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4 篇預言 2019/3/30 悔改,邪惡的以斯拉,你離褻瀆只有一個腳指的距離!

聖靈全能風事工 — 亞呼贖阿的新血約預言

第 144 篇預言
悔改,邪惡的以斯拉,你離褻瀆只有一個腳指的距離!

透過使徒以莉莎法.以利亞呼
在如阿克.哈.古德西/聖靈恩膏下的說寫記錄
預言於2019年3月30日收到
於2019年4月17日釋放

* * * * * * *

這篇預言使用神的希伯來文聖名

三一真神的希伯來文聖名
(希伯來文是從右向左←閱讀)

耶和華的希伯來文聖名
יהוה:亞哈威(YAHUVEH)
יה:亞(YAH)是亞哈威的簡稱
就像在「הללויה哈利路亞」中「יה」
其字面意思是「讚美亞」
亞哈威/亞威是父神;

耶穌的希伯來文聖名
יהושוע:亞呼贖阿(YAHUSHUA)
是「亞拯救,亞的拯救呼籲」的意思,
亞呼贖阿是神的獨生子

耶穌基督的希伯來文聖名
יהושוע המשיח: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
(YAHUSHUA ha MASHIACH)
(המשיח:哈.瑪西阿克等同於彌賽亞/基督)

聖靈是稱謂,其希伯來文是:
רוח הקדש:如阿克.哈.古德西
(RUACH ha KODESH)

聖靈的希伯來文聖名
שכניה תפארה:舍金亞榮耀
(SHKHINYAH GLORY)
是「神亞的居所、亞的神聖同在,神亞的榮耀」的意思
「舍金亞榮耀」的啟示在這個事工的網站上也可以被找到。

שכינה:舍金娜(HA SH’KHINAH/SHEKINAH/SHKHINAH)
是「神的居所、神聖同在」的意思。

שכניה:舍金亞(SHKHINYAH)
שכינה:舍金娜(SHKHINAH)
(「舍金娜」是神首先顯明給先知以莉莎法.以利亞呼的聖名拼法,
之後神把有「亞」聖名的名字也就是「舍金亞」顯明給她)

חכמה:智慧(HOKMAH赫克瑪,WISDOM)

另外:
אמא יה:伊媽亞(IMMAYAH)是「母親亞」
אבא יה:阿爸亞(ABBA YAH)是「父親亞」
אלוהים:以羅欣(ELOHIM)的意思是「神」

除非特別標明,預言中經文的引用都是來自中文和合本聖經。

* * * * * * *

在以下的預言前來時──

預言透過先知以莉莎法說出的「聖方言」前來。神的聖靈賜信徒口才(徒2:3-4),讓他們能說天國或地上別國的語言(林前13:1)。以莉莎法說出聖方言,再帶出了預言。(林前14:6)。

使徒行傳2:3-4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哥林多前書13:1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哥林多前書14:6弟兄們,我到你們那裡去,若只說方言,不用啟示或知識或預言或教訓給你們講解,我於你們有什麼益處呢?

* * * * * * *

亞哈威跟先知以莉莎法說要在每篇預言前放上祂所說的話:

很久以前,甚至在這個事工開始以前,我就已經警告過妳了,以莉莎法。不要用男人或女人的名字為這個事工取名。我把這個警告放在妳的靈裡面,因為這都不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這都不是由妳的口說出來的,這是從亞哈威的口裡生出來的;這是從亞呼贖阿妳的瑪西阿克的口裡生出來的;這是從如阿克.哈.古德西妳的伊媽亞的口裡生出來的。如果是由妳的手所做成的,早在很久以前就會失敗。這是透過舍金亞榮耀吹遍全地的神聖復興的風,不是透過妳的氣息,否則這個事工早就失敗了。

《以賽亞書》42:8
我是亞哈威,這是我的名;我必不將我的榮耀歸給假神,
也不將我的稱讚歸給雕刻的偶像。
(第105篇預言)

在2010年7月,亞哈威神說也要加上以下的經文作為對那些嘲笑之人的警告:

《歷代志下》36:16
他們卻嘻笑神的使者,藐視祂的言語,譏誚祂的先知,
以致亞哈威的忿怒向祂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

* * * * * * *

預言在以莉莎法的介紹之後:

這個介紹和這篇預言被錄了下來,下面是抄錄。

以莉莎法:大家平安!這是以莉莎法。就像你們已經看到的那樣,阿爸亞哈威已經揀選了我去把這個斥責話語交給以斯拉。

人們需要明白的是,我是從一個異夢裡認識了這個男人,噢,那遠不只是一個夢。「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代禱勇士們,花了七年時間的禱告,才使他能夠來到這個事工——不幸的是,他們當中的許多人現在又回到世界裡去了,他們曾經在為他〔來到這個事工〕禱告。

我只想說,這篇預言是最激烈的預言,因為阿爸亞哈威非常生氣,極其憤怒。祂已經知道他〔以斯拉〕會做什麼,因為當然了,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知道一切事情,但我當然是不知道的。

我並不知道,曾經被帶入妳生命裡的某個人,作為妳生命中(僅次於妳的救贖)的最好祝福,會轉變成某個你甚至再也不認識的人。因為他們已墮落地如此之深,並已轉到黑暗的一面——因為在他裡面的眾惡魔/邪靈彰顯了,我之前沒有看到過這點,直到2018的夏天,但我想要人們能意識到一些事。

不要——聖經上〔教導〕說——不要對你的救贖沾沾自喜(腓立比書2:12-13[1]

這意味著:曾經與我一起行走的如此聖潔之人〔也能墮落〕——曾與我肩並肩,曾因被稱為協同領導而感到榮幸——總是把頌讚、尊榮和榮耀歸於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甚至感謝祂們(正如你們在影片裡看到的那樣,如果你們去我的頻道YAHsladyinred,〔甚至在〕那個他給我的「令人震撼的靈魂伴侶預言詩以及愛的奉獻」的影片裡都能看到)。

這篇預言詩原名叫「我骨中的骨」,那首詩是在1997年在我睡覺時被賜給我的——預言詩當時就在那裡了,我聽到那位我現在稱為亞哈威(但當時我稱為耶和華)的聲音——突然之間,這些話語就開始前來了。

我在那時被告知要迅速起來,並把那些話語寫下來;這是一篇預言詩,我已被應許我會得到一個最好的丈夫,而以前我只知道如同詛咒一般的最糟糕的丈夫。

好吧,我只是想提醒你們,當我們(我跟這個影片的製作者,我親愛的屬靈兒子)一起製作這個影片時,亞哈威在祂的憐憫中讓我停下來,祂說,「妳必須做些什麼,能夠向人們表明,還有一個聖潔的迦勒的仍然值得能被使用」去站在我身邊,一起去接觸以色列,當然,也去服事教導〔這個地球的〕其他四個角落/四極,因為我們現在有超過50種的語言。

這將會是一個何等的見證啊!一個我——對這個重大時刻——原諒的見證!〔笑〕唯有透過亞呼贖阿的聖名,這才能發生。一個我——一直都必須緊緊地抓著的——愛的見證!

他將會以一種最謙卑、破碎、悔改的方式被帶回來。對那些會看到他轉變的猶太人,或至少聽到他見證的人而言,那會是一個怎樣的見證啊!他將會被潔淨,裡面的這些惡魔/邪靈都會被清掃除淨,他將會真正明白悔改的涵義。

他將能夠去接觸〔以色列〕。我們將會一起,但會帶著他的見證,我們將能以一個不同的方式去接觸以色列——那就是教導他們悔改,脫離那些現在正在他裡面的〔同樣的〕邪靈:這些邪靈也都在以色列裡;沒有一個不在以色列的——甚至包括拜偶像的邪靈,甚至包括猶太人想要把一個男人當成一個神的事實——當然,還有法利賽人的邪靈。

我甚至都不會觸及那個話題。你們已經知道那一點。

在全世界,當他們建造那個殿時(他們已經為殿準備了一些東西)——但看看——為什麼?因為他們不願意接受那位已經在他們的土壤裡灑下了自己寶血的真正彌賽亞,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所以他們想要等待新的「彌賽亞」前來,就是我們知道將會成為撒旦之子的那個——但他們想要一個看上去有人的形象的「某個人」。

他們不想服事那位已經以人的樣式前來了的彌賽亞,亞呼贖阿。所以,當你們看到他〔以斯拉〕時,要記住,他代表以色列。

當他得到拯救釋放時,在以色列裡能聽見他見證的人們也會同樣得到拯救釋放——因為,即便現在在他裡面的是一大群惡魔,要記得:發生在亞呼贖阿身上的事以及祂為那個在格拉森墳地裡光著身子奔跑的男人所做的事(可5:1-20;太8:28-34;路8:26-39[2])——那個人在墓碑上砍傷自己,夜裡喊叫,他當時徹底瘋狂了。他實際上睡在死人的墳地裡,他迎面跑向亞呼贖阿,而亞呼贖阿迅速地、馬上把他從一大群邪靈中救了出來。

所以,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亞呼贖阿不在乎在一個人裡面有多少惡魔/邪靈。祂是神!靠著我們的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凡事都能!(可10:27[3]

所以我已經請我親愛的屬靈兒子,他在——我們現在正在製作這個預言影片的過程中。因為這是以斯拉迦勒的最後機會!

這是他的最後機會!

如果他再往前挪一個腳趾的距離,就這樣——就只要再多一個腳趾的距離就會在那條寶血線上了。亞哈威畫了那條血線。這篇預言就是祂正在這狂怒和這暴怒中說話。

介紹會在下面繼續,預言會跟在介紹之後

* * * * * * *

以莉莎法:我告訴你們,這不是一篇輕易就前來的預言。噢,非常不容易!我的意思是,每一次——在晚上,我會聽到亞哈威非常生氣。祂會賜給我話語。我想我可能會醒來,並能說出它們,說出那些話語,但我無法做到。

我的嘴,這就像——反而我只能哭泣,就像在說:「我不能做這件事。不要叫我做這事,斥責那個我們在整個天國面前結了婚的那個人」——我當時甚至還得到過開放的異象,看到祂們是如何使用祂們帶印的戒指,並蓋印了那份天國的「Ketubah」(可圖巴),就是一份婚姻契約書(婚約)。

而我說:「我怎麼能做這事呢?」

要揭露他〔以斯拉〕是一個假先知真的不是容易的事。他已經把我逼到這個角落。我根本不想這麼做,我哭泣,我哀悼,我乞求亞,「不要讓我做這些事,只要拯救他就行了。再次把對亞哈威的敬畏放回到他裡面吧!」

你們知道,我正站立在經文上「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亞哈威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8:28)。我知道將會有一個迦勒,不管阿爸亞哈威是否會從他(以斯拉)裡面拯救出真正的迦勒——因為這只能透過亞呼贖阿的聖名和寶血才能發生——那就意味著……

以斯拉(他原本的名字是伊瑞茲Erez,但那不是我曾叫他的名字,從最開始的時候,〔我用的〕名字就是以斯拉,我當時甚至不知道:以斯拉在希伯來文裡的意思是「亞的幫手」),他曾經是如此感恩,他起初甚至都稱自己——就這樣稱自己是以斯拉——他曾經為被稱為以斯拉,亞的幫手,亞哈威的幫手,而如此的感恩。

所以我已經請求甚至要加上一首短短的歌,只是為了能向你們表明愛。它們全都張貼在〔互聯網上〕。是的,他已經對我做了很糟糕、很糟糕的事,不光是那樣,他也對這個事工裡曾經信任他的每一個人做了很糟糕的事情。我從來都不想我的照片單獨被放在網頁上。

我當時非常感恩亞哈威差遣他來到了我這裡。紅海預言(127),我現在已經封印了,因為在這個時期,它已經不再適用。但是他曾在一個時候——一個婚姻的第14年——被帶進了我的生命裡。

那個男人也是從尿布救贖開始的,也攪動了在我裡面的恩膏。他的名字叫尼哥米亞,尼可。那是亞曾經賜給他的屬靈名字,我甚至都不知道在希伯來文裡,他名字的意思是「安慰者,安慰,去安慰」——我不確定以斯拉當時所告訴我的確切意思,但是我確實知道那個名字有「安慰」的意思。在希臘文裡,我知道那個名字的意思是「勝利屬於我」,但這只持續了一段時間而已,隨後撒但也帶走了他。現在他〔「尼可」〕是最墮落的被棄者。

現在我有一個警告給我〔自從聖靈全能風事工誕生以來我與之結婚〕的第二任丈夫——撒旦又在做同樣的事。牠會再次得逞嗎?我不知道。作為一個先知,我只能看到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寶貴的伊媽亞想要我看到的事情。

所以,我只是請求你們所有人代禱,要非常嚴肅地對待這件事,請不要太苛刻地論斷他,因為這事可能會發生在任何一個人的身上;任何一個開始進入叛亂/悖逆,任何一個——裡面有惡魔們潛伏的人的身上…

他出生在一個卡巴拉家庭裡,他告訴過我:百分之九十的〔以色列〕人都在行卡巴拉。他們在拜偶像——就比如關於哈姆薩(Hamsa)手掌的符號,我必須得告訴他「這是一種罪。這是拜偶像。」他認為摩西之手(也稱為米利暗之手,哈姆薩手掌)不是罪,但我必須告訴他這是罪。

你知道,我們有如此多的不同的教義,但阿爸亞一直都說,「教義的不同並不是一種爭執」,但在他的眼裡,這是爭執,在他〔以斯拉〕的眼裡——當一個妻子不順從她的丈夫,即使這意味著她首先要順從亞呼贖阿時,那就是錯誤的——那些就是惡魔/邪靈。這不是那個原本我所嫁給他的男人。他知道〔亞排在第一位〕。

我們甚至有一個見證,在這個見證裡我們倆都同意;他自己也已經說了,他永遠都不會把任何人〔置於亞之上〕——這是當他還是迦勒的時候所說的話。

請把那兩者區分開來。確實有一個杰基爾(Jekyll)和一個海德(Hyde)(譯註:善惡雙重人格)[4]。確實有一個善的部分也有一個惡的部分。在他的靈魂裡面確實有一場爭戰。

你知道每一個人都需要從某事那裡得到拯救釋放,你不知道什麼樣的惡魔/邪靈在你的裡面,而魔鬼能把牠們攪動起來。

這是一個經歷了那麼多事的男人——當他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亞呼贖阿的時候。接著他作為一個〔剛剛被得救的〕正統猶太人來到了〔基督徒這裡〕,他在愛裡被接受了嗎?沒有。

對於猶太人,我將要說一件事——他〔在這件事上〕是對的——那就是猶太人的家庭的確知道愛是什麼,他們愛著彼此(猶太人確實是這樣),即便你不是他們〔非常親近的〕血緣家人。

當以斯拉來到亞呼贖阿這裡時,他給了他的家人一個選擇:要麼他們就接受他現在的樣子(跟隨亞呼贖阿),要麼他們就失去他。他的家人選擇以我們現在的樣子接受了他和我。

所以,我只想要錄製這個簡短留言,我想要感謝每一個在觀看這個影片的人,每一個真正會真誠禱告他不會越過褻瀆線——我會以某種方式和途徑能接觸到迦勒的人。

就讓我告訴你們一些你們中許多人還不明白的事,但是當我親愛的,另一個在亞呼贖阿裡的親愛的女兒——當時她在用聖方言禱告,所發生的事情是……

(這是一位我並非定期與她通話的,但我們真的,我們是「靈魂姊妹」,但我稱她為屬靈女兒。然而——當她以聖方言禱告時,我一直對著她哭泣,這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是的,這個勇士是一個孩子。你割到了我,我就流血了。這不關乎我是一位「先知」。這不關乎亞哈威賜給我了什麼頭銜,作為鳴警使女,使徒還是先知,那都沒關係。我是一個女人,當你們割到我時,我就出血了。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是由特維拉.帕利斯(Twila Paris)演唱的「這位勇士是一個孩子(This Warrior is a Child)」.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我是誰,去聽聽那首歌。)

她(屬靈女兒)在用聖方言禱告,她什麼話都沒有說,當我說「他怎麼能做這些事,他怎麼能墮落到如此深的地步?」

他曾經是如此聖潔,〔但接著〕他在我背後做著所有這些事,他在對我撒謊,操控我,欺騙我,他是個小偷。我甚至不知道這事,尤其是騙子這點。

阿爸亞哈威和亞呼贖阿說過,他可能會立即死掉——因為你們還記得亞拿尼亞和撒非拉(使徒行傳5:1-11[5])嗎?你們不要對有著聖靈/如阿克.哈.古德西的人撒謊,尤其是對像我一樣有很強聖靈內住的人撒謊。

但祂們〔對他〕滿有憐憫,我當時不知道他在撒謊,直到我們分開了,我才發現他已經墮落得很深的真相……

但當她(我的屬靈女兒)在用聖方言禱告時——因為秘密被揭開了,因為亞哈威讓每一個人知道:他有給過我一個愛稱,叫做莉比(Libby),當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跑開了「莉比(Libby)?那是個奇怪的名字。」

他說我是他的莉比(Libby)(而我不確定我是否真的喜歡這個名字),接著他向我解釋說,在希伯來文裡它的意思是「我的心」,所以每次他說莉比(Libby)的時候,他就是在說「我是他的心」——所以我必須解釋這一點,因為當她〔我提到的屬靈女兒〕在聖方言禱告時,英語能被清楚地說出來,突然我聽到這話「莉比(我的心),你在哪裡呢?」

我甚至聽到它是以「莉比(我的心),你在哪裡呢?」這樣的方式被說出的。這也是迦勒〔在說〕:「莉比(我的心),你在哪裡呢?」

我說道,「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回到我這裡,回到亞呼贖阿這裡。」

你們瞧,這是多麼的真實。在屬靈領域裡,我能聽到來自迦勒的說話,就算當我們被分開的時候,我們可能要旅行〔才能見面〕,我還是能聽到他的聲音。當我睡覺時,我會被他對我唱歌或者是叫我名字的聲音喚醒。

我不會對此說更多細節,但我只是在嘗試著告訴你們,是的,甚至是邪惡——我不想稱它為邪惡,但現在確實是邪惡的。現在在他裡面有一個邪惡的部分和一大群邪靈/惡魔。他把自己敞開了。

他充滿了憤怒,暴怒和狂怒。順便說一下,那些全部都是邪靈/惡魔。(這種情況並不是我們被允許可以生氣的「正義的憤慨」——因為「正義的憤慨」是亞哈威的憤怒,或是亞呼贖阿的憤怒。不是。這是——他生氣是因為他感到被羞辱了。)

我不會允許他被稱為「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他不會接管〔這個事工〕。我們是要肩並肩一起領導。我也是那個必須謙卑我自己甚至去允許一個協同領導加入的人。他曾經感到榮幸,但是,當這些邪靈/惡魔被攪動起來的時候,當這些邪惡,邪惡,邪惡的人,他們甚至都不是人類——他們真的是墮落天使。

當任何人轉變成被棄者時——這是我從這整個事件中所學到的事。

我只是要給你們一個新的啟示,因為我不得不透過他這個艱難的方式裡學到了這點,那個事實就是——當某個人轉變成被棄者時,就像那些〔圍繞在他身邊的〕深陷於秘術/邪術——他們打開了他們的第三隻眼的人……

(永遠都不要做這事〔打開第三隻眼〕。不要讓任何人說服你這麼做。要警惕你所聽的任何音樂。因為在這末時,就是現在,在這新世界秩序——那就是他們想要做的事——要讓每一個人都把那個第三隻眼被打開。用這種方法,當敵基督開口說話時,你們就不會知道不要去接受獸印了!但是,讚美亞呼贖阿,任何一個被亞呼贖阿所流的寶血真正所贖買,並且你們與祂有一個愛和順服之關係的人,你們就會擁有分辨去知道什麼是良善,什麼是邪惡。)

他打開了第三隻眼,當他那麼做的時候——當然我當時並不知道這事,現在我知道了。

我的意思是:真的有變形者,我們甚至能證明這點,這些變形者的其中一個是那叫底波拉(克里斯蒂娜.剛瑟)的,而他知道這點。我告訴過他關於第三隻眼的事。我警告了他:她有第三隻眼。她曾經給我發過一個視頻,在那個視頻裡,她的前額上實實在在地有一個在動的眼睛左右轉來轉去,還有一張嘴巴甚至在一張一合。任何一個人,甚至都不〔需要〕有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賜,都能看到這點。變形者是真的,但我將告訴你們這事——他們再也不是人類。那是一個墮落天使實實在在地走進了那個人裡面。

你們就能看到。而我現在有一個亞呼贖阿所賜給我的恩賜,那就是「激光眼(Laser Eyes)」,它們是聖潔的。但當我看著某個人的臉時——我想知道哪個人是「蜥蜴人」。

是的,蜥蜴人是真的。

我有〔關於蜥蜴人的〕預言,它們現在被擱置著,因為亞哈威和亞呼贖阿正在追尋這個男人的靈魂。祂們是那麼地愛他。現在已經有了那麼多篇預言了。

那將成為你們極大的祝福,但與此同時,魔鬼以為牠已經贏了(牠以為牠已經拿下了另一個丈夫,牠以為牠已經拿下了另一個聖潔男人,以為牠將能夠給他蓋上「被棄者」的戳印了,這樣墮落天使們就能夠再次進入被棄者裡面〔如果他成為了被棄者的話〕——就像牠們對我的第一任丈夫所做過的那樣)。

他〔以斯拉〕非常憤怒,因為他不能〔成為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傲慢自負和驕傲的邪靈拒絕承認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祂們是神聖三位一體真神——是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但真正的迦勒知道這一點。

真正的迦勒將所有的尊榮與榮耀都歸於神聖三位一體真神,不僅如此——這〔被記錄在〕他說的那個愛的奉獻影片裡。他說。他將會像我所做的那樣,一直首先把榮耀歸給祂們,就像我之前曾公開地給他我的愛的奉獻裡〔將所有的尊榮與榮耀都歸於神聖三位一體真神一樣〕。

我們一直這樣做,但你們看到〔那被改變了〕,當惡魔被攪動了起來,牠們接管了,複製倍增並顯現了。這就是已經在發生的事,但我還沒有,我無法看到這事——因為愛蒙蔽了我,有時你只是不想要看到某個你如此深愛之人的一些事,並承認他們發生著巨大的改變——但最終我再也不能否認這事了。

所以我只是想要——亞呼贖阿要我做這件事,因為人們正在聆聽最為嚴厲的預言,並且阿爸亞哈威從來沒有比這更生氣過,這篇預言為什麼如此嚴厲的原因是(我發現是因為他已經允許了一篇「預言」是這個底波拉給出的「預言」,她在說,她實際上是在——他們在詛咒我)他想要緘默我。

這就是為什麼在2018年12月2日光明節第一天的最後一篇預言,亞哈威讓我在那個聊天室裡誦讀〔預言第16篇〕,(因為我們有說不同語言的人們在世界不同地區居住),那篇預言是「不要緘默我的眾先知」,亞哈威掌管了這篇預言的誦讀,祂加入了一些新的〔啟示〕,順便說一下,你們將會在〔影片裡〕看到〔新的啟示〕,但那預言觸怒了他(以斯拉)。

甚至在我們進入那個聊天室之前,我就告訴了他——我甚至告訴過他,我有證人可以證明這事——「但親愛的,你看起來不太好。」

〔他說,〕「怎麼了,我怎麼了?」我知道他聲音的語氣——噢,這不太好!

我說,「你的臉上沒有光。」不,對不起,〔我說〕,「在你臉上沒有光輝,在你的眼裡也沒有光——我真地不認為我們今晚要舉行這場聚會。我不想任何人看到你這個樣子。你需要回去睡覺,你肯定是哪裡不舒服。」

但他回答我說……,他從來沒有像這樣——帶著不尊重的口氣——說話,也從來沒有咆哮過——只有在那最後一天〔再次發生〕,那是因為他發現了我正在揭露關於親吻戒指的儀式的事,順便說一下,那是卡巴拉。

他讓人們圍成一圈坐著。我當時不在那裡。我沒有被邀請。我當時在等待我的丈夫和我一起點亮光明節的燈台,但他在那裡,他讓那些現在成為他的崇拜者的人〔圍成一圈〕——除了四個人逃脫了,雖然他們也參與了其中(一個家庭逃脫了,因為他們意識到他們必須悔改),但亞哈威和亞呼贖阿已經知道祂將會對他們彰顯憐憫,他們確實〔悔改了〕——現在同一批人在控制著他,用最最奇怪的異象和假預言填滿他,然而,他正是那個甚至說過:他會把預言恩賜傳遞給他們的人。你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這事發生了。

一篇篇最糟糕透頂的假預言正在出來——這些假預言現在把他抬高得讓他以為他是神,以為當亞呼贖阿再來的時候,他是第二指揮官。這有多糟啊!

當他們圍成一圈坐在那裡,他把他們一個個放到那把椅子上,告訴他們要坐到那把椅子上。接著他走近他們。然後他拿出戒指——我們的結婚戒指,那個他戴著的婚約之戒(本來只有我的嘴唇,還有他的,在那枚戒指上。然而那天晚上,撒旦玷污了它),〔他〕把這枚戒指一個接著一個放在他們唇上,他還說:這樣做是要淨化他們。

反而,那枚戒指〔在屬靈領域裡〕變黑了。這就是我們在一個異象中所看到的,就在我發現了——當我發現他所做之事的時候,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說話。這是有他參與的和我一起的最後一篇預言,那僅僅是因為我讀了那篇預言(第16篇)。

他不想要任何人,他不想要我知道……他不想要我向「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代禱勇士們發出代禱請求。但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他們當中有多少人會成為他的敬拜者。是的,我說敬拜,但實際上,撒旦現在覺得好玩的不得了,因為〔這瞄準了〕最強有力的武器:我們曾經擁有的能夠反擊魔鬼的武器(這是在亞呼贖阿對我們所說的預言話語中),那就是愛——就是對神聖三位一體真神的愛,結合我們的愛,就是最強大的武器——沒有任何人能戰勝它。

如果他不允許,就沒有任何人能做到這些已被做成的事……那些邪靈/惡魔開始在透過他彰顯。沒有任何人能把我們倆扯開——就像我們最初談話時他說「亞所結合在一起的,沒有任何人能分開。」——除了一個人之外,那就是他。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這一切發生的原因。我發現了他所做的事情。你們知道,這只是後來,而我們自從12月3日以後就沒有說過話,當他最後一次對著我大吼的話是,當我問他在哪裡,我已經知道。

因為有人已經給我發了一個視頻,〔那人〕現在也是他的敬拜者之一,就像我說的,那個人也是那些甚至呼召瘟疫和審判前來的假先知中的一個,亞呼贖阿剛才已向我顯明了正在被說出的事,就是——要讓我陷入昏迷中,甚至……我的意思是——他們真的是惡魔般的邪惡。為什麼?

他們不是人類。就算他們看起來像人——他們不是人類。這個世界人口的一半已經不是〔純的〕人類DNA。「就像挪亞的日子如何,所以這也必會再次發生。」(太24:37[6]

所以這全都始於——嫉妒,覬覦[7]

在以色列,他當時是如此謙卑——他甚至告訴我說,「以莉莎法,我永遠都不想要給出一篇假預言,還說那是亞哈威說的。」

我當時向他保證,我會一直在那裡以便能够查驗那個開口說話的靈。他當時放鬆下來,他也為我說預言時我不是一個日期設定者而非常感恩。

我只有一次必須預言日期——因為這預言話語是亞哈威所說的——那就是關於唐納德.川普/特朗普以及大選的那篇預言,正如你們所知的〔第131篇預言「唐納德.川普,像爆米花一樣劈啪作響。」〕那是第一次,我不得不給出一篇設定日期的預言,當形勢看起來川普總統快要落選時——哇哦!的確是惡魔擊打你!隨後當他(川普)當選時,我就在發自肺腑地讚美亞哈威,我就在發自肺腑地讚美亞呼贖阿 。〔笑聲〕

那驗證了我的確是一位先知。但我不會設定日期,現在魔鬼對以斯拉的第一個預言做了什麼,只是設定日期嗎?

那真是太容易、太容易、太容易地就能表明這事將不會發生。人們,這將不會發生。

我已乞求阿爸亞哈威,我說,「如果三天三夜的黑暗、地獄之門和無底坑的門將會打開,如果惡魔們——在全世界範圍內——惡魔們將攻擊並殺害遍佈全球的人們,〔如果〕它應該是現在發生的話,祢知道我就會在每一個人面前道歉!」

噢,我的天!遠比那更糟的是!他們甚至不僅僅〔在他們的影片裡公開提到,他們相信〕四十晝夜的大洪水。甚至還提到真的要〔尋求庇護〕不止7天,〔他們相信〕其實是14天。他們甚至還提到他們認為將要發生的事情真的會有多糟——黃石公園會因為〔那裡的〕火山而消失。他不屬於——〔他們當中的一員〕,(除了這個事工之外)沒有一個人提到〔或警告人們〕他們自以為擁有的力量是多麼、多麼的邪惡!

我正在說的是那些聚集圍繞他的那群「人」,牠們把所有這些惡魔/邪靈都釋放到他的裡面,牠們不再是人類,但牠們現在還在奉亞呼贖阿的名傳講。

這真的令我非常生氣,因為我是那個教導了他們這些〔真理〕並撫養、指導了他們的人;我是那個教導了他們亞哈威、亞呼贖阿以及如阿克.哈.古德西,伊媽亞的聖名的人。教導他們的人是我。

當他們從賜給我的諸預言中剽竊片言碎語——甚至是某些非常簡單的話語,比如我很多次在結束預言時所簽署的方式:「預言被如此說出,被如此寫下」,我聽到這樣的話從這個惡魔似的底波拉,名叫克里斯提娜的口中說出時!——我大聲疾呼,請求亞哈威因她所做的事而毀滅她(不只是因她對我丈夫所做的事,不是她一個人這樣做了)。這個「莉莉Lily」也和她一起,還有「參孫Shimshon」(多諾萬.托得)和「巴特艾勒Bat’el」(塔蒂阿那.威廉姆斯)我還可以說出其他人的名字,「阿維艾勒Aviel」(杰森.本)……我可以繼續列舉那名單。

我不打算繼續列舉他們的名字。我只是在告訴你們,他們是惡魔般邪惡的人,但他們曾經有過「尿布」救贖。人們,這是很嚴肅的事。

你們最好持守你們跟亞呼贖阿的關係。你們最好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愛祂。你們最好比以前任何時候都過得更加聖潔。尤其是那些渴望成為亞呼贖阿新娘的人,我們必須一直付出更多的努力(直譯:多走額外的一英里)。亞呼贖阿說過我們要透過成為誡命的遵守者來證明我們有多麼愛祂。

祂說:「為什麼你們說愛我,卻不遵守我的誡命呢?」(約翰福音14:15)。另一節經文裡說:「為什麼你們稱我為主,卻不聽從我呢?」(路加福音6:46)

這就是現實。

外面有一個人們想要相信的錯誤教義:就是當亞呼贖阿被釘十字架的時候,律法也和祂一同被釘在十字架上了。所以〔他們以為〕現在他們可以隨心所欲過自己的日子——因為亞呼贖阿,〔不〕「耶穌」(每個稱祂為「亞呼贖阿」的人沒有一個會相信這個垃圾,而是稱祂「耶穌基督」這名的人會這樣相信)——所謂的基督徒們想要相信那事,但實際上,聖經裡警告說:如果你們不過聖潔的生活,你們就去不了天國。(馬太福音7:21-23[8]

你們不應該蓄意犯罪,你們不應該作違背誡命的人。我們要成為誡命遵守者。在我們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亞呼贖阿之前,在我們與亞呼贖阿有著愛和順服的關係之前,就是當你——所有人都——犯了罪,虧欠了亞哈威的榮耀(羅馬書3:23[9])的時候。

在你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亞呼贖阿之後,在你將祂放在你生命和愛的首位之後,將祂置於任何其他事物之上時,那時候如果你不能遵守十誡的話(出20:1-17;申5:4-21[10]),你就真的得問問「為什麼?」——因為你現在有如阿克.哈.古德西住在你裡面,就是甜美的聖靈,你就不再有任何理由說不知道是非對錯了。

這就是為什麼這個事工被如此地憎恨——我傳講聖潔。

我傳講救贖——因為當你犯罪的時候,不要待在那地上,要再次爬起來!要悔改,從那個邪惡中轉離!並請求亞呼贖阿來幫助你!祂會赦免你,但你不能故意一直犯罪,看看自己能彎向地獄多遠〔還不會掉下去〕(因為〔以斯拉〕他現在就正在做這事),還膽敢挑戰亞哈威是否會把你敲進去。

你們看,他仍然相信他甚至受過在他裡面的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洗禮,說著用來攪動預言恩膏的聖方言。

你們可以看到,在諸預言之前,他是我的禱告覆蓋,亞哈威甚至告訴過我,要我保證沒有一篇預言在沒有男性禱告覆蓋保護的情況下就被公之於眾。這就是〔預言話語〕說男性的「禱告覆蓋的頭」,因為那個頭銜——撒但拿「頭」這個詞說事,使他(以斯拉)以為他是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而這一切都只是關乎禱告的保護。

因為丈夫被稱為「家裡的頭」。這不是關乎成為一個獨裁者。這不是關乎成為一個統治者。這是關乎要作為保護的頭。這是關乎一直作為持守聖潔的男人的榜樣。那才是「家裡的頭」所指的全部涵義。所以我不想就此再多說什麼了。

我已經有了一個很長的影片,但是讚美亞呼贖阿!你們沒有一個人擔心〔會認為這個視頻太長了〕!我已經錄製了3個小時的影片了!(笑聲)

所以,我們是第一個打破在youtube上的那些,那些規條的人。當每個人都被告知說你必須錄製短視頻,因為「你〔的長影片〕不能抓住人們的注意力」。

好吧,我們已經證明了這個說法〔是錯的〕!(笑聲)我甚至都不知道……其中有些視頻已經有超過了五萬人次觀看!但我們已經證明了那個說法是不正確的——因為甚至在我觀看一個視頻的時候,如果我真的對他們所說的內容很感興趣,當他們停止說下去時,我會感到很難過。

但亞呼贖阿已經告訴我,要把一些照片放在裡面,這樣就會軟化你們針對祂的心,那樣你們就會為那個真正的迦勒禱告他上前來。

而這個迦勒將會是一個全新的迦勒。他將不會——他將會脫離之前在他裡面的惡魔得到自由。並且不,他不會馬上就被放在一個領導的位置上。他將會被我指導。

他已經……他一直都……他從未……甚至在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他從來不想說「我很抱歉」這句話。我必須教導他說這句話——教他說「感謝你」這句話。

我要說這事,雖然我是猶太人。在以色列,人們可能會非常粗魯,在他(以斯拉)的裡面沒有感恩的靈。甚至如果我要給他一份禮物,我可能最後只會說:「不客氣」來試圖教導他說「謝謝你」這句話。但我的確〔教導過他〕。(笑聲)

我只想禱告說,這是……

你們知道,我甚至都不——我甚至都不能想象亞哈威會怎樣在預言裡說出比這更強烈的話語了。當我發現他們試圖藉著說「我不再是一個先知」緘默我時——要記住,這些邪惡的生物,牠們是圍繞著他身邊的生物!

他們的身體必須經歷像但以理那樣的禁食。第四十天,就是逾越節結束之前的那天。他們在(四月)十七號那天把自己關在家裡。(咯咯笑)這太瘋狂了。

那裡太瘋狂了,因為真地確實地在所發生的事是——我正在告訴你們:那假預言的邪靈/惡魔正前來臨到那些甚至是自稱為基督徒的人身上。他們毫無分辨力,世人啊——你們知道那事的分辨力在哪裡呢?——〔凡事〕都要用神聖經文去考證!

在〔在經文裡的〕哪個地方〔可以證實這件事或那件事〕(提後2:15[11])?如果這是給某個人的第一篇預言,你們就真的應該要質疑它。你們必須作為果子的檢驗員。查驗開口說話之靈的果子(路6:43-45[12])。查驗那靈(約翰一書4:1[13])。找出他們所信的是什麼。

因為我在互聯網的證明有二十五年了。二十五年——你們可以去AmightyWind.com網站,自己去聽聽。我們正在舉行一場二十五周年的盛大慶祝。而現在,只有,只有從這個事工你們才會看到有人站出來反對這則假預言。

是的,最終是會有——三天三夜的黑暗以及所有與那有關的事情,但並不是現在。

但他(以斯拉)現在成了設定日期的人——是魔鬼想要嘲笑他——而我讚美亞呼贖阿,我只需等待幾天的時間。在我們證明〔當這事沒有發生時〕這是一則假預言前,我們在倒數日曆。但他不是唯一重複這事的人。

人們想要出名,他們想要那些訂閱者,他們才不關心他們的靈魂,他們只是在複製著這個假信息。

「劍之父」(Sword〔s〕of the Father)就是其中一個。多麼邪惡的人!這個看起來非常邪惡的女人!我甚至都不認識她,但是,我認識在她裡面的惡魔諸邪靈。她竟敢,甚至還把影片分出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我想要……她已經被趕上了屬靈的迦密山!噢,是的,她已經被趕上了屬靈的迦密山!他們每個人都上了屬靈的迦密山,但這事看起來,他們拿著那篇假預言,然後,他們——獲得了兩萬四千人次的點擊率!……這是瘋狂的!

然後你們讀那些評論,有人在說:「哦,這真是太奇妙了!這是——我,我知道2019年這個逾越節會發生什麼事了。」這是瘋狂的!這些不是真正的人!

沒有一個,沒有一個心智正常的人會為這樣的事高興。但是,如果這事會發生的話,阿爸亞哈威會讓我知道,亞呼贖阿會讓我知道。我就會在互聯網上,我會非常大聲地呼喊,以許多不同的方式和預言來警告人們,就像我曾經在發生血月的時候所做的那樣。

有一篇關於那件事的真正的警告(預言125)——你們不要試探亞哈威和亞呼贖阿,當一個警告被賜予的時候——並且〔那個血月的警告〕是因為撒但的菁英以及那些施行各種深層形式的巫術之人,是的,還有卡巴拉和撒但主義者。牠們利用那個紅色血月。

所以我現在要結束這個介紹,但我請求〔你們〕憐憫——只有一件事——我沒有在遮掩他的罪,我不被允許禱告〔亞〕對他的任何憐憫。在屬靈領域,我已經像拍打籃球一樣拍打了他的頭——充滿怒氣——在屬靈領域裡,因為我沒有——我無處接近他。

我沒有跟他說話,甚至沒有經常在聊天室裡說話——因為他是一個自戀者,他斷絕了所有的通信。我看到了那個惡魔的彰顯,因為〔在此之前〕他會好幾天都沉默不語,讓我知道他不想說話。我當時甚至不知道「narcissist」(音譯:納西西斯特,自戀者)這個詞是什麼。

只是在禱告期間,我親愛的女兒冒出了〔詞語「narcissist」(自戀者)〕這個名字,我們就在字典裡查這個詞——哦,我的天哪!我想服事每一個已經成為自戀犧牲品的人,因為我現在明白了這是一種最糟的情緒虐待。

我在身體上已經被擊打了。在我的前一段婚姻中,我受過各種形式的虐待,我現在告訴你們,自戀者所發出的情緒虐待——當他們突然消失時,你甚至都不知道你做錯了什麼。

當這事結束以後,我想服事。我知道我已經被告知:亞呼贖阿將要賜給我幾篇預言來幫助包紮這些曾經〔對一個自戀者〕傾注過他們的愛的女人以及男人們的傷口——而〔在我的情形中,〕另一個人〔以斯拉,雖然是一個自戀者〕也曾傾注過他的愛,但他不是一個完全自戀的人,因為他真的曾經愛過。

一個完全自戀的人是無法愛人的——他們就像個吸血鬼一樣——但他並不像那樣。但他的確有其中一些症狀。那就是為什麼自戀的邪靈開始顯現。並且最終,千真萬確的,最後看起來像是他贏了,但其實他並沒有贏——因為他期待我道歉〔笑聲〕。那樣的事不會發生〔笑聲〕。

他要在世界面前拍一個悔改的視頻(在作出任何和解以前)為假預言、為帶領了人們〔走入歧途〕、為他甚至墮落到甚至——〔他〕給神聖三位一體真神召了第四個〔成員〕。他仍然把神聖三位一體真神包含在裡面,但現在他在那裡還加了第四個〔神格〕。

但再一次的,這也是從牠們那裡來的!這不是從他而來的。這是從這些曾經是人類、現在是墮落天使們的那裡來的。

我不在乎牠們外表看起來是怎樣。人們,這無關緊要。墮落天使是靈,牠只是進入了人的軀體裡。一個惡魔(邪靈/污鬼)能被趕出去。當你變成一個墮落天使時,那——你就完蛋了,就完蛋了。就完蛋了。就結束了!你們無法把墮落天使趕出去,但他們不能進入,除非你是被棄者。

因著亞呼贖阿的恩典和憐憫,他〔以斯拉〕不是。他還不是被棄者,但他有一個褻瀆的惡魔(邪靈/污鬼)確確實實地在緊緊跟著他,這就意味著他離褻瀆只有一個腳趾的距離了——阿爸亞哈威〔說過〕,當你們聽到這篇話語時——他離〔被棄者〕只有一個腳趾的距離了。

我甚至都不能想象。我決不想身處跟他同樣的處境。讚美亞呼贖阿,我將永遠都不會那樣。

我已經向每個人證明了我首先敬拜的是誰。我不敬拜地球上的任何一個人。我單單敬拜創造主以及我的彌賽亞,祂是我的創造主。

每個人都必須願意將他們所愛的任何人放在犧牲的〔象徵〕祭壇上,就像亞伯拉罕準備獻以撒那樣。這是屬靈的祭壇,你必須願意去愛恩賜(禮物)的創造主勝過愛恩賜(禮物)。

我已經證明了這事。我在這一切事上都被考驗過了,你們知道我學到了什麼嗎?但凡殺不了你的人事物,都只會使你變得更堅強。我真的從未想過沒有他我照樣可以活。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知道來自一個男人的愛。

〔從前的〕兩次「婚姻」沒有絲毫的意義!我們曾經擁有過的是真的,因為它是來自天國。我曾經與前夫所擁有的只持續了那麽短的時間,他也曾經激起了我裏面的恩膏(亞賜給了他尼哥米亞這名),但完全不像以斯拉所做的那樣。

當你們聽那些預言的時候,你們聽到他〔以斯拉〕用聖方言禱告,你們聽見話語,某一篇話語(我不會說出那話語是什麼),你們會意識到那是當聖方言出現時。我不會給我的仇敵們任何有力證據。〔笑聲〕我知道他們在看我的影片。

你們知道嗎?——我只想補充最後一件事,那就是這個事工是一個非常嚴格的事工,因為它是耶利米書6:27-30〔的事工〕[14]。它是一個「金屬的試驗者」,是一個果子的檢驗者——那樣稱呼它。

並不是我在作檢驗。是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吸引人到這裡來,無論他們是新娘,無論他們是賓客,又或他們是被棄者。

你們看,甚至是我們靈魂的仇敵——我是說,甚至那些——真的,甚至那些墮落天使將會以人的樣式來到這裡去攻擊我,但我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惡魔們尖叫著。亞呼贖阿說〔牠們說〕:「不!不!不要送我們去那裡(聖靈全能風事工)!我們不想攻擊她!我們不想!我們知道如果我們攻擊這個事工,我們身上會發生什麼事。」

你們說對了,噢,我的仇敵們,阿爸亞哈威和亞呼贖阿說:你們正好掉進祂們的陷阱裡了,因為我非常,非常認真地對待亞呼贖阿的聖名和寶血,並且我知道要怎樣做屬靈爭戰,「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禱告戰士們也知道怎樣做屬靈爭戰。

現在包括亞洲——哇,你們別跟他們搗亂!亞洲的「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們!聖靈全能風亞洲「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YDS)」們!我見過他們,你們知道,我在普珥節看見過他們的臉。他們高舉禱告,他們現在就在為真正的迦勒前來禱告——來贏得這場對抗邪惡的戰役。

我必須說「邪惡」這詞,因為那正是現在所發生的。善對抗惡的爭戰。甚至當你聽到現在這篇預言話語裡——在這篇阿爸亞給以斯拉的斥責話語裡,在我的聖方言裡到處都有「迦勒」這個詞。

我已經專門禱告過——當他們,在那裡圍繞著他的仇敵們在禁食禱告說我再也不能夠說預言,還以為那樣就能讓我閉嘴。這是一場爭戰——我必須承認——然而我卻更專注於我對他的愛,我說:「我怎麼,怎麼能對他做這事呢?」然後我在一個安息日就擺脫出來了,這篇預言就是在那天被賜給了我。花了我八個小時來擺脫這事,當時我在通電話, 跟我另一個屬靈兒子和女兒談論著這一切的事,他們倆和我聚在一起,這最終花了〔八個小時〕——讚美亞呼贖阿,我當時甚至不能開口反對這事,反對這篇逾越節的假預言。我甚至無法做那件事。

就好像我是在鋌而走險,因為甚至阿爸亞哈威都到我這裡來了。在我睡覺的時候,祂對我說話,亞呼贖阿也在我睡覺的時候對我說話,就只是一個說話的聲音,祂說:「不要倒數我的耐心!」

唉!那是把壓力加在了我身上!

因為我知道我必須要警告這些人們:「這(譯註:逾越節假訊息)不是真的!不要相信他!」但是,有許多咒詛衝著我前來攻擊我,要讓我閉嘴,要緘默我。

好吧,你們知道,那篇預言說:「不要緘默我的先知,她只會喊得更大聲」——是的,我只會喊得更大聲。我只會——預言更多的事。

這些我靈魂的仇敵們,他們低估了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能力和寶血。我在那裡被緘默了一小會兒——那僅僅意味著亞呼贖阿只是在——我已經積壓了很多預言,因為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現在把祂們的目光定睛在他〔以斯拉〕身上,因為我真的真的在禱告——我願意原諒他。

他在我的靈魂裡,我愛他。當我試圖把他扯出去的時候——在3月30日——我真的用我的手試圖把他扯出去,那時候亞呼贖阿說:「把他放在那裡面的,不是你!」是亞呼贖阿放的。

他會離開的唯一方法就是:如果他越過了那條褻瀆的底線。然後一位新的迦勒會被興起,他〔一位新的男人〕將會擁有那件迦勒的披風,伴隨著全心全意,我們仍然會用所有這些被賜給了我,卻還沒被翻譯成希伯來文的神聖預言去接觸以色列。

他〔以斯拉〕本來可以在三年之內完成這些翻譯的工作,但他沒有完成。

他翻譯了一篇,然後他停了下來——甚至那篇預言翻譯是和他屬血緣的姐姐一起翻譯的,他姐姐甚至還沒說過「她已經把生命獻給了亞呼贖阿」,但是她,以斯瑞拉(Israela,意為以色列),打算幫助他。

我對她有一份愛,因為我憑信心相信,當時在她說她會做(翻譯)這件事時——這是他唯一的姐姐——我憑信心相信,她將來會在天國。因為她那麼做本身就是一個大神蹟!一個繁忙的職業女性——我已經對她有一份愛。

那就是現在我全部所要說的,就是我將請求在影片裡就只放一首情歌,來向你們表明這是一個多麼真實的男人。

這是我的——然而那將會上前來的新迦勒——你們看,〔以斯拉〕將不但必須要為假預言、假神及其相關的一切事而道歉,而且還要為他嚴重地傷害了那些信任他的屬靈孩子們而道歉。他要做一個私人的⋯⋯他也要一對一的〔道歉〕。我將會要求這事。

他不喜歡由一個女人來告訴他要去做什麼。好吧,那我有消息要給他(我知道他將會聽到這篇預言話語),還有那是經上說:「女人要護衛男人」(耶31:22[15])那就是我們所處的情形。

曾經在一篇〔現在列為待處理的〕預言裡單獨對他說的每一件事情——曾經有一個時期他是100%的〔討亞喜悅,為亞而活〕!

那是當撒但彰顯並把他拿下時的那一刻,他對我說:「以莉莎法,我不可能會被騙。」因為我當時在為他所參與並允許的事而斥責他。那件事的其中一部分是跟在那裡的女人們有關,我確實看到了變形者們,然後⋯⋯他不想聽這事。

他就生氣了,因為我甚至向他證明了這事。然後他就進入那裡,他說:「我要去關閉他們的第三隻眼。」當然,我無法看到這事,〔尤其沒有我在〕他應該不會做這事。

現在他反而〔被他們〕說服了「打開你的第三隻眼吧,『爸爸』。你就會像我們一樣看到各種異象。」他甚至都沒有意識到甚至——甚至那些都已不是女人。

她們是幻影,他卻願意把自己的靈魂扔掉。他願意把他對我的愛扔掉。他甚至都不知道是為什麼。

他知道「shema(謝瑪,你要聽,申命記6:4)[16]」「我,你們的神(出20:3,申5:7[17])」是獨一的主(申6:4,亞14:9[18])。他知道妥拉。「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神」(出20:3,23;申5:7[19])。我不喜歡那個〔被翻譯成〕「在我旁邊besides ME」的詞,因為我從未——它應該是「除了我之外but ME」,「我」就是亞哈威。當你們敬拜神聖三位一體真神時,你們就是在敬拜全部三位神格。

我真的要快速〔說出〕這個,那就是,我怎麼知道那事?因為亞呼贖阿告訴過我要教導,甚至是教導這事,這樣甚至是小孩都能明白。這個事工——你們知道……我沒有上過大學。

我是受天國的教育——那就是一位使徒,一位真正的使徒所接受的教育。我看見過聖天使。我也被亞呼贖阿拜訪過,甚至是面對面的,當祂跟我說話的時候,當我抓住祂的衣袍的時候。另一次,就是在另一篇預言裡〔第130篇預言〕,關於沙崙恩膏的玫瑰,玫瑰花香覆蓋了我。當祂坐在我的床的邊緣,祂在擁抱我——沙崙玫瑰的花香籠罩著我,因為那是亞呼贖阿的香氣,祂是沙崙的玫瑰。

噢,好吧,我必須加上有關雞蛋的那部分教導。所以,你會怎麼解釋那個「shema(謝瑪)」(你要聽,申命記6:4)?那句「我,你們的主是獨一的神」?你們怎樣解釋那句話呢?想想一個蛋。哪個部分才是蛋?是蛋殼嗎?是蛋白嗎?或者是蛋黃嗎?

當然,它們看起來都是不一樣的,但它們都是——它們都是蛋。一個完整的蛋分成三個部分——然而全部在一起才是一個蛋。

所以,這是我希望能夠分享給以色列的信息。就是像那樣簡單的事,這樣,當他們敬拜亞呼贖阿的時候,就不會認為他們違背了「shema(謝瑪)」(你要聽,申命記6:4)的這段經文。

還有詩篇91說:亞哈威會保護那些知道祂名字的人。他們已經讀過那經文。但他們卻使用這個毫無意義的稱呼「G-D」來代替「GOD(神)」,好吧,那當你說那個詞時,你會怎麼做——你要怎麼讀出那個詞呢?你當然應該要說「GOD(神)」。

當你知道真正的聖名時,那是有祝福和保護的。

那就在詩篇91裡「因為他知道我的名」(詩篇91:14)——還在透過我說出的諸多預言裡——阿爸亞哈威想讓祂的孩子們知道那個聖名。哪個孩子不知道自己父親的名字呢?

這是一個我要給以色列的信息,也是給所有會聽之人的信息。

當然,論到「耶穌基督」那名也是同樣——我是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的;在「耶穌基督」的名仍然有醫治、拯救、赦免、復活的大能,但在大災難時期敵基督將會使用這個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名字,所以你們需要——學習「亞呼贖阿(YAHUSHUA)」的聖名,但決不是「耶書阿」(Y-E-S-H-U-A)。你們看,甚至那些自稱為彌賽亞猶太教的人——甚至那些自稱為拉比的人都不明白這事:就是你不能將「亞(YAH)」的名,從亞呼贖阿(YAHUSHUA)的名裡拿掉,因為祂與父原為一!——當你們說「耶書阿」(Y-E-S-H-U-A)時,你就把彌賽亞——亞哈威唯一的獨生子——的神格除掉了!

這樣你們明白了!你們已經得到了今天給你們的講道,我本來沒有打算做這件事。我只是張開我的口,祂就充滿了我的口。我愛,我愛,我愛,我愛,我愛每一個製作這些視頻(斥責假預言)的人。就像我說過的,只有這個事工做了這事〔揭露2019年逾越節的假預言〕!

當我意識到這事時,我說:「其他人在哪裡呢?!為什麼這裡只有我一個人的聲音來大聲發言反對這個逾越節的假預言?設定了日期的?」

我自己的丈夫在說的!

你們知道,你們知道這事有多麼,多麼難嗎?!我是說,我從未——即使我曾經跟他有過意見分歧(那是在一些教義上),我也從未對他提高過嗓門,除非是在預言裡被賜給他的私人信息,但是——現在我必須在全世界面前斥責他。

人們,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嘿,我首先是嫁給了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我會總是在順服任何人之前,先順服祂。那剛好就像我現在在做的〔警告假預言〕。我召集了屬於聖靈全能風事工的會眾。

如果沒有其他人打算做這件事的話,我們最好來這麼做,並大聲說出來。〔聖靈全能風的會眾們〕——他們都來援救我了。我的生日並不是一個——像我想象中的那樣因為沒有丈夫在我身邊而——哀傷的時刻。不是那樣的!〔笑聲〕

我們有數個小時值得珍藏的「生日快樂」的影片。其中一個「生日派對進行時」的視頻就長達兩小時,你們可以在我的頻道上看到另外一個視頻還在製作中。神聖三位一體真神說過,我們要持續慶祝三十天是因為這是祂們的工作。而跟我的生日無關(這只是碰巧被選擇在我的生日那一天),這事工所關乎的全部就是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

是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膏將這個事工跟其他事工分別出來。這真的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事工,我必須承認。我的生命也跟其他人的生命截然不同,我為這恩膏受了很多的苦,至於那些只是過來看看,像他〔以斯拉〕一樣,只是以為他能夠偷竊每一樣東西的人。

這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是〔在他裡面的〕迦勒會做的事——撒但才是那個來行偷竊、殺害和毀滅之事的(約10:10[20]),但牠必須利用人類來做這些事。所以,我只是想讓大家放心:如果這個迦勒從這個以斯拉裡面出來——我身體的一部分把我的手舉起,就像在喊「噢,天父,停下來」一樣——我必須查驗從他口中說出來的每一句話。

我告訴過以斯拉很多次「信任是贏得的!」他還要經歷更多的考驗!因為我要確保那些惡魔/邪靈再也不在那裡了,這樣你將不會看見——你們可以看見我們的臉在一起,我讚美亞呼贖阿,你將會這麼做,當你這麼做時,你們將會看到一個全新的被救贖的迦勒在那裡,他不但會比從前更愛神聖三位一體真神,而且他也會愛我,他也會愛聖靈全能風事工的會眾。

你們知道,我想感謝每一位在為他禱告,會歡迎他回來的人。

你們知道,我在網站上張貼了一則信息,呼召迦勒前來,就像亞呼贖阿告訴我去做的那樣。祂沒有告訴我這件事會以什麼樣的方式進展下去。我不知道。先知是透過磨砂玻璃觀看,尤其是在臨到自己生命中要發生的事上並且沒人能給我發預言告訴我這件事會以什麼方式來進行的時候。我不知道。你們知道,現在看來,這件事是一個大秘密。

所以,我只知道這些。如果亞確實要興起其他的人,好吧,祂不會動了善工卻不去完成它(腓1:6[21])。這是經文。所以,亞呼贖阿祝福你們。

我愛所有那些被如阿克.哈.古德西充滿,並行在亞呼贖阿的愛裡的人。

如果你不知道誰是亞呼贖阿,你又想要得救,你想要知道你是否會去天國,請聯絡我們——或者如果有某個男人是在以色列出生,並且你是一個彌賽亞猶太人,你認為自己符合我在首頁上所列出的所有條件,我在首頁上已請求你發送自己的視頻。

(我不知道天父要做什麼,我只知道這些。)

只要點擊〔聯絡我們〕,給我發送一個你為我禱告的視頻,或者是你為這事工禱告的視頻,我也請求你用聖方言禱告。如果你正在觀看這個視頻,然後你想錄製一個視頻,你想要你的視頻成為我們現在製作視頻的一部分,那個影片只會將榮耀歸給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當然,還有寶貴的如阿克.哈.古德西甜美的聖靈,因為這是祂們的事工。

我已經在全世界面前證明了此事,因為我已把他〔以斯拉〕的頭像從網站上拿了下來,並把亞呼贖阿的頭像放在我的旁邊。真理是:對於這個事工,我需要一位男性平衡。而我知道這事。我以前並不知道這一點,直到〔以斯拉〕來到我的生命裡。

我知道:儘管我是一個猶太人(我出生在以色列境外),我需要「猶大(Judah)」來與「以法蓮」聯合在一起。我還有很短的時間能夠去接觸以色列,來把亞呼贖阿的見證帶給他們。我需要有一個在以色列出生並長大的男人來做這事。我需要有那樣一個男人能夠幫助擔負一些我在這事工的重擔。這是一個用50多種不同語言來服事的國際性事工。

我們有一本本來應該已經發行的新修訂的書《聖靈|如阿克.哈.古德西的奧祕》,他的見證是在那本書裡,讚美亞呼贖阿這本書再三被延遲發行,因為——我那時不會知道我現在要怎麼辦才好,如果他的名字在那些書裡的話。

不!那位真正的迦勒將會有一個見證,那將會是一個與眾不同的見證,我會把他的見證放在那裡。不管它是不是——以斯拉將會有一個怎樣的見證啊!不只是在亞呼贖阿面前所作的一個將榮耀歸給祂的見證,當他從諸多惡魔那裡被釋放得自由時,他自己將會有一個怎樣的見證啊!

甚至包括一個我們彼此會有〔比從前〕更大的愛的見證!

所以,我再次祈求祝福臨到所有那些真正敬拜亞呼贖阿的人,並感謝你們聽我說話。感謝你們觀看我的頻道〔YAHSladyinred〕。感謝你們訂閱。感謝你們點讚。感謝你們分享我們的預言和我的視頻。

亞呼贖阿祝福你們,如果我們不能在地球相遇,我們會在天國相遇。

只要記住:天國是一條窄路——通往天國的是一條窄路。通往地獄的是一條寬闊的路。更多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造物主——我們的亞哈威,亞呼贖阿和如阿克.哈.古德西——所創造的人將會下地獄。那真的是悲哀。好吧,這個世界不是我的家,任何一個屬於亞呼贖阿的人都應該知道這點,我們只是經過這裡,直到我們完成亞呼贖阿告訴我們要去做的工作。

然後,我們就可以回家了,無論是作為新娘,還是作為賓客——只有二十八萬八千人(288,000)是新娘,就是啟示錄14章和啟示錄7章裡的新娘(那是另外一個賜給我的啟示,你們不會聽到任何人在傳講這事,除非他們已經從聖靈全能風事工裡學到了這事,那是從我這裡學到的。)

如果你們想知道得更多,只要在AmightyWind.com的網站首頁上點擊「聯絡我們〔網頁〕」,我期待你們也在賓客聯絡簿上留言。如果這個事工對你是一個祝福,亞呼贖阿祝福你,就像我說過的。

現在願你平安,再見。

* * * * * * *

第144篇預言開始

2019年3月30日

以莉莎法:〔 聖方言⋯〕

噢,你這個邪惡,邪惡,邪惡,邪惡,邪惡,邪惡的男人啊!你自稱為「來自以色列的先知以斯拉」!〔 聖方言…〕

噢,你必會收割這一天 !你將會哭泣!你將會為你出生的那天而哭泣!你必收割你現在所播種的,當你藉著這個假預言用恐懼操縱人們,當你說了:〔「在這個逾越節」〕——在2019年4月19日,除酵節的第一天/逾越節(這甚至都還沒開始數算除酵日,除酵節,所以你們甚至都沒有那麼多天了)——你說得很明確,你發了假預言說:〔「在這個逾越節」〕在2019年4月19日,「記住:我,『來自以色列的先知以斯拉』警告了你們。」

所以,你與你所說過的話脫不了干係。反之,我有這位「新以利亞呼」,她的本名是以利亞,但我使用她的希伯來文名字。因為她是一個猶太人,她並不以此為恥。

以莉莎法.以利亞呼,她會帶著你以及其他在那裡圍繞著你的假先知們——妳,那個叫克里斯蒂娜/底波拉的,妳竟敢玷污「底波拉」這個名字!妳竟敢!還有那個叫聖雅的人!——就是互聯網上亞洲會眾所知道的莉莉!妳就是那個人,還有塔蒂阿娜. 卡梅隆(Tatiana Cameron)——那是妳的名字嗎?那威廉姆斯這個姓氏又是怎麼回事? 妳們不覺得羞恥嗎? 因為就是妳們一直在推,推,推,把他(以斯拉)推進了這個假預言裡!

沒有人需要害怕! 我,阿爸亞哈威現在透過我的泥土器皿、我的代言人說出話語。我在這個互聯網上使用她,很快就有25年了。我生出了這個事工,來高舉我唯一的獨生子亞呼贖阿的聖名,把所有的男人和女人、男孩和女孩都吸引過來,去知曉唯一的彌賽亞亞呼贖阿的見證!

而妳們竟敢嘲笑她!? 妳們竟敢偽造,甚至剽竊諸預言的部分內容?但是,〔當她(以莉莎法)在1998年6月被賜予一則肉耳可聽的預言話語時〕,當她說「將來會有6天的黑暗,到第7天,亞呼贖阿就會來臨」時,她並沒有給出一個日期。

哦,小不點們,你們不必害怕。我給那個稱為「以色列的先知以斯拉」的人設置了一個陷阱!

我設置了陷阱! 所以,妳以莉莎法——就在他過去曾滿懷愛意對妳說「牽著我的手,我們將一起攀登這座山峰。」的地方,那時他真的很愛你。那是在他裡面的迦勒,正如妳所發現的那樣,在希伯來文,它的意思是「全心全意」。 他確實曾經「全心全意」地給了妳那份愛,但我告訴妳這事:那個迦勒曾經全心全意地愛我〔亞呼贖阿〕。當他毫無保留地來到我亞呼贖阿這裡的時候,他把一切都放在了十字架腳下,他甚至都沒有懷疑過,儘管他認為他的罪極其深重,然而他有信心相信我會饒恕他。

他全部想要的就是我。哦,現在發生了多大的變化!

當他拒絕了妳以莉莎法時,他也同樣拒絕了我!現在他發了假預言說在2019年4月19日——因為他如此嫉妒妳!——因為他嫉妒你一直都是先知。有人〔對他〕說:「你(以斯拉)稱自己為先知,但你的預言在哪裡呢?」因此他(以斯拉)等不及了。

他不滿足於只是攪動妳裡面的預言恩賜。因此,他必須趕緊公開露面,他必須給出這個假預言——但人們不必害怕,當他說:「三天三夜的黑暗將在2019年4月19日逾越節來臨時,『要遮住你們的窗戶!』」因他甚至剽竊了當我警告妳(以莉莎法)關於殭屍時的那篇預言的一部分。

那篇預言〔21〕是在1997年被說出,並發出了警告(那是很久以前的一篇警告預言)。當血月和那篇預言〔125〕出來時,我警告過要「遮住窗戶」,所以他們只是複制了他們已經聽過的事罷了。

因此,他說:「在2019年4月19日,逾越節的時候,『要遮蓋你的窗戶』。 要〔記得〕發生在摩西身上的事。」再一次的,因為我說過,他(以斯拉)曾經一度,有過——『像古時摩西一樣的靈』。

這並不意味著他就是摩西!這並不是說他就是摩西!但他從字面上理解這一點並發出了那個警告,說:「當『三天三夜的黑暗』即將來臨,你不能打開門,哪怕是你們認為是你所認識的人,也不要打開門。」

(再一次,從那篇關於殭屍的預言中偷取了訊息(第21篇預言《準備好接受震撼!加百列已經吹響了他的號角!》))。

然後他同時還說:「無底坑將要打開。」他稱之為通往地獄的『門戶』,還說「惡魔將從地球裡〔被大量釋放〕出來——牠們將包圍整個世界,『噢,將會有那麼多的人死亡』,所以要確保你『有足夠的食物和水』,因為至少三天三夜的黑暗,這將是一個與眾不同的黑暗。

是的,其他人在整個——互聯網上都在預言三天三夜的黑暗,但到目前為止,他們並沒有注明日期。

噢,以斯拉,你踏入了我的陷阱! 非常容易,非常容易,非常容易!我,亞哈威給你——你這個自大狂——設置了一個陷阱!因為你等不及真正的預言出現,因為嫉妒和貪求/覬覦!當你的第三隻眼睛被打開時,撒旦用一篇假預言充滿你,來愚弄你!

你還警告說「黑暗甚至可以持續七天七夜,所以要確保你有足夠的食物,水和藥物!」一個假先知!

邪惡! 邪惡! 邪惡! 邪惡! 邪惡! 你和巴力的假先知沒有什麼不同!你和所有圍繞在你身邊的那些「人」! 那些自稱為「參孫,底波拉,哈拿,拿但業,巴特艾勒」的——杰森懼怕,但他不會告訴其他人。 他知道這是錯的,但他不會告訴其他人,但我全部的忿怒臨到了他!他的心因恐懼而怦怦直跳,甚至現在都使他心力衰竭。他曾經相信「亞高於一切」,「亞呼贖阿高於一切」,而現在他教了更多來自地獄的謊言!

噢,你這個邪惡,邪惡的男人,伊瑞茲.尤塔姆!我叫你出來!我亞哈威叫你出來!我對你非常憤怒,我在使用你的本名!我叫你出來!

你不屬於「以斯拉」這名!這就是我給了以莉莎法〔要叫你〕的名字,她甚至不知道為什麼她要叫當時還是伊瑞茲的人為「以斯拉」 —— 直到她發現在希伯來文〔以斯拉的意思是〕 :「亞的幫手」 。但你不再是我的幫手了! 你是撒旦的幫手!

而你現在就只差——一個腳趾,就一個腳趾的距離,你就會越過那條無法回轉的褻瀆線!因為你現在教導「第四個神格」(Quad,垮的)!你竟敢教導「四位一體(Quad,垮的)」,不再教導神聖三位一體了?!!!

「尤瑞壓 (URIYA)」〔尿素 UREA/OUREA〕!你竟膽敢玷污我的聖名——亞?因為我告訴過以莉莎法要在舍金娜(SHEKINAH)的名字裡加上一個字母「Y」(舍金亞(SHKHINYAH),在伊媽亞( IMMAYAH)的聖名裡也帶有「Y」!

你甚至膽敢玷污「伊媽亞」的聖名!你甚至膽敢玷污「亞哈威」和「亞呼贖阿」的聖名!那是她教導過你的!?

而我對底波拉(克里斯蒂娜)說話!我對聖雅,那自稱是「哈拿」(莉莉)的說話 !我對巴特艾勒(塔蒂阿那)說話!我是如此如此的憤怒!

噢,以斯拉!那個曾經是我幫手的人,這是你的創造者,我亞哈威!我詛咒你的血!!那本來會一次性取走你性命的——而以莉莎法一次又一次的為你代禱!

你不再會得到更多她為你的代禱了!除了一個禱告,那就是祈求你會悔改,會回到亞呼贖阿身邊,讓你裡面的迦勒,就是曾經在那裡的——在每一張照片中,在每一首情歌裡——大家都可以看到,因為你們的頭像甚至被放進了同一張照片裡!恩膏在那裡!甚至你們的聲音也在一起!

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膏就在那裡!我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的愛也在那裡!那時候,你是敬拜我的!在真理中、在公義中!他們可以看到你整個臉上煥發榮光!

她並不以你的臉挨著她的臉而感到羞恥!她想要這種平衡!她不想再次獨自一人!我把你們放在一個婚姻裡!我用我的帶印的戒指簽署並封印了這婚約!是跟亞呼贖阿和伊媽亞,甜美的如阿克.哈.古德西一起簽署封印的!

我賜給了她那個KETUBAH〔可圖巴,猶太婚姻契約書〕的開放異象,一份天國的KETUBAH(可圖巴)已完成了!

她看見那封婚約信紙被放進了一個鑲著珠寶的信封裡。那是一個樣式很古老的信封。

噢,看看,發生了什麼事!自從2018年12月3日以來,你拒絕跟她說話!因為她把你叫了出來!她對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YDS代禱勇士們)說:「請幫助我!」消息來回傳遞!

她不知道你怎麼會變得如此憤怒。當妳〔以莉莎法〕發現了發生在那個婚戒上的事——他〔以斯拉〕所戴的婚戒——也是持戒使者的戒指,但現在再也不是了!

我曾對你說過的每一件事,伊瑞茲——因為我把「以斯拉」這名從你身上剝除了——我把在每一篇預言裡論到你的一切事都剝除了!我都收回!

我,主亞哈威賜予;我,主亞哈威也拿走!這完全取決於你有多順服!這個事工甚至還在沙夫幼特節慶祝〔這件事〕!我已經命令過要慶祝七天,當時你成為了那個協同領導者,以莉莎法的恩膏的另一半,但現在不再是了!

我已經命令要把那篇預言封印上!「不再適用了!不再適用〔於以斯拉〕了!」——因為這個男人不再是領導團隊成員!「協同領導」對你來說不夠好,是嗎?

我們是「協同創造者」!阿爸亞哈威——我,阿爸亞哈威和我唯一的獨生子,你的唯一彌賽亞,全能的主神,一位協同創造者,亞呼贖阿與伊媽亞,如阿克.哈.古德西!協同創造者!我們三位是協同創造者!共同創造了這個世界,但對你來說,被稱為「協同領導」還不夠好。

當以莉莎法一而再、再三地說「這個事工除了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以外,沒有任何的頭/總領導」時,你就想把我們從寶座上踢下來。

投降吧!投降吧!因為你已經收割了我阿爸亞哈威的憤怒!我與亞呼贖阿和伊媽亞都是創造者!

我看見你正在做什麼!我「自有永有」沒有眼瞎,我沒有耳聾!

你正在教卡巴拉!你在她背後教最邪惡的巫術形式!你嘴巴上說你是多麽的愛她,但在2018年的最後三個月內,她知道你的愛漸漸遠去!

她不知道為什麼!在2018年的夏天,你把你的觀假異象者們聚集在一起,讓你可以被高舉成一個「神」並被崇拜,你說:「用你們的異象與異夢餵養我!」

你不想再聽到任何預言,即便我——只是在你們兩個人之間——已經〔對以莉莎法〕說出了超過一千篇預言,並且從來沒有一篇預言被證明是假的!反而你會看到這些事就在你眼前發生!

你是一個術士! 你是一個魔法師! 你認為你可以憑自己的力量把這〔3天的黑暗〕帶來,透過你自己的禁食禱告,透過所有那些圍繞著你的人你告訴他們也要禁食挨餓!這甚至都不是但以理式的禁食!

你與那些「erev rav」(ערב רב,以瑞孚—拉夫,閒雜人的希伯來文)(出12:37;民11:4[22])沒什麼兩樣,對於那些不知道什麼是「erev rav」(閒雜人)的人,古時的摩西不僅僅是把以色列的子民們帶出來——是的,他們也把那些原來是異教徒,但轉成了猶太教的人一起帶了出來,但他還把那些混居在被數點之人中的人也帶出來了:就是那些對建造金牛犢、獻祭、甚至是獻血祭而負有責任的人!為這些事負上責任的就是那些魔法師和術士!

而我,亞哈威說,「不要帶術士!不要帶魔法師出埃及!」

他們就是被稱為「閒雜人」,希伯來文是「erev rav」(ערב רב,以瑞孚—拉夫)!拼寫是「E-R-E-V R-A-V」! 它在民數記中! 它在《妥拉》中!

你!你!你!你這個邪惡!邪惡!邪惡!!!!!!邪惡!邪惡!邪惡的男人!

我給了你一切!我賜給了你一個才德的妻子!聖潔、充滿與眾不同的恩膏!謙卑!跟你截然相反!沒有傲慢自大,沒有驕傲!我給了你一切!我賜給了你我唯一的獨生子!

亞呼贖阿!祂為了你甚至流出祂的寶血!為你傾倒出祂的寶血!祂死去,並在第三天復活,並承諾你也會在天國裡!祂(亞呼贖阿)在這地球上行走了40天之後,就去為你預備一個地方!就算只是為了你一個人,祂也會這樣做!

你知道這一切!

當你最初來到這個事工時,你是一個極大的祝福!我差遣了你到她(以莉莎法)那裡!在一個經歷十四年——其中的七年根本沒有任何親密關係——的婚姻之後!他(無名者)甚至憎恨她(以莉莎法)的臉!他(無名者)說他「甚至不能看著她的臉,因為她的臉太聖潔!」

我說的是那個叫「保羅」的,他現在已經是被棄者!他在事奉撒但!

而你(以斯拉),在2016年3月7日,那個第十四週年紀念日那天出現在那裡——我把你帶到能夠和她第一次交談的地方,並帶給她好消息說,那些寄給你的書,是讓你能夠像約翰尼蘋果籽(Johnny Appleseed[23])一樣把這本書,就是《如阿克.哈.古德西|聖靈的奧秘》傳遍以色列,我使用這本書來告訴人們關於「誰是如阿克.哈.古德西」的真理!

因為我賜給了她那個甚至沒有任何〔其他〕猶太人會說出來的啟示!我使用她,但她並不是〔象徵著〕來自於猶大支派。她是在以色列境外出生的,雖然她是一個猶太人——但她是〔象徵著〕以法蓮支派。那是指每一個不是出生在以色列的人——我把你帶到了她身邊!

而當時你說——就在她認為一切都結束了的時候,因為那個被棄者剛剛走出了家門——你說,「舊的出去,新的才會來到!」

是的!是的!是的!

我那時稱你為「迦勒」!就像在她的夢裡的那樣,你願意放棄一切!迦勒願意放棄一切!甚至可以為了以色列的改善——去傳揚亞呼贖阿之見證的好消息、亞呼贖阿的福音,把人們帶到十字架的腳前,讓他們的罪能得赦免——而願意被監禁!

而你!你!你!邪惡!邪惡!邪惡的男人!你甚至不會歸向亞呼贖阿!

你傳講它,你在那篇假預言裡傳講它。你警告人們說「你們該怎麼辦?——在2019年4月逾越節,當三天三夜的黑暗開始啟動,地獄的入口打開,地獄的無底坑打開時——你們該怎麼辦?你們最好來到亞呼贖阿那裡。 你們最好請求祂赦免你的罪。」

噢,你這個〔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的邪靈!我詛咒你的血!我亞哈威詛咒你的血!我在哪裡拯救了你的血,我在哪裡保護了你的生命,我就在哪裡詛咒你的血!

而那詛咒會被移除的唯一個方法是,當我告訴以莉莎法時,因為〔那是〕她所預言過的,只有她能說出來,並再次為你祈求憐憫。我詛咒你的血!

現在,我也對你們這樣說,因為你膽敢,膽敢——使用亞呼贖阿聖名只為了讓它看起來像是她(以莉莎法)寫的——因為你並沒有在這個事工裡傳講過亞呼贖阿的聖名!

甚至是她請求了你去用希伯來語說出那個希伯來文救贖禱告,但那個禱告是我在大約二十五年前,從這個事工出生的時候,就賜給了她的。

你讀了那個禱告,有超過三十萬人(300,000)觀看了那個〔希伯來文救贖禱告的〕視頻,有一百多個人點讚,但視頻是放在那個頻道裡——不是嗎,以斯拉?不是嗎,伊瑞茲?不是嗎,伊瑞茲尤塔姆?——那個你暗殺了的頻道(yahdladynred,亞斯雷迪恩瑞德)!

人們不知道,不是嗎?我將要說一個秘密!我要向全世界吶喊你都變成了什麼樣的人!

對你來說,離開你的妻子還不夠狠。

還不夠狠,因為你瞧,甚至當她在睡覺時,你走到她身旁,你說「我不想要妳作為一個妻子的愛,我想要的是妳作為一個妻子的崇拜!」

所以,你去到那些崇拜你的人那裡,當以莉莎法就警告說:「以斯拉,他們正嘗試把你當作一個金牛犢來崇拜。你必須阻止這事!他們正設法攀比彼此的異象,那些異象是假的!你必須阻止這事!」

底波拉,克里斯蒂娜(CHRISTINA)!妳玷污了基督(CHRIST)的名,但那是妳出生的名字。噢,妳這個從地獄來的剛瑟!妳是個墮落天使!

伊瑞茲,你甚至都沒有意識到你都做了些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曾經是安全的,你曾經是安心的,一切所需用的都提供給了你!但你不想謙卑自己!

你不想來到你妻子身邊,她掌管著財務——因為她在小事上忠心,所以我將大事交給她來管理!

你以為我會信任你來管理這個事工的錢嗎?我知道你的心!我知道你心生嫉妒!因為你一次又一次的收到了斥責預言。特別是在2018年的最後三個月期間!但實際上是在2018年的夏天就開始了,不是嗎? 我警告了你,我再警告了你,我又警告了你!

但是以莉莎法並不明白她正說出並警告的話語——那正是你想要的!那慾望越來越強烈,當你對她說:「以莉莎法,撒拉稱她的丈夫為『主』。她稱亞伯拉罕為『主』。你可以稱我為 『主』」 。

以莉莎法斥責了你!她說:「我有且只有一位全能主神!你不是亞哈威!你不是亞呼贖阿!我不會稱你為『主』」!

那還不夠,你還在一個聖節期裡召聚其他在世界各地屬靈孩子們聚會的時候,你再次把這個話題帶到每個人的面前!再一次的,她不得不斥責你說:「以斯拉,我們已經談論過這個話題,我不會稱你為『主』。」

你不是在開玩笑。你不是在跟你身邊的人開玩笑。你心裡確實是這樣想的,而現在這個想法被證實了。現在人們將會知道為什麼你在聖靈全能風事工裡沉默了。

這不僅僅只是拒絕作為協同領導者而已,而是要求作為頭/總領導,還要把我們神聖三位一體真神從我們的寶座上敲下來,不是嗎,伊瑞茲?

在 12月17日(2018年),你威脅她(以莉莎法),要求給你一大筆錢。

當你〔在幾年前,初次〕去到她那裡時,你要求了要2000美金。「這是以莉莎法讓我能加入這個事工需要支付給我的費用,每個月2000美金,再加上我所有其他費用。」

但你不會好好計算每一分錢!不會計算每分錢。

當她(以莉莎法)嘗試問你:「你要這筆錢用來做什麼?」時,你就惱羞成怒,然而你只是輕浮地把它扔了。是的,是有一些費用,但那不包括你的房租,不是嗎?

這一切事是發生在你們結婚之前。她說:「但是沒有一個人從這個事工拿薪水,甚至我也沒有拿過薪水。凡收到的錢,除了我們的生活費用,其他都返回到事工裡去了。」

當你一直試圖從她那裡榨取越來越多的錢時,她每次都會說:「我不知道我是否能給你這個,我不知道我是否能給你那個,我必須要把這件事放在禱告裡。費用太龐大了。」

你就嘲諷她,你就說:「不要說自己有所缺乏,要說自己是富足的,不要擔心給我那些錢。」

哦,你這個貪婪,貪婪,貪婪,邪惡的男人!哦,你是怎樣地用「愛」這個字來操縱了她(以莉莎法)。

甚至你買了〔所謂的〕「盟約戒指」!當你把它們給了你「特別」的屬靈孩子們——而她(以莉莎法)甚至都不知道——他們不是在與我亞呼贖阿或者與我亞哈威立約!他們是在和你立約!這只是你給的禮物,雖然這是從事工的資金出的錢。

我受夠了!

在(2018年)12月17日,當你威脅她時,而你說(這只是通過一個短消息,因為你從(2018年)12月3日,當她發現你在光明節的第二天把每個人聚在一起之後,就沒說過一句話,因為光明節的第一天她被邀請了,而在場所有人都聽見了我亞哈威說出了〔第16篇預言〕「不要緘默我的先知!」的一個新版本話語。)

甚至在那個聚會之前,她(以莉莎法)看著你的臉,與格蕾絲和凱瑟琳亞一起,她們都同意說「先不要去那裡」,因為你在一個聊天室裡聚會。

而她為她在你臉上所看到的而感到擔憂,她說「親愛的,我不知道你出了什麼問題,但我請你不要去那裡。 你臉色不太好。」

而你說「我怎麼了!?」

她對你說,害怕中(因為你有一種恐嚇她的方法,甚至用你的沉默,你這個自戀者!你是個自戀者!是的,你甚至用你的沉默來管轄她!而這在(2018年)12月3日就這樣結束了。)——她說,「親愛的,不要去那裡,因為我在你臉上沒有看到一點光芒,在你眼裡沒有一點光,只有黑暗。」

她在嘗試著覆蓋你,並溫柔地問你「在屬靈領域中,有什麼事發生嗎?」

而你嘲笑她,你說「所以我的臉上沒有任何光,我的眼睛裡沒有光,那又怎麼樣?!」

格蕾絲和凱瑟琳亞同意她的話——你確實有點不對勁!她為你的健康非常擔憂,她說,「我覺得你應該要回到床上休息。不要讓他們看見你這樣!」

但他(以斯拉)不聽,他還是去了那裡。甚至妳的女兒格蕾(GRY)也看見了,他一半的臉整個都黑了——這是在讀(預言話語)期間,當我透過妳(以莉莎法)閱讀,並透過妳說出了一個新版本的預言第16篇「不要緘默我的先知」,因為我亞哈威正透過妳在說話,然而他把他的臉藏起來避開妳,他離開了攝像頭,這樣妳就再看不到他了,但是其他人看到了他。

在聚會之後,格蕾,就像妳所說的一樣——因為妳可以感受到在那裡圍繞著他(以斯拉)的人都發生了某種變化,他們現在都如此、如此充滿了假預言!

他們當中沒有一個,沒有任何一個人被呼召去說預言!而他(以斯拉)——甚至都沒有預言的恩賜——在那裡,他按手,呼喚那個預言恩賜出來! 當然,那都將是假預言!

但是格蕾已經看見了。她看到蜂蜜——在她的手上出現了蜂蜜。那是預言〔第16篇,不要緘默我的先知!〕的甜蜜——蜂蜜也在她的手機上,當她透過攝像頭在觀看著聚會時,她一直在聆聽預言。

她說,「鳴警使女媽媽,我的手上就像是有種蜂蜜把我和手機黏住了一樣。」

我的話語不是說了嗎,在啟示錄裡(啟10:10[24]),當先知(約翰)說出預言性話語,他吃了那書卷——那就是她(以莉莎法)在每一篇預言上所做的事——在屬靈領域裡,我餵給她一個書卷,對那些接受真理的人來說,有如蜂蜜般的甜蜜,但對那些拒絕的人或是被它所冒犯的人來說,它在胃裡是苦澀的。但她 (格蕾)把預言話語當作是甜美的話語。

這對她(格蕾)來說是一種祝福,也是對其他人的一種祝福——而我不是在對那些以斯拉稱為他特別的屬靈孩子們說話,他們現在什麼都不是,就只是墮落天使!墮落天使!

他(以斯拉)恨那篇預言,當我阿爸亞哈威在透過她(以莉莎法)說出這些話語時,並增加一些話語讓他清清楚楚地聽見「不要緘默我的先知以莉莎法!今晚你一直在緘默我的先知!而我不會再容忍了!她只會去呼喊地更大聲!」

現在她就是在更大聲的呼喊!

你(以斯拉)還讓他們(墮落天使)禁食!你在她(以莉莎法)睡覺的時候來到她身邊,在屬靈領域裡,你對她說話,並讓她知道,「在2019年4月19日的逾夜節,會有事情發生,因為『我們』會讓它成就。」

透過你的秘術力量嗎?!你這個術士!你這個魔法師!

你這個閒雜人的邪靈!你跟他們沒有任何區別!我警告了摩西!我警告了摩西!我警告了古時的摩西!「不要帶術士!不要帶魔法師跟你一起出埃及!」

但他(古時的摩西)試著告訴我,「我會帶上那些為邪惡的人一起走,並且我將向祢表明我能把他們轉變成為好的,然後他們就會敬拜祢的聖名!」

但他們(閒雜人)就是建造金牛犢的那些人!他們就是圍繞在那金牛犢周圍——開始獻祭以及最敗壞的性儀式,而亞倫看著他們。因為他寡不敵眾,他充滿著恐懼,甚至不敢說一句話。他說,「誰會聽呢?」

這些全部都在妥拉裡。這些邪靈/惡魔都是你有的,你這個自稱「以色列的先知以斯拉」。

在(2018年)12月17日,因為她(以莉莎法)不會給你錢因你拒絕跟她說話——她說「直到你到我這裡,我們一起禱告之前,我不會給你更多錢了。」

但你不會這麼做,不是嗎?你反而回覆她,你威脅她,你說:「掌管伺服器的是你,而不是她。掌控網站管理員的是你,而不是她。」

而她只能在你的同意下才能與網絡管理員們說話。你覺得他們都在你的完全掌控下。

所以他說「我會在網站上張貼一個緊急公告說『為以斯拉捐款』,我會讓妳(以莉莎法)難堪,而我會得到更多更多更多,所以妳最好給我錢。」

她說「你是在勒索我嗎?因為這是前任,被棄者,所做過的事情!他(無名者)要錢,而他也拿走了!」

他(以斯拉)沒有回應,他只是索要更多錢。

噢噢噢,但我有個計劃!我亞哈威有個計劃!他並不知道這一點,但妳(以莉莎法)就在那裡!他不知道其中一位網站管理員與妳在電話上,妳聽見了他(以斯拉)所計劃的一切,要偷走在互聯網上已作的25年的工!要偷走整個事工,要拿走伺服器!還要把網站管理員帶走,這樣她(以莉莎法)就永遠都不能夠再出聲了——並讓她以為——因為她知道你已經在掌控了。你已經改變了那麼多的事情,所以她不得不認為你只是為這個事工在盡全力。

畢竟,你是她的丈夫。你曾是「協同領導」。噢,但我亞哈威有個計劃!哈利路亞!我有個計劃!

妳只要歡喜,以莉莎法,我有個計劃!再一次的,我有個計劃!

因為如果這個男人拒絕成為那個敬拜我的迦勒——用真理、公義以及純潔的心敬拜,並用純潔、公義的心敬拜亞呼贖阿和伊媽亞(只有透過亞呼贖阿的聖名與寶血,這是讓這事能發生的唯一方法!)——我會為妳興起另一個會成為迦勒的人!

他將會在以色列出生並長大!他會成為來加入妳以法蓮的猶大支派!而你們將會接觸以色列!你們將會完成每一個你們被呼召要完成的事!他將會甚至取代妳心中那個空虛之處——現在妳在為那個丈夫的愛(為我曾把他(以斯拉)帶到了妳身邊)憂傷、哀悼——.這樣妳將不會感到心痛。

當前任(無名者)離開時,被棄者——甚至在2015年的12月,他設法用火和煙去奪走妳的性命!妳沒有告訴任何人。他(無名者)有個耶洗別的邪靈,他「必須殺了以利亞呼」!

你(以斯拉)現在正是這個樣子!你這個自稱「以色列的先知以斯拉」!你有著耶洗別的邪靈!現在你想殺害她!你甚至還想殺害這個事工!你想偷走它!

噢,但她拿回了,不是嗎?噢,是的,她拿回了!甚至在你得知發生了什麼之前!你不知曉一切,我已經有了一個計劃!

你竟膽敢!!!!當你自己知道我已經在預言裡說了一次又一次,就在〔每一篇預言的〕前面——預言第105篇〔的摘錄〕——我已命令了她(以莉莎法)去說出這個事工到底是從誰誕生的!如果這個事工有任何事是靠她自己力量的話,那它會怎樣地在很久以前就失敗了!

因為她無法承受逼迫!但在保護著她的是如阿克.哈.古德西的恩膏!在保護著她的是我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甚至天使長米迦勒自己都向她顯現!而加百列則是那位帶來那個要被賜給她的名字「YAHUSHUA’S demon stompers(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的天使!

有多少人能說:他們玩著天使長米迦勒的翅膀,就像它懸掛在她床邊時〔她所做過的那樣〕呢?!有多少人能說:他們看見了他(天使長米迦勒)進入餐廳——所有這些見證都張貼在了那個網站裡——他充滿著愛看著她,旁邊其他人注意到了,那個被棄者前夫注意到了。

有多少人有那種見證——能說我亞呼贖阿許多次向她(以莉莎法)顯現呢?

他(以斯拉)都忘了所有這些事!噢,但是報復〔一種邪靈〕就來到他身上,當她(以莉莎法)發現了他(以斯拉)對他戴的那枚婚戒所做之事的時候,他正在用那枚戒指加入到他正施行的那個儀式中!那是卡巴拉!

她不知道——這是將在(2018年)光明節的第二天要發生的事,她沒有被邀請——當她在等待像去年一樣和她丈夫一起點亮光明節燈台時。她不知道他(以斯拉)已經計劃了要報復她,因為〔第16篇預言〕「不要緘默我的先知」,因為她告訴他「在屬靈上,他看起來不是很好」。

所以,他讓他們聚成一個圈。 他把椅子放在中間,讓他們坐在上面。我正在對他「特別的」墮落天使孩子們說話。他們再也不是人類了!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在他(以斯拉)面前變形,但是,以莉莎法,妳以為他會在乎嗎?

每一次妳說「看看那個自稱『底波拉』而我叫她克里斯蒂娜的人正在變形。」

她是個 「岡瑟」,好嗎!而妳(以莉莎法)必會在一個影片裡把這個顯明給所有人看!

因為他(以斯拉)知道她在變形!你們可以實實在在的看到那雙眼睛,一個大眼睛,你們甚至可以看到〔在她前額上的〕那張嘴在蠕動,而那雙眼睛在從左到右轉動。

妳警告了他們「千萬不要打開第三隻眼!」甚至現在,他(以斯拉)的(第三隻眼)也打開了!他想要(第三隻眼)!所以,當妳在那裡警告關於巫術和變形時,妳覺得那會令他害怕嗎?妳覺得他會在意嗎?

再一次的,那是閒雜人的邪靈!術士的邪靈!魔法師的邪靈!卡巴拉者的邪靈!

至於什麼是卡巴拉?那是我們所稱為巫術中最邪惡的形式,妳可能稱之為巫術,但它是秘術/邪術裡最深層的形式——那些深陷於猶太教的,膽敢把卡巴拉與神聖妥拉摻和在一起來混淆人們!

他學習了,學習了,學習了那些魔鬼的教義,還在妳(以莉莎法)背後偷偷地把它教給他的那些 「所謂特別的孩子們」!他還撒謊,他還說「媽媽當然知道這些。當然我也教導過她。」但妳(以莉莎法)根本就不知道。

而在(2019年)1月17日,他展開了報復——一個月過後——他暗殺了〔YOUTUBE 頻道〕YAHSLADYNRED(亞斯蕾蒂恩瑞德,亞的女士和紅色)。這個從2009年建立的頻道。他命令了要用數個侵權警告去攻擊這個頻道。是一次性發出了那麼多個攻擊!

自從2009年以來,在YOUTUBE上的戰爭中,那些最兇狠的敵人攻擊妳,但妳從來、從來就沒有遇到過這方面的問題。我告訴了妳要在小船的另一邊去釣魚,而在那之前我曾告訴妳說:要遠離YOUTUBE,因為它屬於政府!要遠離G-mail〔並且仍然要遠離〕,因為它屬於政府!

而妳在任何人知道之前就已經知道了。因為我將我的奧祕告訴我的先知們,當我告訴妳要去那裡(YOUTUBE)時,我說過妳會捕捉到妳從未可能想像過的最大的魚,那些最大的魚在那個網裡會有如此多數量,妳不能以任何其他方式釣到它們。

現在看看妳自己,以莉莎法,超過50種不同的語言!如果沒有在YOUTUBE上所經歷的戰爭,這件事就永遠不會發生!

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在2009年的YAHSLADYNRED(亞斯蕾蒂恩瑞德,亞的女士和紅色)頻道——紅色(RED)是指亞呼贖阿的寶血!——這是一個持續的提醒:妳在亞呼贖阿的寶血裡被洗淨! 這個頻道屬於我亞哈威!而妳是我的女士(YAH’S LADY)!你是我的女兒!

所以,暗殺突襲展開,電子郵件甚至從未被凱瑟琳亞注意到。因為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人做過任何像這樣的事——除了妳在這地球上最信任的這個人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做這事。

妳從未想像過他(以斯拉)會對妳做出這種事——但是妳〔尤其〕從未想像過他還設法要偷走這個事工!

甚至當妳拿回那個伺服器之後(現在它被隱藏起來了!而他不會找到它!),甚至現在他說他會毀滅這個事工,因為他無法成為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這並不是因為——他自以為他太傑出了以至於做事工的頭/總領導都綽綽有餘!

他充滿了嫉妒、貪求/覬覦、傲慢和驕傲!一個自戀的邪靈在掌管他!

他認為他是神,而現在那些在那裡圍繞著他的,用他們的假異象餵養著他,就像假冒的餐宴桌,把他建立得讓他相信他是在肉身裡的神!你們都告訴了他什麼說他是?

噢,(以斯拉)你這個邪惡的男人!在我亞哈威面前俯伏爬行!趴下!趴下!在我面前趴下像個蟲一樣!趴下!趴下!趴下!在亞呼贖阿面前趴在地上!乞求!乞求!乞求饒恕!

因為對你來說,你給出這三天三夜之黑暗的假預言還不夠!像個殺手一樣,你把一個從2009年建立的YOUTUB頻道撤下來還不夠!她知道你設法偷走整個事工,甚至要把她的名字與地址移除,對你來說還不夠!你早已對那些做了計劃!

這還不夠,是嗎,以斯拉?!這還不夠,是嗎,伊瑞茲?!這還不夠,是嗎,伊瑞茲.尤塔姆?!現在你還教唆了另一個假預言!不!它甚至都不是一篇預言!遠比那更糟!

現在你實際上是在說有「四位一體|Quad 垮的」!不再是三位一體了!有一個「第四個神格|Quad 垮的」?! 我們有四位?!〔聖方言…〕居然還有一個女兒,「亞的獨生女」〔聖方言…〕尤瑞壓〔URIYA,尤瑞亞 URIYAH〕,你還膽敢把「亞(YAH)」的聖名放在這個名字裡面?!

噢,妳底波拉!妳是耶洗別!妳將會因為這事而死!妳會死!我不會對你們當中任何一個人有一丁點憐憫!你們當中任何一個參與這個「四位一體(Quad 垮的)」的人! 這是一個嘲笑!一個嘲笑!一個嘲笑!我甚至不會允許她(以莉莎法)再說這個詞了!

因為底波拉,妳膽敢說——妳克里斯蒂娜——而我甚至詛咒了妳這名字以及所有那些〔名字〕!塔蒂阿娜.卡梅倫!「威廉姆斯」的姓氏怎麼啦?那是妳的YOUTUBE頻道,不是嗎?妳想要每個人都知道「塔蒂阿娜.卡梅倫」 就像妳是個「公主」一樣!〔聖方言…〕噢,你們全部都是墮落天使!全部!全部!

噢,噢,伊瑞茲,難到你看不到嗎?你被墮落天使們包圍著!他們有一個動機,那就是要羞辱你,然後帶你跟他們一起下地獄!牠們都知道:牠們都會下地獄。甚至牠們所給你的崇拜也是要把你帶去地獄!

我在把你頭上的皇冠扯下來!你以為你是這個地球之王!你以為在這地球上的每一個人會高舉你,讚美你!你說你可以掌控所有的元素!我亞呼贖阿和我亞哈威從來就沒有在天國加冕過你!我把你頭上的所有假皇冠都扯下來!

現在你甚至都沒有得救!你最好再一次說救贖禱告,用你雙手和雙膝像蟲一樣爬到亞呼贖阿面前!

所以要乞求!乞求!為你所做的事乞求饒恕!因為現在你實際上不但說了假預言,而且你還教唆每個人都能去教導〔聖方言…〕,還帶領人們去到一個假神那裡。

底波拉,妳膽敢說「哦,不要因為我現在正在教導尿素(尤瑞壓)而審判我——她是你們的姐妹,她是神。」

人們,這就是他正在做的事!醒醒吧!〔聖方言…〕而且你還有敵基督的邪靈!〔聖方言…〕敵基督的邪靈!〔聖方言…〕

你曾經是如此的聖潔!我曾告訴以莉莎法她可以信任你。在那個時候,她可以信任你!所有人都能信任你!當我說我在世界尋找,而只有一位可以前來成為她恩膏的另一半,那就是迦勒!用你的「全心」,你敬拜了我!你敬拜了我亞呼贖阿!你敬拜了如阿克.哈.古德西!〔聖方言…〕

你曾是一個充滿愛、仁慈〔聖方言…〕——當愛被挑旺,對以莉莎法是如此地充滿愛與仁慈。

人們會看著你們,他們會說:真有這樣的幸福婚姻。真有這樣的事:如此被恩膏的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他們互相稱讚。女人們會哭泣,因為她們想要一個像你一樣的丈夫。她們會哭泣,因為她們想要一個擁有光和恩膏的丈夫,你曾經擁有那恩膏,然而不再有了!

現在,她們如此洩氣!她們對以莉莎法說,我曾經相信有過那種我想要其可以成為丈夫的好男人,那人會愛我,像他愛妳的方式一樣。

因為我甚至會說,你們倆對彼此的愛僅次於你們對我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的愛,沒有任何愛比這愛更偉大了。你們在這世上曾對彼此的愛結合我們神聖三位一體真神的愛,是一個用來抵擋撒但的武器!

發生了什麼事?發生了什麼事?伊瑞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什麼要丟棄她?

難道你甚至不能看見嗎——〔因為〕只是個區區的女人,為什麼要丟棄自從你認識她以來她所說出的一千多篇預言呢?而那些預言也僅僅是私人的預言。

噢,你不記得在以色列了嗎?你不記得你那幾次中暑了嗎?你是如此的虛弱,但你堅持要發送那些書(《聖靈的奧祕》),把那些書帶到整個以色列,甚至耶路撒冷。你把那些書都分發了出去。你就像蘋果籽約翰尼,難道你不記得了嗎?

回來吧!回來吧!回來吧!這樣我才能再次叫你是我的以斯拉!回來吧!這樣我才能再次叫你迦勒!回來吧!回來吧!回來吧!為什麼你要這樣丟棄你的救贖?!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現在想要被崇拜?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相信那些在魔鬼餐宴桌上餵給你的那些謊言呢?從撒但自己的新娘而來的謊言!〔聖方言…〕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是知道真理的,你在2018年還奉神聖三位一體真神:我亞哈威,我亞呼贖阿和我伊媽亞,如阿克.哈.古德西的聖名給人們施洗!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那是因為——〔你〕現在如此地充滿嫉妒和貪求/覬覦,因為她說,神聖三位一體真神才是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並且不,以斯拉,你不能成為頭/總領導。你只配成為協同領導者,像我一樣。

所以,你做了什麼?〔聖方言…〕再一次,你從她那裡偷竊!〔聖方言…〕一個事工投入大筆資金所買的電腦——電腦與一些攝像機都是Dom弟兄買的,他是她(以莉莎法)的一位非常特別的朋友,他已經是12年的事工夥伴。現在他(Dom弟兄)的聖方言甚至覆蓋著她,當這篇預言被釋放時,他的聖方言也將會〔在他的禱告中 〕再次覆蓋她。

因為我告訴你這事。噢,因你膽敢帶領人們入歧途,會有非常多的苦難正朝你而來!因為你不再愛著神聖三位一體真神了,你不再想要接受單單只有神聖三位一體的真神。

我們是這事工的至高神總領導,而你說「以莉莎法妳是個不順服的妻子」,你已告訴在這事工裡的其他人,說〔她是個不順服的妻子〕,因為你已經把他們帶到你那裡——你!你!你這邪惡,邪惡的男人!

當我已說過,當你對一個只對你好的人做出邪惡的事情時,會有詛咒臨到你和你家中,而邪惡不會離開你!你的敬畏在哪?(箴言3:33[25]

而你說,好吧,那我還有什麼希望呢?

甚至以莉莎法也說,那任何人還有什麼希望呢?

這麼多人不公正地對她。然後我提醒她新的血約——那是你們唯一的希望,伊瑞茲!

回到十字架前!回來,到我亞呼贖阿面前悔改!不要只告訴其他人。你能帶領上百萬人到我亞呼贖阿這裡——你不願這麼做,但你能做到——並失去你自己的靈魂!〔聖方言…〕就像那首歌曲「一個在地獄裡的公民」,那是個從沒回轉歸向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墮落傳道人——而「地獄裡的公民」是在一個我賜給她的開放異象裡被放入的歌曲。有數百萬的人因為這首歌和異象的緣故歸向了亞呼贖阿!

所以現在頻道被拿下了,〔聖方言…〕,因為伊瑞茲——噢,以色列的先知以斯拉,為什麼我們不直接叫你一個以色列的假先知呢?但你並非一直都是那樣的!你曾經是如此的懼怕,你告訴以莉莎法「我,我非常害怕會說出假預言!」

而她說——她安慰你說——她說「在正確的時候你就會知道,在正確的時候我也會知道,我們可以彼此察驗。」

因為你要一直考驗透過一篇預言開口說話的靈。而它是否與我的經文吻合嗎?

而現在你膽敢教導「四位一體(Quad 垮的)」???!!!第四神格???〔聖方言…〕你就那樣地討厭神聖三位一體真神嗎?以至於你想教其他人去敬拜一個假神?!

我拒絕,底波拉,我拒絕〔聖方言…〕對妳有一丁點的憐憫!!!我亞哈威說,對你們任何一個沒有一丁點的憐憫!!!除了這一個——而這是他的最後機會。

你只要再動一個腳趾——你只要再把一個腳趾放在那無法回轉的寶血線上,以斯拉!因為現在你有褻瀆的邪靈在操控你,你還說,噢不,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仍然在藉著如阿克.哈.古德西施洗!

噢,你真的是嗎???!你不認為你是在讓如阿克哈古德西哀傷嗎?!你不認為你是在讓我亞哈威生氣嗎——並且我哀傷嗎?!而亞呼贖阿為你正在做的事而哀傷!〔聖方言…〕

我會讓你看到,當以莉莎法被你威脅的時候,是多麽恐懼,底波拉,是妳把這威脅放在一個假預言裡的!妳根本不是妥拉遵守者,你們沒有一個是!你們所有人,全都是妥拉違背者!!!!

還有你,這個邪惡的男人〔以斯拉〕,這也包括你!!!但你可以不必一直待在邪惡裡。你現在是個臭烘烘的黑羊,你對天國是個惡臭!〔聖方言…〕但你能再次成為那隻小白羔羊,被亞呼贖阿所流下的寶血洗淨——但當你真正悔改時,你會在你妻子面前,你會在每個人面前悔改!

包括在一個影片裡,你將會悔改。自從你想對世界說「三天三夜的假預言,通到地獄的門與無底坑的門在2019年4月19日被打開」。她甚至不必等待那麼久來證明它是假的。她現在用手拽著你以及那些包圍你、餵給你他們的假異象與謊言的巴力假先知們一起帶到屬靈迦密山上!

我從來就沒有加冕你!你不是這地球的王!撒但才是(約14:30;林後4:4[26])!而牠已經宣稱了這事!你是在宣稱你的名字是撒但嗎?還是你的名字會是將成為敵基督的那個呢?你到底在說什麼?你裡面的敬畏在哪?

在我的經文裡,我不是這樣說過嗎?你必衰微,而亞呼贖阿必興旺嗎(約翰福音3:30[27])?!這樣我亞哈威也必將興旺嗎?為什麼你要帶領人們去敬拜你呢?〔聖方言…〕

再一個腳趾——就夠了,只要再一個腳趾的距離——你就會越過無法回轉的界線。對你就再也沒有憐憫了。現在——我「自有永有」告訴了以莉莎法,她必須要分離——她必須要分開:誰是以斯拉,誰是迦勒。

迦勒是在你們倆曾經一起拍的每一張照片裡。迦勒是那位對妳唱那些情歌的,但現在已不再存在了。你對她已死了。你已死了,直到你會真正地製作那哭泣並哀號的影片——你將會哭泣,你將會哀號!

你現在非常靠近地獄!你已試探我去因你正在做的事而拿走你的性命!

這已經夠糟了,你發了假預言用恐懼控制人們!而當2019年4月19日來到時,你要怎麼辦呢?而你還說你會去天國,你會待在那裡三年,同時你會叫瘟疫與審判降下?!降在你曾經所愛的人身上???現在你叫她是個耶洗別???

接著你說,「直到她受苦夠了,你就會回來,你會把她帶走。」你這個卑鄙的男人蠕蟲!我亞哈威,看著這可憎之事!因邪靈/惡魔都在你裡面!

我還有憐憫只出於一個原因,當這篇預言被釋放時,你將會做什麼?

所有你做的禁食禱告——你不能帶來你以為你能帶來要發生在2019年4月19日的事。不管你們多少人挨餓了(禁食),都無關緊要。因為我亞哈威不允許,就什麼事都不能發生。你一直在試探我,試探我,因為我觀看著你在以莉莎法背後所做的事,當她為你傾倒出她愛的心時。

你的回復卻是「這是我要的錢的數目。」

你以為你是神嗎?我會向你顯明到底誰是神!

出了什麼事?《妥拉》出了什麼事?第一條誡命出了什麼事——「除我亞哈威之外,你不可有別神?」(出20:3)? 「shema(謝瑪)」(你要聽,申命記6:4)出了什麼事?

出了什麼事?現在你認為你是個神?現在你自稱你有一個全新的啟示——你現在是個「啟示者之王」?!而你有這個新啟示——因為我的確在將近25年的時間裡賜給了以莉莎法許多新的啟示,〔然而〕你沒有看到她充滿傲慢自大和驕傲。

出了什麼事?你這個「妥拉遵守者」你——出了什麼事?你知道我會對你做什麼嗎?現在我在告訴她(以莉莎法)要把你帶到〔屬靈的〕迦密山上——因為你是一個巴力的假先知——而那些人當中的每一個,他們當中的每一個,底波拉,每一個,哈拿,每一個,巴特埃勒,還有拿但業,每一個,我不需要說出每個人的名字,因為現有的名單已經很長了,我不需要再讓它更長了,但是你們都要上迦密山。

而我不會在那裡就把你擊倒死掉,伊瑞茲,你這個自稱以斯拉,來自〔以色列〕——以色列的先知——是她給了你那個名字,當時你是配得的。她並不在意你還沒有說過預言。她知道迦勒最終是會說預言的,但這將在亞的時間裡成就。

對你而言,攪動起她裡面的恩膏還不夠好,是嗎?你想要那恩膏!你覬覦/垂涎那恩膏!你心懷嫉妒覬覦/垂涎那恩膏!這就一點一點地,一點一點地扼殺了你對她的愛。你想要她所擁有的一切,你還下定決心要佔有這一切。甚至包括從她屬靈孩子們那裡來的愛和尊重,甚至還告訴其他人,說她不是這事工的領導,甚至不是一個協同領導了。

說你才是這個事工的「頭/總領導」。當他們〔遍佈世界的會眾〕不願聽從你時,那就是你轉而報復〔她〕的時候。你把那張椅子放在那個圓圈中間,你讓他們〔和你在一起的那些人〕坐在那把椅子上,然後你拿著你的婚約戒指,把它放在他們的嘴唇上,說「這會淨化他們 」?!

反而,我卻給了以莉莎法一個異象——當她聽到這事時——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都做了什麼,你是怎樣地玷污了那枚婚戒啊,當那枚婚戒上曾經只有她和你的唇印在上面,就像她的那枚婚戒一樣。你竟敢說「他們會被淨化」?藉著你像神一樣站在那裡!誰有權力能去做這事!?

我賜給了一個異象:那個戒指變黑了。然後格蕾絲(Grace)看見了一隻白手套,比白色更白的手套,在一個異象中(以莉莎法的屬靈女兒)。她立刻知道了要做什麼——當以莉莎法聽到你背著她所做的事後——她〔在屬靈界〕抓住了那枚戒指,她把它浸入亞呼贖阿所流的寶血中,再次潔淨它。

噢,但自從那以後,你多少次玷污了那枚婚戒啊!她只能這麼做〔把那枚戒指浸入亞呼贖阿的寶血潔淨它〕一次而已。

現在你自稱——你還允許其他人敬拜你,你還允許他們稱你為——「地球之王」?每個人都將怎樣地崇拜你,他們都將尊崇你!而我亞呼贖阿知道只有一個餘民,只有一個餘民會在這地球上敬拜我。

「如果他們都愛我亞呼贖阿,那他們也會愛你(約15:19-20[28])。」我這樣告訴我的孩子們,我告訴所有那些為了他們的罪得赦免,在我所流的寶血裡被洗淨了的人——並且他們不會蓄意預謀犯罪,只是想看看他們到底能靠地獄多近,卻不會掉進去。

他們非常嚴肅地對待他們的救贖。

通過你〔伊瑞茲〕現在的行為就可以證明:你不相信你能去地獄,但我要告訴你這事:即使你是肩負著一個使命被送到這個地球上——你要思想為什麼經上說每一個人「都當恐懼戰兢做成他們自己得救的工夫」呢?(腓2:12[29]

在你來到這地球之前,你的靈魂做了什麼事?

不管你肩負著什麼樣的使命被送到這地球,不管那個使命有多危險——你看, 撒但統治這地球,你有一個自由的選擇,而現在你已經選擇了順服撒但。

你還膽敢帶領其他人不再去到神聖三位一體真神,至高神那裡,而是現在帶他們去到一個「第四神格(QUAD,垮的)」那裡?

〔亞沉默⋯⋯〕

誰是亞哈威的「獨生女」並不是給這地球上的任何一個人聽的,那甚至不屬於〔神聖三位一體真神〕——你們只要定睛在神聖三位一體真神!

這不是賜給你的「啟示」,這是直接來自撒但的!

我告訴過以莉莎法,妳不要膽敢把「亞」這個字跟那個(他們的假神)名字一起說出來,因為他們是嘲笑我!我還告訴過她,就像尿(Urine)是尿素(Urea,尿的基本成分)的別名一樣,那就是這個假神的本質。

我直搖頭,你墮落得如此深,我哭泣,我哀悼。我想要那個亞的真正的聖潔男人再次回來。你曾經一度敬拜我,你曾經敬畏我,你還告訴過以莉莎法,說你最害怕的事情是失去對我亞哈威的敬畏〔敬畏亞哈威的靈〕,但你現在已經失去了它。

只有你能證明這事,因為當她帶你上迦密山的時候,要麼她是一位假先知,要麼在2019年4月19日,你和現在圍繞著你的所有那些人將會被證明是假先知。

我亞哈威要說這事:你將要受鞭打,不再是鞭打三次,你將會被亞哈威親手鞭打三十九次!!!如果你不回轉向亞呼贖阿的聖名和寶血,如果你不在全世界面前,不在她面前製作這個悔改視頻的話!你的妻子是安全的,她只是在帶領你去天國。想想你所做的事!你這個自稱「來自以色列的先知以斯拉」,想想你所做的事!你需要從在以色列裡的各種邪靈中得到拯救釋放,你出生——在卡巴拉〔家庭〕裡——就帶著那些邪靈/惡魔!

你十五歲的時候,你的照片就上了雜誌,你對自己的容貌頗引以為豪!那我就有個消息給你:我「自有永有」將拔掉你的鬍子,拔得只剩下毛孔,因為你為這個鬍子如此地引以為豪。

我亞哈威已經咒詛了你的血,你不會得醫治!沒有醫治,你的糖尿病只會惡化!我甚至都沒有提及那事,你知道我所說的什麼咒詛在你的血液中。悲痛接著悲痛再接著悲痛,死亡接著死亡再接著死亡!

你最好轉回到唯一滿有憐憫的那位,祂的名是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當你這麼做時,她將會知道,因為「沉默對待」將會消失。你將會祈求亞呼贖阿,在每個人面前,當你哭泣、哀號說:「請為我的拯救禱告!我本來是要和以莉莎法一起去以色列的。」

我怎麼能〔透過你警告並〕告訴他們關於〔你有的〕拜偶像的邪靈和法利賽人的邪靈,如果你沒有從這些邪靈中得到拯救的話!?

如果你沒有首先從在你裡面這一大群邪靈中得到拯救,你要怎麼告訴以色列任何事呢???!!!

但是,噢,不要擔心,亞呼贖阿為那個在墓地裡的人做了這事,但至少那個人是迎面跑向了亞呼贖阿。你卻從祂那裡跑離。你只是在「帶領」其他人離開(而那只是為了報復以莉莎法〔腓1:15[30]〕),因為她說你還沒有帶領任何人〔到亞呼贖阿這裡〕——除了那個希伯來文的救贖禱告。

你唯一提到亞呼贖阿之聖名的時候是當她在聽的時候。還有其他幾次是當你獻上愛的奉獻之時——那是事實,那是迦勒,那是亞真正聖潔的男人。現在你自己靈魂裡面有一場爭戰——是一場善與惡的爭戰。

誰會贏呢?你知道有多少人已經禁食禱告了?有多少人進行了耶利哥遊行?她請求了多少人來為你禱告?現在甚至在亞洲他們都在為迦勒禱告。

我告訴你會有一位迦勒。他將會站在她身邊,他會比你曾經所愛過的更愛她。他會成為那個希伯來語翻譯者。他不會充滿傲慢、驕傲、以及每一個你現在立刻需要從中被拯救釋放的邪靈,因為你不會讓迦勒得自由,回到他的莉比(Libby)身邊——你給她起了那個名字,意思是「我的心」。

當你給她一個又一個心的象徵物時,你說:「照顧好我的心,以莉莎法!」

但她的心怎樣了?你對她的心做了什麼?你已做了什麼?當我告訴她我已經將最棒的男人賜給了她,因為她只遭遇過最惡劣的男人。〔但〕那些話語都是在設定的、按立的時間被說出來的!

然後撒但來了,當她一次又一次嘗試告訴你:「以斯拉, 我需要你為我們的婚姻禱告!我需要你為我們對彼此的愛禱告!因為亞說過,世上沒有什麼武器能比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的愛與我們的愛聯合起來的愛更強大的武器了。我們必須要為保護我們的婚姻禱告。我們必須要為保護我們的愛禱告。外面有那麼多邪惡的人嫉妒我們所擁有的。」

而你卻說:「哦,以莉莎法,他們只能嘗試,嘗試,嘗試罷了!他們全部所能做的只是嘗試,但他們會失敗!」

你甚至都沒有跟她一起禱告!你甚至都沒有以那種方式保護她!

當我稱你為禱告覆蓋的頭時——那個詞是「禱告」——覆蓋,你要比其他人更愛她,更保護她。你是那個攪動起恩膏使預言前來的人,當你用那些聖方言禱告的時候,她就會知道。

以斯拉,你明白嗎,當她現在拽著你直上迦密山時,要麼她將會成為一個假先知並證明她是〔或不是〕——因為將會有三天三夜的黑暗,惡魔會從無底坑上來,每個人都將會害怕,因為當無底坑被打開之時,惡魔會佈滿整個世界,或者會發生「藍光假被提」。

那才是要為你打開的來自天空的真正的門。你如此想要升上去!你真的以為我會先把你提去?在提走以莉莎法之前嗎?你都做了什麼?你現在只配得下地獄,你當然沒有「地球之王」的頭銜,更沒有所謂的加冕。我把那冠冕從你頭上扯下來,把它摔得粉碎,因為這是撒但給你戴上的冠冕。不是我亞哈威,不是我亞呼贖阿,當然也不是如阿克.哈.古德西給你戴上的。

你說:「噢,但是,我有如阿克.哈.古德西在我裡面。」

噢,你有嗎???持續了多長時間?只要再多一個腳趾的距離,就只要再多一個腳趾的距離。你再多教一次「四位一體(Quad,垮的)」試試——你再膽敢多說一次預言去驚嚇這個世界,用恐懼操縱他們試試。你再多說一句——我知道你的心——你最好不要再多說一句抵擋我正說出這篇預言的女兒的話。

〔亞沉默…〕

你最好再次來到十字架前,伊瑞茲。我,亞呼贖阿,我會再次把你洗淨,你就會再次成為那隻潔白的羔羊。我能把你洗淨。你仍然能夠站在她身邊,我會信實地饒恕你。當你哭泣,當你哀號,當你乞求饒恕的時候,那些會聽的人,尤其是那些你極大地傷害過的,那些站在以莉莎法身邊,拒絕背叛她的人,當你催逼了他們,要求他們這麼做,然後你還威脅他們,因為你發出咒詛和瘟疫,並稱他們都是一群耶洗別。

是你,是你,是你,你才是屬於耶洗別的邪靈!!!你出來要毀滅我的新以利亞呼!你出來要毀滅那位我稱為你妻子的人!你出來要毀滅這個事工!你出來要毀滅你曾經珍愛過的那些真正神聖的預言!

還記得你是如何學習這些預言的嗎?這裡沒有設定過日期,除了關於大選——特朗普大選的那篇預言,你曾經也為此非常感恩。但現在看看你怎樣掉進了我的陷阱裡,因我觀看著,當撒但引誘了你又引誘了你,因為你看,這些神聖的預言,它們建立了你,而我正在考驗你。

你以為你能來到這個事工而不被考驗嗎?!你以為你不會作為一個丈夫被考驗,你以為你不會作為一個協同領導者被考驗嗎?但那個頭銜對你來說還不夠好。甚至在預言裡都曾說過,我曾把你跟超人相比,那是因為你本來是要作為她的一個保護!

哪個部分你還不明白?

不是因為你你有睪丸就比她更好!我亞哈威說:我受夠了!

以莉莎法,妳正在把他帶到迦密山上去,妳正在把那些巴力的假先知們帶到迦密山上去,我將要毀滅其餘的,我只救這一個。我現在有我自己的原因。妳將會知道他是否回轉歸向亞呼贖阿。

噢,男人啊,你將戰慄發抖,噢,現在這個罪孽之人,你將顫抖!你將會顫抖,你這個自稱「以色列的先知以斯拉」!你將會從你頭上的冠冕直到你的腳底都在戰慄發抖!你身體裡的每一個器官都會戰慄發抖。你不會再知道身体健康的一天。我現在把你置於申命記28章裡亞的咒詛之下,直到你向亞呼贖阿悔改。你悔改之時,她將會知道。

你將無法擺脫它。不僅如此,你還要錄製一個視頻,你將承認你是一個假先知!你將承認你已經把人們領到另一個假神那裡!你怎麼敢這樣做?

這是我最終也是最後的警告。你將會收割你已播種的。你想要我亞哈威的報復,還是你想要亞呼贖阿的救贖?這是你的選擇!你想要被亞呼贖阿拯救嗎?還是你想被咒詛,你將會站在審判中?你們兩個人來地球以前是誰都無關緊要,重要的是現在你們在這個地球上所做過的事。

你帶領人到亞呼贖阿那裡去了嗎,還是你正在帶他們離開?這就是我必須要說的。

拿回對我亞哈威的敬畏,因為這是智慧的開端!停止領他們到一個假神那裡!你是誰?照照鏡子吧,老男人,因為你現在正迅速衰老。你甚至都不會讓人在視頻上看到你,否則你就會親自發佈那個假預言了。為什麼你被撒但在眼睛裡做了標記?

你知道那將會在每個人面前展示嗎?你再也不會看上去很健康了,是吧?你看起來並不像照片上的樣子,你怎麼膽敢,你怎麼膽敢把亞呼贖阿放在最後?!!!

還有在那裡女巫們,她們在人面前飄浮[31]起來!但你不會——你根本不在乎。你有著術士的邪靈,你在使用卡巴拉魔法!為什麼你會在乎呢?為什麼你會在乎呢?在一個視頻裡那些女巫們就飄浮在人們的眼前!

人們會說:「噢,但那只是一個軟件,那可能是——她們只是看起來像是飄浮起來了。」

底波拉和哈拿!克里斯蒂娜和朴聖雅(莉莉)!用的就是「妳們的臉」,不是嗎?妳們〔在所有人面前〕放上自己的臉!妳們知道以莉莎法曉得妳們在行邪術,她嘗試警告以斯拉,所以這就像在說:「是的,我們就是!所以,妳又能把我們怎麼樣?」

而我必須要對你說的最後一件事情是,伊瑞茲,這會是我最後一次說這事:她們在你背後咒詛你,她們在大笑,她們在嘲笑!

你還記得當你下樓走到大廳的時候,你不得不靠著墻走嗎?那個叫底波拉的在服事你之前,把你的食物放進她的嘴裡,詛咒你的盤子,詛咒你所坐的座位,還給你看那張「可愛」的面孔,那是她在操縱你!

你曾告訴以莉莎法說你不知怎麼了,現在我就告訴你你怎麼了!為什麼,為什麼你做了這樣的事?!為什麼你甘願把自己的靈魂像這般交給撒但,相信女人們的虛假異象!為什麼?!

為什麼你不能回來,單單滿足於聽從「shema(謝瑪)」(你要聽,申命記6:4)?為什麼你不能滿足於神聖三位一體真神呢?根本沒有「四位一體(Quad,垮的)」!根本沒有「四位一體(Quad,垮的)」!

這真是令人作嘔!一個真正的假先知,出了什麼事?你告訴以莉莎法的最後一件事不是說「以莉莎法,你知道地獄裡有一個專門給假先知預備的地方」嗎?

你就是他們其中一個!!!

你現在就是他們其中一個!你想要在地獄那個「專門」給假先知的地方度過永生嗎?你曾經在葉史瓦大學(Yeshiva)學習,然而亞呼贖阿從來都不被允許在那裡!

我已經受夠了。我,亞哈威,已經受夠了。底波拉,妳竟膽敢甚至抄襲我女兒(以莉莎法)在預言結尾的簽署方式,那是我告訴她要這麼說的:「預言在這天被如此說出,被如此寫下。」

我亞哈威發出這個警告——我以致命的語調說話——

你的出生毫無特別之處!毫無特別!你竟膽敢甚至聽信假異象者們告訴你說,你出生的時候就像亞呼贖阿出生的時候一樣???也有一顆特別的星星掛在天空,讓每個人都能找到你?!

你竟然把自己跟我唯一的獨生子——這地球的協同創造者、主全能神、就像我真正的聖徒們稱呼祂的那樣:唯一的彌賽亞,行走在這地球上的唯一完美的人,即是在肉身中的人也是在靈裡的神——作比較???。

然而被掛在那個十字架上的是(在肉身中的)人,長釘釘進了祂的手和祂的腳,祂的寶血傾倒而出!將每個罪的鞭打擔在祂身上的是(在肉身中的)人!但祂是一個完美的人!

甚至連一個犯罪的念頭都未曾有過!祂不是以一個普通的方式被孕育的。所以你怎麼能甚至、甚至把你的出生跟亞呼贖阿的誕生作比較?!

是伊媽亞——如阿克.哈.古德西,她親手把祂放進了處女的子宮裡。

你怎麼能甚至聽信這種從地獄來的異象,它們把你自己比作神,還稱你是個「神」?!

你怎麼能甚至相信?!有且只有一位萬王之王,那就是亞呼贖阿。你卻膽敢拿「王」這個頭銜,你還以為,就像觀異象者們告訴你的那樣,你在天國被加冕了,不僅如此,你還以為你有我亞哈威的DNA?!不,你有的是人類的DNA!

〔亞沉默…〕

你還以為你是連結在亞呼贖阿的肋骨上?!噢,你這個愚蠢的,愚蠢的,愚蠢的男人。噢,你這個愚蠢的男人。你這個罪孽之人。要跑到十字架前!跑到我唯一的獨生子亞呼贖阿,唯一的彌賽亞,唯一能再次把你洗淨的那位神那裡。

只有我知道你是否會這麼做!

人們做了多少個關於你將轉回到以莉莎法和這個事工的夢都無關緊要——那是我的旨意,那就是為什麼我的兒子被掛在十字架上的原因。   

當我警告你褻瀆時——只要再一步,這就是全部距離了——褻瀆〔如阿克.哈.古德西〕的罪不得赦免 (可3:22-30; 太12:22-32[32])。你瞧,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你知道那是神聖三位一體真神!

而你如此充滿了憤怒和狂怒,因為她將這事工歸給至高的神。但這個事工的的確確一直都是屬於我們的,她只是生出了這事工,讓人們能夠在互聯網上看到這個事工。而這個事工早在那更久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自從她還是一個青少年開始,她就已事奉亞呼贖阿,她一直在傳講亞呼贖阿,一直在說預言!你都做了什麼呢?!

你們要去迦密山,那是屬靈的迦密山,不像你的屬靈「錫安山」,你在那裡說你四十天不會跟她說話,直到你下「山」,那本將是在1月25日。你只不過是個騙子和小偷,但那罪都能藉著亞呼贖阿的寶血得到赦免。

但你將會哭泣,你將會哀號,你將會謙卑你自己,因為傲慢和驕傲現在正在吞噬你。

當你哭泣、哀號的時候,你將會很軟弱,而你會從惡魔那裡得到拯救釋放——人們會為你感到遺憾,但那是必需的,這樣他們就不會因你所做的,以及你已經使得她和這事工蒙羞而憎恨你。這不是她的恥辱,這是你的恥辱。這就是所有我必須要說的話。

我,亞哈威,現在已經在世界面前揭露了你!我已經使用你自己的妻子來做這事!

她遇到那麼多麻煩。她並不想說這篇話語,在她裡面的每件事——每當她做事的時候,都會提醒她——她曾經有多麼愛你。

但你現在不是作為迦勒而存在!

你是她最大的仇敵,在一篇預言〔100〕裡,已經警告過,說最惡劣形式的魔法將會被用來攻擊她,那就是被稱為卡巴拉的,最邪惡形式的秘術/邪術,那是當希伯來語的翻譯者前來的時候(第100篇預言)。你已經將一篇翻譯成了希伯來文〔不是字面上的翻譯,而是用希伯來文讀了出來〕——它就是我所賜給她的救贖禱告,但是你用希伯來語把它說了出來。

她並不知道它〔卡巴拉〕會來自那個我說過她可以信任和愛的男人,但我已知道這事。我把我的奧祕告訴我的眾先知,但我不會把每件事都告訴他們。那會過於她所能承受的,而所有這些事現在沒有發生的話,你現在也就不會被考驗。

每一個來到這事工的人,都被考驗過。她被考驗過:她會把你放在第一位呢?還是她會把我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放在第一位?在〔2019年〕2月24日這天,她順服了亞呼贖阿,她把你從作為協同領導人的位置上撤下了。

那是當你啟動了你自己的事工的時候!那是當你就進入了報復模式的時候!那是當你開始一點一點地偷走會眾的時候!但你被發現了,不是嗎?

他們知道——那些真正屬於這個事工的人知道,他們在那些預言裡辨認出我亞哈威和亞呼贖阿的聲音,還有伊媽亞的聲音,他們認識〔這聲音〕。看看,那些真正屬於這事工的人,我說的是那些被這個事工祝福了的人,你〔伊瑞茲〕是如此地嫉妒〔他們對她的愛〕!

那就是為什麼你從未公開過那些祝福視頻,甚至從亞洲也已發了那麼多視頻,你知道這事!那是在2018年,你甚至都沒有公開對她說聲「生日快樂!」,因為你抱怨說在超過兩個小時的視頻裡,除了感謝她和說「生日快樂!」就沒有什麼值得看的東西了。

亞洲會眾把視頻發給聖雅,就是那個他們叫她莉莉,她自稱為哈拿的,但你如此地充滿了嫉妒和覬覦/貪求。你看,你不得不要求人們要錄製給你的生日祝福視頻!

你甚至連視頻要怎麼做都要掌控。你不能忍受她被人愛戴,只是因為她身分的緣故,她在我裡面是什麼身分,她只是一個我使用來說出話語的謙卑器皿,因為我知道她不會充滿傲慢與驕傲。

你也將不會驕傲自大。不,伊瑞茲,你將不會,如果你真的回來,你真的悔改,那些邪靈也被趕出去了——那麼我就能夠使用你,作為與以法蓮聯合的猶大!隨後兩份恩膏才能再次合而為一!但她不能被現在在你裡面的污穢所玷污。

你以為你停止跟她說話,你以為這是你在懲罰她,因為她反對——你對那枚婚戒所做的事?每一個人,除了其中三個人——他們並不是很明白,他們也參與了這個儀式,但透過亞呼贖阿的聖名和寶血,他們悔改了,他們並不明白他們當時在做什麼。

你的意念控制的惡魔/邪靈。現在你受命於——現在你正被,現在你正被意念控制的惡魔/邪靈掌控著。牠們嘲笑你,那個女巫仍然活著。走進軀殼的靈前來並進入了你的身體,惡魔們!

噢!我直搖頭。我亞哈威,你的創造主,直搖頭。你根本不是一個妥拉遵守者,你是個妥拉的違背者。你是一個律法的違背者。

你將歸還你所偷的一切!你現在竟敢用一台甚至不屬於你的電腦來創建一個網站。那台電腦屬於以莉莎法!你還使用不屬於你的攝像機,這些設備屬於〔聖靈全能風〕事工。它們屬於以莉莎法。

你將歸還你所偷的一切,那個網站必會崩塌!你竟膽敢施咒詛攻擊聖靈全能風〔AMIGHTYWIND〕事工,還說這個事工會被毀滅?!你是誰,噢,罪孽之人?你一直在持續試探我去用火把你點燃!自體燃燒(SPONTANEOUS COMBUSTION)!

但我說過我會再給你另一次機會,來看看你是否會真的回轉歸向亞呼贖阿。我已經知道了。只是其他人也必須看到,他們認為你會悔改,他們一次又一次地告訴以莉莎法:「迦勒會回來,但這事要透過以斯拉——他,以斯拉要悔改。」然後他才會成為迦勒以斯拉。

〔亞沉默…〕

我已經知道了。

所以,這就是我今日——透過我的使女,這位使徒,這位先知,我的鳴警使女——所說出的話語。 她現在已經傳遞了這則信息,就是:你已想方設法用你的秘術/邪術力量——來緘默她,把恐懼放進她心裡,因為你一直在提醒她,甚至在屬靈領域裡提醒她:噢,她是多麼愛你!「妳不能對他做這事!妳不能像這樣讓他在世界面前難堪!」

你以為你有你的粉絲團在那裡,他們甚至都不崇拜你,他們嘲笑你!他們知道他們將會去地獄,而他們設法帶你和他們一起去。為什麼,噢,為什麼,噢,為什麼?!當你知道現在這個正說出話語的女人是——這些預言是直接來自天國的,我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已經證明了此事!

因為這個底波拉如此地——這個克里斯蒂娜,如此地被惡魔/邪靈附著著。她什麼都不是,就只是個墮落天使,你明白嗎,他們不再是人類了??!〔被稱作〕「蜥蜴人」!我會用他們眼睛裡的狹縫來證明這事!但你卻不在乎,你已經看見了這事。你為什麼會在乎呢?

你只想要像神一樣被敬拜。撒但也是這樣。撒但和三分之一的天使——現在都是墮落天使——一起被踢出了天國!正是那些墮落天使現在在欺騙你!

好好思想這事,噢,罪孽之人,好好思想這事。你真的想要亞呼贖阿的寶血潔淨你嗎?

你仍然將會受一頓鞭打,但不會是三十九次。你仍然將會知道悲痛(複數),那意味著死亡會進入你最摯愛的家人。我將要碰觸你告訴我「不要碰觸」的人,你認為因為你來到亞呼贖阿那裡,就可以覆蓋你屬血緣的家人了嗎?!

不,那種方式不管用。他們必須自己決定是否來到亞呼贖阿那裡。

那已經夠了,我已經受夠了。 我不會再從這個器皿說出更多的話語了。

所以,在這日,預言被如此說出,被如此寫下,

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名,在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這天。

預言繼續:

〔諷刺的口氣〕我們將會發現,是吧?

你真的會〔被提〕嗎——天國真的會打開嗎?你真的會在2019年4月19日?在逾越節,發生三天三夜的黑暗的時候升到天國嗎?地獄的最深處〔無底坑〕真的會打開,魔鬼會上來遍佈全世界,恐嚇人嗎?

根本沒有「外星人」這樣的事,牠們被稱為墮落天使,也根本沒有「好的外星人」和「壞的外星人」那樣的事。

牠們全部都是邪惡的。

〔亞沉默⋯⋯〕

〔諷刺的口氣〕我們會發現的,不是嗎?就像以利亞呼和巴力的假先知們,她現在在嘲笑你們。我(亞哈威)現在嘲笑你們。伊媽亞和亞呼贖阿現在嘲笑你們!根本沒有什麼「四位一體(Quad,垮的)」!

所以要忘掉那事。你們——這就是為什麼我有時候後悔曾經創造了人類(創6:5-7[33])。你們只是這其中的例子:他們是多麼快地就轉身並忘記了他們的創造主。他們是多麼快地就想轉變成他們自己的神。

我警告過你不要教導卡巴拉,但你卻變本加厲,難道不是嗎?你教了〔更多的〕直接來自地獄深坑的教義,那裡面甚至根本就沒有妥拉。

我已經受夠了。

噢,將會有黑暗的日子要來臨——以莉莎法已經被賜予過預言和話語,其他人已經知道了有關將臨的黑暗的日子,但不會發生在2019年4月19日!

不要再移動另一個腳趾。甚至不要開始移動,甚至不要開始把另一個腳趾放在那條無法回轉的寶血線上。當你越過時——你就已經用褻瀆試探了我,因為你有法利賽人的邪靈。

當你現在「帶領」其他人去亞呼贖阿那裡,在嘲笑她時,那就是「做我所吩咐的,不要效法我的行為」(太23:3[34])。

你自己甚至都沒有去亞呼贖阿那裡。你自己都拒絕亞呼贖阿的寶血,直到這篇話語出來。

現在我們〔神聖三位一體真神〕將會看到,不是嗎,我們會看到,誰是假先知,誰是真先知。2019年4月19日,你告訴過的每一個人,成千上萬的人,他們將會知道。

你打算——你打算做什麼?當你仍然還在這個地球上時?當你還在那個疼痛、受苦的身體裡時?藉著這篇預言,那只會變得更痛苦。因為你發出過的每一個要臨到她身上咒詛——順便說一下,還有黑血沸騰瘟疫的詛咒,都不是給她的!你知道黑血沸騰瘟疫是為誰保留的。你非常清楚。而你知道為什麼我提醒你,但我不會再多說什麼了。

〔亞沉默……〕

預言結束

* * * * * * *

以莉莎法:我只是必須想說這件事。我感到在天國裡現在如此沉寂,就像⋯⋯我沒有辦法來形容這種沉寂,假如你有一根針,一根縫紉針,你把它掉在地板上(都能聽見),天國現在非常肅靜——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的憤怒、暴怒還有狂怒,他還膽敢繼續教導天國的「四位一體(Quad,垮的)」!

我們叫它什麼?我們在談論和嘲笑關於「尿尿」的是什麼?你們在那裡嗎?

屬靈女兒:尿尿女王

以莉莎法:尿尿女王!是的,因為她叫她自己是尿素。我和每個人一樣,被他們挑戰過,也被他們警告過,說:「如果你站出來反對這〔尿素的〕預言,就是褻瀆」,因此,我現在嘲笑這個「尿尿女王」,我嘲笑這個「尤拉諾斯/肛門女王(Queen of Uranus, Anus)」,我嘲笑它,因為這是〔希臘神話的〕其中一個假神,我們已經做過研究,我們甚至會把它連結到這個假神〔他們稱作「Urea,尤瑞壓,尿素」〕。這是個假神,只是恰好再次成為了姐妹們〔希臘假女神「Ourea」尤瑞壓〕,就像現在這個本來應該是他們的姐妹一樣。他們寧可有一位身為「協同創造者」的姐妹〔在他們的階層上〕。

女兒:是的,〔這個尿素〕是蓋亞的十個孩子?包括女兒們——在希臘神話裡,被稱作——歐瑞壓?

以莉莎法:繼續說。

女兒(笑著說):尿素也是尿液裡的主要〔固體〕成分——首先在尿液中被發現的。

以莉莎法:嗯。所以——還有什麼好說的呢?這些都是假神。

以莉莎法:那尤拉諾斯(Uranus)呢?

兒子:所以基本上你們在說的都是「第四神格(Quad,垮的)」或者是他們在吹捧的神、假神,以及他們正在使用的名字,從字面上看,要麼是出於希臘神話,要麼就是個完全捏造出來的假神?

女兒:是的,牠們也是——尤瑞壓,蓋亞的孩子們——在希臘神話裡的各種元素的神和女神。

以莉莎法:哦,是的,我忘了那部分!各位:他們還聲稱,他也聲稱他是一個各種元素的神!

女兒:是的,他們以為他們能使這場黑暗發生。

以莉莎法:呃,呃!多諾萬擁有對太陽的控制!〔嘲笑的語氣〕是的,在那裡的參孫(多諾萬希伯來名字)!在那裡的「誡命遵守者(lawkeeper)」。是的,是的。他甚至得到了「對太陽的控制權」。當然,還有以斯拉,他得到了對所有元素的控制權。他們也有了足夠的控制權,他們要去毀滅七大行星。

女兒:〔大笑〕我們還能說什麼呢?

兒子:你知道,這一切都讓我們想起許多那個薛莉.謝那的垃圾。

以莉莎法:順便說一下,薛莉.謝那現在正在地獄裡燃燒。我真的很期待在我們的網站張貼一個專門的頁面給那些曾說過我會在他們之前先死去的人,就像現在這些人一樣。

他(以斯拉)真的想要像個神一樣來被敬拜,但阿爸亞哈威正在給他——就像我說過的,就像我們禱告的——我們不知道他將會怎樣對待那個最後的機會。我單單讚美阿爸亞哈威,祂沒有讓我的心裡感到空虛,祂真的——知道這個事工非常大,我不能〔靠我自己〕去接觸以色列。我們有所有這些預言。那篇你們現在正在製作成視頻的預言,那是哪一篇了?

兒子:呼召以色列的新娘!

以莉莎法:噢,那是在呼召以色列的新娘上前來。我真的需要猶大支派在那裡,但他不在那裡,我們真的感謝阿爸亞和亞呼贖阿:那是祂們的事工,祂們把伺服器奪了回來。我已經把它藏起來了。哪怕他(以斯拉)回來,他也永遠,永遠都不會知道,除非是亞呼贖阿祂親自來到我這裡——你,我曾經稱為以斯拉的,你永遠都不會知道那個伺服器在哪裡,除非是亞呼贖阿再次來到我這裡,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說我可以信任你。

我這些年來一直告訴你說,「信任是積攢起來的」,你甚至要被考驗,更多地被考驗,甚至是你對我說的每一句話。我會要你出示照片給我看你在說的事。

這將對你不會是輕而易舉地。所以,甚至不要以為你能再用「愛」這個字來操縱我。這事將不會發生。你看,凡殺害不了我的事——當我曾經以為你是我的氧氣,是我能呼吸的理由——只會使我變得更堅強,更加堅定我只要單單順服我的首愛,我的真愛,那就是亞呼贖阿和阿爸亞哈威,還有伊媽亞。

謝謝你們提到了元素,因為那是另外一件事。他們現在就把那些貼到了他們的網站上。

當然,他想要那些奉獻金。

「噢,讓我們不要忘記跟以斯拉的盟約!不,我們也不會忘記那件事。」請提醒我有關那些事,讓每個人都能聽到那個盟約——哈拿(莉莉)給出了那篇關於他們是怎樣締結一個盟約的「假訊息」。

兒子:如果我說錯了,請糾正我,但「以斯拉的盟約」是:如果你不能像相信「父親 (the Father[35])」一樣相信他,那你又怎麼能相信天父(the FATHER),類似這樣的話?

以莉莎法:是的,就是那樣說的!「如果你不能相信你們能看見的「父親 (the Father)」,那你要怎麼相信你們無法看見的在天國裡的天父(the FATHER)。」

兒子:是的,他自稱為「父親(the Father)」,按我的理解,每個人都必須跟他立約?

以莉莎法:是的!相反,我不會〔跟人〕締結任何盟約。我只是跟他有過婚約,就是這樣。我唯一的盟約——我不指望你們跟我締結盟約——我們的血約是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我們跟我們的阿爸亞哈威和亞呼贖阿和伊媽亞立了一個盟約:我們敬拜祂們全部三位,那就是「shema(謝瑪)」(你要聽,申命記6:4)經文裡面說的。

祂們是主,你們的神是獨一/合一的。是神聖三位一體真神,但不是四位一體「quad」,當然沒有什麼「姐妹神」。這是嚴重的精神病,這是精神錯亂。這是——他還聲稱根據那個讓人惱火的底波拉給出的所謂「話語」,你們知道,他就是那個始作俑者。

所以,我能說什麼呢?這個不是我所認識和所愛的男人。我甚至都不認識這個人。我認識那個真正的迦勒仍然還在我靈魂裡,只有阿爸亞和亞呼贖阿能把他扯出來,騰出空間給新的迦勒。

但這個人已經得到了一次機會。我一直看到,好像在地上畫了一條標誌線,它就像是一條起跑線,但是,如果他只是將一個腳趾踩在那條線上,他〔就已經〕越過進入了褻瀆,如阿克.哈.古德西就會離開他,他就被注定去地獄了。就像凱瑟琳亞說過的,他將會在一個棺材裡。

她已看到他在一個棺材裡。所以,事情要麼發展成上述那樣,要麼那個棺材也就意味著他會對他自己死去,他會對那個想成為神並在這世上永垂不朽的念頭死去,因為〔經上教導的〕「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而是亞呼贖阿活在我裡面。」(加2:20[36]

當我們受洗的時候,那本來就意味著我們對我們自己已經死了,當我們從水裡出來,就是亞呼贖阿活在我們裡面了。就再也不是按我們自己的方式行事了,而是要按亞呼贖阿的方式行事。但他現在肯定不相信這些事,然而他卻給他們施洗。

他奉神聖三位一體真神的名施洗,用祂們的聖名施洗。那就是我全部所要說的。如果我忘了什麼事⋯⋯還有其他的事嗎?格蕾絲,妳有看到什麼嗎,妳有聽到什麼嗎?

讚美亞呼贖阿,那篇預言被釋放了!

其他人:阿門!讚美亞呼贖阿,感謝祢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媽媽舍金亞榮耀。

以莉莎法:這事一件很艱難的事,在我的整個人生中,我從未在發預言的時候感到困難過,但因為這是關於他的,並且他很了解我,甚至在屬靈領域,他嘗試過以「愛」的名義操縱我,我怎麼可能把他帶到迦密山,像毀滅巴力的假先知那樣毀滅他呢?

好吧,其他的假先知們將被亞的忿怒完全銷滅,但這個人還差最後一個腳趾的距離——如果他越過那條線,就像我說過的,它確確實實是一條線,我看見一條用粉筆畫出來的線,神一直在提醒他——不要越過這條線,哪怕是用一個腳趾!那是亞呼贖阿的寶血線!

如果他越過了這條血線,就沒有回頭路了。這是褻瀆,如阿克就會離開他,如阿克.哈.古德西——她就會離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是的,被棄者!不,你不會成為敵基督,以斯拉!你還沒那麼重要——那只是在你自己的眼裡罷了。

只有另外一位聲稱是「地球之王」的,就是撒但自己。牠在統治地球,直到亞呼贖阿來臨。祂將會把地球奪回來。

我只是一直反覆看到那個異象,噢,是的,約拿在鯨魚腹中的異象,就像他所謂的預言,說我現在是在鯨魚腹中的約拿。

而我想說一些其他關於底波拉的事。她正在灌輸〔一個假冒的〕「約拿」、「以諾」——「麥基洗德」,哦,我的天!他曾試圖告訴我,說他是〔神,但不是亞呼贖阿,他是〕阿爸亞哈威的大祭司!而我說:「不,我不相信那樣的事。」我說「為什麼阿爸亞哈威要創造某個不如祂的創造物〔去掌管祂〕?」為什麼祂〔無罪〕還需要一個大祭司呢?

我們需要一位「大祭司」,祂就是曾經在這個地球上的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他只是想爭論有關麥基洗德的事。

所以她(底波拉)在那裡灌輸那個〔假冒的麥基洗德〕,還竊取了那些真正充滿恩膏、由我所說出的預言裡面的部分內容——她在那裡〔剽竊〕,甚至把剽竊的訊息在她自己所灌輸的假信息中這裡扔一點,那裡扔一點。

所以,還有什麼我忘了說的嗎?那些他允許自己所相信的事?為什麼?如果有個人給我所有這些異象,甚至有三個極惡劣的邪惡女巫正在那裡做這事。

我對塔提阿娜.卡梅隆說:妳是個女巫!——妳,巴特埃勒(Bat‘el),妳就是隻蝙蝠(bat),明白了麼!直接來自地獄深坑!還有妳的丈夫也是!還有拿但業,史蒂芬!還有杰森.本,你最近心臟怎麼樣啊?——你是第一個給我假預言的——你們四個人都做了這事!

都是因為我請求了代禱,在我發現了我丈夫用他的婚戒所做之事的時候,他還要求每個人都離開我。「離開她!她有分裂的靈!她是個不順服的新娘!她拒絕向我屈服——讓我作頭!她在播種不和諧。」

是的,我被指控播種不和諧。連我自己都簡直不敢相信這事。我的意思是我被指控這麼多事,但我還從未被指控過這事。

為了讓人們背叛我,因為我是個「不順從」的妻子」?

他們都在意什麼?那跟成為這個事工的領導有什麼關係?那跟作一個先知和一個使徒有什麼關係?那跟任何事有什麼關係?而他們背叛了我。

噢,還說「別忘了要把你們的十一奉獻和捐獻發給他,因為他一直在收斂這些錢財!」

但我的確做過一個夢,在我的夢裏,我甚至在大聲說出——並且它被記錄下來了,我想讓每個人知道他需要一萬五千美金,〔在那個夢裡〕他來到我這裡,向我要這筆錢——我說「不,以斯拉,我不會給你一萬五千美金,但我會請——其他人為你禱告」,我們現在也在禱告。

祈禱他回到亞呼贖阿的十字架那裡。祈禱他不會越過亞呼贖阿的寶血線,一旦越過,如阿克.哈.古德西就會離開他,因為隨後他〔就會〕進入完全褻瀆的地步。

在他聽到這篇預言之後,如果他沒有感到非常懼怕——知道了我是一位真先知,因為他曾在那裡時,就有超過一千篇預言。他知道,他攪動了〔預言的〕恩賜。我們真的曾有過兩份恩膏曾經合而為一,但現在不再是這樣了!

現在我只有——哈!我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因為在某個地方,有某個〔帶著迦勒恩膏的〕人將要前來,不管他是否真的會是那個從〔以斯拉出來的〕即將獲得自由的迦勒,因為在他裡面他正經歷著一場善與惡爭戰,就像杰基爾和海德(Jeckyl & Hyde[37])的交戰一樣。善必須戰勝惡。只有當他回到亞呼贖阿那裡的時候,那才會發生。

但你將會知道,因為每個人都會知道。就像我說過的,他想把這事放到互聯網上,尤其是那篇用恐懼之靈操控數千人的假預言——這樣他們就會把他當作摩西來看待,因為他說他就是摩西。不,他不是。愚蠢的人們。如果他們不悔改,哪怕他們當初甚至屬於亞呼贖阿,他們也同樣會在《塗抹冊》裡。否則他們就只是在《詛咒冊》裡。

阿芒抖(Armando),你在聽嗎?你將會——烏澤爾,你會的。戈蘭(Goran),你最好快逃跑(run)!我不會再說其他的事。這已經夠長的了。還有什麼其他我忘了說的嗎?這個認為他是神的男人現在在說話?因為其他人已經告訴過他,說他是神,為什麼?

亞一直在說:「為什麼?為什麼你聽從?一個女人?」去相信他是一個神!?

接著,另一個人來證實她的說法,說:「是的,他是神。」「是的,你已經被加冕為王——現在所有天國裡的紅寶石和珠寶,它們都屬於你了。」

噢,真的嗎?以斯拉,那你就用那些寶石去付你的帳單吧!〔大笑〕愚蠢,愚蠢的男人。我曾經那麼愛你,但我甚至都不再認識你了。

我愛迦勒,如果那份愛是被浪費在了你身上——當你聽這篇信息的時候,我真的愛你裡面的迦勒。曾經有一個男人出現在我夢裡,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YDS)花了七年的時間來代禱——雖然現在他們大多數甚至已經不在這裡了,他們現在是被棄者。他們不能活得聖潔。他們將會前來,他們將會離開。

每個人都在被考驗著,甚至是「亞呼贖阿的踐踏惡魔勇士」們,最好的代禱者們,也在被考驗著!他們有一段時間是,但我們將會看到他們能待多久。信實的人仍然會在這裡,就像你們兩個人一樣。這裡還有什麼我忘了說的事嗎?

噢,好吧,我想就是這些了。我們也會把這些信息放在影片裡。所以,我感謝阿爸亞哈威,亞呼贖阿和伊媽亞。我不知道是什麼攪動了——是你,我親愛的兒子,你的禱告攪動了恩膏。

我的確想念〔以斯拉〕攪動恩膏的時候。當我聽到「他〔以斯拉〕,她〔以莉莎法〕」時,我就知道。

噢,還有一件事我想補充一下——那個自稱是以色列先知的以斯拉的人——實際上,每次有人點擊一篇預言的時候,他們聽到你用自己的嘴巴說的話,那是「迦勒」說出來的話,你是在呼喚亞的忿怒之杖降下臨到〔每一個前來攻擊聖靈全能風事工的人, 前來攻擊我和所有執事的人身上〕!呼喚亞呼贖阿的忿怒之杖降下!

當數百萬的人點擊預言影片的時候,當他們,特別是當舊的頻道回來的時候——正在發生的就是,你在呼喚〔亞的忿怒臨到〕任何一個難為我或任何一個這事工同工之人的人身上——順便說一下,你不再與這事工同工了。你離開了,在那裡開始了你自己的事工,不是嗎?

真是個笑話——你甚至玷污了「妥拉遵守者」這個名字。你甚至玷污了妥拉這個名稱。這真是非常悲哀。

我的確禱告祈求是否有一個方法能讓真正的迦勒前來,那麼他的莉比(他的心)在等著他!如果沒有,那麼我為他曾經是迦勒而感謝他,為他曾愛過我,為他曾經是這個事工的祝福,為他在以色列所做的祝福而感謝他——因為他曾在全以色列遍地播下這本書的好種子。

他就像〔亞〕說過的,他為此曾兩次中暑,他曾經非常愛亞呼贖阿,任何人都能從2016年3月7日製作《兩份恩膏合而為一》的影片中看到——人們還在看——看看,這個影片有多少瀏覽量了。

我知道現在人們很生氣,因為那個人現在不存在了。他被埋葬在某個地方了。只有神才能使他復活。

那是我全部必須要說的話了。我們要到此結束。我們將會保留那部分,但是假如那個迦勒不能透過以斯拉出來,他也不想為他的靈魂贏得那場爭戰的話——好吧,那麼神還有另外一個在以色列出生並長大的男人。我們將會呼召他出來,當我請求你們製作那個視頻時,我真的很想你們製作那個視頻,只要一個非常,非常短的視頻。所以現在這個視頻,這個視頻有幾個小時了?我們有兩個小時了。

現在我究竟要怎樣才能把這個視頻和另一個視頻放在一起呢?我想我們還是維持現狀,我們這裡必須要再製作一個新視頻。這個要張貼上去,最好馬上就張貼。那個〔天國〕法庭的預言視頻也要張貼上去。然後我期待你們會做完那個關於以色列的預言視頻。

抄錄結束

預言被如此說出,被如此寫下

在這一天,這個星期六,2019年3月30日

奉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聖名

* * * * * * *

(第144篇預言結束)

* * * * * * *

 

 

 

 

[1] 腓立比書2:12-13這樣看來,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既是常順服的,不但我在你們那裏,就是我如今不在你們那裏,更是順服的,就當恐懼戰兢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13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亞哈威在你們心裏運行,為要成就祂的美意。

[2] 可5:1-20他們來到海那邊格拉森人的地方。2亞呼贖阿一下船,就有一個被污鬼附著的人從墳塋裡出來迎著祂。3那人常住在墳塋裡,沒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鐵鍊也不能;4因為人屢次用腳鐐和鐵鍊捆鎖他,鐵鍊竟被他掙斷了,腳鐐也被他弄碎了;總沒有人能制伏他。5他晝夜常在墳塋裡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砍自己。6他遠遠地看見亞呼贖阿,就跑過去拜他,7大聲呼叫說:「至高神的兒子亞呼贖阿,我與祢有甚麼相干?我指著神懇求祢,不要叫我受苦!」8是因亞呼贖阿曾吩咐他說:「污鬼啊,從這人身上出來吧!」9亞呼贖阿問他說:「你名叫甚麼?」回答說:「我名叫『群』,因為我們多的緣故」;10就再三地求亞呼贖阿,不要叫他們離開那地方。11在那裡山坡上,有一大群豬吃食;12鬼就央求亞呼贖阿說:「求祢打發我們往豬群裡,附著豬去。」13亞呼贖阿准了他們,污鬼就出來,進入豬裡去。於是那群豬闖下山崖,投在海裡,淹死了。豬的數目約有二千。14放豬的就逃跑了,去告訴城裡和鄉下的人。眾人就來,要看是甚麼事。15他們來到亞呼贖阿那裡,看見那被鬼附著的人,就是從前被群鬼所附的,坐著,穿上衣服,心裡明白過來,他們就害怕。16看見這事的,便將鬼附之人所遇見的和那群豬的事都告訴了眾人;17眾人就央求亞呼贖阿離開他們的境界。18亞呼贖阿上船的時候,那從前被鬼附著的人懇求和亞呼贖阿同在。19亞呼贖阿不許,卻對他說:「你回家去,到你的親屬那裡,將主亚哈威為你所做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20那人就走了,在低加坡里傳揚亞呼贖阿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眾人就都希奇。

太8:28-34亞呼贖阿既渡到那邊去,來到加大拉人的地方,就有兩個被鬼附的人從墳塋裡出來迎著祂,極其凶猛,甚至沒有人能從那條路上經過。29他們喊著說:「神的兒子,我們與祢有甚麼相干?時候還沒有到,祢就上這裡來叫我們受苦嗎?」30離他們很遠,有一大群豬吃食。31鬼就央求亞呼贖阿,說:「若把我們趕出去,就打發我們進入豬群吧!」32亞呼贖阿說:「去吧!」鬼就出來,進入豬群。全群忽然闖下山崖,投在海裡淹死了。33放豬的就逃跑進城,將這一切事和被鬼附的人所遭遇的都告訴人。34合城的人都出來迎見亞呼贖阿,既見了就央求祂離開他們的境界。

路8:26-39他們到了格拉森(有古卷:加大拉人)的地方,就是加利利的對面。27亞呼贖阿上了岸,就有城裏一個被鬼附著的人迎面而來。這個人許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墳塋裏。28他見了亞呼贖阿,就俯伏在他面前,大聲喊叫,說:「至高神的兒子亞呼贖阿,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29是因亞呼贖阿曾吩咐污鬼從那人身上出來。原來這鬼屢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鐵鍊和腳鐐捆鎖,他竟把鎖鍊掙斷,被鬼趕到曠野去。30亞呼贖阿問他說:「你名叫甚麼?」他說:「我名叫『群』」這是因為附著他的鬼多。31鬼就央求亞呼贖阿,不要吩咐他們到無底坑裏去。32那裏有一大群豬在山上吃食。鬼央求亞呼贖阿,准他們進入豬裏去。亞呼贖阿准了他們,33鬼就從那人出來,進入豬裏去。於是那群豬闖下山崖,投在湖裏淹死了。34放豬的看見這事就逃跑了,去告訴城裏和鄉下的人。35眾人出來要看是甚麼事;到了亞呼贖阿那裏,看見鬼所離開的那人,坐在亞呼贖阿腳前,穿著衣服,心裏明白過來,他們就害怕。36看見這事的便將被鬼附著的人怎麼得救告訴他們。37格拉森四圍的人,因為害怕得很,都求亞呼贖阿離開他們;亞呼贖阿就上船回去了。38鬼所離開的那人懇求和亞呼贖阿同在;亞呼贖阿卻打發他回去,說:39「你回家去,傳說神為你做了何等大的事。」他就去,滿城裏傳揚亞呼贖阿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

[3] 可10:27亞呼贖阿看著他們,說:「在人是不能,在神卻不然,因為神凡事都能。」

[4]《變身怪醫》(英語: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講述了體面紳士亨利·杰基爾博士喝了自己配製的藥劑分裂出邪惡的海德先生人格的故事。《變身怪醫》是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的名作,因書中人物杰基爾和海德善惡截然不同的性格讓人印象深刻,後來「Jekyll and Hyde」一詞成爲心理學“雙重人格”的代稱。

[5] 使徒行傳5:1-11有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同他的妻子撒非喇賣了田產,2把價銀私自留下幾分,他的妻子也知道,其餘的幾分拿來放在使徒腳前。3彼得說:「亞拿尼亞!為甚麼撒但充滿了你的心,叫你欺哄聖靈,把田地的價銀私自留下幾分呢?4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的嗎?既賣了,價銀不是你作主嗎?你怎麼心裏起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5亞拿尼亞聽見這話,就仆倒,斷了氣;聽見的人都甚懼怕。6有些少年人起來,把他包裹,抬出去埋葬了。7約過了三小時,他的妻子進來,還不知道這事。8彼得對她說:「你告訴我,你們賣田地的價銀就是這些嗎?」她說:「就是這些。」9彼得說:「你們為甚麼同心試探主的靈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腳已到門口,他們也要把你抬出去。」10婦人立刻仆倒在彼得腳前,斷了氣。那些少年人進來,見她已經死了,就抬出去,埋在她丈夫旁邊。11全教會和聽見這事的人都甚懼怕。

[6] 太24:37挪亞的日子怎樣,神子降臨也要怎樣。

[7] 覬覦(ㄐㄧˋ ㄩˊ;jìyú)希望得到不該擁有的東西。第十條誡命:出20:17 「不可貪戀人的房屋;也不可貪戀人的妻子、僕婢、牛驢,並他一切所有的。」

[8] 馬太福音7:21-23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22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23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9] 羅馬書3:23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

[10] 請見附錄二《十誡(出20:1-17;申5:4-21)》,第1126頁。

[11] 提後2:15你當竭力在神亞哈威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12] 路6:43-45因為,沒有好樹結壞果子,也沒有壞樹結好果子。44凡樹木看果子,就可以認出它來。人不是從荊棘上摘無花果,也不是從蒺藜裏摘葡萄。45善人從他心裏所存的善就發出善來;惡人從他心裏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因為心裏所充滿的,口裏就說出來。

[13] 約一4:1親愛的弟兄啊,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亞哈威的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

[14] 耶利米書6:27-30亞哈威如此說:27「我使你在我民中為高臺(試驗人的),為保障,使你知道試驗他們的行動。28他們都是極悖逆的,往來讒謗人。他們是銅是鐵,都行壞事。29風箱吹火,鉛被燒毀,他們煉而又煉,終是徒然,因為惡劣的還未除掉。30人必稱他們為被棄的銀渣,因為亞哈威已經棄掉他們。

[15] 耶31:22 背道的民(原文是女子)哪,你反來覆去要到幾時呢?亞哈威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護衛男子。

[16] 申命記6:4以色列啊,你要聽!亞哈威-我們神是獨一的主。

[17] 出20:1-3神吩咐這一切的話說:2我是亞哈威-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3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申5:6-7我是亞哈威-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7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18] 申6:4以色列啊,你要聽!亞哈威-我們神是獨一的主。
亞14:9亞哈威必作全地的王。那日亞哈威必為獨一無二的,祂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

[19] 出20:3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出20:23你們不可做甚麼神像與我相配,不可為自己做金銀的神像。
申命記5:7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20] 約10:10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21] 腓立比書1:6我深信那在你們心裏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直到亞呼贖阿.哈.瑪西阿克的日子。

[22] 出12:37以色列人從蘭塞起行,往疏割去;除了婦人孩子,步行的男人約有六十萬。38又有許多閒雜人「erev rav」(ערב רב,以瑞孚—拉夫),並有羊群牛群,和他們一同上去。
民11:4他們中間的閒雜人「erev rav」(ערב רב,以瑞孚—拉夫)大起貪慾的心;以色列人又哭號說:「誰給我們肉吃呢?

[23] 約翰尼蘋果籽(Johnny Appleseed)是約翰.查普曼(Johnny Chapman)的綽號,他在美國西部開墾時期,用了49年播撒蘋果種子,亞把以斯拉迦勒在以色列播種聖靈奧祕的真理的種子,比喻為約翰尼播種蘋果籽。

[24] 啟10:10我從天使手中把小書卷接過來,吃盡了,在我口中果然甜如蜜,吃了以後,肚子覺得發苦了。

[25] 箴言3:33 亞哈威咒詛惡人的家庭,賜福與義人的居所。

[26] 約14:30以後我不再和你們多說話,因為這世界的王將到。他在我裏面是毫無所有;
林後4:4 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瑪西阿克(亞呼贖阿)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瑪西阿克(亞呼贖阿)本是神亞哈威的像。

[27] 約3:28-30約翰說:「若不是從天上賜的,人就不能得甚麼。28我曾說:『我不是瑪西阿克,是奉差遣在祂前面的』,你們自己可以給我作見證。29娶新婦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著,聽見新郎的聲音就甚喜樂。故此,我這喜樂滿足了。30他必興旺,我必衰微。」

[28] 約15:19-20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20你們要記念我從前對你們所說的話:『僕人不能大於主人。』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若遵守了我的話,也要遵守你們的話。

[29] 腓2:12這樣看來,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既是常順服的,不但我在你們那裏,就是我如今不在你們那裏,更是順服的,就當恐懼戰兢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

[30] 腓1:15有的傳基督是出於嫉妒紛爭,也有的是出於好意。

[31] LEVITATE(尤指用魔力或特别的精神力量)升空,空中飘浮,使升空,使飘浮。

[32] 可3:20-30亞呼贖阿進了一個屋子,眾人又聚集,甚至他連飯也顧不得吃。21亞呼贖阿的親屬聽見,就出來要拉住他,因為他們說他癲狂了。22從耶路撒冷下來的文士說:「他是被別西卜附著」又說:「他是靠著鬼王趕鬼。」23亞呼贖阿叫他們來,用比喻對他們說:「撒但怎能趕出撒但呢?24若一國自相紛爭,那國就站立不住;25若一家自相紛爭,那家就站立不住。26若撒但自相攻打紛爭,他就站立不住,必要滅亡。27沒有人能進壯士家裏,搶奪他的家具;必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28我實在告訴你們,世人一切的罪和一切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29凡褻瀆如阿克.哈.古德西的,卻永不得赦免,乃要擔當永遠的罪。」30這話是因為他們說:「他是被污鬼附著的。」
太12:22-32當下,有人將一個被鬼附著、又瞎又啞的人帶到亞呼贖阿那裏,亞呼贖阿就醫治他,甚至那啞巴又能說話,又能看見。23眾人都驚奇,說:「這不是大衛的子孫嗎?」24但法利賽人聽見,就說:「這個人趕鬼,無非是靠著鬼王別西卜啊。」25亞呼贖阿知道他們的意念,就對他們說:「凡一國自相紛爭,就成為荒場;一城一家自相紛爭,必站立不住;26若撒但趕逐撒但,就是自相紛爭,他的國怎能站得住呢?27我若靠著別西卜趕鬼,你們的子弟趕鬼又靠著誰呢?這樣,他們就要斷定你們的是非。28我若靠著神的靈趕鬼,這就是神的國臨到你們了。29人怎能進壯士家裏,搶奪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財。30不與我相合的,就是敵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31所以我告訴你們:「人一切的罪和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32凡說話干犯神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說話干犯阿克.哈.古德西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

[33] 創6:5-7亞哈威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6亞哈威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7亞哈威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

[34] 太23:2-3說:「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 3 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能說不能行。

[35] 譯注:the Father,假訊息使用首字母大寫以與天父FATHER做比較,高舉以斯拉。

[36] 加2:20我已經與瑪西阿克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瑪西阿克在我裏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

[37]《變身怪醫》(英語: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講述了體面紳士亨利·杰基爾博士喝了自己配製的藥劑分裂出邪惡的海德先生人格的故事。《變身怪醫》是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的名作,因書中人物杰基爾和海德善惡截然不同的性格讓人印象深刻,後來「Jekyll and Hyde」一詞成爲心理學“雙重人格”的代稱。

* * * * * * *

聯絡我們:
amightywindasianbranch@tutanota.com

聖靈全能風事工網址
http://amightywind.com
http://allmightywind.com