只要走開就好了。

不要再加添你所要經歷的摔打了。走開吧!至於你們那些不明白預言的人。只要走開就好了。思考這事。到你的聖經裡去查考。

找出先知是做什麼的。先知要斥責、警告和鼓勵。先知有來自天國的啟示。先知是一根手指,指出通往天國或地獄的道路,那就是我的全部職責──只是一根手指,一位受膏的信使,我正把你們指向天國!

所有想去天國的人,所有願意離棄他們罪的人,所有願意在亞呼贖阿所流的寶血裡被洗淨的人。

還有對於那些身為希伯來人,在以色列出生的人,你們有最最艱巨的任務,要成為以色列的榜樣,要悔改我所列出的所有那些罪──是祂阿爸亞,亞呼贖阿和伊媽亞所憎惡的。他們憎惡(那些罪)。他們憎惡(那些罪)。

我是以莉莎法.以利亞呼,這篇預言是在2月1日被賜給我的,是吧?我相信是在2月1日。

其他人:妳開始說預言的時候是1月31日。

以莉莎法:現在是2月1日了嗎?現在仍然是1月31日?

其他人:是的。

以莉莎法:現在還是2019年1月31日。如果這篇預言已經以任何方式幫助了你,能請你在聯絡表給我寫信嗎?

能請你在賓客留言薄上留言嗎?你的名字就會被記錄在天國裡,無論你在那裡留下了什麼祝福。

你會讓我知道你今天得救了嗎?會讓我知道你正跑回亞呼贖阿的懷裡嗎?或者也許你從未待在亞呼贖阿的懷裡,你今天剛剛得知,有關亞呼贖阿的救贖寶血能洗淨每一個罪。

不要擔心,你不會遭受鞭打。祂會擁抱你!祂會親吻你!祂會愛你!因為你以前並不知道。這就是我所聽到要說出來的話語。

感謝你們去我的youtube頻道。那個頻道現在必須被重建,用戶名是YAHSladyinred,我們必須做那件事,我請求你們代禱,因為9年前,就是2009年,YAHSladynred(我原來的youtube頻道)──因為謊言,聲稱那音樂屬於他們,而那在youtube上的音樂,甚至根本就不屬於他們。那個因把YAHSladynred頻道拿下而要負責的人將會因此遭受鞭打,然而那個人知道〔他〕是應得的。

那些要為此而承擔責任的人──我不是對被棄者說話,因為他們只是去往地獄的更低層次罷了,他們也要負上責任。然而你們那些曾經以為你們得救了的人,我對被棄者們說,那些我曾經稱為屬靈孩子們的人,我再也不會這樣稱呼了。

實際上,我禱告我可以看見你們所遭受的部分痛苦,哪怕只是極小部分,因為我真的受不了血和傷口,但我想知道因著你們像猶大一樣的背叛而發生在你們身上的事。

但對那個受這些被棄者們惡魔般影響的人,你聽從了撒但的聲音,然而你卻不知道這事,當我看到你被鞭打時,我會哭,我也會安慰你,但是我不會說你不該受鞭打,你也不會說你不應該受鞭打。

你會感謝亞呼贖阿因為祂愛你深切才會鞭打你,甚至讓悲痛,接著悲痛,接著悲痛而來,因為你要比其他所有的人負上更大的責任。我所對著說話的男人知道我在說誰。

這就是我必須要說的全部的話了──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潔公義的聖名!──我所說的每一句話,我已經在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膏下說出來了,我知道這裡面的每一句話都不是出於我的肉體。

因為那事,我把榮耀歸給祢們,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舍金亞榮耀,我的伊媽亞,感謝祢們!

因著祢們的憐憫和慈愛而感謝祢們!因著祢們賜予的恩膏以及將仇敵所竊取的一切都歸還給我們而感謝祢們!阿爸亞,我因著最好的代禱勇士們而感謝祢!

感謝祢從全世界招聚了五十萬人,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們的名字,或許你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但我告訴祢,阿爸亞,我祈求祝福臨到他們,當他們出,他們入都蒙福。天父,我祈求申命記第28章的祝福臨到他們。

我祈求祝福臨到這個新的團隊──就像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當事情被清理乾淨時,我們將擁有由他們組成的一支軍隊!但現在有些事情我要非常保密,我只會託付給那些祢們已經告訴我的那些在愛中禱告的人,那些在愛中為那些甚至必須被鞭打之人禱告的人。我愛你們!

亞呼贖阿,我祈禱人們會聽,他們會悔改,他們將會有像大衛王那樣的靈,像新摩西那樣的靈──只是意味著這一種方式,所以沒有任何人可以出去說我就是摩西!我就是大衛王。

出於天國的緣故,讓我們直接了當地說吧!這意味著你知道要如何悔改。你知道怎樣成為一個合亞心意的男人或女人。奉亞呼贖阿的聖名,阿門!

抄錄結束

預言在這日被如此說出,如此寫下。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

預言被賜給牧師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2019年1月31日

* * * * * * *

[1] 徒2:1-4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2] 書10:12-14當亞哈威將亞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約書亞就禱告亞哈威,在以色列人眼前說:日頭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亞雅崙谷。13於是日頭停留,月亮止住,直等國民向敵人報仇。這事豈不是寫在雅煞珥書上嗎?日頭在天當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約有一日之久。14在這日以前,這日以後,亞哈威聽人的禱告,沒有像這日的,是因亞哈威為以色列爭戰。
列下 20:8-11希西家問以賽亞說:「亞哈威必醫治我,到第三日,我能上亞哈威的殿,有甚麼兆頭呢?」9以賽亞說:「亞哈威必成就他所說的。這是他給你的兆頭:你要日影向前進十度呢?是要往後退十度呢?」10希西家回答說:「日影向前進十度容易,我要日影往後退十度。」11先知以賽亞求告亞哈威,亞哈威就使亞哈斯的日晷向前進的日影,往後退了十度。
賽38:7-8「我-亞哈威必成就我所說的。我先給你一個兆頭,8就是叫亞哈斯的日晷,向前進的日影往後退十度。」於是,前進的日影果然在日晷上往後退了十度。

[3] 耶30:7哀哉!那日為大,無日可比。這是雅各遭難的時候,但他必被救出來。

[4] 出32:9主亞哈威對摩西說:「我看這百姓真是硬著頸項的百姓。」

[5] 申14:2因為你歸亞哈威你神為聖潔的民,亞哈威從地上的萬民中,揀選你特作自己的子民。
出19:5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

[6] 創4:8-11該隱與他兄弟亞伯說話;二人正在田間。該隱起來打他兄弟亞伯,把他殺了。9亞哈威對該隱說:「你兄弟亞伯在哪裡?」他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10亞哈威說:「你做了甚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11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

[7] 出3:14亞哈威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又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那自有的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

[8] 太21:12-13亞呼贖阿進了神的殿,趕出殿裡一切做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13對他們說:「經上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

[9] 太2:2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哪裡?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

[10] 結37:4-9他又對我說:「你向這些骸骨發預言說:枯乾的骸骨啊,要聽亞哈威的話。5主亞哈威對這些骸骨如此說:『我必使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6我必給你們加上筋,使你們長肉,又將皮遮蔽你們,使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你們便知道我是亞哈威。』」7於是,我遵命說預言。正說預言的時候,不料,有響聲,有地震;骨與骨互相聯絡。8我觀看,見骸骨上有筋,也長了肉,又有皮遮蔽其上,只是還沒有氣息。9主對我說:「人子啊,你要發預言,向風發預言,說主亞哈威如此說:氣息啊,要從四方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了。」10於是我遵命說預言,氣息就進入骸骨,骸骨便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

[11] 撒下12:1-15亞哈威差遣拿單去見大衛。拿單到了大衛那裡,對他說:「在一座城裡有兩個人:一個是富戶,一個是窮人。2富戶有許多牛群羊群;3窮人除了所買來養活的一隻小母羊羔之外,別無所有。羊羔在他家裡和他兒女一同長大,吃他所吃的,喝他所喝的,睡在他懷中,在他看來如同女兒一樣。4有一客人來到這富戶家裡;富戶捨不得從自己的牛群羊群中取一隻預備給客人吃,卻取了那窮人的羊羔,預備給客人吃。」5大衛就甚惱怒那人,對拿單說:「我指著永生的亞哈威起誓,行這事的人該死!6他必償還羊羔四倍;因為他行這事,沒有憐恤的心。」7拿單對大衛說:「你就是那人!亞哈威-以色列的神如此說:『我膏你作以色列的王,救你脫離掃羅的手。8我將你主人的家業賜給你,將你主人的妻交在你懷裡,又將以色列和猶大家賜給你;你若還以為不足,我早就加倍地賜給你。9你為甚麼藐視亞哈威的命令,行他眼中看為惡的事呢?你借亞捫人的刀殺害赫人烏利亞,又娶了他的妻為妻。10你既藐視我,娶了赫人烏利亞的妻為妻,所以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11亞哈威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她們同寢。12你在暗中行這事,我卻要在以色列眾人面前,日光之下,報應你。』」13大衛對拿單說:「我得罪亞哈威了!」拿單說:「亞哈威已經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於死。14只是你行這事,叫亞哈威的仇敵大得褻瀆的機會,故此,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15拿單就回家去了。

[12] 賜給聖靈全能風事工的呼召:結3:17-21亞哈威的話臨到我說:17「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18我何時指著惡人說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勸戒他,使他離開惡行,拯救他的性命,這惡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原文作:血)。19倘若你警戒惡人,他仍不轉離罪惡,也不離開惡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卻救自己脫離了罪。20再者,義人何時離義而犯罪,我將絆腳石放在他面前,他就必死。因你沒有警戒他,他必死在罪中,他素來所行的義不被記念,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原文作:血)。21倘若你警戒義人,使他不犯罪,他就不犯罪,他因受警戒就必存活,你也救自己脫離了罪。」

[13] 來12:6因為主亞哈威所愛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

[14] 詩51:7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

[15] 申32:35他們失腳的時候,伸冤報應在我;因他們遭災的日子近了;那要臨在他們身上的必速速來到。

[16] 羅9:13正如經上〔瑪拉基書〕所記: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
瑪1:2-3亞哈威說:「我曾愛你們。」你們卻說:「你在何事上愛我們呢?」亞哈威說:「以掃不是雅各的哥哥嗎?我卻愛雅各,3惡以掃,使他的山嶺荒涼,把他的地業交給曠野的野狗。」

* * * * * * *

需要禱告或救贖嗎?你有任何評論或問題嗎?
請聯絡使徒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聯絡我們:
amightywindasianbranch@tutanota.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
http://allmightywind.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亞洲分支網址
http://amightywind.asia
http://asian.allmighty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