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異夢

(2016. 9.11)他們想要按下紅色按鈕,競相發動核戰爭!

緊急異夢 他們想要按下紅色按鈕,競相發動核戰爭! 2016年9月11日 * * * * * * * 在2016年9月11日,也就是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大廈倒塌15週年的紀念日,我從這個異夢中醒來。 異 夢 我看到了三個看上去像是「總統的」講台的東西,的確就是講台。希拉里·克林頓在左邊的講台。在右邊(講台的)那個男人我沒認出來。在中間的講台上,是一個紅色的按鈕。 〔希拉里〕克林頓和右邊的那個男人正在角逐看誰能最快按下那個紅色按鈕! 異夢結束 我知道右邊那個人不是唐納德·特朗普/川普。(如果是他的話)我會認出他的。我知道中間的紅色按鈕會觸發一個核武器。右邊的那個男人是代表其他好戰的美國政治家,或者我相信是代表其它核武器大國,如俄羅斯、巴基斯坦、中國和朝鮮等? 夢的解釋 這些是來自事工夥伴們的解釋。請在寫信給我們amightywindasianbranch@tutanota.com留言寫下任何外加的解釋、分辨或只是想法。我們盼望收到你的回應,我們需要認真地將這個異夢和這個異夢的信息帶入禱告中! 冷戰時期的核軍備競賽,是前蘇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現為俄羅斯)與美國以及雙方的盟國之間爭相獲取核武器的競賽。然而,現今卻正如這個異夢所表明的,這是一場看誰會是二戰後第一個向另外一個國家引爆核彈而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國家的競賽。 奧巴馬總統與普京總統對峙 美國和俄羅斯的〔2016年〕現任總統分別是奧巴馬和普京。我們應該祈禱希拉里不要取代奧巴馬,而應該祈禱取代奧巴馬的會是唐納德·特朗普/川普,他已經和普京有了更好的關係。 2009年3月6日,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里.克林頓向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贈送了一個紅色按鈕,她稱之為「重啓按鈕」,該按鈕本應象徵著開啟兩國間友好關係的一個新的和平開端。 然而,它的英文读作「RESTART 重启」,俄文的翻譯詞是「PEREGRUZKA」。问题是这个俄文词的意思是「OVERCHARGE 超量負載」——意思完全相反。这么做难道是故意的吗? 毫無疑問,俄羅斯和美國作為世界上擁有核武器的主要國家,它們正在競爭看誰將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而希拉里·克林頓會為此全力以赴,正如這個異夢所警告的那樣,而且她的外交政策記錄也證實了這一點。 美國科學家聯合會估計的核彈頭庫存 我們知道這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但我們需要禱告核戰爭不會在亞哈威所定的時間之前發生,以及唐納德·特朗普/川普將當選並就任美國的總統——他不會像希拉里·克林頓和巴拉克.奧巴馬那樣成為一個戰爭販子. 我們還需要禱告,反對在美國實行軍事管制,反對取消選舉。 相反地,特朗普/川普會寧願做最符合美國人和世界人民利益的事情,包括尋求與俄羅斯建立更好的關係。願有更多相對和平的時間,使更多的人在啓示錄的第四印被揭開之前,能夠接觸到福音並被警告。這將是地球上一個可怕的死亡和毀滅的時間(阿摩司書5:18-20)。亞呼贖阿(耶穌的希伯來聖名/耶穌的原名)真的將是唯一的安全避難所。 * * * * * * *

(2019. 1. 9)以莉莎法愛迦勒!

異夢:以莉莎法愛迦勒! 於2019年1月釋放 * * * * * * * 這篇預言話語(第94篇)的前來,是因為以莉莎法在安息日被神帶領閱讀了《以西結書》第9章到第16章。她也在為前不久在一個異夢裡見到的一位男士禱告。在這篇預言話語中被稱為「迦勒」的男士就是以莉莎法在夢中見到的那位男士。他非常明顯的特徵就是有著雪白的頭髮,臉上沒有皺紋。無論士兵怎麼待他──意思是他曾被拷打過,也遭受過飢餓──笑容都不會從他臉上消失。當然,他也哭泣過,但沒有人看見。 在夢裡,以莉莎法前往他那裡。她只是出現在他的面前。他一直在禱告,披著禱告巾。她給了他一些聖餐用的餅,就像無酵餅一樣。她說:「別擔心,我會回來的,下一次我會給你帶更多的餅和酒。」這個人深深愛著亞呼贖阿。她知道他在耶路撒冷,他在那裡的工作是要鼓勵其他人,所以他總是面帶笑容──將他自己的悲傷和為亞呼贖阿所受的苦難掩藏起來。 當以莉莎法從那個異夢中醒來時,她很詫異自己對這位男士的愛。 先知迦勒的異夢封印被揭開了 2019年1月9日 夢中:我在榮耀身體裡,因為我可以徑直從監獄崗哨身邊走過。當他們離開後,我就直接去了他(迦勒)所在的牢房裡,我們彼此擁抱、親吻,他說:「我認識妳。」我們說了,我們互相愛著彼此。看到他受苦,我非常難過,雖然他臉上一直保持著微笑,因為他見到我很開心。 牢房的地板是水泥地,在地面的中間有一個很大的鈴鐺,鈴鐺連著鎖鏈和他腳上很重的腳鐐。他旁邊有一堆稻草。他最遠只能走到稻草堆那裡去大小便。 其他的事我都已經寫下了——我怎樣離開那裡,醒來後我大聲喊著說:「我愛你,迦勒!」但我從未提到過那愛的細節,或者我怎樣擁抱了迦勒,是因為當時那個被棄者,現在的前夫,他的名字將不會被留下,正如亞稱他為「無名者」一樣。 我現在再也不會羞於說迦勒的名字就是以斯拉,因為許多年之後,我們相遇了。我跟他在2016年10月2日結了婚。但我知道他有一個要在這個事工做什麼事的選擇。不管那個夢是否會成真,他是否會成為那個迦勒,我都會在他之前去天國並且得到我的榮耀身體,然後等候亞去成就祂必須要成就的任何事。 我知道我得到這個異夢的時候,以斯拉甚至都還沒有得救。所以我立刻請求所有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YDS)一天領三次聖餐以呼喚這個「迦勒」前來——讓他到我這裡來——讓他去看聖靈全能風野火事工的關於兩位見證人(第83篇預言)的預言影片。我們知道互聯網上有許多關於兩位見證人的主題視頻,或者關於人們認為那兩位見證人是誰的視頻,或者有人聲稱自己就是那兩位見證人的視頻。而他只會去看那個來自聖靈全能風野火事工的視頻。 他在網站上的見證裡說,那個視頻,他聽了一次又一次,因為我在那視頻裡說出了新的啟示,說那兩位見證人是一對夫妻。以斯拉隨後說他必須去找出更多有關這個女人的信息。因為他知道這個女人是屬於亞的。 然後,以斯拉就看到了我的照片,還說他必須寫信並且認識這個女人。於是,我們首先開始在郵件裡交流,然後在2016年3月7日,當我們通過Skype視訊交談的時候,兩位受膏者就合而為一了。 從我第一次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這事——因為那個被棄者沖出了大門,說他再也不能忍受在我臉上的聖潔。我已經忍受了七年的虐待和憎恨。你們可以閱讀第139篇預言《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那篇靈魂伴侶的預言詩,你們也可以在第127篇預言裡讀到亞怎樣將他們從我的靈魂裡扯出來。 我的確知道這事。當我喊著說「我愛你,迦勒!」並求問亞他的全名是什麼時,亞說:「你現在就可以叫他迦勒。」 當我在夢中坐起來喊叫時,那個前夫就躺在我身邊。我確定我的那個喊聲震動了整個屬靈界,甚至可能驚醒了一些住在賓館裡的客人。魔鬼也知道這個迦勒是誰。 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YDS)花了七年的時間堅持為此事禱告,他們都是一些跟隨這個事工很長時間的人,但只有少數人現在仍然保持忠誠,但那個時候他們都是忠誠的,在為這事禱告。亞呼贖阿說,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就像基甸的軍隊——那些留下來的人,他們就是亞呼贖阿的新娘。 亞已經招聚了一支嶄新的「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菁英部隊,菁英中的菁英」,因為祂現在就是這麼稱呼他們的。祂把每一個人都帶給了我,因為他們給我寫了信並證明了他們的忠誠,他們所有人都非常被恩膏。 他們真的愛這個事工並且捍衛這個事工。他們是真正的護盾勇士——現在有三十個人,還有更多的人會前來。他們有異象和異夢。現在在我生命中最嚴酷的爭戰期間,他們是屬靈的勇士,但我知道亞呼贖阿會贏得這場戰爭,因為這個事工屬於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舍金亞榮耀,甜美的聖靈。祂們會為祂們的事工而戰!審判必會臨到那個企圖篡奪祂們位置的人身上。因為《那鴻書》1章裡說,亞是忌邪的神。 那鴻書1:1論尼尼微的默示,就是伊勒歌斯人那鴻所得的默示。2 亞哈威是忌邪施報的神,亞哈威施報大有憤怒,向祂的敵人施報,向祂的仇敵懷怒。3 亞哈威不輕易發怒,大有能力,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祂乘旋風和暴風而來,雲彩為祂腳下的塵土。 我擁有AmightyWind.com這個網站的域名,因為我被亞所揀選,在1994年讓這個事工在互聯網上誕生了。那時候互聯網才剛剛開始。當這個事工剛剛出現在互聯網上的時候,我作為一名五旬節教派的牧師和先知從1994年4月到1995年一直都在傳講「耶穌」。 在1996年的時候,我當時的網站管理員教導了我有關成為一個彌賽亞猶太人的信息。儘管那時候她稱祂為「耶書阿(YESHUA)」,但我很快就得知我們不能將聖父的名從聖子的名裡去掉。因為祂是亞唯一的獨生愛子。 我從許多年之前,甚至從青少年開始就去教會傳教和說預言。實際上,聖靈全能風野火事工在其成為一個互聯網事工之前的許多年就已經成立了。 迦勒和我在2016年10月2日結了婚,我們是這個事工的協同領導者。我們都不是這個事工的總領導/頭(HEAD)。因為那會是對神的侮辱。這個事工只屬於至高神。 以斯拉是「屬靈覆蓋禱告領導」,這意味著:他應該要在禱告中保護我和這個事工。那就是為什麼在每篇預言開始之前,我們開始一起禱告,他要藉著做許多保護的禱告作為開始。是的,這是關乎保護的禱告。就像亞呼贖阿保護祂的新娘一樣,以斯拉應該要保護他的新娘,我,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亞在第105篇預言我亞哈威說:「在2009年,我要搖撼一切能被搖動的!」裡就宣告了這個事工屬於誰。我已經順服了亞,把那段預言節選放在了每一篇被張貼在網站上的預言之前。這個事工屬於至高神,神聖三位一體真神: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甜美的聖靈。 如果這事工是由我的手所建立的,那在很早以前就已失敗了。那些話語跟我自己的救贖無關,而是跟我一直讓神聖三位一體真神作為這個事工的真正總領導這一事實有關。亞是在這個事工遭受逼迫的時候說出了這些話語,因為從這個事工的誕生一直到以斯拉進入我的生命,對一個沒有神聖丈夫的禱告覆蓋的女人而言,逼迫一直以來都是極大的。 我的迦勒是為造福以色列而做工,把亞呼贖阿的見證帶給了以色列。他所認識的在亞呼贖阿裡的信徒們會堅定站穩,只要他繼續在他臉上保持著那笑容,並且不管衛兵對他做什麼,都不能從他臉上移除那笑容。那是因為他擁有亞呼贖阿的平安。 信徒們愛他,為他歡呼,這就是我所等待他回轉的那個迦勒,因為這個將永遠都是教導關乎亞呼贖阿的事,而在那個夢中,迦勒一直都在教導關乎亞呼贖阿。 被揭開封印的異夢和解夢結束 * * * * * * *

(2003. 3.17)死亡黑環的瘟疫

我做了一個預言性異夢名叫: 死亡黑環的瘟疫 於2003年3月17日賜給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異夢:死亡黑環的瘟疫 異夢影片,請點擊鏈接: 繁體中文字幕:https://www.yahstube.com/video/748/2020/  简体中文字幕:https://www.yahstube.com/video/747/2020/   我夢見我看見許多科學家在一個實驗室裡工作,他們穿著實驗室白大褂。其中一些科學家是女性。他們在實驗室裡俯身對著顯微鏡,他們在做實驗室測試。 一名保安正站在門口他正準備離開去午休。其中一個女科學家是他的朋友她走到他跟前,輕輕地對他說,問他要做什麽。他說他要去買一個油膩的漢堡包—就像快餐外賣一樣的東西。正在對他說話的那個女人說,“但是你的節食計劃怎麽了?”他說,在她的眼裡他看起來很悲傷,“太遲了,我已經得了這瘟疫。”然後她迅速地從口袋裡抽出一支小小的筆—就像一個小手電筒一樣-接著把他的下眼瞼拉下來把光-亮光-照進他的眼白裡。我看見她這麽做,然而他們却沒有看見我。 她所看見的是一些小小的黑色的環,這些環在他的眼白裡看起來就像微小的圓圈。我看到她臉上露出如此悲傷的表情,因為她真的很關心這個男人她知道太遲了。他會死去,因為他確實得了這瘟疫。那保安看起來是那麽悲哀,那麽挫敗他知道這是一場瘟疫,而且它是致命的。從來沒有人(得了之後)還能活下來的。因此他永遠也不必再擔心得减肥了。(以莉莎法:人們,要記得所有骨胳重量都一樣)。然後他離開了房間。 異夢結束。 * * * * * * *   聯絡我們: amightywindasianbranch@tutanota.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 http://allmightywind.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亞洲分支網址 http://asian.allmightywind.com

(2008. 6.24)Rubicon(盧比孔)武器將會被用來抵擋人類

Rubicon(盧比孔)武器將會被用來抵擋人類 異夢被賜給使徒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2008年6月24日 * * * * * * * 更新:我不知道網站管理員把這個夢張貼到了事工的網站上。在7月6日,我看到了一則盧比孔木瓜汁的電視廣告。現在我不是說這個果汁跟那個夢有任何關聯,但對我而言那無疑是一種確證。 以莉莎法的錄音:我實際上聽到自己在睡夢裡喊叫,而且是我尖叫了,我不明白,但我不能醒過來。我只是接著睡覺。當我……這是我做的異夢。我不知道是否是現在的事。我不知道它是否正被研發,但政府有了一種武器。我知道那武器會在大灾難中被使用,它會被用來對付那些他們想控制的人。當然那將意味著在大灾難中,針對那些真正聖潔的人。 武器是一種毒藥,但這毒藥不會殺死人。毒藥會控制人們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它的名字是「Rubicon(盧比孔)」。盧比孔所做的是:引起巨大恐慌。人們不想反擊因為他們已被注射了這種毒藥。他們認為那只是他們自己的情感,但他們處於極度恐慌中。他們不會反擊,甚至是小孩子們都不會——在夢中有一個小女孩,我的工作是設法保護人們。 * * * * * * * 異夢 夢裡有一個孩子們的房間和一個小女孩。孩子們都睡在一個房間裡。敵人已潜入了孩子們的房間裡。那些小孩子們很勇敢。他們知道亞哈威將會保護他們。除了一個晚上我開始聽到在孩子們的房間裡有很多騷動。我進入那房間。房間很大,裡面只有小孩子。他們每個人有自己的小床。他們都在哭,特別是這個小女孩。 我進dart 到房間裡問道,「出什麽事了?」 接著我看到有一個人飛奔出窗外,而她不停地在說話,主要的是他們忘了自己已中毒了。那是一種注射,他們忘了自己已中毒了。但我能及時抓到了她。她只是不停地說著一件事,「Rubicon(盧比孔),毒藥,盧比孔。」 然後我知道——因為這個小女孩,她就像我的女兒或者她就是我的女兒。我不知道是哪種——那就是我(在睡夢中)尖叫的時候,因為我意識到孩子們已被注射了這種盧比孔,而且我們不知道有何治療方法。 然後我回到大人們和孩子們的父母那兒。我去告訴了他們這件事。當我告訴他們的時候,他們就被擊垮了,因為我們就像,嗯,我們全都是戰士,但我們知道有一件事我們不知道答案,我們也不知道要如何反擊。這種盧比孔的其中一個症狀就是强烈的嘔吐。孩子們嘔吐得很厲害,我們就開始禱告。 我希望我能告訴你這個異夢有個開心的結局,但並非如此。 * * * * * * * 以莉莎法開始禱告: 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阿爸亞哈威,我們現在提前為我夢裡稱為Rubicon(盧比孔)的東西禱告:我們禱告這個不會被造出來。我們禱告祢不會允許這件事發生。我們禱告你會給予針對盧比孔的解藥。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會開始,也就是即就是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新娘會開始提前禱告:政府,就像現在他們說他們獲得一種藥,那種藥能讓人停止害羞——那種藥是用來控制情感的。當我說政府的時候,我是指政府所使用的科學家們。我們現在提前說。我現在要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提前禱告對抗這事。 我們禱告這不會發生。我們禱告祢會使這事失敗。我們禱告祢不會允許撒旦完成牠已開始的事,因為祢的話語說——並且我們也站立在祢的話語上——祢「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靈,而是剛强、仁愛和謹守的心」,我們宣告那句話! 禱告結束 我們有的唯一對抗這個武器的武器,當我後來跟其他人說起時,我說,「我們該怎麽辦呢?」 就像現在,科學家們說, 「牠全都是從幹細胞研究開始,當他們被允許做那事,用胚胎做那個研究,全都是從那裡開始的。邪惡的閘門就被打開了,就像Frankenstein(科學怪人)——亞哈威稱他們為「設計嬰兒(訂製嬰兒,基因編輯嬰兒)」,「人類的『設計嬰兒(訂製嬰兒,基因工程嬰兒)』」。 就像現在一樣,我剛讀到他們知道如何能使一個人脫離害羞/腼腆——這樣他們就能控制他們認為在一個人裡面不好的性格——他們忘記了亞哈威創造了一些外向的人,也創造了一些內向的人,還有一些人,我們的造物主想讓他們更加腼腆一些。祂想要讓他們是更加安靜的。 我將永遠不會忘記當我年輕的時候我只是想變得冷靜。我說其他牧師是那麽冷靜,我會禱告,我會說,「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冷靜的人。從我出生以來我就一直不是一個冷靜的人。我是一個易激動的人。我是一個情緒化的人。 當我禱告的時候,祂告訴我,當我禱告的時候,亞呼贖阿告訴我, 「如果我想要你冷靜我就已把你創造成冷靜的人。我是按我想要妳成為的方式創造了妳。」 亞哈威並不想要我們所有人都一模一樣。 祂喜歡我們有各種不同的性格。因此當我跟(我家人)說話的時候,我說,「我不知道要怎麽禱告抵擋這事。我不知道他們是否現在已經在〔飛機〕化學航跡雲(Chem Trails)踪迹裡在做這件事。我不知道科學家是否已透過水、透過食物做了這件事。我知道的是,大衆已經在被恐懼控制著。很多事正在被政府做成,而且人們都被愚弄了。我們只是驚訝地搖著頭。 人們為什麽?為什麽你們會允許自己通過飛機場掃描,允許自己被陌生人看得一清二楚?為什麽你們允許這樣? 父母們,為什麽你們現在允許你們的孩子被像小小的嬰兒一樣教導並控制著。被教導同性戀是對的。你們都不被允許能夠管教你們自己的孩子。如果每個父母,每個父母都去這些學校——成群地去這些學校——所有的人都說,「我不會容忍這件事。」他們不能把每一個父母投進監獄。 我不明白這點。但我說,「我不知道怎麽做。」祂向我顯明了這些事,我不知道如何去阻止。我不知道這個Rubicon(盧比孔)已經被製成了。突然,我聽到怎麽去禱告了。 * * * Read More …

(2008.11) 不明飛行物(UFO)和外星人要來了!

不明飛行物(UFO)和外星人要來了! 這些都是關於外星人的異夢,是我們神聖的受膏禱告勇士們在最近幾個月內發給我們的。各位,現在這些異夢正在發生並不是個巧合。留意觀察天空 * * * * * * * 新娘會安全脫離不明飛行物(UFO) 2008年11月9日 我所記得的是在這個夢裡裡,我是和另外兩個人在一起:一個年輕的黑人男人和一個年輕的黑人女人。(我現在聽到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在說,我們代表的是黑人社區)我們正在逃避一個形狀像碟子的不明飛行物(UFO)。我們上了一輛紅色的麵包車。那個年輕的黑人男人在開車。他在一扇大門前停了下來,我走出麵包車去按一個按鈕,讓大門打開。 然後我跑回麵包車,我抬頭看見那個不明飛行物(UFO )已經停在一座巨型的拱橋上。我很害怕,就趕快回到紅色的麵包車裡。然後我們開車進入一個安全的大院。我們身後的大門自動關上了。那個年輕的黑人男人把麵包車停在一個停車位上,我們就下了車。我抬頭看,但沒有看到不明飛行物(UFO)。因為有小窗戶,從外面我站著可以看到,安全的大院裡有一些小公寓。安全大院裡有一個很大的停車位,旁邊有樹。 夢境結束 紅色代表的是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流下的寶血。 那輛麵包車代表的是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祂正在帶領著我們。 安全大院代表著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將會保守祂新娘的安全。 * * * * * * * 關於外星人的異夢 2008年12月14日 我(J姊妹)在荷蘭,我從我的車裡走出來,那是一輛藍色的旅行車(station wagon)。(我在想, station(車站)這個詞可能意味著外星人駐扎在荷蘭,然後我聽見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說它們駐扎在全世界。)(那輛車代表舍金亞媽媽,她正帶領我們進入一切的真理,藍色代表恩膏。這是我所聽到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告訴我的事。) 我當時站在一個購物中心停車場的停車位上。我抬頭看天空,這是一個昏暗的陰天,我看見遠處有某種看起來像雲柱的東西。我看到一組十個小光圈從雲柱底部落到地上。 就這樣一直持續著,接著是另一組十個小光圈。我環顧四周,想看看是否有其他人能看到我所看到的景象,但那裡的人都在店裡各自顧著購物。我知道它們是不明飛行物(UFO),因為我曾經在一部電影(世界大戰)裡看過,這情景跟電影裡的一模一樣。在這部電影裡,也是在一個昏暗的陰天,外星人從一個看起來像雲柱的東西裡落到地上。 (這是一種嘲笑,它讓我想起出埃及記34:5裡的經文 :亞哈威從雲中降臨;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還帶領我去讀這些經文:出13:21-22,19:16 出埃及記20:21) 然後我看見自己在我前男友的家裡,我看見他的姑姑和其他家庭成員。我告訴他們我剛才所目擊的事。我說當外星人朝你走來的時候,你要拿起一根木棍(那時候我手裡拿著一把長柄掃帚),你要用油恩膏那木棍(先祈求祝福那油,就是請亞哈威恩膏它,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名),然後你要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擊打它們的頸部。(那木棍代表我們親愛的主被釘死的十字架。) 我向他們解釋說,外星人來是為了吸取那些不屬於亞呼贖阿我們瑪西阿克的人的生命力,然後外星人的靈進入人類的身體。外星人在愚弄人,以為牠們就像人類一樣。但你能够通過它們走路的樣子認出它們,我告訴他們這事。(外星人走起路來就像嫁給足球運動員大衛.貝克漢姆的前辣妹“維多利亞·”。) 然後突然,我站在我前男友的房子外面。我看了看我停車的那個停車位(離我的車有一小段的距離)。我在車旁看到一個十幾歲的女孩(事實上,這個女孩是我以前住在荷蘭的鄰居的女兒)。她穿著黑色的衣服,穿著短褲,一件短夾克(我聽見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說,這只是進入下一個階段的短暫時間),她穿著高跟鞋,戴著一條白色的珍珠項鏈,還拿著一個小的手提包。她看起來很緊張,她一直在環顧四周,想看看是否有人在看著她,然後她闖進我的車裡。 突然間,我和那個十幾歲的女孩,我摟著她,我們走在一個像是機場隧道的地方(當你走向飛機的通道)。我看見一個棕色毛絨絨的巨人從我們身邊走過,這讓我想起一個卡通人物(大脚)。我就跟那個十幾歲的女孩談論我們的救主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有時候亞哈威,亞呼贖阿和我們的媽媽伊媽亞透過我說話,我把手放在胸前示意她說,我是說祂們透過我的口說話。在我的夢裡,我在想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告訴她這事,就是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媽媽伊媽亞有時候透過我說話。我就告訴她說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非常愛她,祂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 (現實中2003年我在荷蘭向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做見證時,我才剛剛被拯救大概3個月。我覺得我的胸口有一種强烈的感覺,談論亞呼贖阿我們的瑪西阿克感覺真好,我看到她的臉亮起來了。突然,我感到恐懼進入了我的內心,我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麽,然後我說,順便問一下,你想不想來我們的教堂,我們正在舉行晚宴。從那以後,我覺得很可怕,撒旦折磨著我,說這個女孩將會因為我而去地獄。我相信亞呼贖阿已經救贖我脫離了過去所發生的事,祂讓我在夢裡向她作見證。) 讚美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媽媽伊媽亞為我做了這事。 夢境結束。 * * * * * * * 2008年10月6日 來自荷蘭的J姊妹 這不是一個異夢。它是一個開放的異象,而且非常真實,J姊妹以為這事真的正在發生。 我在靈裡出現在荷蘭。我看見墮落天使們和貓頭鷹從天而降。墮落天使們有很大的翅膀,猫頭鷹也很巨大。墮落天使非常高,樹頂才剛剛到牠們的膝蓋!墮落天使和貓頭鷹都有同樣的顏色;都是紅棕色的。 然後我發現自己躺在我朋友的房子裡;他躺在沙發上。他在電視裡看電影。電影裡的畫面跟我所見證的是同樣的事。我告訴他們這事是真實的;這事即將在末時發生。唯一能得救的辦法就是接受亞呼贖阿進入你的心。 “亞呼贖阿,請進入我的心,讓我在你裡面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Read More …

(2011.10. 1)發狂的靈已經在地球上被釋放

發狂的靈已經在地球上被釋放 連環殺手正在接受编程 異夢於2011年10月1日被賜給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在2011年10月1日我做了這個異夢。給予我預言性異夢的亞呼贖阿之恩賜已經真正被激起了。我想說,「這是快樂的時刻!」——你們知道嗎?但我必須原原本本地照著夢境的樣子陳述,因為它們都是警告。先知發出警告。所以,接下來就是這個異夢了。 如果你在留意那些異夢——它們最終將被製做成影片——神真地在警告。祂在警告不是為了讓人恐懼。祂警告這樣你們就能預先被告知,這樣你們就能做出正確的決定。發狂的靈已經在這個世界裡被釋放了。如果任何人懷疑這一點,那就只要打開一張報紙!這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地方不是……你們將會看到人們在做的事、政府在做的事、正在被通過的法律以及〔 人們〕向神揮舞著拳頭——這都是癲狂(發狂)! 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癲狂(發狂)的:他們怎麼能認為一個待在母腹中的寶貴小嬰兒,只不過是可丟棄的垃圾,母腹本應該是嬰兒們的安全場所,而他們卻從母腹中被扯出,被撕成碎片,被扔進垃圾桶。同性婚姻,一個對亞當和夏娃的嘲弄;他們通過法案說這些事是合法的;同性戀正被教導給學齡前兒童——我直搖頭。 如果那還不是癲狂(發狂),那什麼是呢?……用一個銀湯匙把〔同性戀〕喂給他們,說「小女孩們如果你們玩卡車,小男孩們如果你們玩洋娃娃……你們不要擔心!我們這裡有雀斯特蒂‧波諾(Chaz’ Bono,譯註:一個做了變性手術的女人)。『他』切掉了自己的乳房,但『他』仍有陰道。但你們看,合法地,『他』已經接受了這些醫療,因此——『他』接受了睾酮激素的注射以看起來像男性,因此, 『他』在自己的臉上有了鬍子。而我們現在可以稱『他』為一個『男士』,儘管在『他』的出生證明上,『他』曾是女性——一個你們所見過的最可愛的小女孩。」 〔他們說〕「哦,你是一個同性戀仇視者,你知道……如果你不相信變性人,如果你不相信『他』能夠去教導那些小孩子們——並且那不是她,她仍然是一個他」。不好意思?甚至連我自己也混淆了……〔他們說〕「但是,他們也可能成為『他/她』。那就是應該被寫在出生證明上的性別,行了吧?」 如果你們想做變性之事並要獲得一個新的出生證明,那麼就要寫上「他—她」(即:他變成了她)或「她—他」(即:她變成了他),但是,要停止混淆我們!難怪雪兒(Cher)被混淆了!但〔據說〕她不得不表現得一切都正常,因為那是她的孩子。 發狂的靈已經被釋放在了這個稱惡為善、稱善為惡的世界上。殺手們可以開始……我的意思是,這都是癲狂(發狂)!你們看這些小孩子們在彼此殘殺。他們在殺害自己的父母。發狂的靈已經被釋放了。而在我的異夢裡——我知道一種方式——有一個試驗一直在進行著。並且情況將會變得日趨更糟。 在我的異夢裡,我好像在看著一個精神病醫院的裡面。我正觀看著這事,當病人們(男人和女人們)離開時,從互聯網上傳來一個聲音——不,對不起——不是互聯網。請原諒我那麼說。我是想說對講機。天哪,我希望它不是〔在〕互聯網上。誰知道呢?……但從對講機上傳來一個聲音。(它可能被用在互聯網上,我不知道)。但它僅僅只是一個微小的聲音,只要這個微小的聲音就會引發意念控制,即置入某些病人裡面的意念程式。 (在我的異夢裡)當他們醒來時, 我看到他們已被變成了殺手。我看到他們下樓走到大廳,他們看起來像普通的病人——你們知道——穿著普通的大街服飾。隨後,突然,他們有了一把刀。對其他沒有在這個指控下的患者們——我的意思是,我猜,醫生們〔這樣〕認為,你們必需有一些測試患者——那些被控制的患者會殺害那些沒被控制的患者,被控制的患者開始用刀捅沒被控制的患者。 現在我意識到異夢都是有象徵意義的。因此,我沒有在說:這些精神病院實際上允許患者們拿著刀去捅別人,但有些事已經很明顯地發生了:在藥物被給予的地方,或被催眠——某種意念控制的形式——的地方,他們已經實實在在地把男人和女人們中變成了殺手。並且情況將會變得更糟…… 隨後發生的是醫生們讓患者們出去。這些「同樣在精神病院殺害了其他患者」的殺手們,順便提一下,他們應該會成為連環殺手——他們不會只殺一次,他們將會在無意識下殺人。並且他們必須看起來完全正常。我看到了那事,我看到醫院打開了門,所有這些人都能自由地行走在這個大城市裡。他們看起來就像正常人,直到一個特定的聲音、徵兆,不管它是什麼,然而它被編程置入他們的意念,某些事將會發生。它會不會是電話鈴聲——我不知道它會是什麼……但突然間,尤其是這個正在過馬路的女人——她看起來完全正常——一個迷人的女人。 一輛車正在信號燈前等著。車窗被搖下來了。我作為旁觀者在看著這一切。車裡的這個女人已到了懷孕後期。這個正在過馬路的女人走向那輛車,像是在經過它。但反而(車窗是開的),她拿出一把巨大的屠刀。她就那樣把她的手臂伸進車內,她就那樣一刀捅入了那個坐在車裡的女人的腹部。那個女人沒有逃脫的機會(因為在車裡)。 因此基本上,我的異夢就是一個關於精神病院的警告。要當心,要非常當心醫院。要特別當心他們所稱之為的精神病院。要警惕各類手術——他們會在手術中把追蹤器和晶片放入你們體內——這個世界是癲狂的/發狂的。 只有當你真正重生,被聖靈充滿,行走在對亞呼贖阿的順服當中,被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所流的寶血潔淨了,你才能免遭那發狂之靈的傷害。 要禱告抵擋它!要祈禱你的家人會得到保護免遭發狂之靈的傷害。我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將它放在了食物裡、水裡、空氣裡,就像他們製造疾病一樣。我只是在告訴你們:如果你還沒有被亞呼贖阿所流的寶血洗淨,如果你還沒有真正地重生,還沒有被聖靈所充滿——我不是指頭腦的知識——你最好確定在你的心裡有知識。你最好將自己的意念、身體、靈和魂百分之一千(1000%)都交給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並且毫無疑問地確保自己屬於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也被《英王欽定版聖經》稱作耶穌基督),否則的話發狂的靈就會臨到你。 然而我已注意到了一個模式。那些在攻擊我、攻擊聖靈全能風野火事工的人,他們是癲狂的/發狂的。他們將會變得越來越,越來越癲狂。他們會真地把我所打的字——就好像我是世上最有名的人或類似如此——他們把我所打的字放在他們的影片裡。這是癲狂(發狂)。他們是如此地盯著我不放。我是誰啊? 為什么呢?癲狂(發狂)。 申命記28章的詛咒其中一個就是癲狂/發狂(申28:28,34[1])。你們知道嗎?神允許發狂的靈臨到掃羅身上。大衛甚至只有通過彈琴才能撫慰他。祂〔神〕允許了這事:一個發狂的靈去折磨掃羅王。(撒上16:14-23[2]) 那就是我的異夢。那就是我的警告:連環殺手正在被打造。行了吧? 正是因此,美國的槍支法案才會被奪走呢?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實驗在進行著。人們,這很嚴肅。發狂的靈已經在這個世界被釋放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已經發生了什麼。 要當心被給予你們的治療藥物。要小心,小心,小心!要為那些藥物禱告——禱告藥沒有副作用。我不是在說「要你們停止服用你們的藥物」。請不要那樣做。因為醫生們也是一種祝福——一些醫生可以成為一個祝福。路加〔路加福音的作者〕是一位醫生。我正在說的一切都只是預言裡已經講過的。發狂的靈已經在這個世界被釋放了。連環殺手正在被打造。意念控制,意念操控——某種觸發器。我正在告訴你們。我看到了這事。 當那些病人睡覺時,這事就被完成了。這不是非得是一家精神病院。我甚至不停地聽到了電話的鈴聲。它可能會是諸如這些非常細微的事物……一些事正在發生,某個人給出一個暗號……它就觸發了那個〔病〕人。 快來,亞呼贖阿,快來!憐憫我們!憐憫所有名字被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人!噢,阿爸亞哈威,奉靠亞呼贖阿的聖名,請殺死這些被棄者(被棄之靈)! 請保護祢的綿羊和羔羊!如果我都這麼在意,那祢亞呼贖阿豈不是比我更在意得多嗎?因為祢是那唯一的好牧人,唯一的彌賽亞!保護所有那些聆聽的人,那些相信我所說之話的人,那些在祢面前活得聖潔的人,那些認為這個訊息是一個祝福、認為我是一個祝福而非一個詛咒的人。保護他們免遭發狂之靈的傷害!保護他們所愛的人!保護他們的家人!保護他們的房子!保護他們免遭發狂之靈的傷害——奉靠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祈求! 我們堅立在這段經文上:因為神所賜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和謹慎的心(心智健全)。我們在這裡宣告這話,奉靠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 阿門。 * * * * * * * 關於警告發狂之靈的相關預言摘錄 第22篇預言 《我所愛的,不要成為你自己最大的仇敵!》 1998年8月7日 要聽從我的話,我心愛的兒子和女兒們!要停止試圖殺害我所賜予的生命以及更豐盛的生命。要停止接受發狂的靈。那些論斷你發狂的人並不明白我已對你說出的話和已向你彰顯的事情。出於我的目的,我揀選了你,這不是一個拔河比賽。我會贏!但如果你繼續懷疑你所知為真理的事情的話,你就會輸!你已被警告過了,因為我愛你!我已呼召了你。有些人以為你發了瘋,因為你相信我對你說的話,相信我向你彰顯的那些其他人看不見的事。你唯一的瘋狂是相信「我為早已忘卻並饒恕的罪而正在懲罰你」。只有撒但和你去了那裡釣魚,不是你的救主。要停止試圖清洗已經潔淨了的衣服。你難道認為我的寶血還不足夠把你洗淨嗎?你傳講它,現在,要相信它!(譯註:要相信亞呼贖阿的寶血已經洗淨了我們所有的罪!) * * * 第87篇預言《以色列,噢以色列,聽啊以色列,耶路撒冷和全世界,聽我亞哈威要說的話!》 2006年8月27日 撒但使用這科技傳播它的計劃,但我使用科技來加快我的計劃。噢,哀哭在哪?哭泣和哀號在哪?為什麼現在人們搖頭然後說「這不是很糟嗎?」為什麼屬靈以色列不挺身站起?為什麼他們不為我在黎巴嫩的餘民禱告?若他們是你寶貝的話呢?若他們是你的妻子、丈夫、你所親愛的呢?你的家庭和你的鄰居呢?若這是你的居所呢?瘋狂已經入了政府的座席。 * * * 第93篇預言《自2008年起,你們會與巴力假先知經歷前所未有的大激戰!》 Read More …

(2014.09.19)內布拉斯加州的避難所

預言性異夢: 內布拉斯加州的避難所 賜給使徒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2014年9月19日 更新於2014年9月27日 這個安全避難所不會靠近任何諸如奧馬哈(Omaha) 或林肯(Lincoln)的大城市。它會是在鄉村,也不會靠近任何知名的製造幷售賣他們的生存物資或知識的公司。 * * * * * * * 在2014年9月19日,我做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夢。在我的夢裡,美國有一個避難所——我對那個州一無所知。我甚至從未到過那裡——但阿爸亞告訴我要告訴大家有一個避難所,這個避難所就在內布拉斯加州。(譯者注:在夢裏)我們正努力趕往內布拉斯加州。有一位男士知道所有生存的技巧。他充滿了阿爸亞賜予的智慧。他一定是一個相信亞呼贖阿的人,因爲他會在將臨的苦難時期受到保護。他會教導人們怎麽存活。他擁有一個露營車(RV),他知道怎麽在那片土地上生活。更可貴的是,他已被賜予了在將臨的苦難時期存活的偉大智慧。我們不能前往內布拉斯加州,但我們告訴其他人要逃往內布拉斯加州。 在時期變得很艱難時,沒食物也沒電的情形下,這位男士會教導人們要怎樣填飽肚子並獲得電力。他不但會教導人們作戰,也會教導他們要怎麽保護別人。 (如果聽到這個異夢的人知道這位男士是誰,請讓我們知道,因爲天國會真正保護那些能夠找到那位男士的人。) 就這些。 感謝讚美禰,阿爸亞! 感謝讚美禰,亞呼贖阿!感謝讚美禰,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 ! 謝謝禰們賜給我這則話語,讓我能夠教導人們,如果禰們真的想繼續這樣做,那就太棒了,我會覺得很榮幸。 奉亞呼贖阿的聖名! 阿門。 以莉莎法在錄音帶上的話語: 我想查明位于美國的內布拉斯加州是否是一個安全的避難所,如果你在美國就要禱告向神求問。如果你反對墮胎、反對同性戀婚姻、反對不道德的行爲,並相信我們親愛的阿爸亞,相信我們親愛的亞呼贖阿/一些人稱祂爲耶穌基督,那麽你就會發現甜美的聖靈如阿克.哈.古德西會真的引導和帶領你。要祈禱你會成爲逃亡去內布拉斯加州的一員! 我想查明內布拉斯加州的特別之處,于是我很快地進行了引擎搜索。很明顯地,他們的同性戀婚姻仍在2014年被禁止。他們如此努力地在挽救嬰孩的生命,甚至還有嬰兒摩西法:如果媽媽決定不想要小孩,假設她不傷害小孩,把小孩交給安全的人那裡,那麽就不算遺棄。他們正實在地與最高法院抗爭以便能挽救嬰兒的生命,他們的墮胎率已經下降了。在2014年,同性戀婚姻法的禁止仍然有效。我們的天父知道誰在為不道德的事作戰。祂知曉一切,祂在預言裏說過,不管是哪個國家,即使是一個島嶼、一個州、一個村鎮,只要誰站起來反對不道德的事,祂就會祝福,祂就會保護。 如果你生活在已經允許這些事的某一個州裏,或一個村鎮或一個國家,不要放弃,不要妥協,因爲即使祇有你一個人,我們的天父仍然知道我們的心。我們不能主宰自己在哪個國家生活,但我們能主宰自己的信仰! 因此,內布拉斯加州人,你們在做正確的事情!我都記不清是不是有收到來自內布拉斯加州的信件。但當你聼到這則訊息時,你只須知道,就在今天,天國告訴這位先知,只要內布拉斯加州繼續這樣下去,在那裏有足够的聖民能够讓天父阿爸亞哈威聆耳垂聼,在那裏有足够相信亞呼贖阿的人能謙卑自己,為他們土地上的罪惡呼求,聖經上也是這麽說的:若是你們在我們的天父面前自卑,悔改,祂會醫治你們的土地。(歷代志下7:4 這稱爲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 因此就在今天這則訊息被發布了。要祈禱你能成爲逃亡內布拉斯加州的一員,因爲非常、非常糟糕的事即將發生! 我現在是列國的先知,而不再只是美國的先知。我已被告知要送出這個警告。要禱告,再祈禱看看你新的避難所和新的聖所是不是內布拉斯加州。 這就是全部我要說的。我很抱歉,我的聲音聽起來很困倦。但我想儘快地把這個夢告訴大家。 因此,奉亞呼贖阿的名,親愛的內布拉斯加州,我知道最高法院已盡了很大的努力要把你拉下來,要使你的法律變得不道德。繼續站立,繼續抗爭,願亞呼贖阿祝福你們,祝福所有那些亞呼贖阿裡聆聽這則訊息的弟兄姊妹。 * * * * * * * 聯絡我們: [email protected] 聖靈全能風野火國際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

(2007.12.09)當心! 敵基督/外星人/假先知透過電視對人施行催眠

當心! 敵基督/外星人/假先知透過電視對人施行催眠 2007年12月9日 異夢:以莉莎法(伊莉莎白)看到人們正在看電視,她正在這個女人的房子裡。女人有一個可擕式電視機,也就是說它不是那種掛在牆上的電視機。女人正盯著電視,傾聽著電視上的人所說的每一句話。她甚至不知道以莉莎法也在那裡。以莉莎法甚至拿起自己的手在那個女人的面前移動,她看到那個女人正處於恍惚中。以莉莎法大聲喊著她,她卻聽不見。以莉莎法試圖關掉電視,卻關不掉。於是她拿起一把錘子擊打螢幕。它關掉了,當然電視機裡有一個大洞,螢幕上到處是裂縫。女人開始搖頭,從恍惚的催眠狀態醒來,似乎她並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她第一次看著以莉莎法,她臉上的表情在說:發生了什麼事?當以莉莎法正為控制那女人的東西被破壞了而歡喜之時,她聽見劈啪聲,在她眼前,她看到電視機自己修理好了,它又回來了。那女人的頭又轉去看電視了。 異夢結束。 * * * * * * * 這個異夢讓以莉莎法想起在90年代中期做過的一個異夢,這不是她第一次做這樣的異夢了。為安全起見,她不會透露這異夢的所有內容,但電視將在未來成為一天24小時強制性播放。 在夢中一個假福音在電視裡播放,人們被禁止關閉電視,否則他們會被逮捕。以莉莎法看見一些人在做一些事設法阻斷他們的廣播,這樣就可以傳講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真福音,以揭露正在廣播的宗教謊言,這阻截持續了3分鐘,人們從導致他們相信謊言的催眠狀態中得以釋放。當這事發生的時候,兩個黑衣人出現在已阻截廣播之人的屋子前,他們被指控阻截廣播,說是電波追蹤到了這房子。但當他們看到住在那裡面的人時,他們搖著頭說,不,我們肯定是搞錯了。電波不是出自這裡。 這個異夢裡還有很多事,不能在這個時候透露。但讀者們,你們被警告了。在一則張貼過的預言訊息中,亞哈威警告說,「世界將看到一個外星人在全世界的電視裡接受採訪。」(預言73[1])。要警惕你在電視上所看到的是誰。因為離敵基督,撒但之子到來的日子將很近了 以莉莎法剛才看到在2007年12月8日 奧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在電視上,在愛荷華州(Iowa)一個有一萬八千人(18,000)出席的聚會上推介巴拉克.奧巴馬(Barach Obama)。他們都說因為奧普拉.溫弗瑞所說的話,他們將會支持奧巴馬。聽她講話,如果你不太了解的話,你會以為她是在競選總統。要提防這個吐著蛇信子的假先知,她寫了一本書叫《奧普拉的福音》,在她的書中,她說有許多路通往天堂。她拒絕相信耶穌基督/亞呼贖阿是唯一的道路。她不承認有諸如罪和地獄之類的事。讀者們,當心了!在最近的一篇預言中,亞哈威說她將帶領靈魂去往敵基督、地獄之子那裡(預言92[2]。她就是撒旦差遣來欺騙這個世界的真正的假先知嗎? * * * * * * * [1]第 73 篇預言 《審判!審判!審判!》摘錄: 當你們全世界的政治家望上天空,說:「有一個比我更大的神來了」之時,他們會看到幻影,對,他們會說他們看到太空船。一個外星人會被訪問,變成新聞。記著,我的孩子們,當這事到來時,撒但會先行一步。撒但用所有方法嘲笑我,最大的嘲弄是嘗試偷走我真正的嬰孩、新娘、揀選者和選民。 [2] 第 92 篇預言《要歡喜快樂!因為我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是唯一的好牧人。我會擊退狼群!》 摘錄: 不要跟從奧普拉.溫芙瑞(Oprah Winfrey)。不要透過看她的節目、買她推銷的書去支持或鼓勵她。如果你相信奧普拉的福音,奧普拉.溫芙瑞將會把你送往地獄!她在世人面前斥責我的孩子們,她們被派去那裡警告她──只有一條通往天國的道路,就是透過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寶血。那些我用來與她爭戰的女人們在奧普拉的電視節目中與她正面對抗時,她們以希臘名「耶穌基督」稱呼著我。奧普拉在數百萬的觀眾面前與她們爭戰並生氣地斥責她們,奧普拉說她拒絕相信只有一條通往天國的道路。她相信通往天國的道路有「許多條」,只有一條通往天國的道路這說法不可能是正確的。要提防奧普拉.溫芙瑞!就像多年前我透過以莉莎法.以利亞呼所預言過的,奧普拉為了名利和財富,把自己的靈魂賣給了撒但。現在她做慈善並說「做慈善是我『去往天國的許多條道路』中的一條。」她成了猶大。她曾經教導過真理,現在卻離棄真理,選擇了一條通往地獄的道路。你們已被警告過了!我會讓我聖潔的孩子們為自己任何支持或鼓勵她的行為負上責任。奧普拉.溫芙瑞會帶領靈魂去敵基督那裡──敵基督就是那個我稱為撒但的獨生子,他曾經以猶大的形象來到了世上。

(2004.12.24)毀滅性大地震將在一個逾越節來臨!

預言性異夢毀滅性大地震將在一個逾越節來臨! 異夢於2004年12月24日被賜給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預言很快將臨的地震之摘錄 我站在一個房間裡。地面突然開始非常劇烈地震動。我說,「地球沒有辦法承受這樣的震動!」感覺地面在崩塌。 然後我大聲呼叫,「亞呼贖阿,救命!」在電視櫃上的一台大電視機開始往地上滑落。在電視滑離電視櫃之前我伸手抓住了它。然後晃動停止了。 當我想「地震結束」時,我聽到一個聲音說。。。 「第一回合結束。。。現在是第二回合! 」 然後震動再次開始,像之前一樣的猛烈。 我和我的家人並沒有受傷,而在我們周圍破壞得非常厲害。這次地震發生在白天。 我走到外面,我的家人說他們得去商店買應急用品 。 我說,“不,請不要去,和我待在一起。” 然後我望著天空說,“看!看!” 我家人和其他人站在我周圍,他們正往我手指的方嚮往上看。 他們回答說,“看什麼?” 我說,“你們看不到嗎?” 他們說,“看什麼?” 我開始描述我所看到的。就像一幅絢麗多彩的油畫「最後的晚餐」的真實顯現。我看到亞呼贖阿被祂的門徒圍繞,正在領聖餐。它是如此地美麗!畫是真人大小的。 異夢結束 * * * * * * *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問亞呼贖阿為什么我夢見「主的最後的晚餐」,祂告訴我…… 「因為地震將在一個逾越節發生。」 我不知道會是哪一年,在逾越節那天,地震會發生。

(2008. 4.19)你是亞呼贖阿的一顆珍珠嗎?

你是亞呼贖阿的一顆珍珠嗎? 於2008年4月19日被賜給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我看見一張紙,在紙上從最上端直到最下端寫英文字母,字母是從A到Z。除了字母以外,紙上什麼都沒有寫。然後我注意到,在紙的最下端就是字母表的最後一個字母Z旁邊,有一隻拿著書寫筆的巨大的男人的手,他從字母Z的地方開始往紙的右邊畫圓點。他會大聲地數著紙上圓點的數目:1,2,3,4,5,6,7,8,9,10。他會圈出第10個圓點,說:「這是我的珍珠,我為這顆珍珠付出了代價。」然後他繼續做同樣的事,畫圓點,按1,2,3,4,5,6,7,8,9,10的順序數它們,然後圈出第10個圓點並說同樣的話。那隻手只是在移動著,移動著,移動著,做著相同的事。然後我醒了。 異夢結束 * * * * * * * 我做的這個夢恰好在下午三點半我從午睡中醒過來的時候。我這裡的三點半對應著耶路撒冷時間五點半,這時亞呼贖阿仍然在十字架上。我們相信亞呼贖阿在十字架上的時間是從下午三點直到六點左右。經文說到祂是在非常接近日落的時候被取下,因為他們不得不抓緊時間,在除酵節的大安息日(the High Sabbath)開始之前,將亞呼贖阿葬入墳墓。我這麼說是因為我相信亞呼贖阿給我這個異夢的時間,恰好對應2000多年前祂為我們付出代價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間。 這是我從亞呼贖阿那裡得到的異夢的分辨。字母代表我們所在的末時。Z是字母的最後一個。巨大的手是亞呼贖阿的手。祂正用書寫工具記下「圓點」並計數。祂說每10個人中,只有1個人是祂的珍珠,意思是在這末時,每10個人中只有1個人能被拯救。亞呼贖阿正在說祂已經為祂的珍珠們付出了代價。10個人中的另外9個將去地獄。成為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珍珠的幾率不是很高。你是不是那些珍珠中的其中一顆珍珠,願意付出代價為要成為屬於亞呼贖阿的人呢? 馬太福音13:45-46  天國又好像買賣人,尋找好珠子。遇見一顆重價的珠子,就去變賣他一切所有的,買了這顆珠子。(亞呼贖阿說了這些話)[和合本] * * * * * * * 聯絡我們: amightywindasianbranch@tutanota.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